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第八章89年康輔大學開學─團康聯歡晚會
2011/08/10 06:29
瀏覽436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一、89年康輔大學開課─團康技巧

「康輔大學開學囉~~嗨~親愛的康輔夥伴們;你好~:寒假雖長!卻擋不住,我們思念康輔大學的心。上個學期,我們為您開了幾堂較輕鬆活潑的課,這學期!我們開了更多,更深入有關康輔技巧的課。熱切的希望各位的參與,修習更多的康輔藝術。感謝你上學期的參與,這學期!我們更歡迎你的到臨。很高興!您成為康輔社的一員,以下的課程,是我們為您精心設計的,如果您喜歡!請告訴大家,歡迎攜伴參加。更歡迎您隨時注意康輔大學的消息,及給我們建議~。康輔大學課表如下:....」

1989年三月,初春的大度山。東海大學!最大的學生社團─東海康輔社,此時!除了!正在籌備"水頭山莊康輔營"外;而!延續上個學期所開辦,每週!上一堂課的康輔大學,這學期!也已開學!且增為每周兩堂課。"學生活動中心"下方,雜草叢生的乾河溝,順著!蜿蜒的乾河溝而行,經過康輔社後,是"大學書店"階梯下的男女廁;再過去,紅磚走廊旁!則同是一間一間的學生社團辦公室。而!通常!康輔社用來上康輔大學的"S110教室",則就在這一排學生社團辦公室,倒數的第二間。晚上七點,約是!大一住學校宿舍的男女學生,吃過晚飯,洗過澡後;此時,下學期!"康輔大學"開學的第一堂課,在乾河溝旁的S110教室,約莫!已來報到了二、三十人。『啊~已經經過了一個學期。相信!各位康輔社的十一屆社員,彼此!應該!也都已有些認識才對。但是!過了一個漫長寒假,"樂不思蜀";或許!現在,大家!又把彼此忘了。因此,在今晚!"康輔大學"開學的第一堂課;首先,我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讓大家!先複習彼此的名字~』S110教室,約是!一般學生社團辦公室的兩倍大,裡面的幾條長桌!此時,正排成了"ㄈ"字型;只見!陳篤,手拿!海報紙捲成的棒子,站在"ㄈ"字型會議桌的中間,以其!生硬的"台灣國語",逗趣的!正要開始上"康輔大學"的第一堂課。此時,康輔社,除了!四隊的社會服務隊外,社本部!約還有一百多個社員;而,參加!"康輔大學"的多是大一的新生,與少數的大二。再由於,康輔大學!每週!會來上課的社員,也並不一定都會一樣;因此,在座的十一屆康輔社社員,雖說!都已加入康輔社一個學期,事實上!卻未必彼此都熟悉。所以,"康輔大學"一開學,陳篤!主要是利用!這個簡單遊戲,來放鬆大家的心情,與重新!拉近彼此的距離。

『啊~這個遊戲!叫"棒打薄情郎"。規則很簡單,當我站到誰的面前。那個人!便必需在我數到三以內,叫出在場的另一個人的名字;而被叫到的人!要舉手答"有",且!立刻!再叫出另一個人的名字。不然,我手裡的這根"金箍棒",便會往他的頭上"狠狠的"敲上去。啊~因為,你們同是康輔社的十一屆!經過了一學期,竟還叫不出彼此的名字,真是!太薄情了;所以,我要一棒把你們敲醒,懂了嗎?好,遊戲!這就開始~』S110教室,陳篤!說完遊戲規則,便在ㄈ型的會議桌間繞著;突然!一個轉身,只見!陳篤,已高舉手裡的棒子,站在一個滿頭捲髮,叫大年的男生面前。此時,滿頭捲髮的男生,乍見!陳篤!高舉棒子在眼前,似乎!嚇了一跳;還不待!陳篤數一,叫大年的男生,便!指著對面的一個戴著眼鏡,瘦瘦的男生,高喊『柯男~』。而後,待陳篤的棒子!轉向柯男;只見!戴著!眼鏡,瘦瘦的男生,又急忙!手指身邊的女生,喊著『廖慧~』。剎時,廖慧!一見,陳篤的棒子!來到自己頭上,身體一斜,立刻!也指著斜對面的另一個,長的清秀,個子嬌小玲瓏的女生,大叫『小敏~』。『嘻~等一下。那個!我認識,可是!叫什麼!我想一下....』叫!小敏的女生,或許!比較少來上課,認識的人不多,加上!眼見陳篤的棒子來到眼前;一時緊張,竟叫不出半個人的名字,只是!縮著脖子,似乎!在等挨揍。『一~二~三~啊~來不及了。敲醒妳!這個薄情人~』而!從一數到三後,只見!陳篤,便用棒子!在小敏,縮著脖子的的頭上,意思意思!輕輕的點了一下。

『啊~光叫名字,似乎!太容易了。接著!我就把遊戲規則、定嚴一點。絕對!要打的每個人都"頭破血流"。呵~從現在!開始,不但!要說出對方的名字;而且!還要說出,他是唸那個系的。另外!在場的藍衣、紅衣幹部,也都加入遊戲;大家!有仇報仇,可以!盡量陷害他們~』待陳篤,宣佈了新遊戲規則,而後!在場的約十個九屆的藍衣幹部,與十屆的紅衣幹部;立時!便也穿插在ㄈ型的會議桌邊, 一起加入!棒打薄情郎的遊戲。『大年,啊~他是企管系的~』『錯~棒打你這個薄情郎~』...;『廖慧~中文系的』『錯~打打打~』。『啊~救命啊~』『嗚!嗚~我要回家!告訴我媽媽,說在學校!有人!打我~』自陳篤,修改了遊戲的新規則,此後!S110教室,一片雞飛狗跳;至少!約有一半的人,幾乎!都挨打。不過,"康輔大學"經過了一個寒假,原本!已經有點生疏的學員,與幹部間;彼此!在遊戲間,倒!也再次又熱絡起來。接著,只見!陳篤,搖著手中的棒子,走到講台前、說『啊~好。我們這個遊戲!就玩到此。像這樣的團康小遊戲,我們!又叫它是"解凍"。啊~它的主要用意,就是!讓一個團體,原本!像結冰一樣!格格不入的陌生氣氛,能夠熱絡起來;以順利!進行後面更大型的活動~』。

