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馬周〈一〉寒士毅然赴關中
2017/12/04 03:12
瀏覽735
迴響0
推薦48
引用0

唐朝唐太宗李世民貞觀十八年升任中書令兼太子右庶子的馬周(字賓王,在年少時其父便已過世,使得馬周成了家境貧寒的孤兒,不過年少的馬周喜歡學習,尤其精研於《詩》、《傳》(《詩經》、《春秋左式傳》(即《左傳》);另一說是《詩傳》,即《詩經》的註解),但卻又只因為家貧的馬周個性豪邁、不拘小節,但看在那些勢利眼的同鄉中,這名好學之士當卻是個放浪不羈的窮酸,對待馬周也就沒有像對待一般對讀書人那般應有的敬意。

 

唐高祖武德年間,馬周因精通詩傳被推荐擔任博州(今山東省聊城市高唐茌平聊城等縣)助教,但馬周志不在此,就整日飲酒,沒有將教書的事放在心上。博州刺史達奚恕為此屢次告誡、指責,馬周乾脆衣袖一甩就不幹了,在二州境內遊歷。途中到了密州(今山東省濰坊市諸城市,遇到一位欣賞馬周才華的趙仁本趙仁本就資助馬周行裝與盤纏,鼓勵他前往關中地區求發展。馬周來到了汴州,又因喝酒誤事,酒後頂撞浚儀縣縣令崔賢,遭到崔賢一陣劈頭痛罵,這回大概徹底將馬周罵醒了,馬周反而很感激的拜別了崔賢,繼續朝西往京城長安而去。

 

馬周到了長安城外的新豐縣(今陝西省西安市灞橋區灞橋街道舊劉家村一帶),見天色已晚便投宿旅店。旅店老闆忙著招呼那些往來的有錢商人飲食,對這孤身一人、看起來就是個窮人的馬周就不聞不問。馬周也不生氣,就招呼小二置備一斗八升的酒時期的一升約600mLg,十升為一斗,故這酒總量約10.8L,約6個大寶特瓶的量),自己一人悠悠然喝著喝著就喝掉了一大半,卻絲毫沒有顯露出半分醉意,這等驚人酒量讓店內所有人驚訝不已。然後又見到馬周旁若無人又泰然自若地脫下靴子,拿剩下的酒洗腳,這驚人之舉更是讓旅店老闆私下感覺此人必非等閒之輩。

 

馬周抵達長安後,首先要找個落腳之處,但如同現代發達的大城市一樣,外地人要租房子不是那麼容易的。到了一處販賣餡餅的店鋪買餅充飢時,年輕卻見多識廣的老闆娘一眼就看出了馬周的難處,熱心的收留他在店鋪中暫住幾天。馬周想要找個能做門客(又稱「食客」,即有身分地位的人收留供養的有學問、技能的能人異士)的地方,老闆娘就幫忙引薦馬周到中郎將常何的家中做門客了。

 

這位賣餡餅的老闆娘剛開始開店做生意時,由於店面的地點好,許多達官貴人往來都會經過。有一次,亦師亦友的二位初著名相士袁天綱李淳風也經過此處,見了老闆娘的面相後都感到驚訝,私下討論著說:

 

「這名婦人應該是大貴之人,怎麼會在這裡賣餡餅呢?」

 

而人與人之間的緣分就是那麼奇妙。不久之後,順利進入常何府中擔任門客的馬周,就前來迎娶這位熱心幫助自己的餡餅老闆娘做他的妻子了。

 

----- 待續 -----

 

改編自 《舊唐書》/《新唐書》/《太平廣記》

 

原文:

 

《舊唐書》.卷七十四.列傳第二十四.馬周

馬周,字賓王,清河茌平人也。少孤貧,好學,尤精《詩》、《傳》,落拓不為州裡所敬。

武德中,補博州助教,日飲醇酎,不以講授為事。刺史達奚恕屢加咎責,周乃拂衣游於曹、汴,又為浚儀令崔賢所辱,遂感激西遊長安。宿於新豐逆旅,主人唯供諸商販而不顧待周,遂命酒一斗八升,悠然獨酌,主人深異之。至京師,舍於中郎將常何之家。

 

《新唐書》.卷九十八.列傳第二十三. 馬周

馬周,字賓王,博州茌平人。少孤,家窶狹。嗜學,善《詩》、《春秋》。資曠邁,鄉人以無細謹,薄之。

武德中,補州助教,不治事。刺史達奚恕數咎讓,周乃去,客密州。趙仁本高其才,厚以裝,使入關。留客汴,為浚儀令崔賢所辱,遂感激而西,舍新豐,逆旅主人不之顧,周命酒一斗八升,悠然獨酌,眾異之。至長安,舍中郎將常何家。

 

《太平廣記》卷第二百二十四.相四.《定命錄》.賣餡媼

 

唐馬周字賓王,少孤貧,明詩傳。落魄不事產業,不為州裡所重。補博州助教,日飲酒。刺史達奚怒,屢加咎責。周乃拂衣南遊曹汴之境。因酒後忤濬儀令崔賢,又遇責辱。

西至新豐,宿旅次。主人唯供設諸商販人,而不顧周。周遂命酒一斗,獨酌。所飲餘者,便脫靴洗足,主人竊奇之。

因至京,停於賣餡媼肆。數日,祈覓一館客處,媼乃引致於中郎將常何之家。

媼之初賣餡也,李淳風、袁天綱嘗遇而異之。皆竊云:

「此婦人大貴,何以在此。」

馬公尋娶為妻。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