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河洛造神之鄭和下西洋(七)之 四、造物者指點迷津開示劉過海
2018/01/12 00:54
瀏覽502
迴響0
推薦29
引用0


四、造物者指點迷津開示劉過海

「島民既非饑寒起盜心。何以民怨沸騰,個個獸性大發?既說是工業污染嚴重,島民天天吸有毒空氣,喝毒水,吃毒食。那島民更當是個個病體孱弱,面黃肌瘦。何以卻是個個叫罵聲,吼聲如雷,中氣十足。與官兵拉扯鬥毆,更是個個身強體健,爬牆飛簷走壁,飛天鑽地無所不能!」因心中疑惑,劉過海即在網頁上努力爬文;但盼為心中的困惑,找出個解答。卻見網頁中寫著─「民國104年國人的平均壽命達80.2歲!」

「台灣人的平均壽命80.2歲!天啊!這怎麼可能。在我大明國,一個人若能活到五十歲,已算是長壽。所以一個人到了五十歲,總得風風光光的辦一場五十大壽的壽宴,廣邀親朋好友前來祝壽。活到七十歲,已算人瑞。七十大壽的壽宴,更需得辦得臨里皆知,不但皇上賜匾,連得大官都要登門來祝壽。倘若一個人活到八十歲,那已是世所罕見啊。但台灣的島民,居然人人都活到八十歲以上。而且還日日活在如水深火熱的地獄,不但吸毒氣、喝毒水、吃毒食。還都得了癌症而死。不可思議啊!真是不可思議啊!」念頭一轉,劉過海突然又想及─「倘若台灣島民,因工業污染,日日吸毒氣、喝毒水、吃毒食,還都得了癌症。這樣平均壽命都能活到八十歲。唔!這麼說來,像是非洲索馬利亞國,都沒工業污染,甚至連工業都沒有。空氣清新,土壤無毒,林木茂盛,處處好山好水。照這麼說來,非洲索馬利亞國的百姓,壽命當都在百歲以上吧!」

為確定非洲索馬利亞的百姓,是否壽命都在百歲以上。劉過海即在眼前的小框框中,回頭去尋找關於非洲,與索馬利亞國的網頁。然其結果,卻大出劉過海的意料之外。因為非洲大部份國家,人民的平均壽命,居然都只有三四十歲而已。「這怎麼可能!非洲好山好水,又沒工業污染。空氣清新,水源乾淨。為什麼非洲人沒活到一百歲。反而平均壽命,只有三四十歲。還不及台灣人壽命的一半。這說不過去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困惑有如一團迷霧般盤旋在劉過海的腦海,恰如置身滄溟汪洋般,讓他找不到方向。
幸好,電腦網際網路,無遠弗及,網頁資訊包山包海。舉凡人世間之事,幾無不能在電網際網路中找到答案。經得在網頁搜尋與爬文,劉過海終於得知─原來,非洲相當的貧窮落後,士農工商,百業皆不發達。因無經濟發展,人民生活幾近原始,進步的醫療更是奢求。兼之你爭我奪,乃動物本能慾望,人類亦同。僅管非洲貧窮落後,但人類的政治活動,彼此爭奪,卻更激烈與不擇手段。於是這個部落擁有比較強大的武力,便對那個部落展開血腥大屠殺,以奪其資源,奪其婦女。既無足夠的道德與法律,約束人性,濫交之下,更使得愛滋病蔓延。有的國家,甚至百分之八十的人,皆得了世紀絕症愛滋病。戰禍、疾病與貧窮,使得非洲許多國家,人民壽命僅有三四十歲。

「原來如此。倉廩實而後知禮義,這終究是千古不變的道理啊!倘若一國經濟沒有發展,陷於貧窮落後。則所謂漫天飛的正義,都只不過是海市蜃樓,將在一夕崩潰。正因台灣這小島,工商發達,尚屬倉廩實。所以百姓多還能自我節制,守法治,知禮義。因此縱有許多團體,眾聲喧嘩,不滿現狀,搖旗吶喊,上街抗議。或想擴張自己的理念,或爭奪己身權利。卻也不致使國家體制崩潰。而人群也不致變成喪心病狂的禽獸。但讓人搞不懂的是,這島上的島民,高喊的正義口號,似乎他們嚮往的,卻是希望把台灣變成非州索馬利亞。沒有工業污染,打倒財團與資本家,打倒威權與菁英。甚至以民主自由之名,主張解放所有人性本能的慾望。還要從小學就以國家發行的教材,教導下一代濫交,想找誰打砲就找誰打砲,不需要負任何責任。就連身穿袈裟的尼姑,也高聲吶喊:"追求滿足與生俱來的本能慾望,何罪之有!」

