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說預覽─「鄭芝龍簽的條約」片段
2020/07/02 20:14
瀏覽383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X  X  X

喬柏年從懷中掏出那舊信封後,即又從信封抽出了一張泛黃的信紙,並小心翼翼將其緩緩的攤開。繼之將那信紙,恭敬的,呈到了國姓爺面前的矮桌。續以謙恭的語氣,卻是話中軟中帶硬的,說:『國姓爺殿下!這是您的父親鄭太師一官將軍,當年與我們荷蘭東印度公,簽下的一紙和平條約。條約中,寫得很清楚,那就是鄭太師一官將軍,同意將台灣讓給荷蘭東印度公司。更明白表示,荷蘭可以永久的占領台灣。且鄭氏家族也不對台灣主張任何權利。簡單的說,殿下的父親,自己應該很清楚,台灣屬於荷蘭東印度公司,這是無庸置疑之事!所以,對於殿下突然率兵來到台灣,還聲稱台灣是前太師的練兵之地,所以要將台灣索回之事。對此,我們的長官揆一,深感大惑不解!因為條約中寫得明明白白,台灣屬於荷蘭東印度公司,這也是殿下的父親鄭太師一官將軍,當年白紙黑字寫下的契約!而且三四十年來,鄭太師一官將軍也都信守承諾,謹守誠信,對我們荷蘭東印度公司更頗多愛護,禮尚往來。再說,對於殿下的忠肝義膽,崇尚信義,這也是我們荷蘭人所景仰。所以我們的長官揆一,這才認為殿下一定是有所誤會,或是被蒙蔽。這才會破壞了我們與鄭太師一官將軍的條約,率兵來到台灣!』

「糟!那裡跑出這張我父親的條約來!倘這些紅毛番的說法,是真!那豈不!要讓我師出無名!」那張條約呈到了國姓爺鄭成功的矮桌上,國姓爺用眼角瞥了一眼。果然看似有父親鄭芝龍的用印,與簽名。這讓國姓爺鄭成功,心中一虛,原本咄咄逼人的氣勢,頓時也弱了下來。又聽得那喬柏年的話語,竟是緊抓住與鄭芝龍的條約,以一派得理不饒人之勢,步步進逼。甚至以滿口「信守承諾」「僅守誠信」之言,言外有音的,來質疑國姓爺受人景仰的「忠肝義膽」與「崇尚信義」。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可讓國姓爺鄭成功,一時愕然。由此國姓爺鄭成功,亦突然領悟─「唔!這些紅毛番,各個能爭善辯,伶牙俐齒,果然不可小覷!倘若我照著他們的思路,去與他們爭辯,豈不是要落入他們的圈套,被他們牽著鼻子走!不!我率軍來到台灣,一天就殲滅他的艦隊與陸軍,我強他弱,一目了然。憑甚麼,我強者卻要照著他弱者定的規則,與他談判!這些荷蘭人,想用我父親簽的條約來誆我。當我是吃素的嗎?」

「既然我強他弱,談判的規則,自然由我來訂!豈容這些跳樑小丑在我面前,逞其口舌!」眼見荷蘭人拿出了當年鄭芝龍簽的條約,正當國姓爺鄭成功,思索著如何應對。此時老將楊朝棟,上前一步,稟說:『藩主!末將,有事要密奏!』國姓爺鄭成功,命楊朝棟上前奏報。見楊朝棟走到了國姓爺身邊,即附耳說:『藩主!當年鄭太師與荷蘭簽的條約,我也略知一二。因當年,荷蘭人佔據台灣後,他們的王,叫甚麼普曼斯徹的,常常率艦隊到東南沿海要求通商,而且還到處燒殺劫掠百姓,抓捕我中華之民當他們的奴隸。大明朝廷拿荷蘭人沒辦法,就命當時為游擊將軍的鄭太師處理。於是鄭太師於金門料羅灣,公開邀戰普曼斯徹。最後普曼斯徹的艦隊戰敗,潰敗而逃。也是為了讓荷蘭人安份的留在台灣,不再到中國沿海劫掠與抓捕百姓。所以鄭太師才與普曼斯徹簽下條約。目的,無非就是要讓荷蘭人安份留在台灣,不再東南沿海劫掠。那鄭太師就允許與他們通商!』聽得楊朝棟的密奏,陡見國姓爺鄭成功,兩道眉毛又豎起。

恰如抓到了荷蘭人的把柄般。只見國姓爺鄭成功,看都不看那條約一眼。反是一把抓起矮桌上的那紙條約,揉成一團,朝著喬柏年的臉上丟去。隨即兩眼直瞪,指著喬柏年的鼻子,破口大罵:

