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林邑國〈下〉白鸚鵡訴寒獲釋
2017/12/29 04:57
瀏覽522
迴響0
推薦39
引用0

林邑國使者拜謝唐太宗不殺之恩後,接著又獻上了五色鸚鵡。這五色鸚鵡大概就是產於熱帶的金剛鸚鵡,由於外型以及羽毛的花色非常奇特,唐太宗驚嘆之餘,就詔令太子右庶子李百藥當場寫了一篇《鸚鵡賦》以為紀念:

 

嘉靈禽之擢秀,資品物以呈祥。含金精於兌域,體耀質於炎方。候風海而作貢,備黼黻以成章。繡領綺翼,紅衿翠裳。飾以朱紫,間以元黃。碧雞仰而寢色,金鵝對以韜光。亙萬里之重阻,隋四夷而來王。既逾嶺以自致,亦淩江而溯翔。開神情之聰辨,發樞機而抑揚。粵惟上聖,先天成命。在萬物而畢睹,舉四海而鹹鏡。仁沾草木,信暨翔泳。諮此鳥之來儀,亦攝生而遂性。辨方物於圖象,具靈表於言詠。酬對清敏,發吐祥正。實靡靡而可悅,雖喋喋而無競。徘徊阿閣,容與堂皇。背風雲之遐路,承日月之休光。聽簫韶之逸響,味椒掖之餘芳。更無歎於羅罻,終懷恩於稻粱。齊鵬鷃於一指,屬鵷雛而兩忘。翠融孔質,鴻騫鶚跱。應舞節以鸞回,慕知來而鵲起。先假道於朱咮,方徐行於紺趾。配六象以表德,參四靈而效祉。庭開霧夕,景淨霞空。乍褰珠網,始出金籠。遊萬年於木末,玩四照於花叢。窺仙盤而飲露,登井幹以承風。懷故鄉之遠思,戀羈雌之舊侶。望天衢以寄聲,托歸飛而延佇。不假物以自衛,必任真於出處。以薄伎而見知,亦無憂於鼎俎。不違道以飾智,故忘情於所語。豈止往來丹陛,周旋玉除。悅芝英之藿靡,愛蓂莢之扶疏。將以整六翮而遐逝,望一舉而衝虛。希九成之兆吉,覬七日以傳書。時光華而始旦,歲蹉跎而遽晚。彼候雁與賓鴻,違風霜而未返。嗟銜蘆以避繳,恨日暮而途遠。羨嚶嚶之好音,獨遷喬於上苑。仰上林之爽塏,襲昆閬之重規。實神秘之棲息,萃群飛之羽儀。翔靈囿,遊天池。翳叢薄,汎漣漪。況能言之擅美,冠同類以稱奇。奉皇恩之亭育,將謝生而莫施。惟一人之有慶,願千載其若斯。

 

就在大家讚嘆這篇《鸚鵡賦》的同時,林邑國使者再獻上一隻白鸚鵡。這隻白鸚鵡非常有靈性,不僅聰明會說人話,而且所說的內容見解精確,甚至能有理有據的與人相互辯論。唐太宗很喜歡這一對鸚鵡,在與白鸚鵡對話時,白鸚鵡屢次提及這裡的天氣寒冷,牠們實在不能適應。唐太宗生起憐憫之心,就詔令林邑國使者將鸚鵡帶回南方的森林中放生。

 

此舉讓各外邦使者都認為唐朝皇帝既然連區區鸚鵡都能如此善待,自然也不會虧待與之交好的友邦,於是自此以後每年都派人入朝貢。在林邑國的國王範頭黎過世、兒子範鎮龍繼位後,也陸續進貢了通天犀以及其他各式各樣的珍寶異物。唐太宗還曾詔命將已故的林邑國國王範頭黎的人像刻於石碑上、立於昭陵的「玄闕(陵墓宮殿的北側)」之前,等同於有功之臣過世後陪葬於皇陵之意。

 

