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河洛造神之鄭和下西洋(八)之 二、馬六甲樹下小鼠鹿絕地求生
2018/02/09 04:22
瀏覽568
迴響0
推薦36
引用0


二、馬六甲樹下小鼠鹿絕地求生


大明永樂元年,朱隸初登皇位。但其皇位,乃竄位而來,名不正言不順。正需海外諸番國,前來稱臣朝貢,以增其皇帝的威望。當時給足了永樂皇帝面子,第一批派了使節,前來天朝,稱臣納貢的海外諸番國中。有一稱是滿喇加國的,永樂皇帝,可是印象深刻。因其使節,曾私下求見永樂皇帝,並在兩人的會晤中,向永樂皇帝大吐苦水。稱說─其國被爪哇國所滅後,王族流落海外,寄居於暹邏國的土地,又被暹邏勒索,需得每年上繳黃金。且寄居之滿喇加海口沼澤地,土地貧瘠,無法耕種,百姓無以為生。國王幾十年來,期望復國,以讓百姓不再受寄人籬下之苦。倘天朝上國,能夠伸出援手,國王將令後代子孫,感恩戴德。並願生生世世,為天朝上國的藩屬,向天朝上國稱臣納貢。

永樂皇帝,聽了那滿喇加使節的話後,當下不免尋思─「難得這滿喇加國王,在我初登帝位,皇權空虛之時,自動前來向我稱臣,給足了我面子。雖說這滿喇加國王,是個亡國之君,乃是有求於我而來。但他對我有義,我豈能對他無情。況我大明國,乃天朝上國,本該德澤海外,方能使海外諸番國,向我臣服。今日我既坐上了大明國的皇位,君臨天下,豈又能讓一有求於我的海外番邦小國,空手而回。倘若如此,往後海外番邦,如何能服我...」雖說永樂皇帝,聽聞滿喇加國的困境後,站在天朝上國的立場,確實也想伸出援手。無奈,初竄帝位,江山尚未坐穩,國事如麻,百廢待興。一時,大明國的國力,也尚無法擴及海外。於是當時,永樂皇帝,也就只能草草做個表面功夫,詔賜給了滿喇加國王一只國王玉璽,及冠帶袍服,讓其使節帶回去。然而雄圖大志的永樂皇帝,畢竟深覺有愧於自己的面子,對於草率應付前來求助的滿喇加國。此後更是始終耿耿於懷。

永樂三年,出使西洋的龐大艦隊,終於打造完成。三寶太監鄭和,奉旨出使西洋。出海之前,永樂皇帝自沒忘記那三年來,讓他深覺愧疚,耿耿於懷的滿喇加國。於是永樂皇帝,再三交代鄭和,艦隊出使西洋,務必得到那滿喇加國去看看。倘若其國王與百姓,果真深陷困境,那就當盡量給予其幫助。好彰顯我中華,仁義天下,天朝上國,恩澤海外。

永樂四年,也就是去年。鄭和率領艦隊,由閩江口的長樂港,放洋出海。經得占城國,又到爪哇國。西航到舊港後,入滿喇加海峽。當然,鄭和沒忘記永樂皇帝的囑託,即在老艜的領航下,來到了滿喇加。垂垂老矣的拜里米蘇拉,率領所有滿喇加的百姓,親到港口去迎接。驟見天朝上國派遣那麼龐大的艦隊到訪,又見那巨大如山的寶船,頓讓拜里米蘇拉,驚得直是合不攏嘴,喜極而泣。而在鄭和的眼中,所見到的滿喇加,果真也是蠻荒貧困。沙鹵的土地,盡為荒涼沼澤。百姓無法農耕,只能乘小舟出海捕魚為生。但滿喇加河的海口,卻又叢蓁荒草,連一個像樣的港口都沒有。百姓搭蓋所居的屋舍,更簡陋的有如羊棚一樣。包括國王所居的王居,亦是有如一個草寮羊棚。如此蠻荒簡陋景像,要稱其為國,自然有點勉強。頂多就像是一個番人的部落而已。縱是如此,鄭和受永樂皇帝所託前來,對拜里米蘇拉,依然以國王之禮相待。船隊來到滿喇加後,鄭和亦同樣率船隊的一干使節,乘杉板船登岸,與拜里米蘇拉,相談國事。

