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談「網路世代群眾運動模式的改變」與「基進民主政治」(三)─鰲峰社論
2019/11/21 16:01
瀏覽403
迴響0
推薦11
引用0

三、青少年參與激進民運的道德問題

「情動」探其原理,約莫意指─引導群眾運動進入狂熱民粹的集體情緒,並藉激進的意識形態與高強度的運動,對其所稱的寡頭專制對抗、鬥爭與奪權。聽起來,其內涵,頗似回教恐怖主義所言的「聖戰」。即─「面對不可被認可之事,要以己身最大限度的力量,去努力奮鬥與戰鬥...」。差別在於,回教恐怖主義的「聖戰」,屬極端右翼激進民粹主義。而「基進民主運動」,則屬極端左翼激進民粹主義。所以說,二十一世紀的開始,跟二十世紀的開始,二次大戰暴發之前的情況,頗為類似。就像人類世界的一種循環輪迴一樣,無論政治光譜中的左翼或右翼,皆逐步走向極端激進的民粹主義。大有一種第三次世界大戰,即將到來的感覺。總之,無論左翼或右翼,當其走向極端與激進,主張與歌頌的都是暴力與獸性。

激進民粹的本身,就是人類世界的「集體反智」行為。因狂熱的意識形態導致的集體情緒,當人置身其中,強烈的情緒原本就就會抑制人類大腦的理性思考,致使人性薄弱;而當大腦的前額葉當機,更就再無法控制動物性欲望勃發的獸性。但這種激進民粹,導致的人類集體反智的特性,往往卻成了激進組織與團體,操控群眾藉以奪權的工具。無論是二十世紀的德國納粹法西斯主義,或共產主義的無產階級革命。乃至本世紀的回教恐怖主義的「聖戰」,或是「基進民主政治」,皆是如此。有志一同的是,狂熱的參與這些激進民粹主義的,多是以年輕人為主體。因為戰爭就需要年輕人的鮮血灌溉,尤其青少年本身難以控制的情緒與狂暴,更是廣被利用的對象。有如台灣「太陽花學運」的狂熱之後,隨即又興起了「高中生反課綱學運」。有如香港「反送中抗爭」,所謂「武勇派」蒙面打砸街頭,殺警或被警槍殺,也多是才念高中的青少年學生。

人類的青少年階段,每個人都走過那個階段,自己回想一下,當也知道青少年是什麼情況。由於人類進入青春期後,荷爾蒙等內分泌大量增加,身體隨之出現巨大變化。一股莫名的情緒更就像冒煙的火山一樣,隨時想爆發。兼之大腦的成熟趕不上身體的變化,致大腦也無法有效控制情緒。於是走在路上一個小擦撞,或四目相交,一個看不對眼;頓時一股無名火冒起,彼此就情緒失控大打出手。而就動物性的層面而言,所有動物進入青春期,也就開始發情。為了繁衍自己的後代,那就得開始佔領自己的地盤,或與舊勢力博鬥,藉以奪取其妻妾與領土。有如猴群、鹿群、獅群或狼群一般。總之人類的青少年階段,原本就容易情緒失控,且熱衷於武力與暴力,更希望自己能擁有權力。於是這些青少年的特點,往往也就成了激進民粹主義者吸收,與操弄的對象。有如恐怖主義的「伊斯蘭國」,也總是慣在網路上,吸收來自世界各地的青少年來加入他們的聖戰。而就「基進民主運動」其所言的「情動」來說,這些青少年的思想片面,且對權力充滿渴望的特性,更是其鼓動與吸收最佳的人選。雖說「基進民主運動」多由網路社群號召而起,群眾運動興起,既沒組織,也無中心領袖。但這卻並不代表其背後,沒有組織或團體,在網路上鼓動,或是藉傳播媒體操弄。

