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白遼士:浮士德的天譴(上)/魔鬼的來訪與引誘
2016/04/20 12:37
瀏覽4,096
迴響8
推薦101
引用0

白遼士:浮士德的天譴(La Damnation de Faust)中的插圖

我是到最近才完全接受白遼士的音樂,先前覺得除了幻想交響曲外,其他都覺得有點彆扭,特別是越大型的作品感覺更是如此,尤其是「浮士德的天譴」,聽了一兩次覺得滿平淡無奇,就冷凍了十年完全沒聽。

直到今年讀了浮士德,又學了法文,才回去聽這首作品,也看了舞台演出,才真正了解到它的魅力,為什麼羅曼羅蘭會認為這是法國最偉大的作品,雖然是言過其實了啦,但常常聽人說白遼士是大夢想家,容易激動的天才,在「浮士德的天譴」裡,場景一下在酒館,一下就跑去森林裡,如果只是聽唱片,很難了解他的構想,聖桑說就連仔細看樂譜都沒辦法了,他的戲劇作品,最好都以舞台演出,不然表現力可能會不夠。

白遼士在一八二七年,二十四歲時看到法文版的歌德巨作「浮士德」,大受感動,很快就寫了「浮士德的八個場景」,那時他沒什麼名氣,卻花一大筆錢去自費出版總譜,還寄給老歌德看。只是他很快就開始否定自己的作品。直到已功成名就,卻感到人生充滿空虛的一八四六年,才把「浮士德的八個場景」改成「戲劇傳奇:浮士德的天譴」,他不稱這為歌劇,因為沒有舞台指示,而故事與歌德的原作更是大異其趣,這是他崇尚自由,不願被傳統束縛天性使然。

他覺得這是自己的得意作品,也花大錢去辦音樂會,但初演結果卻是差強人意,可以想見有許多人無法了解這個沒用舞台演出的「戲劇作品」,而且對原作的擅改也引人非議,他不但失望,而且還負了債,只好開始巡迴辦音樂會籌錢,他也把「浮士德的天譴」的一些曲子排入節目裡,到他去世後,已被奉為法國音樂的代表作之一了。

但於今觀之,這部作品的缺點也不少,阻礙了現代的聽眾接受度,也難怪一直沒法成為常演劇目。除了前面說的場景變化過速,劇情缺乏連貫外,對文學很有才華的白遼士與作家剛朵尼爾(Almire Gandonnière)共同編寫了一個沒很大說服力的劇本,讓我覺得可惜,還好白遼士用他的音樂將之化為神奇。這劇雖然以前買了一本書有中文翻譯,但因為那時沒太大興趣,看了幾頁就送人了,現在只能自己翻譯了,小弟法文學了才一年,若有疏漏還請指正。

第一部分  第一景 匈牙利的平原(0:28)

看以上影片,這是在You Tube上唯一能找到的舞台版本,由當紅男高音Jonas Kaufmann飾演浮士德,他憤世嫉俗的扮相相當精彩。開始是在匈牙利的平原(與原著真的差很大),先是一個很美麗的旋律(0:28),中世紀優秀的學者浮士德,覺得追求學問不能解答生命問題,人生只是空虛一場,如今已經疲憊又充滿無力感,他向日出唱著:「年老的冬天要讓給春天,大地也染上新綠。從天空永遠的穹頂,降下千萬條光輝(1:34),我感到早晨的微風(2:23)...小鳥們已甦醒,樹木和水在竊竊私語(3:04),啊!在孤獨中生活真好,遠離了人們的爭論。」白遼士以第一小提琴奏出旋律,第二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則奏出一大堆裝飾性的音符,營造日出「瑞氣千條」的場景:

後來的早晨微風也以弦樂細膩的表現,好像風從各種方向吹來圍繞,不能不說,白遼士對風景的描寫真是一絕。在過場時,美麗的旋律幻化成各種型態,像我們的大千世界。

第二景 農民的輪旋曲(6:53) 