『啊~坐而言。不如!起而行。與其!在教室裡,講團康理論;不如!我們就知行合一,實際的邊玩邊學。不過,教室的空間!太小了,玩團康不方便;搞不好!還會有人跌倒,撞到桌角,那就!真的!玩的頭破血流。因此!帶團康,最重要的,大家!還要注意安全問題;所以!待會,我們!就到月光草坪去。啊~因為"康輔大學",這學期!剛開學,所以!今晚!我們乾脆,就來個"團康聯歡晚會";讓大家!邊玩、邊學,一舉兩得。至於!我們要怎麼過去月光草坪呢,咦~正好,奇怪!我的手裡,怎麼會有些矇眼布呢?啊~不如!大家!就矇起眼睛,用"瞎子過河"的方式;分成鬼家,咆哮、杜鵑三家,讓在場的康輔社幹部,帶大家過去月光草坪。啊三家的家長,請到門口招呼大家~』康輔社的三家,鬼家、咆哮家、杜鵑家,是每個新社員!在剛加入康輔社之時,便已分配好的;因此,當陳篤!說要分成三家,以"瞎子過河"的方式!帶到月光草坪,而!S110 教室門口,三家!便也已各自有紅衣、藍衣幹部!招呼著十一屆的新社員,按各家排成一列!並且發下黑色的矇眼布。乾河溝旁,幽暗的!S110教室外走廊,待!大家!都以矇眼布矇上了眼睛,且依三家!排成三列;而後!只聽陳篤、又說『啊~大家!把眼睛矇起來後,兩手搭著前面那個人的肩膀;然後!前方的人,路到遇到什麼,要仔細!提醒後方的人小心。這是! 一個信任遊戲,因此!大家!必須彼此信任,所有的夥伴!才能安全到達目的地~』。

一彎弦月!在幽藍的夜空,昏濛濛的!照得!滿是相思樹林的大度山、恍若!像是夢境;而!從乾河溝旁,要到月光草坪,夾在"學生活動中心"與"宗教中心間",需穿越!一片漆黑的相思樹林。只見!康輔社的三家,鬼家、咆哮家、杜鵑家,三隊人!離開S110教室後!便各走各的路,有的!向左走,有的向右轉;而後!繞過了"學生活中心",陸續!便走進了漆黑的相思樹林。『前面是上坡。前面有棵樹,小心撞到~』繞著!相思樹與相思樹之間,一路上!提醒的話語,不斷!由前往後傳;畢竟!矇著眼睛,穿越夜晚的樹林,總是!會讓人一顆心七上八下。踩著!林間樹下沙沙作響的枯葉,每個人!矇著眼,一腳高一腳低,緊張的氣氛中!帶著歡笑聲;此時!大家!才知道盲眼人、走路好不容易。『啊~好。大家!可以把矇眼布,拿下來了~』也不知走了多遠的路,只知!停止走路後,聽到!陳篤說話的聲音;而當大家!拿下了矇眼布,才知道!原來!自己,都已到了月光草坪。此時,月光濛濛的草坪上,只聽陳篤,又講解説『啊~這個"瞎子過河"的遊戲呢?可說,就是個"銜接"的活動。把!大家從S110教室的活動,銜接到月光草坪的活動。啊~我們康輔社!辦的活動,很注重!活動與活動之間!氣氛的銜接;因為,要是!活動銜接的不好,往往!整個氣氛會冷掉、僵掉。尤其!在整個營隊活動時、每個活動時段的銜接、氣氛的營造!更是重要;因為!活動!銜接的好,才能讓!整個營隊!包裝俱有整體性~』。...

二、康輔營!程泉負責設計的活動

月光草坪,冬盡的枯草上!春來又添新綠,迷茫昏黃的路燈!照耀一大片的草坪,與四周漆黑的樹林相較;月光朦朧間!總讓人有種錯覺,以為這片草坪是金黃色的。『啊~大家!從教室,以"瞎子過河"的方式,走到這邊。相信!大家!已經腰酸背痛,所以呢~在進行下一個活動之前;我們就先來"馬殺雞"一下,讓大家!輸通輸通筋骨。啊~現在!大家!請再把你的兩手,搭在前面一個人的肩膀上~』此時,迷濛的月光草坪,只見!康輔社的鬼家、咆哮家、及杜鵑家!各在草地上坐成一列;而!陳篤,正站在最前面,依然!繼續上他"康輔大學"的團康課。『啊~這個團康活動,就叫。當然!大家!"捏麻糬"的時候,我們!還要配上"世界名曲"的音樂。呵~"兩隻老虎"大家!都會唱吧。啊~沒錯!就是兩隻老虎的音樂,只不過!我們要把歌詞改一下。啊~助教~"康輔最後的淑女"小蘋,麻煩!妳過來前面示範一下~』『啊~就像這樣,兩手搭在前面的人的肩膀,然後!"前搖後搖,左搖右搖,捏捏捏,捏捏捏;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捏捏捏,捏捏捏"。這樣!大家會不會~』;月光草坪上,只見!陳篤,把這堂課當助教!十屆的小蘋,叫到最前面當示範,而後!便要大家!也跟著做的、說『好~大家!預備,來~"捏麻糬"~』。『"前搖後搖,左搖右搖,捏捏捏,捏捏捏;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捏捏捏,捏捏捏"。哈哈哈~好癢。好癢~哈哈哈~~』月光草坪上,只見!男女教錯而坐的一群人,在陳篤!帶的"捏麻糬"的團康下;每個!前面的人,無不都被後面的人"馬殺雞"捏的,一個個!笑的東倒西歪。然而!這也只是,活動!剛開始,只聽陳篤!接著又說『啊~大家!才這樣捏肩膀,就"反應"這麼強烈。所謂!腰酸被痛,我們現在!才按摩肩膀而已,怎麼夠;接著!就請大家!把你的手,放到前面那個的"腰部"~』。『好~大家!預備,來~"捏麻糬"~』。