『甚麼我父親簽的條約!我從來不知道有甚麼條約!還不就是你們荷蘭人,仗著自己堅船利砲,到處強佔他國土地,還抓捕他國百姓當奴隸!既然你荷蘭人認為你比較強,就可以到處強佔他人土地,抓捕他人當奴隸。那就按照你們的規矩。今日,既然我比你強,那就算是我來強佔你的土地,又如何?就算是我想抓你荷蘭人當奴隸,那又如何?弱肉強食,這不就是你們荷蘭人的規矩嗎?總之,今日我既率大軍,來到台灣。無論如何,我就要拿下台灣還有你荷蘭人的城。但我不像你荷蘭人,只講弱肉強食。我中國人講的,是以德服人。所以只要你們投降獻城,那我不但不會抓你們荷蘭人當奴隸,我還會讓你們保有自己的財產。如果你們有欠債,我還會幫你們清償債務。如果你們想留下來,我也會把你們都當成我的百姓一般的保護。甚至給你們崇高的權勢。而如果你們不想留下來,想離開,我也會派船載運你們回巴達維亞。難道這樣對你們來說,還不夠寬容嗎?』

國姓爺鄭成功,越罵越兇,口水幾乎都噴到了喬柏年的臉上。荷蘭官員見國姓爺盛怒,各個嚇得滿臉驚惶。『國姓爺殿下!但是!但是!你父親鄭太師有簽條約!』喬柏年手拿被揉成團的條約,似還想開口爭辯。一提到父親的名字,這可更如火上加油,讓國姓爺鄭成功的怒火,頓時更爆發。拍桌直罵:『閉嘴!不要再提我父親!台灣是中國的土地,關我父親甚麼事!我父親又有甚麼資格,可以私下把台灣,讓給你們荷蘭人!況且我父親還背叛了大明國,投降滿清。一個叛國賊跟你們簽的條約,可以做數嗎!那張條約,就是廢紙一張而已!』或因荷蘭代表,屢屢提起鄭芝龍。卻不知,提起鄭芝龍的名字,猶如是在國姓爺的傷口上撒鹽。使得國姓爺越罵,越怒不可遏。畢竟一想起自己的父親,就恰如一把熊熊的烈火,在國姓爺的心頭燃燒。罵到最後,國姓爺鄭成功,索性從桌上,取了兩支令牌,喝說:『罷了!多說無益!現在我就要攻城!楊祖!黃昭!聽令!』

楊祖與黃昭,聽得召喚,立刻上前,取了令牌。隨之國姓爺鄭成功,豁然起身,指著荷蘭官員,厲聲斥罵:『這是你們逼我的!既然我被迫動用武力攻城。那我將會殺盡所有城裡的荷蘭人。首先!就先從你們這些代表開始殺。而且我要讓你們死得很痛苦!但現在,我不急著讓你們死!因為我要留你們在山坡這裡,讓你們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見。讓你們看看,我的大軍將有如狂濤巨浪般,淹沒你們那座小小的城。而且那座城將會血流成河!而這一切,都是你們所造成!所以當那座城,被屠殺之後。我就要將你們一個一個,用千刀萬剮的方式處死!』

「首先!就先從你們這些代表開始殺。而且我要讓你們死得很痛苦...」喬柏年與荷蘭官員,聽得國姓爺鄭成功的恫嚇。又見黃昭、楊祖兩個將軍,領了令牌後,即出帳調兵。且見國姓爺,豁然起身後,手按腰間長劍,一身鎧甲鏗鏗響。這可讓喬柏年等荷蘭官員,嚇到一顆心幾乎要從嘴裡跳出來。就怕國姓爺會突然衝過來打人,甚至直接拿劍砍人。見喬柏年隨即顫抖著聲音,滿嘴討饒的說:『國姓爺殿下!請您不要急躁,更不要急著動武攻城!至少讓我們回去把今天的會面,稟報揆一後。或者明日,再來向殿下回報,與繼續磋商!』國姓爺鄭成功,臉上顯得有點不耐煩,怒回:『還要磋商甚麼!不用再談了!你們回去告訴揆一。我可以給他一個晚上的時間考慮!如果他願意投降,明天一早就在城上升起白旗。倘若明天早上,我看見你們城上還掛著荷蘭國的國旗,那我就會立刻發動攻城!先是普羅民遮城!再來就是熱蘭遮城!』也不等喬柏年等回話。國姓爺即喝:『送客!』

...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