王居的草寮,搭蓋有三層,每層僅約四尺高,下鋪椰子樹劈成片的地板。眾人席地而坐,鄭和高九尺之軀,坐在草寮的下層鋪板,頭頂幾乎頂到了上層的鋪板。因永樂皇帝,曾告知鄭和,關於滿喇加的困境。所以鄭和亦知拜里米蘇拉,與滿喇加國的百姓,急需幫助。雙方會談,也沒沒柺彎抹角。鄭和開門見山,即對拜里米蘇拉說:『國王。你與百姓的困境,在我出海前,我皇上都已對我說過。所以特地遣我來你國,就是想幫你的忙,改善你百姓的生活。所以國王,你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儘可跟我講。只要是我幫的上忙的,我奉皇命而來,自當盡我之力幫你...』拜里米蘇拉,對天朝上國皇帝的情義,與不忘貧賤,直是感動的眼眶含淚。卻是支支吾吾,對於所求,難以說出口。猶豫再三,顧左右而言他,先是歌功頌德,繼之九彎十八拐,繞來報去。最後終才說到了正題:『@#$%!!&#$%...。尊敬的上國大人啊。我與百姓,之所以會流落在這蠻荒之地。只因祖父之時,我三佛齊國,被滿者伯夷國所滅。以至流落海外,淪落到此田地。而亡國之後,自我祖父三代以來,我與百姓,最殷切期望,無日不想的。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復國。重建我三佛齊國啊...』

拜里米蘇拉想復國,重建其三佛齊國。對於這樣的請求,鄭和當然不會沒有準備。即懇切的回說:『國王。此次我奉皇命,出使海外。出海之前,我皇上耳提面命。我船隊首要之務,乃施仁德於海外,濟弱扶傾。然萬不可憑我艦隊之武力強大,而恃強凌弱;或干涉他國之內政。國王想復三佛齊國。但三佛齊國的土地,而今已卻被爪哇國所轄。若是國王,想回蘇門達喇島復國,則勢必需與爪哇國一戰。但我需誠實告訴國王。我皇上是萬不可能,允許我艦隊,介入兩國之間的交戰。畢竟我中國,對海外諸國,一視同仁。並不可能選擇站在你國這一方,去攻打另一國。更不可能為一國之利,在海外興風作浪,拉這國,打那國。因我船隊,奉旨西洋,乃是為廣披仁義於天下,交好東西洋海外諸國。以兼相愛,交相利。總言之,我船隊之目地,乃為天下太平而來。既為天下太平,就不能主動興戰事。所以國王,若想藉我船隊之力,在蘇門達喇島復國,恐是這萬不可能之事啊。還請國王明鑑...』

鄭和之言,明顯婉拒了替拜里米蘇拉出頭,幫其回到蘇門達喇島復國。而拜里米蘇拉,驟聽鄭和之言,自是難免失望,臉上神色頓是黯淡。不過見鄭和,續之又說:『但國王。我皇上,對你亡國之後,與百姓流落蠻荒,甚為關心。這滿喇加的沼澤地,確實貧瘠。但這滿喇加的海口,居中扼守滿喇加海峽,對於過往船隻的安全而言,位置卻是相當重要。我船隊出使西洋,往返更皆得經過滿喇加。倘若在滿喇加的海口,築一大港,並在滿喇加建一大官廠。則我船隊就能以滿喇加,為重要海上的據點。無論東西洋商賈,欲與我中國做買賣,必定得前來滿喇加。屆時四方商賈,會集滿喇加,必使滿喇加商旅絡繹,興盛繁榮。那怕滿喇加土地貧瘠,無法耕種,但百姓卻能從商致富。如此一來,就算國王沒有回到蘇門達喇島復國。但這滿喇加當也會商事繁盛,百姓富裕,不亞於舊港。卻不知國王的意下如何?』