『"前搖後搖,左搖右搖,捏捏捏,捏捏捏;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捏捏捏,捏捏捏"。哈哈哈~救命啊。好癢~哈哈哈!救命~』男女交錯而坐的月光草坪,青年男女!以團康的方式,彼此!在對方的身上"捏麻糬",猶其是!腰部,那會是!多麼敏感;而藉著!團康遊戲,彼此!卻也更拉近了彼此的距離。『啊~佛家說,"因果循環,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剛剛!坐在你後面的人,是怎麼捏你的,怎麼!折磨你的;那"痛苦",你能忘記嗎?報血海深仇的時候到了。啊~現在!我們就全部向後轉,然後!把你的手放在剛剛捏你的人的肩膀上。好~大家!預備,來~"捏麻糬"~』『"前搖後搖,左搖右搖,捏捏捏,捏捏捏;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捏捏捏,捏捏捏"。哈哈哈~救命啊。救命啊~哇哈哈哈!好痛啊~~』;『接著~放在腰部~』...。正當!康輔大學,陳篤!在月光草坪!帶著十一屆的社員,玩著團康;而!此時,只見!程泉,人也坐在"鬼家"的那一列人群中。不過,程泉,雖邊玩著團康,但此時!在他的腦海裡,最記掛的!卻還是;自己"水頭山莊康輔營",所負責設計的活動。畢竟,在前天!晚上的一籌會議時,程泉!所提出的,自己的活動構想;而當時!卻幾乎!沒人聽得懂。...x x x

前天晚上,"水頭山莊康輔營"的一籌會議。話說!程泉!所負責設計的活動時段,是營隊的第三天,也就是最後一天;早上!七點到七點半的晨間活動,還有!八點到十點半的兩個時段。所以,前晚!一籌,輪到程泉!報告自己的活動時,已是凌晨,大家!昏昏欲睡的時分;而!程泉,即使!眼皮也重的!快垂下來,不過!還是強打起精神。因為,這是!程泉!第一次設計活動,況且!自加入康輔社一年多來,看了那麼多人設計的活動;而!程泉,自己!也正有滿腦子的夢想,希望!能在這次的康輔營,好展現自己!在康輔社學習的成果。『ㄟ~晨間活動的時間,我打算把它和八點到十點半的時段,連結成一個活動。先是!在叢林中傳來槍聲,然後是!耳語發生什麼事;接著!就告訴小隊有"戰鬥任務",然後!分配給各個小隊任務。戰鬥任務!有六個,就是!我們要有六個幹部,先去樹林裡佈關。第一關!是123木頭人,第二關是!紅綠燈,第三關是射橡皮筋,第四關是!捉迷藏,第五關是!騎馬打仗,第六關!是矇眼抓人;然後,我們要分給每個學員軍階,每個軍階代表不同的分數。這樣!我們在每一關闖關時,就可以!計算!每一個小隊的分數...。這是!晨間活動,然後!晨間活動結束時,我們又要交給每個小隊任務,要他們吃過早餐後;去裝水球,以準備!八點開始的活動~』一籌會議到了凌晨,原本!大家的頭腦,就開始!不靈光,加上!程泉,口語表達的能力!又不太好;以至於!當程泉,報告完自己的晨間活動,似乎!大家!還是!有聽沒有懂。於是,尚保持清醒的阿秀,看著!大家一臉茫然,便對程泉、說『ㄟ~程泉。你說!要把你的兩個時段,合成一個活動;那你就把你下一個!八點時段的活動,一起!報告好了。不然,可能!你只報告一半,所以!大家!聽不太懂~』。

『喔~吃完早餐後,八點值星官集合。然後!又要開始!繼續晨間活動的戰鬥任務。任務有六個,第一個任務是,用蜈蚣競走,去找到第二個任務。然後!第二個任務,是看見!敵人便用呼拉圈套敵人,再從敵人身上找到第三個任務。第三個任務,用水球攻擊敵人...第四個任務!套間諜...。第五個任務!有獵殺者出現...。然後!完成六個任務後,是!結訓的震撼教育;每個小隊!集合在大草坪,跑障礙賽,爬樓梯,鑽呼拉圈,還有架低絆網!匍匐前進。然後!幹部!在一旁放沖天炮,丟排砲...』雖說!是初春涼爽的深夜,不過!程泉,卻只覺!自己越報告,似乎!身體越燥熱,且臉上!還不斷冒油;而!大家,聽了程泉!報告的活動後,似乎!仍是! 一臉的茫然。不過,阿秀!還是!要大家!給程泉,關於!這個活動的建議。只聽!陳篤,猶豫了一下、說『啊~程泉。你設計的這個活動,可能!太複雜了,需要簡化一下。不然!大家!似乎聽不太懂,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執行~』。『ㄟ~程泉。第三天的活動,最好!不要再動用太多的人力,還有器材。因為!這個時候,經過兩天的活動,大家!都很累了,而且!器材!也已經開始打包。最後一天,最好!是用簡單一點的活動!比較適合~』睡眼惺忪的志傑,可能!也聽不太懂程泉報告的活動;因此,志傑!也建議,程泉!重新!考慮自己設計的活動。凌晨的一籌,接著!又有人說『丟水球的遊戲,第一天已玩過!最好不要重覆~』;也有人說『闖關太多了,服務員的人手會不夠~』...;最後,阿秀!做了個總結,對程泉!說『嗯~程泉。你的活動!聽起來好像不錯。不過,你活動的架構,還有!你報告的方式,應該!加強一下。不然!大家!似乎都聽不太懂。包括!我也聽不太懂。二籌的時候,把活動寫成計劃書,希望!到時候!你能向大家,解釋的清楚一點~』。...x x x

