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藉「香港反送中」─談意識形態的戰爭(一)─鰲峰社論
2019/07/25 15:23
瀏覽915
迴響0
推薦16
引用0

一、意識形態的殖民地

「意識形態」者,按馬克思的說法是─「意識形態即人類社會的上層建築」。簡單的說,「意識形態」即人類以思想,建構在社會形上的部份。所以人類的社會實質上是由兩個部份所組成。一是有形的、物質的社會,即我們肉眼看到的形下社會。一是無形的,意識形態的社會,那是肉眼看不見的,卻是事實存在的形上社會。這樣解釋,或許還是有人不明白。所比筆者且舉電腦與網路世界為例。電腦是有形的,物質的,實質可摸到與看見之物。這就有如形下的社會。但驅動電腦運作,需要電腦背後的作業程式與各種的應用軟體。然這些在背後驅動電腦運作的軟體程式,其運作卻是肉眼看不見的;恰就有如形上的,無形的意識形態部份。包括構成整個電腦網路世界的數據串流。

藉著電腦的作業系統與軟體應用程式,進一步解釋。所謂意識形態,可說就是一套有系統的思想或理念。譬若國族意識形態、宗教意識形態、各種社會習俗與道德觀、及民主人權、共產主義、法西斯主義、威權政治,與來自不同論述的各種價值觀等等...。這樣解釋或許就比較清楚了,有形的人類社會,恰就有如擺在每一個人家裡的電腦硬體,恰如每一個人的大腦。而意識形態,即驅動每一部電腦硬體運作的軟體,也就是在人的大腦中,從其出生後,即會被灌輸以各種不同的意識形態。爾後這個人也就會像電腦一般,藉其被灌輸的意識形態,來運作其生命,與解析其所面對的社會。由此可知,意識形態雖然是肉眼看不見,然而它卻是實質上主宰人類社會運作的關鍵。而一個人生活在社會之中,自然也不可能逃脫各種意識形態,對其大腦的主宰。

意識形態之於人類社會,既然有如電腦的作業系統與各種軟體應用程式。那麼誠如大家所知,一部電腦或是一部手機,其安裝的作業系統或應用程式,有的具有相容性,有的卻具有排他性。譬如:一部電腦安裝了微軟視窗的作業系統後,它就不可能再安裝蘋果的麥金塔作業系統,或是谷歌的安卓作業系統。因而這些不同的作業系統間,為爭奪更大的市場,就存在著競爭關係。包括各種的軟體應用程式,彼此之間的關係也都是如此。事實上,人類的大腦也是如此。譬若當一個人信仰了基督教後,他就不可能再信仰回教。信仰了回教後,就不可能再信仰佛教。信仰了佛教的人也就不可能再信仰基督教。再舉國族意識形態為例。當一個人的大腦被安裝了「我是中國人」的國族意識形態後。則其大腦就會按照其國族意識形態運作,以中國人的觀點與思想來解析與看待外在世界。但問題也就來了!假設有一地區的人使用的手機,安裝的都是google的安卓作業系統,也從"google play"下載各種軟體應用程式到手機中使用,人人早都已習慣。不過有一日,這地區的人的手機卻被要求,不可再使用google的安卓作業系統。而需換成使用中國自己開發的鴻蒙作業系統。但這地區的人對鴻蒙做業系統充滿陌生,且鴻蒙作業系統可以選擇使用的軟體應用程式也比較少。矛盾也就此而生!而這就是香港。

香港清末割讓給英國後,經英國九十九年的殖民統治。於一九九七年才又被中國從英國人的手中收回。然英國殖民香港的九十九年時間,可說使香港社會各方面都已西方化。包括政治制度,社會制度,法律系統,學校教育...。也就是香港人看起來,外表仍然是中國人,可其大腦裡灌輸的意識形態,早已是屬於歐美西方人的意識形態。這就像是上段,以手機作業系統的舉例說明一樣。因為香港人的大腦灌輸的,已是西方的意識形態,也習慣了歐美西方多元思想的意識形態。而這跟當下中國威權體制下,單一思想的意識形態,有相當的落差。誠如上面舉例,安卓作業系統的""google play"有幾百萬、上千萬的軟體應用程式可下載安裝手機。但如果被換成中國單一儒家思想的作業系統,恐怕就無法再使用這些西方意識形態的軟體應用程式。且中國儒家思想的威權作業系統,其可使用的軟體應用程式又少得可憐。無論是危言聳聽,或是捕風捉影,其對香港人內心造成的衝擊,不言可喻。倘若成真,那你說香港人恐不恐慌,害不害怕?

