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李齊娘〈上〉
2018/12/05 00:02
瀏覽445
迴響0
推薦41
引用0


桃源(今湖南省常德市桃園縣羅敬之,二十歲那年住在岳州(今湖南省岳陽市

 

夜裡,有一名看起來約十八、九歲的女子敲門後逕直開了門進來,羅敬之驚訝的問她為何來此?女子說:

 

「我,是你的妻子。因為想到夫君你一人獨居在此,思念你的心情無法壓抑,所以來此探望你。」

 

羅敬之一頭霧水搞不清楚怎麼回事。但女子堅稱是自己的妻子,又堅持要陪伴自已,這送到嘴的肉不咬一下不是(男)人,羅敬之就與女子一起睡了一晚,到了天快亮時女子才離去。

 

第二天的晚上,又有一名女子前來,年紀比昨天那名女子還小一些。這名女子見到羅敬之也說了與前一名女子相同的話。這讓羅敬之更加起疑,覺得這二名女子應該不是人。

 

當時已經是秋末之際,岳州太守公邀請文人雅士前來赴宴,羅敬之也在受邀之列。太守府的廳堂外,盛開的菊花擺滿了走廊,與會賓客以菊花為題各自即席創作相關詩詞,當中以羅敬之的詩寫得最好、最得太守欣賞,於是太守有意將大女兒許配給他但還沒有說出口。會後,羅敬之喝得酩酊大醉才回到居所。

 

這天夜裡,二名女子一同來到羅敬之住處,不論是因為對方是惡鬼作祟還是自己腳踏兩條船被對方發現前來討說法,羅敬之都嚇得半死。就聽得女子說:

 

「我們姊妹倆,都與你訂下了百年之約。雖然來不及出嫁與你正式結為夫妻,就突然與你陰陽兩隔,但我們怎麼忍心就這樣讓自己與你疏遠?你既然已經感到不安,我們就該隱藏蹤跡了。李齊娘這位姑娘,將會是你的好妻子,她也有這個意思,你應該主動去追求才是。」

 

說完,二名女子帶著淒涼遺憾向羅敬之告別離去。羅敬之獨自坐著思索著,怎麼也想不透這些事:為什麼二女都說與自己訂了婚?又那位李齊娘又是誰?面對著孤燈短榻,羅敬之不自覺得流下了眼淚,整晚都睡不著。

 

羅敬之就這樣對著孤燈坐了一晚,天亮時,有人送來一封父的親筆書信,羅敬之看完後才明白,原來在自己來到岳州後,父替兒子與同鄉的府說好了親事,準備迎娶府小名鬆翠的長女、。然而芳齡十八的鬆翠姑娘不幸過世,府不想因此與家斷了姻親之緣,徵得父同意後,將以次女篁翠嫁之。只不過二度談妥親事後,篁翠姑娘也不幸離世。晚上前來的那二位女子,就是鬆翠篁翠姊妹倆的一縷幽魂啊。

 

----- 待續 -----

 

改編自 《耳食錄

 

原文:

 

《耳食錄》.卷七.李齊娘

桃源羅敬之,弱冠客岳州。夜有女子款關而入,年可十八九。敬之驚問所由。曰:

「妾,君之婦也。念君獨處,情不能已,故來相視。」

敬之茫然不解。既同寢,向晨而去。次夜,又一女子來,年更少於前女。相見之際,一如前女之言。敬之愈疑,意必非人也。

序屆殘秋,太守李公召客張宴。敬之與焉。廳廨菊花盛開,座客各賦菊花詞。敬之詩最佳,太守愛之,欲妻以女而未言。敬之酩酊歸。

是夜二女同至,敬之大恐,女曰:

「吾姐妹與君,皆訂百年之契。雖未及結縭,遽隔泉壤,安忍自疏?君既不安,便當晦跡。李齊娘者,君之佳偶也。彼已有意,宜求之。」

淒恨而別。敬之獨坐凝思,不得其故。孤燈短榻,泫然不寐。

迨曉而父手書至,乃知作客之後,曾聘同邑崔氏女,小字鬆翠,年十八而卒。崔不欲與羅斷婚,復以次女篁翠字焉。旬日而篁翠又亡。夜來二女,蓋其魂也。

……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