月光草坪!路燈渲染一片暈黃,而!靜謐的夜色下!充滿了歡笑聲。"康輔大學"的團康課,只見!陳篤,舉手投足間!信手捻來,似乎!盡是!不禁讓人捧腹大笑的團康遊戲;玩過"捏麻糬"連誼性的團體遊戲,只見!陳篤!略做解說後,立刻!繼續!又和十一屆的學員間,玩起了另一個!互動性的團康。『啊~話說!當個康輔人,反應當然要快。所以呢?現在!我就來測驗大家的反應能力。這個遊戲呢~就叫"碰碰"。規則呢~就是!當我說"碰",你們要說"碰碰";當我說"碰碰",你們要說"碰"。而!當我說"碰碰碰"三個碰,那你們!就要!"仰頭四十五度,露出驚訝的表情",由嘴裡!發出"啊~"一聲。然後呢~當我說"碰碰碰碰"四個碰的時候呢,你們就!兩手放在胸前,"啪"拍一下手。很簡單吧,現在!我們就一起練習一次。然後~待會呢,我就要一個一個測驗你們的反應能力;啊~一定!把我們康輔社裡,反應最慢的~~"那一鍋飯裡的一粒老鼠屎"給挑出來~』;『碰碰~』『碰~』。『碰碰碰~』『啊~』;『碰碰碰碰~』『啪~』。『啊~很好。大家!反應都很快,但剛剛!只是低難度的遊戲,顯然!大家!都已通過測驗。所以!現在,我們就要增加到高難度。所謂!高難度呢,就是!當我!頭微仰四十度,露出驚訝的表情,由我的"櫻桃小嘴",說"啊~"的時候;你們就要說"碰碰碰"三聲。而!當我的雙手以"少女的祈禱狀"舉到胸前,"啪"的拍手一聲;你們就要立刻,"碰碰碰碰"說四次碰。懂嗎~』月光草坪上!在圍坐的人群之間,此時!!陳篤!身穿藍衣,可謂!唱作俱佳;不愧是康輔社的社長。正是!康輔社一向強調的「進修活動化」,雖然!是上團康課,然而!陳篤!用他生硬逗趣的"台灣國語",談笑間!理論也不會枯燥;一派輕鬆詼諧,且又能!實際教給大家,許多帶團康的技巧。事實上,程泉!之所以會如此!熱衷於康輔社,主要的原因之一;大概!也就是因為康輔社裡,有許多像!陳篤,像志傑!這樣才華洋溢的人物。不過,此時!程泉!跟大家!坐在月光草坪上,心中!卻是有點挫折的。因為,在康輔營的一籌會議,原本!程泉!期待,自己精心構想的活動!是會被大家認同的;然而,到頭來,一籌會議之時!卻竟沒一個人!聽得懂程泉報告的活動,更別說!會有人會對他的能力、表示肯定了。

「不管!現在,大家!肯不肯定我,總有一天!我總會向大家、証實我的能力的~」程泉!是這樣想的。月光草坪上,正當!陳篤,解說完!"碰碰"的團康,重新整隊,要玩下一個團康之際;趁亂,只見!程泉!一個人!就溜到月光草坪邊緣,一棵大樹的陰影後,偷抽根煙。而!隔著段距離,程泉,看著!月光草坪上!大家玩戲;此時,程泉!心中,對自己還有份期待、想著「只要!我一直留在康輔社,總有一天!我一定!也能像陳篤,像志傑那樣,有能力!自己執行自己的活動。到時候,就能証明!我構想的活動、決不是空想!不能執行的了~」。『啊~"龍頭抓龍尾"。這是個競賽性的團康,所以!我們就分成三家來玩。三家的家長!當龍頭,然後!各家當龍尾的,腳上要綁一個汽球。規則是~那家的汽球,先被別人踩破,那!那一家!就輸了。懂嗎?就像,大家!小時候!玩老鷹抓小雞一樣;龍頭要保護龍尾,不能讓自家!龍尾的汽球、被踩破~』月光草坪上!只見,鬼家、咆哮家,杜鵑家,各手搭著前面的肩!排成一長列;而後,隨著!陳篤的哨音響起,月光下!滿是嘻戲的笑聲,只見!大家!在昏濛的草坪!互相追逐,三家!恍若!三條龍,在草地上!一片金黃色的光暈中飛騰。『ㄟ~程泉。你怎麼不去跟大家一起玩,躲在這裡!做什麼~』正當!程泉,躲在月光草坪邊緣,大樹後的暗處抽煙;此時,與程泉!同是十屆的小蘋,也向樹下!走了過來,而後!兩人!就在樹後閒聊。

小蘋,皮膚白晢,長的嬌小可愛!身材玲瓏,瓜子臉!有酒窩,笑起來來甜,算是!個漂亮的女生。或許,小蘋,是因為!寒暑假,都跟陳篤!一樣,在"草嶺長青營"帶救國團自強活動緣故;所以,程泉!有種感覺,似乎!小蘋!也總跟陳篤特別親近。『ㄟ~程泉。我們十屆的,好像!都沒人!像九屆那麼強耶。康輔營後,我們!就快穿上!藍衣當家了。而且!我們這屆人又那麼少,我還真對我們十屆,有點擔心耶。將來!不知道!要怎麼撐下去~』月光草坪的樹影後,只聽!小蘋!對程泉,談起了!對於十屆!即將穿上康輔藍衣,與對未來一年當家的擔心。而!程泉,躲在樹的暗處!邊抽著煙,邊遠望!月光草坪,只見!一片金黃色光暈中的草地,陳篤!已帶完"龍頭抓龍尾"的團康;而後,此時,陳篤!又在月光草坪上,與十一屆的學員!玩起了、丟起"隱形球"。而!程泉,看著!也不禁!有感而發的、說『對啊~我也覺得,我們十屆的,好像!都沒九屆那麼強。船到橋頭自然直啦~』。月光草坪上,"隱形球"丟來丟去,大家一付!裝模做樣的接球,丟球;球!從藍球!又變鉛球,只見!散發著!金黃色光暈中的草地,夜晚迷濛的大度山,青年男女又是一片笑鬧聲不斷。....X X X

三、2005年網際網路搜尋"東海康輔社"