這是六八拍子的合唱曲,顯得相當活潑,遠處的農民唱:「牧羊人離開了羊群,穿的漂漂亮亮來參加,帶著野花和緞帶,在菩提樹下,看啊!他們跳的多麼激烈,多麼熱情!Ha! ha! ha! ha! Landerira(7:30)!跟著拍子!」浮士德聽到後問:「這歌聲是誰啊(7:51)?」農民繼續開心的跳舞,浮士德看他們這樣沉浸於生命的歡樂中,不禁忌妒起來(8:38),農民更激烈的跳舞了,有男生還小聲與女生說老婆沒來(9:33),就把女生帶出場了...

看白遼士的手稿,似乎當時還沒給合唱加伴奏,這些部分他還用羅馬字母ABCD標示出來,很有意思:

第三景  平原的另一邊,軍隊要來了(10:21)。

浮士德:「現在全國都在戰爭的興奮中(號角聲,10:27),啊~多瑙河的兒子在全力備戰!他們穿著盔甲,眼眼神充滿熊熊烈火,大家都唱著勝利的凱歌。」弦樂激烈的顫音與號角聲都停止...浮士德唱:「只有我是孤寂的,對什麼勝利凱旋,我完全無感(11:03)...尷尬

隨後號角又再度響起,有名的匈牙利進行曲(11:23),象徵軍隊的通過,劇烈的附點音符聽來有些搖搖擺擺的,特別對郵號的運用出神入化,與小號搭配起來相當有趣(13:34),節奏是二二拍子,但常常把強音打在弱拍上,最後從a小調轉入A大調(15:38)結束。

第二部分  第四景 北德(16:04)

又從A大調轉為關係調升f小調,象徵在軍隊通過的熱鬧後,浮士德回到了自己的書房(在北德),又開始陷入了憂鬱。他唱(17:00):「我不後悔離開充滿歡樂的農家,在那裏我得到的只是疲倦,見到雄偉的山我也沒任何喜悅,就這樣滿身疲累的回來。啊!痛苦啊(18:15)!沒有星星的夜晚,被紗靜靜的覆蓋著。」在唱到「痛苦」時,那由木管奏出的不和諧九和絃,真讓人有牙齒都冷掉的感覺...

他覺得自己已無生命的樂趣,也沒有想再追求的東西,還是決定把毒酒倒入水晶杯(21:06),死一死算了...

可是這時教堂的鐘響了,民眾合唱慶祝著復活節(21:36):耶穌復活了!走出躺著的的墳墓,向廣大的天空昇去。在祢向著偉大的榮光邁進時(合唱團往上揚升,22:43),我們卻很難過(23:04)...因為你離開了我們,你的幸福就是我們的不幸(24:11)...耶穌復活了!和散那(24:59)!

浮士德被這歌聲感動,加入了合唱團的歌聲,合唱團又從「走出躺著的的墳墓」唱起,浮士德在其上唱著:「啊!我這激動的靈魂(25:00)!要乘著這歌聲的翅膀升天嗎?...這信仰帶來的喜悅平和已經好久沒有了(26:06)...啊!這天上的愛之吻,讓我心充滿甜美的預感(26:48)。」白遼士以這樣立體的方式,同時表現信徒的合唱與浮士德被引發的情感,相當精彩,最後以頌讚上主的「和散那」結束(27:33)。

在合唱結束後,浮士德感嘆(28:00):

「啊!這甜美的天堂之歌!為何會讓這塵世中被詛咒的男人覺醒?祈禱之歌啊!為何讓我不再執著?你溫柔的聲音讓我如獲新生,比黎明更加甜美。繼續唱吧!讓我流淚,真的是天救了我!」

原來不是因為這復活節的歌聲,他就要喝毒酒自殺了...天啊

第五景(無標題,29:20)

