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河洛造神之鄭和下西洋(八)之三、陳祖義脅迫拜里米蘇拉共謀寶船隊
2018/02/23 10:34
瀏覽840
迴響0
推薦32
引用0


三、陳祖義脅迫拜里米蘇拉共謀寶船隊

滿喇加河的海口沼澤地。自去年夏,鄭和率領船隊到訪後。而今原本蠻荒的沼澤景象,宛如變成了一大片填土造港的工地。因鄭和,為了實踐對拜里米蘇拉的諾言,在滿喇加留下了一支分宗船隊,及約五千名官兵。以替其在滿喇加海口的沼澤地,興建一可泊大海船的港口。又在港口之南,興建了一可容東西洋四方貨物的大官廠。這大官廠,就像一座城垣般的巨大。長寬數里,立排柵為城牆,四面城牆開四門。城的四周亦設有更鼓樓,每夜都有官兵提鈴巡警。四面木柵城牆之內,又設另一重的排柵,亦即官廠有兩道的城牆護衛。兩重城牆內,則蓋造庫藏倉廒。舉凡中國的寶船隊,往來東西洋,皆以滿喇加為中心據點。船隊所需的錢糧貨物,亦都置放在滿喇加的官廠。分宗船隊,往來各國,亦皆需到滿喇加的官廠,搬貨取貨,裝載船上,再等季風出航。乃至東西洋各國番商,欲與中國船隊交易貨物,同樣也得到滿喇加的官廠。

滿喇加國的西北方,山巒疊翠,亦即滿喇加河的上游,盛產木材與礦物。官兵在山中所伐之巨木,則拖到滿喇加河中,任其順水漂流而下。於是整條滿喇加河,一根根的巨木頭尾相接飄流,恰入一條巨木形成的長龍一般的壯觀。滿喇加海口沼澤地的東南方,亦有座山。拜里米蘇拉,為了感謝鄭和,對滿喇加的開墾,則把東南的那座山,送給了鄭和。以供鄭和及其船隊官兵所用。於是那座山,此後就稱為唐人山,又稱三寶山。總之,大興土木之下,短短一年之間,原本沼澤遍佈的滿喇加國,已不復舊日蠻荒。更有一股繁榮氣勢,儼然蒸蒸日上。至於滿喇加國的百姓,亦舉國動員,無論男女老幼,無不配合船隊官兵,投入對滿喇加的建設。五千名官兵,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入夜之後,每一個官兵,無不收隊入官廠之中,更鼓巡鑼,戒備嚴明。不得拿滿喇加百姓一針一線,更不得擾民。但縱是船隊的官兵,紀律嚴明,不擾民。卻不表示滿喇加,就此就能天下太平。

譬若這夜。一群海盜趁著夜黑風高,划著杉板船,由荒僻的海口登岸,即直入滿喇加百姓的部落。蒙頭遮臉,一身夜行黑衣的海盜,就有如影子隱暱於黑夜。進了部落,即熟門熟路,直闖拜里米蘇拉的王居。拜里米蘇拉的王居,與一般百姓無異,就僅是個像是羊棚般的草寮。滿喇加國,僅是個部落,既無兵,王居自也更無所謂的衛兵看守。夜深人靜,人皆以熟睡。一二十個海盜,個個身手矯建,闖進了王居草寮後,攀爬樓房狀的草棚。即迅速的控制了拜里米蘇拉,及其妻兒。或將其五花大綁,或以破布塞嘴,或以彎刀架住頸子,讓其不得出聲。隨後,宛如置身夢魘的拜里米蘇拉,及其家屬,即被海盜,先後押到了草寮的底棚下間。

椰子樹劈片鋪板的下間,兩個海盜手持火把照亮的角落,有一人正盤腿而坐於草棚內。見那人髮鬚半白,頂上光禿,一臉獐頭鼠目。卻不正是盤據舊港,橫行滿喇加海峽,令東西洋諸國聞之喪膽的海盜頭子─陳祖義。

