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徐有功〈三+一〉蘇良嗣案
2018/02/09 02:36
瀏覽546
迴響0
推薦38
引用0
唐朝唐睿宗李旦/太后武則天臨朝稱制、載初元年,高齡八十五歲的文昌左相同鳳閣鸞台三品的蘇良嗣被罷去文昌左相之職,加拜特進,仍授鳳閣鸞台三品。三月,與他素有嫌隙的宰相韋方質因遭酷吏陷害而攀誣蘇良嗣,雖經武則天特意保全,但年歲已高的蘇良嗣受此驚嚇,在謝恩時暈倒於金殿之上,被送回府邸當日便於家中過世。(見《小小說 – 蘇良嗣:官不與民爭利》)


雖然蘇良嗣已經過世,但酷吏集團仍不肯放手,繼續以謀反罪名抹黑蘇良嗣,企圖將家上下一網打盡,並先將蘇良嗣的三名兒子:太常寺(一說是秘書監蘇踐言(長子)蘇踐忠(次子)蘇踐義(四子)打入大牢,讓負責審理的推事使、金吾將軍丘神勣接著奏請武則天核准將家三子依法處以絞刑,並要將蘇良嗣挖出來毀棺羞辱,得到了武則天的批准。不久之後,武則天又下了詔書,說:


蘇良嗣往者頻被言告,指驗非虛。朕以其年迫桑榆,情敦簪履,掩其惡跡,竟不發揚。洎乎歸壤之辰,爰備飾終之禮。不謂因子重發逆蹤,所司執法論科,請申毀柩之罰。朕念勞志切,惟舊情深,是於囚赦之科,特降非常之霈。式延恩於朽骼,俾流渥於幽魂。特免斲棺之刑,寬其籍沒之典者。」


大意是:蘇良嗣生前經常被人告發看來不假,武則天顧念他年老以及君臣情分所以為他隱藏惡行,讓他入土為安。不料蘇良嗣的兒子又出現叛逆跡象被告發,執法機構認為應當要將蘇良嗣處以搗毀棺木之刑。但武則天還是看在君臣情份上給予特赦,特地免除毀棺之刑,僅對家處以除籍、家的刑罰即可。


然而少卿郭奉一等酷吏同黨們非置家人於死地不可,就拿著武則天旨意中的文字大作文章,上奏說:


蘇良嗣犯下叛逆罪而先身亡,獲准依陛下旨意免於毀棺之刑,並因陛下憐惜之心僅判處家籍沒之罪,但蘇良嗣的兒子蘇踐言等人依《緣坐法(連坐法)》受刑,而且在陛下的詔書中並沒有提到他們的名字被赦免減刑,因此請陛下准許仍依法判處他們絞刑。」


司刑寺徐有功則上書(原文收錄於《全唐文.卷一百六十三》)反駁酷吏們的意見:


「踐言、踐忠,良嗣之子,緣其父逆,並合絞刑。但為敕稱:

『屈法申恩,特降非常之霈。』

又言:

『念勞志切,惟舊情深,特免斲棺之刑,寬其籍沒之典。』

兩節皆具『特』字,信知恩是非常。

父免斲棺之刑,子無緣坐之死;既寬籍沒之典,理絕收錄其家。按名例律:

『因罪人以致罪,若罪人遇恩原減,亦准罪人原減法。』

又云:

『即緣坐家口雖配沒,罪人得免者,亦免。』

斲棺為其父逆,因父致其絞刑,父既特遇殊恩,子便不拘恒律。踐言等並即不合緣坐處盡。錄奏者。」


既然酷吏們玩文字遊戲,徐有功也就用同樣的方法懟了回去,而且說文解字以及引用法條律令的強度更勝一籌,終於說服了武則天武則天再下旨特赦:


踐言等緣坐合死,朕好生惡殺,不忍加刑,宜特免死配流。」


家兄弟三人得免於死,僅被流放發配到嶺南。已故的蘇良嗣也則被追削官爵,家家產被抄沒。一直到武則天退位、唐中宗李顯復辟的景龍元年,唐中宗恢復蘇良嗣的官爵並追贈司空,同時允許蘇良嗣的孫子、蘇踐言的長子孫蘇務玄承襲溫國公的爵位。


----- 待續 -----


改編自 《通典》


原文:

 

《通典》.卷第一百六十九.刑法七(節錄)

武太后時,徐弘敏,字有功,延載初為司刑寺丞。

時魏州人馮敬同,告貴鄉縣尉顏餘慶與博州刺史虺沖同反。

……

故左相蘇良嗣亡後被告反,男踐言、踐忠、踐義,推事使、金吾將軍丘神勣奏稱請准法絞刑者,奉敕依。頃又有敕:

「蘇良嗣往者頻被言告,指驗非虛。朕以其年迫桑榆,情敦簪履,掩其惡跡,竟不發揚。洎乎歸壤之辰,爰備飾終之禮。不謂因子重發逆蹤,所司執法論科,請申毀柩之罰。朕念勞志切,惟舊情深,是於囚赦之科,特降非常之霈。式延恩於朽骼,俾流渥於幽魂。特免斲棺之刑,寬其籍沒之典者。」

少卿郭奉一等所奉:

「蘇良嗣作逆先死,准敕免斲棺,矜其籍沒,其男踐言等緣坐,既在敕無文,請准法處絞刑。奉依者。」

有功執奏曰:

「踐言、踐忠,良嗣之子,緣其父逆,並合絞刑。但為敕稱:

『屈法申恩,特降非常之霈。』

又言:

『念勞志切,惟舊情深,特免斲棺之刑,寬其籍沒之典。』

兩節皆具『特』字,信知恩是非常。

父免斲棺之刑,子無緣坐之死;既寬籍沒之典,理絕收錄其家。按名例律:

『因罪人以致罪,若罪人遇恩原減,亦准罪人原減法。』

又云:

『即緣坐家口雖配沒,罪人得免者,亦免。』

斲棺為其父逆,因父致其絞刑,父既特遇殊恩,子便不拘恒律。踐言等並即不合緣坐處盡。錄奏者。」

奉敕:

「踐言等緣坐合死,朕好生惡殺,不忍加刑,宜特免死配流。」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