舉台灣「太陽花學運」與「高中生反課綱」為例。那些興起學運的大學生或高中生,都稱說是由學生自發性的抗爭。事後卻証明,原來那些太陽花的學運領袖,與在網路社群煽風點火,鼓動風潮,領頭帶風向的,多是當時民黨的青年軍。參與「高中反課綱運學」的高中生,事後更被發現。原來那是台灣的獨派團體與皇民組織,吸收青少年來參加其所開設的營隊,並在營隊中灌輸這些青少年「皇民意識形態」。營隊最後驗收成果,就是這些獨派團體與皇民組織,唆使鼓動這些青少年仿傚「太陽花學運」,去攻佔教育部。並抗議高中教科微調,將二次大戰的台灣慰安婦,改成被日本強徵。這些高中生甚至國中生,還夸言說自己有獨立思考能力,說台灣慰安婦是自願的。又譬如「香港反送中抗爭」,警民大歸模爆發衝突後,那個香港媒體大亨也被爆出,事前頻頻秘密接受美國軍方招待,乃至受到美國總統川普的接見。再別說,無論台灣或香港,乃至全世界每一個國家,其國內的左翼運動團體或組織,那一個不是師承自美歐西方國家的公民團體,或由白種人掌控的國際組織。無論廢核團體,廢死聯盟,同性戀婚姻團體,人權組織、環保團體...林林總總多不勝數,那一個不是要接受歐美國家公民團體的指導與指揮。而這些歐美國家的公民團體與國際組織,正也是歐美白種人,藉以高高在上統治世界的一環。所以藉由這些公民團體與國際組織在背後運作,歐美國家想在那個國家興風作浪,便可以在那個國家興風作浪。

中東回教世界,因擁有龐大的石油資源,及回教與基督教間宗教意識形態的衝突。使得半個世紀以來,被歐美國家利用各種藉口制裁,或發動經濟戰爭、或軍事戰爭,或意識形態的戰爭,搞得千瘡百孔。至這個世紀充滿報復性的回教恐怖主義的興起,導至數百萬人民,成了家破人亡、流離失所的難民。而今中國崛起,直接威脅到歐美白種人對這個世界的統治,其又怎可能不使盡手段,阻止中國的崛起。於是上個世紀到本世紀初,用來對付中東回教世界的手段,今日也就全搬到了中國來用。而要製造中國的動亂,打擊中國,香港與台灣自然就是最好的前哨站。君不見2016年,「台灣基進民主教母」蔡英文上台後,即頻頻刻意製造台灣與中國間的敵對與仇恨。乃至一再號召,廣邀歐美民主國家,一起對抗圍堵中國。而正對中國發動經濟戰爭的美國,與深恐中國崛起影響世界的歐盟國家,豈又能不趁此機會,利用公民團體與各種國際組織,將手伸進台灣,藉以打擊中國。曾為英國殖民地的香港,何嘗又不是如此!就在歐美各國政府與民間組織喧嘩聲援下,台灣與香港的左翼激進團體與分離主義份子,霎有如吃了亢奮劑,無不開始對中國叫囂。拿竹竿戳的拿竹竿戳,勒虎鬚的、拔虎毛的,樣樣都來。

「極端左翼激進民粹主義」既已興起,恰如二十世紀「共產主義無產階級革命」導致青年的狂熱般,恐再難止息。因為左翼激進主義,其所強調的鬥爭、奪權與重新分配,原本對年輕人就充滿了致命的吸引力。為了達到「基進民主」的目地,極端左翼激進份子,通常也不惜使用暴力做為其奪權的手段。明知青少年大腦發育尚不成熟,無法有效控制情緒,思想片面,且容易被灌輸激進意識形態與洗腦。於是這些左翼激進份子為達其目地,不惜利用群眾運動,鼓動激進民粹主張,致青少年陷於狂熱的集體情緒中。乃至情緒失控,有如理性斷線與整個社會斷裂,做出喪心病狂之事。而他們卻歌頌其為─有效引導「情動」。眼那些情緒失控的青少年,個個呲牙裂嘴,手持棍棒殺紅眼。甚至情緒失控到,或跳樓或自殺,或殺警或被殺。對此,那些被背後鼓動唆使的激進團體與組織,難道沒有良知與道德的責任問題?畢竟青少年被鼓動參與這些激進民粹抗爭,無論是打人或被打,殺人或被殺...恐都將在其一生中造成嚴重的人格扭曲與心理的創傷。這就像是大家都知道幼童不知馬路如虎口的危險,所以為人父母者為保護兒童,都會避免讓兒童在馬路上橫衝直撞,以免造成終生之憾。但同樣的,大家也知青少年情緒容易失控,無法有效自制。可當激進份子以民粹的狂熱,鼓動這些青少年藉群眾運動之名,上街打砸,殺人與被殺。而一批自詡正義之士,卻是在一旁大聲的叫好與歌頌。難道這沒有良知與道德上的問題?既沒良知與道德,所謂正義也全都是假的!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