閃爍的火光,照耀在陳祖義滿是皺紋的老臉上,時明時暗的鼠眼橫睨,更顯其狡獪與陰險。見拜里米蘇拉與其家屬,被帶進了底棚廳中。只見陳祖義故作一臉的優哉,卻是斥喝手下,說:『唉呀。你們這些混帳東西。拿刀押著王子幹嘛。刀劍不長眼啊。萬一傷到了人怎麼辦!難道你們不知道,拜里米蘇拉王子,跟我是老朋友嗎?哼~~你們這些混帳,還不趕快把刀給收起來!』一番假情假義的斥罵後,押著拜里米蘇拉的海盜,果是將刀給收起來。然拜里米蘇拉的家人,卻仍被五花大綁。腦子渾愕猶似夢魘的拜里米蘇拉,見家人被綁,已是驚恐不已。驚魂未定之際,又驟見陳祖義出現在眼前,頓是又更魂飛魄散。

畢竟陳祖義的盜夥,可是殺人不眨眼,姦淫擄掠,無所不為。怎料這橫行海上的恐怖殺人魔頭,居然找上門來。一時嚇得拜里米蘇拉,腿軟跪地,忙得出言,求情說:『大王。放了我的家人吧。求你高抬貴手,不要為難我的家人。若是大王,需要什麼,儘可跟我說。只要是我有的,我定給大王送上!』閃爍的火光中,但見陳祖義皮笑肉不笑,卻是又對拜里米蘇拉裝熟。且是滿嘴親熱的,呵呵笑說:
『王子啊。雖然我已多年沒來滿喇加,但咱也算是多年的老朋友啊。舊港到滿喇加,也不過就是二三日的海路,所以咱也算得上是鄰居。我唐人有句俗話說:"遠親不如近鄰。"意思就是說:"能當鄰居的,就是有緣。平日就要多多往來,多彼此幫忙。所以鄰居啊,比住在遠方的親戚還重要。"呵呵,我這樣說,王子應該聽得懂吧。尤其這一年來,王子好像交了好運,遇到了什麼貴人。居然在滿喇加築起了大港來。哇!這可不容易啊。想是王子,有貴人扶助,就要飛黃騰達了。但一個人發達了,總不能就這樣忘了貧賤的朋友吧!況且咱可還是鄰居吶。倘若王子發達了,就忘了我這個老朋友,有好處,也都不讓老朋友知道。這樣當鄰居,真的是很不夠朋友。你說是也不是!』

陳祖義話說得好聽,滿嘴又是老朋友,又是遠親不如近鄰。事實上,是因滿喇加貧瘠又蠻荒,多年前陳祖義來劫掠過一次,卻是百姓一貧如洗,根本榨不出什麼油水。所以儘管滿喇加與舊港,僅二三日的海路,但多年來,陳祖義的盜夥,卻未再涉足滿喇加。至於陳祖義攀親帶故,一番虛情假義之言。實話說,拜里米蘇拉聽了只覺渾身顫慄。但卻也不出個什麼端倪,更不知陳祖義,究竟為何而來。一時拜里米蘇拉,也只好虛與委蛇,滿口稱謝,答說:『大王啊。謝謝您看得起我。還把我當鄰居,還把我當個朋友。但大王恐怕是誤會了。滿喇加現在所築的港,那是天朝上國的船隊,來築的港口啊。我滿喇加百姓,個個一貧如洗,那有什麼本事築港。承蒙大王,看得起我,還遠道來到滿喇加。雖說我滿喇加貧窮。但現下我的屋裡,倒還備有準備上貢給暹邏國的四十兩黃金。假如大王不嫌少,那我盡可奉送給大王。請大王,就放過我們吧!』