鄭和一番建港之言,讓拜里米蘇拉聽得,頓又是紅光滿面,面露喜色。卻是心中仍有擔憂,不禁問:『上國大人。若能在滿喇加建大港,讓商旅會集,當然是好。只是要建大港,豈是我貧苦百姓,所能做到之事。況且滿喇加,乃是暹邏國的領土。倘若滿喇加商事繁盛後,暹邏國覬覦此地,又要發兵征伐,要將我逐出滿喇加。到時候,我豈不又是要再流落海外不知何方。畢竟寄人籬下,這可如何是好啊!』畢竟拜里米蘇拉,經歷了二次亡國,也難怪拜里米蘇拉要擔心。卻見鄭和,回說:『國王。開港與建廠之事,你不用擔心。這些浩大的工程,可完全由我船隊來做,你只需配合即可。至於國王擔心,寄人籬下,有朝一日,滿喇加的土地,會被暹邏國索回。那我只能跟國王說。我皇上,以詔賜你國王的玉璽與冠帶,亦即我天朝,已承認你是滿喇加國的國王。至於國王,你想與暹邏國,如何往來,與建立怎樣的雙方關係。那就得由國王你自己決定了。關於這件事,我天朝,也只能從旁協助,不能幫你作主。』...xxx


酷熱的日頭,照耀的滿喇加河岸邊。馬六甲樹下,白布纏頭的拜里米蘇拉,啃嚼著手中酸澀的馬六甲果實,頓皺起了眉頭,一臉的心事重重。正是想起了去年到今年,那讓他猶豫不決,難以下定決心的心事。「唔!我該在滿喇加劃地為王,堂而皇之的建立滿喇加國嗎?一旦,我公然在滿喇加建國。那暹邏國,豈肯憑白喪失滿喇加的土地,必定出兵攻打我。而我小國寡民,又如何抵擋得了暹邏國。再者,那天朝上國的艦隊,也早已對我言明。絕不可能出兵幫我。如此一來,不建國,尚能寄人籬下,居於滿喇加。一旦建國,恐反而又要落得亡國的命運。再次流落海外。然而,就算我不建國。茍且偷生,寄人籬下於滿喇加。那又如何!難道暹邏國見滿喇加,商業興盛以後,就不會覬覦此地。而將我與百姓驅離嗎?或者,野心勃勃的滿者伯夷國,既滅我三佛齊,先奪我舊港,後奪我淡馬錫。難道它就不會再出兵,奪我滿喇加嗎?唉~~~建不建國,都難啊。都難啊!」坐在馬六甲樹下休息,正當拜里米蘇拉,愁苦於是否該在滿喇加建國之事。倏忽,兩隻獵狗,忽而狂吠起來。閃神之間,一團黑影,突然從拜里米蘇拉身邊的樹叢,竄出了出來。

拜里米蘇拉,吃了一驚,尚不知竄出的是何物。卻見那團黑影,幾個蹦跳,已奔到了滿喇加河的河谷崖邊。同時間,拜里米蘇拉的兩隻獵狗,亦狂吠著,追了上去。定神一看,拜里米蘇拉這才看清楚,奔到河谷崖邊的那團黑影,原來是一隻小鼠鹿。『汪汪汪汪汪...』眼見小鼠鹿逃到了河谷崖邊,已無路可走,兩隻獵狗即包圍著小鼠鹿,步步逼近,朝其狂吠。這時,拜里米蘇拉見獵物出現,亦一個翻身跪立,迅速拉弓搭箭,準備射殺那小鼠鹿。然拜里米蘇拉箭未射出,一隻獵狗早已迫不及待,撲咬上去。一口咬住了小鼠鹿的後腿。見那小鼠鹿,比獵狗大不了多少,兩個眼珠子充滿了驚恐,四條腿細得跟蘆葦莖一樣,怕風一吹就要折了。怎經得獵狗滿嘴獠牙的狠咬其後腿。一口被咬住,直是驚得小鼠鹿,又蹦又跳,又哀嚎又慘叫。當下,見獵狗與小鼠鹿博鬥,怕箭會傷到自己的獵狗,拜里米蘇拉也就暫按住,沒將箭射出。就等著自己的獵狗,咬死小鼠鹿。