畢竟香港人多已習慣歐美西方的生活方式,與民主人權的意識形態。一旦被恫嚇,或是被煽動,說是中國要把香港內地化。甚至「一國兩制」也要變成「一國一制」,中國共產黨將直接以威權體制統治香港。如此一來,充滿恐懼的香港人民,焉能不群起上街抗爭。所以「香港反送中」的抗爭,並非只是表面上看到的─香港人民反對特區政府,對「逃犯條例」的修訂。實則是,這是一場香港與中國之間,意識形態的衝突與抗爭。甚至可說這場抗爭,乃是東西方意識形態的衝突與戰爭,只是戰場是在香港而已。

香港特區政府對「逃犯條例」的修訂。實話說,就是把香港的法律漏洞補了起來。讓香港人在台灣、澳門或是中國大陸,犯下重罪的逃犯,可以依循法律將其送至犯罪地受審判。不至讓香港人在台灣、澳門或中國大陸犯下重罪後,只要他能逃回香港,竟就無法可辦的窘境。就像是前不久,有香港情侶來到台灣旅遊。結果男方竟在台灣將女友殺害,又逃回香港。於是台灣明知殺人犯是誰,香港也知殺人犯是誰!可卻是就是沒有法律的引渡,也沒有法律可辦他。最後竟讓其殺人後又可逍遙法外,僅以偷竊女友信用卡盜刷的竊盜罪論處。所以說,香港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基本上完全沒有錯誤。若說有錯,引起了百萬人上街抗爭。那可說是香港政府其政治的敏感性不足,更對這場東西方意識形態的戰爭,有了嚴重的判斷所致。誠如幾年前,香港政府推動的「愛國教育」,同樣也曾在香港造成浩大的抗爭。及後來的「雨傘革命」與爭普選的「佔中抗爭」,其實其本質上同樣也都是東西方意識形態的衝突與對抗。不外乎,就是香港人民內心之中,對中國共產黨的恐懼。深怕中國共產黨會藉著「一國兩制」之名,卻一步一步以中國單一思想的威權意識形態,侵蝕香港多元思想的民主自由意識形態。因而導致這種「恐懼中國」乃至「仇恨中國」的情況。而其實這情況,也就跟台灣一樣。

「馬照跑,舞照跳」當年中國共產黨,對香港提出「一國兩制」的條件回歸中國。而從一九九七年回歸,至今也已二十二年。綜觀這二十二年來,中國共產黨是否有依其承諾,尊重香港為一特區政府,並不干涉香港的政治運作?實際上,這應是可以被認可的。比之英國殖民時代,總督由英國直接派任。二十幾年來的香港推動了更多的民主,至少香港特首是由香港自己選出。至於言論自由與思想自由方面。由「港獨」的主張與言論在香港如此猖獗,甚至街頭抗爭一波比一波浩大。顯見中國政權在言論與思想上,也並未對香港做太多的箝制。也就是基於「一國兩制」,中國確實並未對香港做太多的干涉。既是如此,那香港人到底在恐懼什麼?據說「反送中」抗爭,香港有二百多萬人上街遊行。 幾乎是無論大人小孩,七百多萬的香港人中,有三分之一民眾又上街遊行「反送中」。

修個「逃犯條例」,將在中國大陸犯罪的罪犯,送回中國大陸審判,此乃天經地義。且修法中也嚴格規定,言論犯、思想犯、政治犯,甚至經濟犯罪...等,並不會送回中國大陸。就算犯人要遣送中國大陸,也尚得經過香港立法局同意。這樣的嚴苛的法律規定,以保護香港的罪犯,卻還是引得二百多萬港人上街抗爭。甚至抗爭民眾還衝撞立法局,欲佔領立法局。其抗爭力度之大,比之「逃犯條例」修法,實是有失比例原則。倒像是中國要徹底取消香港的「一國兩制」般。或者說,反對「逃犯條例」的修法,其實就只是一個挑戰中國政權的槓桿。於是藉此「反送中」的口號,香港的民主派、港獨份子、台獨份子、美國中情局、各種國際NGO組織與國際反中力量...無不都齊集在此「反送中」的口號之下。就想利用這個「反送中」的槓桿,來對中國發動意識形態的攻擊。

意識形態的戰爭,總是被人忽略。較之軍事戰爭,戰艦飛機大砲,勝負清楚。而經濟戰爭縱不用戰艦飛機,卻也經濟數據顯而易見。可意識形態的戰爭,卻是來無影去無蹤,諱莫如深,誰也無法清楚的界定。縱是意識形態的戰爭,無影無形。然其某方面卻也有如軍事戰爭或是經濟戰爭般。即戰勝者往往也可將戰敗者,佔領為殖民地。即意識形態的殖民地。舉例來說,十六世紀到十九世紀,歐洲列強仗其堅船利砲,征戰掠奪世界,幾將整個世界都佔為其殖民地。然到二十世紀民族主義興起,世界各國紛紛脫離白種人殖民,而獨立建國。縱是如此,然到了二十一世紀,這個世界仍是由誰在統治與主宰。不是同樣仍是由歐美的白種人在統治與主宰這個世界。原因無他,縱然歐美白種人國家,其軍事與經濟到了二十一世紀都已開始衰弱。然這個世界大半的意識形態,卻仍是由歐美的白種人所建構與創造。譬若:民主政治、人權主義、自由主義、女權主義、分配正義、環境正義、地球暖化、反核能、動物保護、無國界新聞自由、同性戀平權、性解放運動...乃至早先的共產主義。凡此種種意識形態,無一不是由歐美的白種人所建構與創造。

