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談「網路世代群眾運動模式的改變」與「基進民主政治」(一)─鰲峰社論
2019/11/07 11:09
瀏覽351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前言:

「置身群眾狂熱集體情緒中,千萬別相信自己的情緒,因為你的情緒只是別人在操弄。雖然你的腦袋長在自己的脖子上,但別以為你做的事,就是由自己做主。因為你的腦袋其實捏在別人的手裡。...個人也主張社會思想多元,但不能激進與喪失理性的民粹。因激進衝撞的玉石俱焚,恐導致社會失控或戰禍。結果往往走向更專制威權。有如上個世紀共產主義的無產階級革命,或如中國的文化大革命...」

「"基進民主"的概念,就是與其所稱的專制寡頭,不惜玉石俱焚:一、既然不給我吃,那我就整桌翻倒,大家都沒得吃。二、既然給我吃,那我就整碗捧走,別人也別想吃。...阿拉伯之春,太陽花學運,香港反中送。其發起的群眾運動,即皆基於此新興"左翼激進民粹主義"的概念。」

「一塊土地上的人把激進主義份子當英雄崇敗拜,絕非好事。因為激進份子只會利用你對他的崇拜,把自殺炸彈綁在你身上。然後唆使你當他們激進的殺人工具。就如同日橫行中東的恐佈主義。令人遺憾的是,當台灣人醉生夢死之際,已然不知不覺被民進黨與蔡英文,帶往那條左翼激進民粹主義的不歸路走去...」

一、網路世代的群眾運動興起

二十一世紀網路世代的來臨,隨著通訊工具的發達,因而導致群眾運動模式的改變;這當也是必然現象。試想在資訊流通不發達的年代,古時候要產稱一次規模浩大的群眾運動,通常都得積累上百年的時間與民怨。有如黃巾之亂,黃巢之亂...而這種百年積怨的農民起義,其最後結果,通常也就是讓國家陷於崩潰衰頹;甚至江山改朝換代。且不說幾百年前的古時候,就說二、三十年前的台灣。當時既無電腦網路,也無人手一支的手機,資訊流通尚不發達。所以當時,要形成一次上萬人的群眾運動,往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一定要有組織與領導,藉著一個議題,來號召群眾。然後還要電話打到手軟,奔走鄉里,與逞三寸不爛之舌鼓吹,方才能號召一定數量的群眾,走上街頭。所以在那個資訊不發達的年代,只要有數量龐大的群眾走上街頭,那就是一件大事。就算群眾只是和平理性的抗爭,而政府也不得不做出正面回應。然而到了二十一世紀的網路世代,過往講究「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群眾運動路線。於今看來,也已如大江東去,一去不復返。

二十一世紀的開始,可說也是電腦網路世代的開始。約莫十年前,臉書、推特、噗浪等...社群網路相繼興起與風行。從此人與人的距離,透過電腦網路社群的連結,再不受時間與空間的阻隔;甚至連國際間也不再是阻隔。猶記當時,熱衷於網路社群的年輕人,總會在社群中發出「網路快閃」的活動。即社群中的一群人,雖彼此不相識,卻約定一個時間、一個地點;然後一群人就照網路約定,同時聚集在那裡,做同一件事。譬若:一群人在網路社群中相約:某天中午十二點整,國際機場大廳,跳一支XX舞。於是當天中午十二點整,一群在社群網路相約的人,就同時出現在國際機場大廳,突然一起跳起同一支舞。而類似這種「網路快閃」活動,應也就是後來年輕人在網路社群中傳遞訊息,彼此號召上街頭;形成網路世代群眾運動的雛形。雖說「網路快閃」活動,當初看起來雖然很有趣。可就像是無人機一樣。雖然無人機剛出現時,只用在空拍或是灑農藥,也讓人覺得很有趣。但當有人發現無人機只要裝上炸彈或機槍,就可用來當作殺人的工具後。於是最後,這當初很有趣的無人機,終究也會被發展成殺傷力強大的武器。

2010年。北非回教國家突尼西亞,爆發反政府示威的茉莉花革命。中東一些阿拉伯國家的青年,透過網路傳播也隨之響應。回教年輕人透過社群網路,號召上街頭抗爭,或爭取民主自由,或爭取人權與就業...。埃及、利比亞、葉門、敘利亞、阿爾及利亞...整個中東回教世界,一個又一個國家相繼爆發抗議示威浪潮。因這些回教國家的年輕人,掀起的示威浪潮,多是要求推翻專制政府。這使得美歐西方國家樂觀認為,一個新的民主回教世界即將到來,故此回教世界接腫的示威抗議浪潮,稱為「阿拉伯之春」。可惜的是,阿拉伯世界的春天都還沒看到春燕飛來,卻是因社會衝突的加劇,導至這些阿拉伯之春的國家,一個個走向內戰與崩潰;甚至恐怖主義橫行。極端恐怖組織,伊斯蘭國更打著回教聖戰之名,趁勢崛起,導致數百萬中東難民,家破人亡,流離失所。由此也可見到二十一世紀開始,網路世代的群眾運動,所能產生的能量。雖然是充滿理想的開始,最後卻是淒慘悲劇的結局。然這網路世代的群眾運動,既已開始,也不一定全都是淒慘悲劇。多少也是會有喜劇,就像是2014年,爆發於台灣的「太陽花學運」。