2005年三月!濕冷的初春,台中市西屯區的貧民窟。午夜時分!恍若一場美夢乍醒,只見!程路仁,從鋪在地板上的睡袋!坐起身,戴上了眼鏡!點了根煙後;長夜的風吹動老舊的窗簾,只見!程路仁!便直望著紗窗外的黑夜,兩眼空洞的!恍若!深井的一潭死水。「剛剛的夢裡,我怎麼好像!夢見了自己。哦!不,我好像是看見程泉,在大度山,在東海康輔社;似乎,還有一片散發著金黃色光暈的草地。或許!那就是個精靈的國度吧,所以!生活在那裡的人,才能那麼和諧快樂、充滿歡笑!與世無爭~」午夜夢醒時分,或許!是因為!長時間整理程泉"大度山日記"的緣故,所以!程路仁!追索,剛剛!自己做的夢;一度!竟錯以為夢見!自己在大度山,而後!想了一下,才知道!應是夢見程泉。『"東海康輔社"?!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這個學生社團嗎?!~或者,這一切的人事物,根本!就是程泉,在大度山日記中!自己虛構出來的幻想~』默然!望著紗窗外的黑夜,一時間!程路仁,心中!突然!有了這個疑問。或許,是因為!自己所處的困頓環境!如此陌生痛苦,而!剛剛!一場的美夢,這又讓!程路仁!有種莫名的渴望;更想知道,關於!這個世界上!是否,真有!程泉!在大度山日記中,所描述的"東海康輔社"那麼美好的地方存在。於是,只見!程路仁!又拔下了電話線,插上電腦。因為,此時!程路仁!大略已知道,關於!東海康輔社,到底!存不存在;或許,待電腦開機!連接上網路線後,他也只要在網際網路搜尋一下,便能得到答案。

「東海康輔社~」電腦連上網路後,只見!程路仁,在網路的搜尋引擎上!打上這幾個字;而後!按下搜尋。片刻間,程路仁!果見!電腦螢幕上,有!關於"東海康輔社~"搜尋結果的網頁出現;而且!不止一個,似乎!有好幾個,都是!關於"東海康輔社"的網站。『東海大學康輔社網站,東海大學康輔社十二屆留言板,東海康輔哈拉網... 。這個世界上!果然,真的有東海康輔社,那麼!程泉!在大度山日記,所寫的事!都是真的囉~』電腦螢幕前,程路仁!一臉木然!卻難掩心中激動;因為!當他看見了電腦螢幕上的"東海康輔社",心中!莫名的!竟有種,像是!看見了一群失散多年老朋友的感覺。濕冷的初春!多變的天氣,此時!紗窗外的黑夜,淅瀝瀝的!似乎開始下起了雨,而!程路仁,隨手!就點下了搜尋網頁上第一個,關於!"東海大學康輔社網站";然而,這個!寫明創於1997年的網站,似乎!卻是個早已廢棄的網站,不但!網頁有殘缺,且留言板!也無法連結。「程泉~是1990年!從東海大學畢業的,那個時候!電腦似乎尚未普及,應該!還沒有網際網路這種東西。況且!1997年!程泉都已經畢業七年了,就算!這個網站沒廢棄,可能!這上面!也不會有程泉,所認識的朋友吧~」窗外淅瀝瀝的雨聲中,程路仁!想著,有點失望,隨手!便又點下了搜尋網頁上,第二個名為─"東海大學康輔社十二屆留言板"的網站。因為,這個網站!既是!東海康輔社十二屆的網站,而!程路仁!記得,似乎!程泉!是東海康輔社十屆的;只差了兩屆,因此!程路仁心想,或許可以,在這個網站上,找到!程泉!大度山日記裡的朋友!也說不定。

『~"大家!都跑到那裡去了,雖然!這是十二屆的網站,但!希望!大家!都來留言"~』當程路仁,點選了!名為"東海康輔社十二屆的網站",只見!第一頁!便跳出來這行字;窗外淅瀝瀝的雨聲中,頓時!程路仁!竟有種,像是!聽到熟悉的老朋友問候的悸動。不過,當程路仁!接著,再點選!這個網站的其他網頁,結果!卻還是又失望了。因為,在這個網站的留言板,最後一則的留言!竟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也就是說!這也已經是個被人遺忘的網站;況且!雖說是東海康輔社十二屆的網站,但!程路仁!在這個網站中,卻也!沒發現,有程泉!在大度山日記中!所記載的朋友。而!接連著!兩次失望後,程路仁!便又回到!搜尋結果的網頁,點選了!第三個;名為"東海康輔哈拉網"的網站,進入了搜尋網頁!那段,讓程路仁!有點心動的敘述裡─「~"微風吹過相思樹林間,漫步在翠綠的草地;文理大道、月光草坪,陽光草坪,路思義教堂...,大家!是否!還記得那段在大度山的年輕日子..."~」。

"東海康輔網",似乎!還是個正在運作的網站,當程路仁!點選進入這個網站後,首頁!慢慢呈現的!是張照片;似乎!是康輔社!十九屆一個女生的婚紗照,且還有這個網站從2001創立!到2005年間,關於!東海康輔社的大事記。「時間過得真快。康輔社十九屆的!都已經結婚了,而程泉!是十屆的;若是!他當年有結婚的話,現在!小孩!大概也應該十幾歲了。不過,程泉!應該!是還沒結婚就死了吧~」看著!"康輔哈拉網",首頁!陌生女子的婚紗照片,程路仁!不禁唏噓感嘆;而後!程路仁,點選了網站的留言板,試圖!找找看,有沒有!關於!程泉!大度山日記中!那些朋友的消息。「希望!大家有空多來留言。好久都沒人留言了,感覺!網站好冷清哦~」「報告東海康輔社的學長姊。我是!康輔社二十四屆,由於!台灣社會環境的劇烈變化,現在的大學生!多已不熱衷社團活動;因此!近年來!康輔社的運作,可謂!每下愈況。二十五屆!只有兩個藍衣幹部,很多傳統的營隊!都已無法再辦下去。其實,也不是!沒人來參加活動,只是!參加過活動後,人又全部跑光了;根本!沒人想留下來當藍衣幹部。所以,二十六屆!至今!仍找不人、願出來接藍衣幹部。照這樣下去,康輔社!可能會只剩下一個空殼子,沒有人!也無法再運作;因此,與在校的幾個藍衣幹部討論過後,大家!都認為!與其如此,不如!乾脆就宣佈康輔社倒社。不知!各位學長姊的意見如何~」;「驚聞~康輔社即將宣佈倒社,怎麼會這樣?當年!康輔社,不是!有二隊文化服務隊,還有!四隊社會服務隊;再加上社本部的三家,人數!有幾百人,怎麼!會倒社呢?覺得很失落。不過,一個走過二十六個年頭的學生社團,面對!社會環境如此變化,相信!大家!也已經都盡了力;因此,若是!不得不宣佈倒社,相信!大家!也不會怪罪在校的康輔社學弟妹。六屆學姐留言~」。...