意識形態是人類社會的形上建築,但說其是看不見的,其實也不完全正確。因為人類的思想,是可以用文字呈現出來的。於是當意識形態被以文字有系統的論述,即成了一套理論或學說。成了理論或學說的意識形態,有了有形的存在之後,恰就有如電腦軟體應用程式,被做成了"app"放在"google play"供人下載。於是成了有形的各種意識形態,可以得到更快速與廣泛的傳播。主要由歐美白種人創建與領導的國際組織,與國際NGO團體,掌握了建構意識形態的優勢;就此亦如十七、十八世紀,歐洲白種人仗其堅船利砲,四處征戰掠奪,與建立殖民地。只不過在二十一世紀,歐美白種人在世界各地所建立的殖民地,是意識形態的殖民地。至於建立意識形態的殖民地,對歐美的白種人有什麼好處?且舉台灣為例,因為台灣可說就是歐美白種人,意識形態殖民地的最佳典範。

「台灣是推動民主政治的模範生」相信大部份的台灣人,從歐美白種人的嘴裡聽到這句話,多會感到驕傲與雀躍。這就有如脖子被栓著鐵鍊的一條狗,聽到了主人的讚賞與摸頭,總是會翹起屁股不斷的向主人搖尾巴,以示歡欣。且在台灣,無論是拍電影的導演與演員,或是製作糕點的廚師,乃至寫作的作家,為尋求被認可,通常也都需去參加歐美白種人所舉辦的影展、廚藝比賽與文學獎比賽。倘能獲得歐美白種人的認可與摸頭,得了個獎項,則無疑就能在台灣紅透半邊天,就此趾高氣昂,高人一等。另就民進黨上台執政後,在台灣大力推動的「離岸風電」建設。一口氣豪砸二兆台幣,而這二兆風電的建設,錢又都被誰拿走了?還不就是歐美白種人,善於建構意識形態,一下子又是「地球暖化」,一下子又是「反核能」。並以此意識形態散佈主導世界。於是做為白種人意識形態殖民地的台灣人,也就只能就像是一條狗子般,為了取悅主人討摸,只能被牽著鼻子走。就此在台灣技術已成熟,且已經建好的核四,被棄而不用。因為主子說─「地球暖化不能火力發電,會產生二氧化碳。核能既危險,也已經落伍。所以只有用風電才代表台灣跟歐洲一樣的進步!」而剛剛好,歐洲的風電技術是最進步的。所以台灣殖民地的奴才,若是你們想要主人摸摸你們的頭,給你們讚美與認可。那當然你們就得拿出二兆來,建離岸風電。

由上舉例可知,意識形態的殖民地,有如殖民主的附庸國。所以雖不是軍事佔領或是經濟殖民,但歐美殖民主卻同樣可從意識形態的殖民地,獲取龐大的利益與權力。乃至殖民主的地位在意識形態的殖民地也同樣的崇高。譬若台灣,任何一個歐美白種人,那怕在其國他只是一個"爛咖"。可一來到台灣,搖身一變,他只要是白種人立馬就可成了台灣的白種人貴族。見到優越的白種人,台灣的男男女女更無不有如見到主子,渴望獲得其寵幸。使其挺著一根老二,就可凸遍全台灣的男女,有如置身天堂樂園。既有這樣的好處,這也難怪這些優越的白種人殖民主,要在沒有文明與思想落後的台灣,拼命的灌輸性解放運動意識形態,與同性戀彩虹運動的意識形態。進一步將台灣打造成,屬於他們心目中理想的,充滿民主與自由,且可任其剝削的─極樂台灣。台灣是如此,而香港何嘗不是如此!做為歐美白種人意識形態的殖民地,歐美國家在此殖民地或附庸國,擁有龐大的利益與權力。無論如何,怎能將其輕易拱手讓人!

民主、人權、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國際NGO組織、美國中情局、香港媒體大亨、港獨、台獨...以意識形態為武器的殖民地爭奪戰,由此展開。而中國也絕對不可能放手。畢竟滿清末年鴉片戰爭,中國戰敗,不得以被迫將香港割讓給英國。此奇恥大辱,經得九十九年收回香港終得雪。事關中國國族尊嚴,豈可能讓歐美殖民者,再將香港當成其意識型態的殖民地,甚至做為攻擊中國的跳板,為所欲為。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