2014年。因反對國民黨與中國簽定服貿協定,一群大學生趁夜爬牆進入立法院,並佔領立法院。隔日,經過網路社群傳播與媒體大篇幅報導,立刻在台灣從南到北的大專院校,形成一場浩大的學運。即所謂「太陽花學運」。同樣是年輕人與學生藉網路社群號召與傳播,而形成的群眾運動。可台灣「太陽花學運」的結局,卻與中東的「阿拉伯之春」,大相逕庭。因「太陽花學運」,不但成功阻擋了國民黨與中國簽定服貿協定。甚至學運的狂潮襲捲之下,國民黨更在兩年後的總統大選,兵敗如山倒,將政權直接讓出給民進黨;且還讓民進黨就此一黨獨大,執政台灣。 這就是個問題!何以同樣網路社群號召,且同樣以年輕人與學生為骨幹的的群眾運動,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可以大獲全勝,整碗捧走。反觀回教世界的「阿拉伯之春」,卻是全盤皆墨,國家崩潰陷入內戰,導致政府與全民皆輸?究其主要原因,應與運動本身的強度無關;而在社會背景的不同。包括國情、民族性與人民素質等等...。

一則,台灣已經是個趨於成熟的民主社會,群眾運動累積的經驗豐富。二則,台灣人民對於學運有種特殊的情感,對於參與學運的大學生,一向更給予同情、疼惜與推崇。所以國家公權力幾動都不敢動這些大學生。三則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一個願意退讓與妥協的政府。而國民黨原本深受儒家思想影響,慣常更把社會和諧,當成執政者的責任。所以自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每當民進黨以群眾運動衝撞體制;而國民黨的選擇,通常也總是妥協再妥協,退讓再退讓。「寧願自己輸到脫褲子,也不願讓社會失去和諧。」正因國民黨有這種儒家思想的軟骨頭特質,所以對「太陽花學運」所提出的訴求,幾乎就是百分之百的照單全收。其結果,想當然耳,就是參與學運的學生個個興高采烈,手裡捧著豐厚的獎賞,和平收場。而國民黨卻是就此一路輸到失去政權,輸到不止脫褲子,還脫到全身一絲不掛。並且伸長了脖子等著民進黨上台,以「轉型正義」之名,來把他割喉割到斷。

網路世代的群眾運動,若以國情、民族性與人民素質等,來論斷其運動成敗。卻也尚有疑義!因為就這些社會背景而言,香港與台灣可說相去無幾。然2019年,三月以來,香港爆發的「反送中抗爭」,其群眾運動所呈現的現象,卻又與台灣歷來的群眾運動,結果都大不相同;且讓人難以理解。

2019年,二月。香港政府推動修定「逃犯條例」。起因是有一對香港情侶到台灣旅遊,男方殺了女方後,逃回香港。因台灣、澳門與中國大陸與香港,都不是國與國的關係,也沒有簽定引渡逃犯的條例。以致事發後,就算香港逮埔了涉嫌殺人的男嫌犯,卻也無法將其引渡到台灣受審。因此香港政府欲藉此機會,修定「逃犯逃例」,好將在台灣、澳門及中國大陸,犯下重罪的嫌犯,皆能將其遣送到犯罪地受審。誰知,港府推動這修定「逃犯條例」的舉動,卻在香港社會引起了軒然大波。三月十一日,香港泛民主派,發起反對將逃犯遣送到中國大陸的反修法遊行。約有一萬二千民眾參舉運動。但港府仍繼續推修法。四月二十八日,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發起「反送中,抗惡法」遊行。約有十三萬人上街抗爭,要求撤回修定「逃犯條例」。然港府仍繼續推動。六月,香港「反送中」抗爭,突然大爆發。六月九日,約有百萬人上街抗爭。六月十二日,上萬群眾包圍香港立法會,警民衝突快速升高,雙方暴力事件開始層出不窮。六月十五日,港府宣佈暫緩修「逃犯條例」。