『東海康輔社,要倒社了!?!~』窗外!淅瀝瀝的雨聲中,程路仁!沒想到,自己第一次!確定!"東海康輔社"真的存在;而!從電腦螢幕!映入他眼眸的,網站上!卻竟是!關於!東海康輔社!即將倒社的消息。老舊的窗簾!在夜雨風吹中擺動,面對!滿屋子的破落,此時!程路仁,只覺!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惆悵。雖說!程路仁!跟"東海康輔社",沒什麼關係,不過!或許,長久閱讀!程泉的大度山日記;似乎,程路仁的心中!對東海康輔社,也有種莫名的情感。而!此時,在電腦螢幕前!知道東海康輔社,即將!倒社的消息,在程路仁的心中,竟有種!像是,面對!一個老朋友!即將死去的傷感;況且!這個老朋友,還是!程路仁!活在這個陌生的世界上,唯一感到熟悉的。只見,程路仁!黑夜裡,面對著電腦螢幕,又獨自開始!喃喃自語『~東海康輔社要倒社了,就如同!程泉在世界上,永遠消失了一樣。他的學生時代,年輕時!過去發生的事,什麼也都不會再被記得;不過,這也只是遲早的事,不是嗎?跟我有什麼關係~』。『況且,這個東海康輔社,似乎!很沒落,也不太像是!在大度山日記裡;程泉!所描述的那個,人人!意氣風飛、與感覺榮耀輝煌的東海康輔社~』網路的留言板上,程路仁!又點閱了幾頁,而!這個網站,雖說!已創站的幾年;不過!留言板的留言,似乎!卻也只有,就這麼幾頁而已。由此,更可見!東海康輔社的凋零,再不像是!程泉!大度山日記裡!描述的盛況。

『"康輔人列表"~或許,點選這個項目,可以找到!關於!程泉,還有他過去的朋友的消息吧~』"東海康輔哈拉網"網頁的最左邊,有一排的往站內容的選項,而!看完!幾頁的留言板後!依然!找不到關於,程泉!從前朋友的消息;於是,程路仁!便又點選了,網頁!內容選項中"康輔人列表"的選項。只不過,想進入!這個"康輔人列表"的網頁,卻是!要在這個網站上,已經登記註冊的東海康輔社幹部,才能進入!觀看其他康輔社幹部的資料;而!程路仁,並非東海康輔社的幹部,照理說!是不該進入這個網頁的。然而,為了尋找到!有關於程泉的消息,且!長久從閱讀大度山日記中,程路仁!對程泉,也算!多所了解;因此,程路仁!便大著膽子,假借!自己就是程泉,且以!程泉!在東海康輔社的幹部編號,在網站上!登記註冊。『反正!在網路上,也看不到人,應該也不會,真的知道!我是誰。假裝!我就是程泉好了,呵~』只見!程路仁,在網佔上註冊後,再次!點選了"康輔人表列"的選項;然而,網頁卻還是無法顯示,大概!是東海康輔社的網站!也已年久失修,所以!多所故障。只見!程路仁!一試!再試,試了幾次!都看不到"康輔人表列",最後!!也終不得不放棄;而!面對,東海康輔社!昔日的榮耀風光,與今日的!凋零沒落,或許!程路仁!也因自己所處的破落環境、而!感同身受。因此,程路仁!在臨開網站前,還是!在留言板上,留下了一段!不署名,且帶點感傷的話...。

「大度山上!東海康輔社,花了十年時間,只想寫下!一段故事;故事尚未完成,而發生故事的地方!卻先成荒塚。

二十六歲就死了,還那麼年輕~就如同我一樣。青春年華易逝,再回頭!更讓人惋惜,一切!卻也再回不到過去~」。....X X X

四、寢室連誼的邀約

「1989年3月x日大度山日記:"人生不是戰場,戰場!太殘酷了;人生也不是工廠,工廠太累了。人生是農場,找到自己,耕種自己...~";今天在班刊上!看到這句話,頗心有所感。這學期!開學以來,籌備!水頭山莊康輔營,參加!康輔大學,接!班上的康樂股長,另外!還有系學會的服務股長..;天天!都在忙,似乎!自己的人生比較像是戰場,或是工廠。強烈追求成就感的動機,讓我!像沙場上!奮勇殺敵的戰士,或一心想在拳擊台上!擊倒對方的拳擊手;然而!夜闌人靜!當大家都睡著了,而!我還醒著,內心之中!卻依然!滿是空虛。開學以來,一直!想找惠芬約會,然而!或是!因為!畏懼,或是!總是!以藉口自己很忙、拖著。"花開堪折直需折,莫待!無花空折枝~"自己!也知道;只是!很難!突破自己心裡的障礙~。唉~沒辦法想那麼多了,康輔營!自己負責的活動,活動計劃書!也還沒寫,快二籌了。另外,系學會的服務股,班上的活動,自己!好像!都只是掛名在混日子,什麼事!也沒做;攬了那麼多事,似乎!卻又沒一件事做好。這又能証明自己有能力嗎?或者,只是!証明了!自己是個"有許多頭銜"的人~」

「1989年3月x日大度山日記:女孩情竇初開,內心的世界!空房在等待一個男主人;惠芬,妳讓我相思難眠!不相思亦難眠,但!我寧願為妳相思!而整夜孤枕難眠。就像羅密歐與茱麗葉!如果!能一親芳澤,那怕!用我所有的生命!只換得與妳纏綿一夜,我也願意~。今天!下午,在康輔社址!練習書法,正巧!惠芬,從康輔社址外經過;然後!主動走進來找我。只是!不知!為何,在!惠芬!面前,我卻越來越沉默,越來越!放不開自己。或許吧~單相思!迷戀一個人!總是苦多於樂,然而!我卻又總不知道,該如何去擁有~」

