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紅線〈四〉盜得金盒全身退
2018/07/09 00:06
瀏覽871
迴響0
推薦37
引用0


接下來薛嵩什麼也做不了只能等待,就返身回到房內關上了房門,背對著燭火端坐著。薛嵩平常酒量不大,頂多喝數合(10合為一升,10升為一斗,制分大斗與小斗,大斗:6000ml,小斗:2000ml,飲酒常先以小斗計,故一合約20ml)便覺醉意,但這一晚心事重重的薛嵩獨自坐著喝著悶酒等待著紅線的消息,不知不覺喝了十幾合酒卻都沒有絲毫醉意。

 

忽然間,軍中負責報時的吹起了報曉的號角,號角聲隨著晨風飄來,一滴晨露從門外的樹葉上滴落於地,薛嵩突然驚覺,站起來問:

 

「誰?」

 

門外一陣熟悉的聲音回答,說:

 

「主人,是紅線我回來了。」

 

薛嵩見到紅線平安歸來非常高興,一邊慰問辛勞一邊詢問:

 

「事情辦妥了嗎?」

 

紅線說:

 

「托主人鴻福,奴婢不敢有辱使命。」

 

薛嵩又問:

 

「你如何處理的?是傷了他還是殺了他?」

 

紅線說:

 

「都沒有,奴婢只不過將大人床頭擺放的金盒取走當作信物而已。」

 

接著紅線詳細的述說了經過:

 

「奴婢在午夜前三刻時抵達穎川郡,通過了幾道戒備森嚴的門禁之後才抵達大人的寢室所在之處。見到負責護衛的『外宅男』就睡在寢室外的走廊上,還睡得鼾聲震天。又見巡邏的軍士在堂下四周的廊屋來回巡走,並以密語暗號相互核對身份。

 

奴婢趁隙打開了寢室左側的門扉,潛入室內來到了大人的寢帳之前。大人正在帷帳內,頭枕著有花紋的犀角枕頭、頭上綁著的黃轂髻(髮髻的形式)沒有解開、屈腿翹腳睡得正熟,枕頭前掛著的袋子露出了一柄七星劍,劍前有一只打開的金盒,盒內有一份寫著大人的生辰八字與北斗(神名)的文書,並以及名貴的香料、珍寶等物覆蓋其上。

 

奴婢心想,奴婢來到大人這座以美玉裝飾的帷帳前展現我的能力,主要就是希望他能想通而放棄攻打滏陽的念頭,此時只見他仍酣然熟睡,渾然不覺性命已經掌握在我的手中,生死擒放只在我舉手之間,想到此,不免也替他覺得感傷啊。

 

此時燭火明亮但燄頭穩定不動,香爐中的香都已經燃燒成灰燼,隨侍的人四散在室內各處,還有許多兵器陳列著,但此刻他們有的頭輕靠著屏風、有的垂著頭打著鼾,或者手裡拿著拂塵、布巾,就這麼睡著了。即便是奴婢取下著他們的髮簪、耳環,用他們自己的衣裳綑綁住他們,他們都像生病般昏昏沉沉的無法清醒過來。於是奴婢就伸手將那只金盒拿走了。

 

奴婢從穎川郡城的西門離開後,行走了約二百里,見到一處高聳的銅台(即三國時期曹操所建的銅雀臺,一旁的漳水潺潺朝東流去,林野中已經傳出零星的雞鳴聲晨,即將西落的月亮還掛在樹林之間。在前往穎川郡時奴婢還憂慮著,但順利完成並脫身返回時心情已經很輕鬆而高興,頓時忘了期間往返奔波的勞苦。這都是因為感念主人對奴婢的知遇之恩以及優渥的待遇,做這點事也只不過報答一點點而已。

 

所以奴婢趕在短短三個更次的時間內往返七百餘里,經過五、六座城池,深入這處危險之地,就是希望能減輕主人的煩惱與憂慮,所以不覺得辛苦。」

 

----- 待續 -----

 

改編自 《甘澤謠》

 

原文:

 

《甘澤謠》.紅線

 

紅線,潞州節度使薛嵩家青衣。

……

時至德之後,兩河未寧,初置昭義軍,以滏陽為鎮,命嵩固守,控壓山東。

……

時夜漏將傳.轅門已閉,杖策庭除,唯紅線從行。

……

嵩乃返身閉戶,背燭危坐。常時飲酒,不過數合,是夕舉觴,十餘不醉。忽聞曉角吟風.一葉墜露,驚而起問,即紅線回矣。嵩喜而慰問曰:

「事諧否?」

曰:

「不敢辱命。」

又問曰:

「無傷殺否?」

曰:

「不至是,但取床頭金盒為信耳。」

紅線曰:

「某子夜前三刻即到魏郡,凡歷數門,遂及寢所。聞外宅男止於房廊,睡聲雷動。見中軍士卒步於庭廡,傳呼風生。某發其左扉,抵其寢帳。田親家翁止於帳內,鼓趺酣眠,頭枕文犀,髻包黃轂。枕前露橐七星劍,劍前仰開一金盒,盒內書生身甲子與北斗神名,復著名香及美珠,散覆其上。揚威玉帳,但期心豁於生前;同夢蘭堂,不覺命懸於手下。寧勞擒縱,只益傷嗟。

時則蠟炬光凝,爐香燼煨,侍人四布,兵器森羅。或頭觸屏風,鼾而嚲者;或手持巾拂.寢而伸者。某攀其簪珥,縻其襦裳,如病如昏,皆不能寤。遂持金盒以歸。

既出魏城西門,將行二百里,見銅台高揭,漳水東注,晨飆動野,斜月在林。憂往喜還,頓忘於行役;感知酬德,仰副於心期。所以夜漏三時,往返七百餘里,入危邦,經五六城,冀減主憂,敢言其苦。」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