「唔~~原來台灣島民,渴望把台灣變成非洲國家啊。真是不可思議!~~這當是島民吃飽了太閒,飽暖思淫慾,步向國家沉溣墮落的開始吧!~~那也只能祝福台灣的島民,早日實現自己的願望,變成一個非洲國家吧!」置身幽暗斗室的劉過海,對眼前這小框框,著實感到神奇。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幾乎人世間的所有事,似乎都能在眼前的小框框中找到解答。居然連鄭和下西洋的事,所到過的東西洋諸國,及其風土民情,也都已被記載在這小框框中。因被眼前神奇的小框框所吸引,劉過海也就不再去管那些關於台灣,狗皮倒灶的鳥事。一時之間,只是不禁起了貪念,心想─
「哇塞!這個小框框,真的有夠厲害。難怪造物者,能夠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天下事無所不知,無所不曉。就算不出門,也能像千里眼,順風耳一樣,光用這個小框框就能看見整個寰宇與人世間。唔!倘若我把這個小框框帶回大明國去。那我豈不是就能像造物者一樣,無所不知無所不曉,變成了一個活神仙。原來寶船上的番火長"膨風達",他整天吹牛皮,說得那些天方夜譚,可能都是真的...」

「膨風達,何許人也?」原來,膨風達是一個航海經歷豐富的阿喇壁人。五十歲後來到大明國,就在泉州安家落戶,長居泉州,鮮少再出海。本名就叫辛巴達。因為辛巴達真的很喜歡吹牛,所以認識他的人,就給他取了外號,叫「膨風達」。由於唐人出海,多半都只涉足東洋,往來東洋諸國經商。而過了滿喇加海峽以西的西洋,唐人就鮮少涉足。因此東洋的海路,唐人瞭若指掌。但對西洋的海路,唐人可就感到陌生。不過在泉州,有許多來自西洋的阿喇壁人,長居於此 。這些阿喇壁人,皆從西洋航海而來,對西洋的航路,再熟悉不過。亦正可填捕唐人對西洋航路不熟悉的空缺。所以三寶太監欲下西洋,也非得藉助這些熟稔西洋航路的阿喇壁人,招募其充當老艜,為船隊領航西洋的航路不可。而這辛巴達,即在重金誘惑之下,又興起了出海的念頭。即上了寶船,充當負責領航的番火長,以為寶船領航西洋。

因辛巴達是寶船上的番火長,而劉過海為寶船上的香公。兩人共事一船上,皆為領航船隊密切合作,彼此自是交情匪淺。而且辛巴達這個人,就像是個老頑童似的,言語有趣,頗好相處;且滿嘴就喜歡講一些荒誕無稽的故事。
說什麼─他辛巴達,曾遍游七海,不但遇到過許多的怪獸,還發現過許多的寶物。譬如,他的船曾擱淺在一個有巨大鳥蛋的島。那鳥蛋大得比一艘船還大。到了黃昏巨鳥回巢。那巨鳥兩個翅膀張開,幾乎遮蔽半個天空。大概就像四五十丈的寶船那麼巨大。於是他靈機一定想到一個離開荒島的方法。那就是趁巨鳥在孵蛋的時後,他就把自己綁在那巨鳥的腳上。果然,隔天一早,巨鳥飛去找食物,他就被巨鳥帶離開荒島。又說,後來他解開繩索就掉到了一個山谷裡。而那個山谷,居然是一個遍佈賺石的山谷。但他卻沒想到那鑽石的山谷,藏有巨大的蟒蛇。那蟒蛇有多巨大?大到一口就能吞掉大象。正當大蟒蛇,要把他吞掉的時候。幸好巨鳥從天而降,撲抓大蟒蛇,還把大蟒蛇給攫走。這時他才知道,原來那巨鳥居然是飛來山谷,抓大蟒蛇當食物吃。

不僅有鑽石的山谷,像寶船那麼大的巨鳥,能一口吞象的蟒蛇。還有更離奇的,辛巴達說他還曾有一張會飛的魔毯。只要坐在那魔毯上,就能騰空而飛,想飛去那就飛去那。還說他曾經找到一個具有神力的油燈。因為那油燈裡面,住著一個油燈之怪。只要擁有油燈的人,油燈之怪就會把他當主人。所以當他摩擦那油燈。那燈裡的油燈之怪,就會化成一縷輕煙,從油燈裡竄出來。雖然油燈很小,但油燈之怪竄出來以後,卻有幾十丈高,巨大的就像是一座山。更厲害是油燈之怪,能飛天鑽地,幾無所不能。只要他向油燈之怪祈求,油燈之怪就會幫他完成心願。總之,這寶船上的番火長,辛巴達,真是吹牛不打草稿。