不過不久之後的貞觀十九年,林邑國發生政變,林邑國的丞相摩訶慢多伽獨殺了國王範鎮龍,更斬草除根的滅了氏一族,如此狠毒的作為引發林邑國全國上下的不滿,林邑國的百姓們共推先王範頭黎的女婿婆羅門維新王,但大臣們認為他的身分不適合而廢黜了婆羅門,改立他的妻子、先王範頭黎的女兒氏為女王。

 

此外還有一位諸葛地,他是先王範頭黎的姑姑的兒子,相當於是範頭黎的表兄弟。因為先前諸葛地的父親犯了重罪,諸葛地只好逃到位於林邑國西南方的真臘國(今柬埔寨北部和老撾南部)躲藏。

 

林邑國的新女王氏依舊無法服眾,因此大臣們商議後將諸葛地找了回來接任新王,並且還將重臣的女兒嫁給他,除了讓諸葛地安心外,大概、或許、可能也有監視的意思。

 

之後在唐高宗李治永徽年間到唐玄宗李隆基天寶年間,先後有三次林邑國朝貢的紀錄,如天寶八年林邑國進貢了一百串真珠、三十斤沉香及二十頭馴象。即便是到了唐肅宗李亨至德年以後,林邑國改稱環王國,仍與唐朝互通往來。直到唐憲宗李純元和元年,環王國才決定不再向唐朝進貢,唐朝的安南督護張舟便藉口出兵,雙方關係正式決裂。

 

改編自 《隋唐嘉話》/《舊唐書》《新唐書》

 

原文:

 

《新唐書》.卷二百二十二下.列傳第一百四十七下.南蠻下.環王(林邑)

 

環王 (林邑)

環王,本林邑也,一曰「占不勞」,亦曰「占婆」。直交州南,海行三千里。地東西三百里而贏,南北千里。西距真臘霧溫山,南抵奔浪陀州。其南大浦,有五銅柱,山形若倚蓋,西重巖,東涯海,漢馬援所植也。又有西屠夷,蓋援還,留不去者,才十戶。隋末孳衍至三百,皆姓馬,俗以其寓,故號「馬留人」,與林邑分唐南境。

其地冬溫,多霧雨,產虎魄、猩猩獸、結遼鳥。以二月為歲首,稻歲再熟,取檳榔沈為酒,椰葉為席。俗兇悍,果戰鬥,以麝塗身,日再塗再澡,拜謁則合爪頓顙。有文字,喜浮屠道,冶金銀像,大或十圍。

呼王為陽蒲逋,王妻為陀陽阿熊,太子為阿長逋,宰相為婆漫地。王所居曰占城,別居曰齊國、曰蓬皮勢。王衣白氎,古貝斜絡臂,飾金琲為纓,鬈髮,戴金華冠如章甫。妻服朝霞,古貝短裙,冠纓如王。

王衛兵五千,戰乘象,藤為鎧,竹為弓矢,率象千、馬四百,分前後。不設刑,有罪者使象踐之;或送不勞山,畀自死。

 

隋仁壽中,遣將軍劉芳伐之,其王範梵誌挺走,以其地為三郡,置守令。道阻不得通,梵誌裒遺眾,別建國邑。

武德中,再遣使獻方物,高祖為設九部樂饗之。

貞觀時,王頭黎獻馴象、镠鎖、五色帶、朝霞布、火珠,與婆利、羅剎二國使者偕來。林邑其言不恭,群臣請問罪。太宗曰:

「昔苻堅欲吞晉,眾百萬,一戰而亡。隋取高麗,歲調發,人與為怨,乃死匹夫手。朕敢妄議發兵邪?」

赦不問。

又獻五色鸚鵡、白鸚鵡,數訴寒,有詔還之。

頭黎死,子鎮龍立,獻通天犀、雜寶。

十九年,摩訶慢多伽獨弒鎮龍,滅其宗,範姓絕。國人立頭黎婿婆羅門為王,大臣共廢之,更立頭黎女為王。諸葛地者,頭黎之姑子,父得罪,奔真臘。女之王不能定國,大臣共迎諸葛地為王,妻以女。

永徽至天寶,凡三入獻。

至德後,更號環王。

元和初不朝獻,安南都護張舟執其偽、愛州都統,斬三萬級,虜王子五十九,獲戰象、舠、鎧。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