常言說「狗急會跳牆」,但眼下「鹿急了可是也會踹狗」。河谷崖邊,眼見獵狗死咬住小鼠鹿後腿,幾要將小鼠鹿拖殘,獵物即將到手。倏忽間,怎知那小鼠鹿驚恐蹦跳,後腿突然幾個猛踹。居然一腿踹中獵狗的肚腹,將其給踹飛。當下,由於小鼠鹿被兩隻獵狗,逼到了河谷崖邊的最角落。驟聽一聲狗吠慘叫,頓見那被小鼠鹿,踹飛的獵狗,竟然就這麼摔落崖下。但小鼠鹿尚未得喘息。另一隻獵狗,卻又張著滿嘴獠牙,撲咬過去。這次見那小鼠鹿,驚惶的閃身,一頭即撞向撲來的獵狗。借力使力,居然又將那獵狗給撞飛,直墜下崖。兩條獵狗,合獵一隻小鼠鹿,本是勝算在握。怎料轉眼之間,勝敗逆轉,兩隻獵狗居然被逼到了崖邊的小鼠鹿,一踹一頂,盡落河谷崖下。一時之間,手搭弓箭的拜里米蘇拉見狀,居然驚愕之餘,也忘了放箭。卻眼睜睜,見那小鼠鹿死裡逃生後,又竄入了叢林之中。

「這怎麼可能!鼠鹿是山林中,最膽小懦弱的,更是所有飛禽猛獸的獵物。可一隻被逼到了懸崖邊的小鼠鹿,為了求生,居然把我兩隻凶猛的獵狗,給踹踢到河谷。一隻小鼠鹿,竟戰勝了兩條獵狗。這~~這~~怎麼可能。唔!也許這是真主阿拉,要給我開示吧!當下,我滿喇加的處境,豈不有如那隻小鼠鹿一樣,人盡可欺。北有暹邏國,南有爪哇滿者伯夷國。恰就有如兩頭獵狗一樣,對我虎視耽耽,視我為嘴上肉。不時更有海盜上門,侵門踏戶,欺我膽小怯弱。但縱是膽小怯弱的小鼠鹿,被逼到了絕地,也會反擊。而此無路可退,奮力一博,居然戰退了強敵。唔!這當就是孤注一擲的決心。小鼠鹿,絕地求生,孤注一擲,終於為自己謀得了生路。而我拜里米蘇拉,堂堂一國王子,豈又能不如一隻小鼠鹿...」怔怔站在馬六甲樹下,拜里米蘇拉驚愕之中,沉思良久。亦終於下定了決心。

「暹羅國,爪哇滿者伯夷國,甚至海盜。確實讓我懼怕。但天朝上國的皇帝,已賜詔給我國王玉璽與冠戴,承認我是滿喇加國的國王。那我就是滿喇加國的國王。我亦將在滿喇加建國。至少現在,有天朝上國的龐大艦隊,往來東西洋,並以我滿喇加為駐紮據點。而且其艦隊主帥,雖說不會為我出兵,與其他國征戰。但至少他說,他會從旁協助我。唔!現在若我不建滿喇加國。倘若錯過這個好時機,那我拜里米蘇拉,恐就永遠再無建國的機會了...」既是心意以決,決定孤注一擲,拜里米蘇拉,原本頹喪的臉色,頓如黑暗中看見了篝火一樣。雙眼眸中霎時燃燒起了鬥志。然而拜里米蘇拉,無法預料到的是─當他已然決心在滿喇加建國,首先面對的危機,並非來自暹邏國,或是滿者伯夷國。而是來自海上的海盜。

當夜。趁著月黑風高,一群海盜乘船來到滿喇加。由一處荒涼的海口沼澤,悄然登岸後,即熟門熟路的奔往部落;直朝拜里米蘇拉的王居草寮而去。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