「膨風達。膨風水蛙刣沒肉!」因大家都知道辛巴達是胡言亂語,所以都這樣笑他。但人人卻也都喜歡聽他說的冒險故事。當時劉過海,聽得膨風達的吹噓,也認為他應只是鬼話連篇。但眼下,劉過海可不再認為辛巴達,他那些冒險故事,講的是鬼話。畢竟此刻,劉過海眼前這個小框框裡面,居然就能藏下成千上萬,活蹦亂跳的小小人。比之辛巴達說的,他那神奇的油燈裡,藏著一個有如大巨人的油燈之怪;兩者相較,可說有過之而無不及。況眼前這小框框,居然還看似把整個世界,都藏於其內;無所不知,無所不曉。這比之那油燈之怪,當是更勝一籌。無怪乎,劉過海會貪心的想說─若把眼前的小框框帶回大明國,當能使他成為一個活神仙。只是劉過海,卻尚未找到回到大明國的門路。既想到了寶船上的番火長辛巴達。曾聽辛巴達說,他的家鄉是在天方,離木骨都束國不遠。於是劉過海,即又在眼前的小框框,搜尋了關於「天方」。

「天方。原來叫做麥加。位於阿拉伯半島,紅海東岸,是回教徒的聖地。唔!寶船隊雖未到過天方,但有分宗船隊曾到過天方。聽辛巴達說,每一個回教徒,其一生至少都得到天方朝拜一次。因此天方,可謂回教徒往來絡繹不絕。所以說,倘若我能從木骨都束國,到達天方的話。或許,那我就能隨著朝拜的回教徒,一起返回忽魯謨斯國。寶船隊在忽魯謨斯國,建有官廠,亦有唐人的商船,會來忽魯謨斯國。一旦能到達忽魯謨斯國,那我當就能搭上大明國的商船,返回大明國了...」看著眼前小框框上的地圖,劉過海的心中恰如暗夜透進了一縷微光。因這一縷的微光,讓他看似有了那麼點,返回大明國的希望。即順著小框框中的地圖,把視線繞過了阿拉伯半島,從紅海東岸的天方,漸移到了波斯灣旁的忽魯謨斯。

「忽魯謨斯國。原來叫做伊朗,位於波斯灣沿岸。唔!第五、第六、第七次下西洋,寶船隊皆以忽魯謨斯為終站,並在忽魯謨斯建官廠。繼而從忽魯謨斯,派出四支分宗船隊,到更遠的國度。爾後,待四支分宗船隊又返航,齊集忽魯謨斯後。寶船隊再從忽魯謨斯,揚帆返回大明國。記得忽魯謨斯,番人商船皆聚集於其地,商旅繁盛。所以百姓甚為富裕。當地人,皆信仰回回教,尊謹誠信。是啊,下西洋到過那麼多國家,回教徒是最信守誠信的了。與他們做買賣,只要說好價錢,也不用立什麼憑據。今年說好的,明年來取貨,還是這個價,絕不貪利含糊。一點都不像唐人那麼奸巧。猶其回教徒,百姓風俗淳厚,喜愛助人與人分享其財物。所以天方到忽魯謨斯的回教徒國度,幾無貧苦之家。若有一家遭禍致貧。其他回教徒,皆贈以衣食錢本,傾囊救濟之。因此寶船上的譯官馬歡,到過忽魯謨斯與天方後,還對其稱讚說─回教國家,其民風和美,舉國無貧難之家。百姓悉遵教規,犯法者少。誠為極樂之界...」從小框框的地圖上,看見了忽魯謨斯與天方之間,註記的的阿拉伯半島。當下劉過海的腦海裡,不禁又浮現那個百姓風俗淳厚,人人充滿誠信,且又樂於分享及助人的回教國度。即伸手,點擊了一下小框框地圖中,忽魯謨斯所在的波斯灣的三個字。

「波斯灣」三個字方點擊下。怎料眼前的小框框,陡然發出隆隆砲響,兼之夾雜人的淒厲喊叫聲,暗夜中更出現火光沖天的畫面。一時,嚇得劉過海兩眼發直,幾要魂分魄散,以為眼前這小框框要爆炸了。幸好,所有的火光與爆炸聲,都僅止於小框框內,並未真的爆炸到外面。不,那爆炸的火光映入劉過海的眼眸,剎那間,讓劉過海的腦海爆炸了。眼前淒慘的景象,炸得劉過海的腦海,血肉橫飛;炸得劉過海的腦海,成了一片地獄的血海。天方到忽魯謨斯,這阿喇壁人的伊斯蘭回教世界,曾經的極樂世界。直讓劉過海無法置信,眼前小框框的景象,為何卻成了一片煉獄。...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