1989年!三月,初春的大度山,這天!傍晚時分。男生宿舍下棟,與下方的網球場間,由遠而近!只聽見!一群女孩子的嘻笑聲。而!當這群女孩子!從網球場,走上了乾河溝旁的小路,而後!延著!男生宿舍夏棟!山坡的草坪,再!走向乾河溝!大學書店下方的水泥板橋;此時,輕顰淺笑!一路談笑間,可見!這群女孩子!渥豐綽約的身上,都穿著件草綠色的運動服。天色近黃昏,淡淡的陽光灑落!乾河溝旁的翠綠草地上,只見!幾顆鳳凰樹的枝葉!隨晚風而輕搖。而!從鳳凰旁經過的這群近百個女孩子,原來,正是!社工系,一年級的大一女生;正上完體育課,要從操場!走回女生宿舍。『嘻~我們寢室,今晚!要跟工工系二年級的男生,寢室連誼哦。惠芬~妳們要不要去"插花"。看看!工工系,有沒有!長的比較帥的男生~』黃昏的路上,只見!這一大群社工系大一女生,三三兩兩!邊走邊聊;而!既是"大一嬌"的女孩,話題!當然!也多離不開,關於!一些男女之間的連誼活動。而!談起了男女之間的話題,才上完體育課的!輕鬆感,幾個女生之間,則不免!又要以對方為話題,裝狹促鬼的!彼此!嘲弄一翻。才聽見!隔壁寢的同學,邀惠芬!要不要去參加寢室連誼;而!走在惠芬!身邊的室友,小玲!立刻回嘴、說『哎呦~人家!惠芬,才不去!參加寢室連誼咧。因為,人家!惠芬!早就心有所屬了。對不對!惠芬,妳的程泉學長啊~這個寒假,妳不是說!他還幫妳畫了素描,寄給妳。嘻~』。...

男生宿舍下棟,山坡的草坪下!隔著乾河溝,便是!康輔社址;而!這天!下午,程泉!幾乎!整個下午,都待在康輔社址裡。只見!程泉,時而!在康輔社址裡,翻著歌本!練習彈吉他,而彈吉他!彈到手指頭痛了;時而,程泉,便!拿起社址裡!隨手可得的毛筆,沾著!那烏漆抹黑的塑膠杯裡的墨汁,在社址裡的舊報紙上,練習寫書法。由於,程泉!或坐,或站!是在這個社團辦公室裡的右邊,所以!從靠走廊這邊的門、與大面的窗口望出去;正好!可以看見,男生宿舍下棟!通往乾河溝邊,另一座水泥板橋的小路。因此,黃昏時分!淡淡的陽光下,當社工系一年級的學妹,上完體育課,經過!男生宿舍下棟!山坡間的小路時;此時,程泉!便早已注意到了,那一大群!穿著草綠色運動服的女生。「咦~原來!大一的學妹,今天!下午上體育課。那惠芬,應該!也在那一群女生裡面囉~」由於!那草綠色的運動服,是今年!社工系大一的系服,這是!程泉!早已知道的;因此,看見!那群女生,穿著草綠色運作服!從不遠處過,程泉!直覺!就想到惠芬,這讓他!原本正寫著書法的心,更不禁!有些興奮的浮動。

「不知道,惠芬!會不會,從康輔社址外經過。或者!她會從大學書店那邊的路,直接!走回女生宿舍~」乾河溝上的兩道水泥板橋間,相距約!二、三十公尺,而!程泉!依經驗,猜想著。因為,一般!女生!上完體育課,若是直接回女生宿舍的,則會走!大學書店那邊的路;但,若是!要去信箱間看信,或者!要去欣餐吃飯的,便會從康輔社址外經過。而!此時,正值黃昏!接近晚餐的時間,程泉的心中,不禁!又起了一陣悸動的遐思,想著「要是,惠芬!從康輔社址外經過的話,或許!乾脆,我可以!趁機,直接!邀她吃個晚餐~」。康輔社址!整面牆的窗內裡,才想到!要邀惠芬吃晚餐,此時!只見,程泉!原本,穩穩拿著毛筆的手,似乎!開始!不安定的微微顫抖。因此,雖說,程泉的樣子,此時!是在寫毛筆;不過,他的一顆浮動的心,還有!兩隻飄移的眼睛,其實!都早已!注意著,康輔社址窗外,乾河溝河堤旁的水泥路。『學長好~』乾河溝堤旁的路,與康輔社址之間,不過!幾有幾公尺遠,正當!程泉,懷著忐特的心!做寫書法的樣子;此時,有些!穿著草綠色運動服的社工系學妹,已從!康輔社址外經過,且!有些較活的學妹,還會!從外面的路上,直接!就向,人在康輔社址裡的程泉問候。而!!程泉,在康輔社址裡,聽到學妹的問候,倒!也頻頻的點頭!微笑以對。畢竟,康輔社!是個令人驕傲的地方;而!"傑出的程泉學長,是康輔社的幹部~",這倒也是!程泉,希望!所有社工系的學妹!都知道。

黃昏的乾河溝旁,三三兩兩的學妹!輕顰淺笑間不斷經過,只見!程泉,一臉正經的"學長表情";似乎!也只是!不斷望著康輔社址外,若有期待。此時!再說,惠芬!上完體育課後,原本就想去信箱間看信,經過康輔社址外,聽著!前面的同學,頻頻!向著康輔社址裡打招呼;惠芬!心中,倒也有些期待,想著!「現在,在康輔社址裡的,是程泉,還是林棟樑~」。因為!社工系的學長,在康輔社當幹部的,就只有林棟樑,和程泉,這是!惠芬!早知道的;而!不管!是林棟樑,還是!程泉,這兩個學長!也都是最照顧她,與她所喜歡接近的人。『欸~惠芬。妳看,是程泉學長,在康輔社裡耶。我們去找他聊天!好不好。好啦!裡面又沒其他人~走啦~』當惠芬!經過乾河溝旁,兩眼忍不住的!往康輔社址裡,望了望;才看見!是程泉!在康輔社址裡,而!此時,惠芬身邊的室友,卻早已拉著惠芬的手、直要惠芬!往康輔去,找程泉!聊天。