『哈哈哈哈!四十兩黃金,就想打發我啊。沒想到我陳祖義在王子的眼中,這麼不值錢。哈哈哈哈。我聽了都快哭了!』佯狂大笑一陣,陳祖義見拜里米蘇拉,惶惑不安。即又沉下臉來,露出陰險狡獪,傾身向前,有如談買賣般的,續對拜里米蘇拉說:『王子啊。不用擔心,我不回拿你的黃金。而且今日我來到這裡找老朋友,就是想幫老朋友的忙。呵!就是說,我不但不要你的黃金。而且我還想送你一大筆的金銀財寶吶。這些金銀財寶,少說值幾百萬兩的黃金。是你那四十兩黃金的幾十萬倍。甭說,上貢給暹邏的稅銀,足夠讓你上貢幾十萬年。或者,有這麼一大筆的金銀財寶,王子也就不必再當亡國之君,流落海外。但只要王子想買下那個國家,就能買下那個國王。自己當王豈不好。卻不知王子,對這幾百萬兩黃金的金銀財寶,是否有興趣?』

海盜嗜錢嗜血,只有奪人錢財,那有上門送財寶給人之理。拜里米蘇拉,對陳祖義的賣弄玄虛,內心更加戒慎恐懼。不免要問:『大王啊。我滿喇加小國寡民,那裡消受得了大王的許多財寶。不過大王,若需要我效犬馬之勞。儘可說。我自當量力而為。盡力幫大王的忙。』陳祖義見拜里米蘇拉,態度溫順,並無回絕之意。即挪了挪屁股,向拜里米蘇拉靠近。而後終露出其賊頭賊腦,一付擠眉弄眼,竊竊私語的說:『王子啊。我說的那幾百萬兩金銀財寶,就在你家門口啊。財神爺就從王子的家門口經過。難道王子,還要假裝不知道!』

「幾百萬兩的金銀財寶,就在門口!」聽及此,縱然拜里米蘇拉再老實,再駑鈍;約也已知道陳祖義,所指為何。無非就是劍指天朝上國的寶船隊,欲劫奪其財寶。但想及此,嚇得拜里米蘇拉,頓有如一隻被驚嚇的龍蝦般,差點彈跳了起來。滿臉驚恐,急說:『不成啊。大王。這不成啊。我滿喇加,百姓不及千人。既無兵也無將。平日就只會捕魚打獵,更不懂使用兵器刀械。況那天朝上國的龐大艦隊,有幾萬大軍。要我做這事,這無疑,是拿雞蛋砸石頭啊。絕對使不得啊!再說,天朝上國的寶船隊,為改善我滿喇加百姓的生活,還傾力為我築港。再怎麼說,這天朝上國的寶船隊,有大恩於我。我又怎能恩將仇報!』

『王子啊。聽我說。你這麼懼怕天朝來的寶船隊。但難道你就不怕我陳祖義嗎?嘿嘿~~還是你認為我陳祖義,是個菩薩心腸,會對你心慈手軟之人!』嘿嘿冷笑幾聲後,陳祖義轉而露出其殘酷面目。言語軟中帶硬,半帶威脅,半帶利誘,續說:『而且王子啊。我也不為難你啦。耍刀弄槍之事,我知道你的百姓也不行。所以這動刀動槍之事,自有我自己的人來處理。而王子你呢,只需暗中幫我個忙即可!』話講及此,陳祖義脖子一扭,向一旁的盜夥,使了個眼色。幾個蒙面的海盜,即將身上的包袱解下,置於拜里米蘇拉面前。卻見陳祖義,指著那幾個包袱,即對拜里米蘇拉說:『王子啊。這幾個包袱裡的蒙汗藥,使得巧,足夠藥倒幾萬人。我就跟你說白了。那寶船隊,由西洋返回滿喇加後,必定會在你這裡泊靠一段時日。也必定會在你滿喇加,補充船上的淡水與糧食。到時,寶船隊來到滿喇加後,你只需幫我打聽,船隊何時要到舊港。得了消息後,就悄悄派幾個人,到舊港的火雞島,來通報給我知道。爾後,待船隊即將出航之前,你就找個機會,命幾個人,把這些蒙汗藥,給摻入官兵的飲水中。這藥粉,無色無味,喝了水也不會當即就藥倒。需得連喝個二三日方會發作。所以你也不須擔心會被發覺。總之,你要幫我的,都只是舉手之勞的小事而已。而事成之後,我給你的報酬,就是那寶船隊上,滿滿的金銀財寶。讓你幾輩子,吃喝不盡。因為金銀財寶,不是我的目地。我的目地,是那上百艘的寶船,與船上的軍械火器。』