六月二十六日,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再次發動遊行,約二百萬人上街抗爭。並提出五大訴求:一,撤回惡法。二、不要檢控示威者。三、反對定性為暴動。四、追究警察開槍責任。五、特首林鄭月娥下台。六月十八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開記者會公開道歉。但沒回應五個訴求。六月二十一日,香港民間發動不合作運動。六月二十五日,港民集資讓「反送中」廣告,登世界各大報。...香港「反送中」抗爭,至此尚都能看到台灣民主化過程中,群眾運動的相同路線與影子。因為香港從事民運的年輕人與泛民主派,與台灣一些激進的民運青年及台獨份子,向來過從甚密。台灣「太陽花學運」時期,兩方人馬奔走兩地,互相支持;這也是早就是公開的事。乃至香港「反送中」抗爭爆發後,兩方人馬更在兩地,往來頻繁。顯然從六月,港民大規模的抗爭開始,從包圍立法局。到六月二十一日,發動的的不合作運動。其間也都能夠清楚看見台灣「太陽花學運」的影子。然從六月二十九日開始,因死亡與暴力的加劇,似乎讓整個「反送中」抗爭,開始急轉直下,乃至整個失控。

六月二十九日。香港教育大學盧姓女學生,在樓梯間寫下「反送中」四大訴求後。於粉嶺一棟大樓,墜樓死亡。六月三十日。二十九歲的鄔姓女子,於臉書寫下「香港加油。我希望可以看到你們勝利」。隨之從中環天橋墜樓,不治死亡。因「反送中」抗爭,殉難者的出現。使得七月之後,香港「反送中」抗爭,群眾的悲憤情緒與抗爭強度,急劇增高。此方抗爭者以汽油彈、石頭與雞蛋攻擊警察。彼方警察也已塑膠子彈、辣椒噴霧、煙幕彈及警棍等,追捕抗爭群眾。就此香港街頭,幾乎已成烽火戰場。七月底,元朗車站更出現一批白衣人持棍棒,無差別毆打佔據車站的抗議群眾。因被解釋為港府勾結黑道,毆打抗爭者。繼之二十八萬港人,又發起「光復元朗」遊行。就此原本和平理性的示威路線,因暴力的互迴與疊加效應,群眾運動也漸走向失控。所謂「武勇派」的出現,更使「反送中」抗爭,儼然有如暴動。無辜店家,開始受到抗爭群眾的打砸燒搶,無辜路人,只要有不贊同抗爭者,即遭抗爭打得頭破血流。類似此情況,社會學的群眾理論中,將之稱為「狂歡現象」。

群眾運動中的「狂歡現象」,通常都只出現在群眾運動的末期,當參與運動的群眾失控後,才會產生此現象。台灣民主化過程的二三十年間,曾有過數都數不清的無數次的群眾運動,但就筆者所憶,幾乎不曾出現過失控的「狂歡現象」。群眾運動中,警民衝突,勢所難免。而在台灣的群眾運動中,無論警民彼此可說都相當節制。或是說,台灣的群眾運動似乎是有一套無形的規則,而無論警民也都遵守這套無形的規則。那怕運動強度再激烈,警民也都不會越過那道無形的紅線。所以台灣民主化改革以來,二三十年的群眾運動中,不曾有無辜店家會受到群眾的打砸燒搶,也不會有無辜路人被打到頭破血流。抗爭群眾只會以打不死人的雞蛋攻擊警察,而警察也不曾向抗爭群眾開過一槍,更不會用致命武器對付民眾。但香港「反送中」抗爭,到了八九月以後,其出現的狂歡暴動現象,已然超出了台灣二三十年民主化過程的群眾運動,所能理解。不但出現了蒙頭蓋臉的所謂武勇派,成群持鐵棍,圍毆警察,有如欲將之置之於死。而警察為自保,也近距離對著武勇派開槍射殺。爾後更有武勇派學生,拿美工刀將警察割喉,也有拿腐蝕性液體潑灑警察。顯然在在,也都想置警察於死。一場群眾運動演變至此,恐也已超出了「狂歡現象」所能解釋。而香港「反送中」抗爭的群眾運動,何以演變至此。就算經歷了台灣二三十年民主化改革的人,恐怕也都無法理解。

香港是一高度文明社會,向以法治社會著稱,更是世界金融中心。照理說,香港人的人民素養應該也很高。而一個人民素質高的社會,照說人民應該會講求理性,遵守法治,且自我節制,不使用暴力。就算群眾抗爭,衝突勢所難免,但彼此應也不會越過紅線,導致玉石俱焚的結果。就如台灣民主化過程,二三十年來的群眾運動般。可香港的「反送中」抗爭,呈現在世人面前,最後竟是有如第三世界的非洲國家、或是寡頭專制的中東國家,或是黑幫橫行的中南美洲國家。這現象實是讓人感到困惑。不過後來,筆者在網路上看到一則新聞社論後,也就不再感到困惑。因為這篇新聞社論,對香港「反送中」的暴力現象,可謂充滿了歌頌讚揚。且說那是讓左派運動,看到了新希望。而其所持的觀點,就是一個叫做「基進民主政治」的理論。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