『學長~你在寫書法哦。好有才華哦~有兩個大美女,來找你聊天哦。不會!打擾到你吧。嘻~』惠芬的室友!叫小玲,長相清秀,且個性活潑,走到!康輔社址門口,笑著!向程泉問候後;小玲的學妹!便拉著惠芬,一道進入康輔社址裡。此時,程泉,一雙望眼欲穿的眼眸,原本!才從窗外!看見惠芬的身影,果真!從康輔社址外經過;望著窗外,程泉!才點頭,笑著!打了個招呼,卻沒想到!惠芬,竟然!會與她的室友,主動走進康輔社址裡!來找他。『惠芬,妳們班上體育課哦~』見到惠芬!走了康輔社址,程泉!向芬!打了招呼;惠芬,則笑著回答『嗯~對呀~』。由於,上體育課的關係,此時,惠芬!額頭上的髮梢,似乎!還有點微濕;而!兩鬢汗濕的髮絲,緊貼著!微朵紅的臉龐,更襯托的惠芬,就像是朵!剛出水!還帶著露珠閃耀的白蓮花般嬌嫩。再說,這天!惠芬!穿著運動服,而!那件!翠綠色的T恤,穿在惠芬的身上頗合身;緊貼著身體的曲線,似乎!把惠芬!原本姣好的身材,更襯托的凹凸有致。『學長~你們康輔社,現在,好像在招生是不是?本來,我也想報名參加的。不過,之前!我已經跟我們室友一起報名參加"山地服務隊"了。所以,好可惜哦,不能參加康輔社的營隊~』只見!惠芬,和小玲!進入康輔社址後,各自!拉了張椅子,在程泉!對面的位置坐下後;便隨口的閒聊。而,程泉,看見!惠芬,主動!走進康輔社找他聊天,其實!心中是很高興的;只是!不形於色。何況,當惠芬!坐在對面,而!原本!站在會議桌旁,低頭寫著書法的程泉,一抬頭!便與惠芬四目相對;剎時,不知為何,程泉!只覺!心中一陣悸動,或惶恐,只趕緊!又低下頭,假裝!正專心的練習寫書法,只是!嘴裡淡淡的、說『喔~沒關係啊。山地服務隊也蠻不錯的,大一的時候!我也參加過~』。程泉,只覺!惠芬的眼眸!黑又亮的,或是!上完體育課!剛運動過後,似乎!散發著種!別具風韻的光芒;恰似,東海湖的那一湖青綠,映照夕陽般的波光閃爍。此時,只聽!小玲,在一旁插話、說『對了~學長。人家!"山地服務隊"只要繳二百塊錢,就可以參加他們的生活營。然後,你們康輔社!要繳七百多塊錢。差那麼多錢,我們當然!參加山地服務隊~』。只聽,程泉!還是低頭,假裝用心寫書法、微笑著回答『哦~這樣。可是去的的地方不一樣。山地服務隊!只是借國小的場地辦營隊,又不用花錢。可是!我們這次康輔營,是去埔里的水頭山莊,食宿費都很貴啊~』。

黃昏的康輔社址,一縷夕陽!微照到走廊外,此時!社址裡!只有程泉,跟兩個學妹。事實上,惠芬,在這個寒假,也曾有收過幾封程泉寄給她的信;而!在信裡的字裡行間,惠芬!只覺程泉,充滿了幽默詼諧,寫的!幾首打油詩!似乎!更帶著男女之間曖昧的情愫。因此,惠芬!原也以為,這學期的開始,程泉!應該!是會對她展開,正式且熱烈的追求;不過,開學!都過了幾個星期,卻見!程泉!只是不動聲色,似乎!跟信裡的熱情完全不一樣,這不禁!又讓惠芬!有點期望落空。『哦!對了~惠芬。我們班有同學,想找妳們大一的學妹!寢室連誼。妳能不能幫我問問看~』低頭寫著書法之際,程泉!忽然!想起什麼的,略抬起頭說;因為,程泉!不敢正視惠芬的眼眸,因此!也略把目光放低了一點。只不過,程泉!把目光放低之時,視線!直視會議桌對面,正巧!看見的卻是惠芬,貼身的草綠色運動服下的胸部;豐滿的曲線,就彷彿!月光草坪,隆起的兩座小山丘般。一時間,程泉!只覺兩頰發熱,趕緊!又把頭低下,做專心寫書法狀;而後,只聽!惠芬、說『嗯~好啊。我回去問問我們寢室的室友,看她們要不要寢室連誼~』。而後,聽見!小玲,興奮的!在一旁,又接話,說『好啊~好啊~學長。你們不是都有機車。不然,我們也可以,就一起去機車旅行;那樣!也很好玩耶~』。

『好啊~那妳們先回去,問妳們寢室的!看看。然後~我們!再確定日期。不過!想機車旅行,可能!要晚一點哦。因為!我最近很忙~』事實上,程泉!是很想趁此機會,邀惠芬一起吃飯的;只不過,程泉!卻始終低著頭,專心的寫書法,且話裡!還不忘加了句─"我最近很忙"。至於,惠芬!小坐了一會,也只覺!程泉!一直低著頭在寫書法,似乎!不太愛搭理她,跟寒假信裡的熱情!更完全不一樣;因此,聊了幾句後,惠芬!便也起身準備離去。不過,惠芬!在離去之前,還是!很好奇的,邊走到程泉!身邊、邊問說『學長~你到底在寫什麼啊。看你寫的這麼專心的樣子。我們都不好意思,打擾你了~』。此時,只見!程泉的毛筆,在會議桌的舊報紙上,大大的只寫了五個字─「我們的故事~」。『~我們的故事~』惠芬!站到了程泉身邊,望著舊報紙的幾個字,唸了一下;不自覺!竟也是一呆,似乎!又有種情懷湧上心頭,剎那!漲滿了胸口。黃昏的康輔社址,一縷夕陽的光芒!從走廊外,暈黃的!漸漫裡康輔社的窗內,直到,惠芬!跟她的室友小玲,離開了;而!此時!程泉,也才又開始!後悔,剛剛!為何!不邀惠芬一起吃飯。....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