海盜之言,縱是說得天花亂墜,卻如何能信。尤其面對陳祖義,這種奸鬼之徒。拜里米蘇拉也不是個糊塗蟲,自也想到,這恐是陳祖義在誆騙他。然而妻小家人,與自己的命,當下可都攢在陳祖義的手上。要是不答應陳祖義的要求。當場恐就要立刻血濺五步,舉家盡被陳祖義與其盜夥所屠。面對這滅門之禍,可由不得拜里米蘇拉,與陳祖義討價還價。當下,只見拜里米蘇拉,欲言又止,百般為難。而陳祖義,見拜里米蘇拉躊躇,猶豫不決。一時陳祖義,亦顯得有點急燥不耐,索性又下了一大注,對拜里米蘇拉說:『唉呦!王子啊,你還在猶豫什麼?這樣吧。倘若你能助我奪得那寶船隊。那我取得寶船隊上的火器刀械後,即刻就發兵,替你拿下舊港。如此一來,你就可以回到舊港復國,重建你的三佛齊國,當你的國王。自此你與你的百姓,也再無需流落滿喇加這蠻荒沼澤,也無需低聲下氣,靠別人來替你築港。這條件夠好了吧!呵!若是錯過這好時機,恐怕你一輩子,都再不會有這樣的機會了。』

「返回舊港復國!」這豈次是拜里米蘇拉,這一輩殷切期盼,朝思暮想之事。所謂慾望迷人心性。畢竟天朝上國的寶船隊,只答應要幫拜里米蘇拉在滿喇加築港,也允許他在滿喇加建國。但卻並不答應,幫拜里米蘇拉返回舊港,復其三佛齊國。而陳祖義,居然一口就承諾,要幫拜里米蘇拉奪回舊港,並助他復國。這樣的條件,確實讓拜里米蘇拉,一時被迷惑,難以抗拒。見拜里米蘇拉,滿臉不敢置信,顫聲的又問說:『大王。你說的,這可是真話。倘若我幫你奪取寶船隊,你就真的願意,幫我奪回舊港,還有我三佛齊的舊地嗎?』陳祖義,大手一揮,斬丁截鐵,回說:『唉呀。王子啊。我陳祖義,是什麼人!我一言九鼎啊。倘若我講話不算話,是個沒有誠信之人。那今日,會有這五千個弟兄,甘願連自己的命都不要,卻願意跟著我幹嗎?這可是一筆好買賣啊。只要你對我誠信,我就對你誠信,一個折扣都不打。懂嗎?』

陳祖義把話,都講到這頭上。且情勢逼人。也由不得拜里米蘇拉搖頭。即見拜里米蘇拉,雖是面帶難色,卻是對陳祖義,點了點頭,表示應允。陳祖義見狀,終又露出熱切的笑容。卻是言外有音,橫眼狠瞪,半帶笑的說:『好啦。這筆買賣,咱就這樣說定了。但王子啊。做買賣,最重要的,就是要講誠信。這事,只有你知,我知。千萬別洩露出風聲。否則,生意沒做成的話。就算天朝的寶船隊,也保不了你。倘若這寶船隊,得了什麼風聲,從我的手中溜掉。到時候,為了跟我的弟兄交代。我必定會再回來滿喇加,找你算這筆帳。而且到時,我五千弟兄來到滿喇加。恐怕不止是要殺你一家子而已。包括你整個滿喇加的百姓,一個都別想活命。懂嗎!』聽得陳祖義,這番看似玩笑,卻語帶威脅的話。可真頓把拜里米蘇拉,給嚇白了臉,一句話都不敢再吭聲。....

約過了半月後。三寶太監鄭和所率的寶船隊,終從西洋大國的古里,返航回到了滿喇加。且因對西洋的水土不服,艦隊官兵,實是折損嚴重。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