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隋煬帝:愛才為名終嫉才〈下〉
2017/08/13 00:00
瀏覽656
迴響0
推薦32
引用0

隋朝有一位出身名門之後的王冑承基,他是東晉朝的名相王導的第八世孫子,在南陳時期曾擔任鄱陽王陳伯山(字靜之陳文帝陳蒨第三子)的法曹參軍、太子舍人、東陽王陳恮(字承厚後主的第九子)的文學(椽),南陳隋朝滅亡後,王冑楊廣招納擔任學士。

 

楊廣即位為隋煬帝後,以文學著名的王冑深受隋煬帝的賞識,命他擔任著作佐郎。同時,從東都洛陽返回京城大興城隋煬帝,特賜天下「大酺(特許民間舉辦大型宴會以表慶祝)」,高興之餘自己也寫了一首五言詩,覺得不過癮,就要王冑也寫一首五言詩應和,王冑遵旨寫道:

 

河洛稱朝市,崤函實奧區。周營曲阜作,漢建奉春謨。

大君苞二代,皇居盛兩都。招搖正東指,天駟乃西驅。

展軨齊玉轪,式道耀金吾。千門駐罕罼,四達儼車徒。

是節春之暮,神皋華實敷。皇情感時物,睿思屬枌榆。

詔問百年老,恩隆五日酺。小人荷熔鑄,何由答大爐。

 

隋煬帝看了之後覺得寫得很好,就對一旁陪侍的臣子說:

 

「氣高致遠,歸之於冑。詞清體潤,其在世基。意密理新,推庾自直過此者,未可以言詩也。」

 

之後隋煬帝所著作的文章,大多都要王冑以及另一位也是出身南陳的書法文學家虞綽應和,二人一時齊名於世,成為後進之士模仿學習的標的人物。

 

大業二年,楚國楊素因功高震主為隋煬帝所忌,被明升暗降後抑鬱而死(一說是被毒死),其子楊玄感為避禍而主動去職。之後隋煬帝大概為了安撫人心,重新起用了楊玄感,讓他繼承楚國公的爵位並擔任鴻臚卿,之後再升任禮部尚書。

 

只是逼死楊素隋煬帝曾對旁人說過要「殺盡家」,這讓楊玄感的內心始終不安,遂生謀反之意,開始暗中策劃並結交人才。因此,楊玄感放下身段虛心的結交王冑虞綽二人也多次拜訪楊府。

 

大業八年,隋煬帝第二次東征遼東,命楊玄感黎陽(今河南省鶴壁市浚縣東北)督糧。此時民變已經陸續爆發,認為機不可失楊玄感就藉故滯留糧草並於黎陽屯兵,以待時機發動謀反。

 

王冑因跟隨東征而改任朝散大夫。朝散大夫是只有官銜而無實質業務內容的官職,而性格粗略輕率、不願死守規矩的王冑,自認才高八斗卻只能擔任這等無足輕重的閑官就有些不高興,便將這一肚子悶氣發在旁人身上,在文學方面經常不給他人面子,因此得罪了許多人。其中也深為隋煬帝寵幸的著作郎諸葛潁(字氣不過,便經常向隋煬帝打小報告說王冑的壞話,這時的隋煬帝仍因愛才之故,始終沒有怪罪王冑

 

隋煬帝以《燕歌行》為題出了上句,要在場文士們也依此題各自接出下句。大家有了薛道衡的前例,即便腹中有佳辭妙句也不敢隨意出示,就怕一個不小心惹惱了隋煬帝而遭殃。惟獨性格驕傲的王冑不肯放水,提交了「 庭草無人隨意綠」之句,硬是將隋煬帝比了下去,讓隋煬帝覺得很沒面子,也使得之後隋煬帝每次想到這件事,就對王冑的嫉恨更加深一些。

 

大業九年,楊玄感的故交李密,自長安率兵至黎陽與之會合並出謀劃策,楊玄感決定採取進攻洛陽的下策,果然因久攻不下遭到前來救援的軍猛攻而被迫西撤,一日之間三戰三敗。大敗後的楊玄感僅剩十餘名騎兵跟隨,之後甚至只能步行而逃,為了不受辱而死,楊玄感讓其弟楊積善動手先殺了自己,楊積善則因自盡未死遭逮,與楊玄感的首級一同被送往隋煬帝面前覆命。隋煬帝下令在東都洛陽的市場上將氏兄弟兩人的屍首當眾執行磔刑(即「凌遲」,先割肉離骨、再斷四肢,後割斷咽喉),割了三天才執行完畢。

 

而那些奉承上意的奸逆之徒也趁機大作文章,指稱王冑虞綽曾與楊玄感來往密切,也是造反的同謀之ㄧ,於是二人被捕後都遭判處流放邊疆之刑。心高氣傲的王冑當然不肯擔上這莫須有的罪名,就逃走並躲回了江東地區,但仍被官府搜捕逮著了押回京城,於是罪加一等,直接被改判處死刑。臨刑前,王冑自言自語說:

 

「當初這句『庭草無人隨意綠』,看來便是預言了我今日的處境,我以後還能做出這樣的預言詩句嗎?」

 

於是王冑就這樣向他的祖先們報到去了,享年五十六歲。

 

改編自 《隋唐嘉話》/《隋書》

 

原文:

 

《隋唐嘉話》卷上:

煬帝為《燕歌行》,文士皆和,著作郎王冑獨不下帝,帝每銜之。冑竟坐此見害,而誦其警句曰:

「『庭草無人隨意綠』,復能作此語耶?」

 

《隋書》‧列傳第四十一‧文學‧王冑

王冑,字承基,琅邪臨沂人也。祖筠,梁太子詹事。父祥,陳黃門侍郎。

冑少有逸才,仕陳,起家鄱陽王法曹參軍,歷太子舍人,東陽王文學,及陳滅,晉王廣引為學士。

仁壽末,從劉方擊林邑,以功授帥都督,大業初,為著作佐郎,以文詞為煬帝所重。

帝常自東都還京師,賜天下大酺,因為五言詩,詔冑和之其詞曰:

「河洛稱朝市,崤函實奧區。周營曲阜作,漢建奉春謨。

大君苞二代,皇居盛兩都。招搖正東指,天駟乃西驅。

展軨齊玉轪,式道耀金吾。千門駐罕罼,四達儼車徒。

是節春之暮,神皋華實敷。皇情感時物,睿思屬枌榆。

詔問百年老,恩隆五日酺。小人荷熔鑄,何由答大爐。」

帝覽而善之,因謂侍臣曰:

「氣高致遠,歸之於冑。詞清體潤,其在世基。意密理新,推庾自直過此者,未可以言詩也。」

帝所有篇什,多令繼和與虞綽名,同志友善,於時後進之士咸以二人為準的。

從徵遼東,進授朝散大夫。冑性疏率不倫,自恃才大,鬱鬱於薄宦,每負氣陵傲,忽略時人。為諸葛潁所嫉,屢譖之於帝,帝愛其才而不罪。

禮部尚書楊玄感虛襟與交,數遊其第。及玄感敗,與虞綽俱徙邊。冑遂亡匿,潛還江左,為吏所捕,坐誅,時年五十六。所著詞賦,多行於世。

冑兄□,字元恭,博學多通,少有盛名於江左。仕陳,歷太子洗馬,中舍人。陳亡,與冑俱為學士。煬帝即位,授秘書郎,卒官。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