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徐有功〈三+四〉韓純孝案
2018/02/12 00:01
瀏覽465
迴響0
推薦36
引用0

由於武則天曾公告即使密告非實也不會因此受罰,不但使得密告者以誣告的方式獲得封賞,連負責審理的酷吏也多用各種慘無人道的手段將被告屈打成招甚或是藉此攀誣他人以擴大業績,更扯的是連已死之人也能被酷吏挖出來當成升官發財的踏腳石。


推事使顧仲琰上奏,指稱:


「這個名叫韓純孝的人曾經接受逆賊徐敬業所派任的官職並與他一同造反,雖然他已經死了,但他的家人應該接受連坐處分。」


武則天批示後,刑部就根據顧仲琰的起訴內容判決韓純孝的遺族除籍、抄家。案卷送到大理寺後,相當然爾徐有功必定有意見,說:


「按照《賊盜律》中的條文:『謀反者斬』。


『處斬』的前提是犯人還活著,犯人若是已經死亡自然不能再執行斬刑。『緣坐(連坐)』的起因是因為犯人被判處並執行斬刑,那麼既然沒有執行斬刑,又如何能有連坐的關係?


被指為連坐的人是因為與犯罪人有關係,所以被連坐者是因為他人犯罪,而不是自己犯罪,這才才會有如此『因』(犯罪者)、『緣』(被連坐者)相關的判例存在。有因才有果,犯罪者先死了,即便是連坐的刑度也應該要酌情降低,而所減低的程度最多也只能改判為『徙坐(因連坐而被流放)』,因為『徙坐』則將可常遇到領受皇恩(得以被赦免)的機會(藉此顯示皇恩浩蕩)


今日負責檢調審理的人卻將家遺族判處除籍抄家,不知是依據那一條法律規定。若是這種案情難以決斷,只能由陛下下旨派人對韓純孝的遺骨執行『戮屍』的刑罰,除非用這個方法,否則是找不到正當且令人信服的理由可以寫在判決文書中。


先前犯下叛逆大罪的如獨孤敬同柳明肅之類的人,也都是因為在審理前便已經死了,陛下便沒有同意再對他們做出事後起訴、追訴其遺族的動作。臣不敢以這次韓純孝的案件與陛下曾經的命令相比較,但希望這樣的判決能夠成為日後循的判例。


人已經死了,陛下尚且不准追訴,難道卻容許將他的遺族處以除籍抄家的刑罰嗎?」


這篇申覆奏章說服了武則天,就召令韓純孝案可依照徐有功所的提議做出處分,於是刑部變更了判決結果,家遺族得以獲得無罪釋放。而且以後超過三百家相關的案例判決都援用了這一個判例,都得以免於被除籍抄家的悲慘命運。


----- 待續 -----


改編自 《通典》


原文:

《通典》.卷第一百六十九.刑法七(節錄)

武太后時,徐弘敏,字有功,延載初為司刑寺丞。

時魏州人馮敬同,告貴鄉縣尉顏餘慶與博州刺史虺沖同反。

……

故左相蘇良嗣亡後被告反,男踐言、踐忠、踐義,推事使、金吾將軍丘神勣奏稱請准法絞刑者,奉敕依。

……

逆人丘神勣弟神鼎并男晙,被奴羊羔告反。

……

汾州司馬李思順,臨川公德懋之子也,被韋秀告稱:

……

推事使顧仲琰奏稱:

「韓純孝受逆賊徐敬業偽官同反,其身先死,家口合緣坐。」

奉敕依曹斷,家口籍沒。有功議:

「按賊盜律:『謀反者斬。』

 處斬在為身存,身亡即無斬法。緣坐元因處斬,無斬豈合相緣?緣者是緣罪人,因者為因他犯。犯非己犯,例是因緣。所緣之人先亡,所因之罪合減。合減止於徒坐,徒坐頻會鴻恩。今日卻斷沒官,未知據何條例。若情狀難捨,(或)敕遣戮屍,除非此途,理絕言象。

伏惟逆人獨孤敬同、柳明肅之輩,身先殞沒,不許推尋。未敢比附敕文,但欲見其成例。勘當尚猶不許,家口寧容沒官?」

申覆,依有功所議,斷放。此後援例皆免沒官者,三數百家。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