魔鬼梅菲斯特突然現身,短笛與長笛以高音半音上升,短號與長號則半音下降,鈸用力敲了一下,是高低相差很大,相當走極端的音樂:

他唱(29:25):「啊!純潔的感動!這聖堂之子!博士,我真佩服你!你那重聽的耳朵完全被這銀鐘的虔誠之聲吸引了...」

浮士德很驚訝,他問來者何人(29:58),怎麼眼神像匕首一樣銳利,魔鬼回答:「對一個博士來說(30:12),這根本不成問題吧~我是生命的精靈,來治癒人類的痛苦,給予他一切,無論是幸福,還是快樂,滿足你最不可能實現的夢想。跟我來吧!」兩人就消失了。


說實在的,這裡和原著相差極大,原著裡魔鬼是自稱「否定的精靈」,喜歡黑暗與死亡,但這裡魔鬼卻成了愛好生命的精靈~到目前為止,他好像浮士德的好朋友或是褓姆,安慰他,帶著他到處行樂,魔鬼又說要讓他不只耳朵(31:00),連眼睛都要大開眼界,跟著他,遠離那些無聊的書蟲吧!浮士德立刻說好(31:10),魔鬼帶他去遨遊四方。在原著裡
因為對象是可怕的魔鬼,浮士德還考慮再三,而魔鬼也不是白白帶他去玩的,必須要簽契約出賣靈魂才行,但在這裡都省略了,似乎讓劇情的完整性有所減弱,但其實在後面還有伏筆啦。


第六景   萊比錫奧爾巴哈地下酒吧(31:44)

他們一下子來到了萊比錫的奧爾巴哈地下酒吧,一群酒鬼唱著:「喝吧,再給我一杯(31:50)!這萊茵的美酒!」,梅菲斯特要浮士德看看他們的狂喜。這時出現一個以全部管樂器演奏的陰暗但可愛的主題(32:09),酒鬼們放聲大唱:「當天空在轟隆叫時,坐在染了大紅色的酒杯旁是多麼讚啊~像大酒桶一樣,沉浸在煙霧繚繞的酒吧裡吧!喝了這金色的水後就會忘了煩惱(32:41)。」白遼士把男聲合唱分成高音兩聲部及低音兩聲部,製造雙合唱互相吆喝的效果,伴奏部分也很迷人,尤其是奧菲克萊德號(ophicleide)與低音號一起支撐低音合唱兩聲部的部分表現了一種酒鬼的「氣魄」(33:01)。

大家為老鼠唱安魂曲(35:46),布蘭德提議唱首賦格曲好了~大家就以布蘭德剛剛那首歌曲的第一句旋律為主題,「阿門」為歌詞,唱出了男聲四聲部合唱賦格(36:32),後面快速的阿門...阿門...很逗趣(37:30),表示這是一首開玩笑的安魂曲,雙簧管與豎笛,短號及奧菲克萊德號共同營造一種管風琴似的聲響來伴奏。然後尖銳的動機再現,梅菲斯特上場了(37:50),稱讚他們唱的很好,形式完美又有宗教意味,就像在教堂的聖歌,他也想唱一首,酒鬼們議論紛紛,想說這陌生人是誰,但後來有說那有什麼要緊(39:05),開心就好。

梅菲斯特也唱了一首有三段的歌曲「跳蚤之歌」,諷刺意味十足,第一段(39:22)是說以前有一隻跳蚤,國王很寵信牠,像對待自己的女兒,還幫牠做宮廷的衣服。第二段有用管樂演奏的刺耳減七和絃(39:45),跳蚤很高興,牠穿金箔絲絹,還戴著勳章,牠把親朋好友全部叫來,國王全部讓牠們做大臣,第三段(40:17)則是宮中的人都癢到受不了了,更糟的是,若被咬了的話,所有的跳蚤都會湧上來把人撲倒,真是悲慘啊~唱完後眾酒鬼叫好,浮士德卻覺得很反感這種粗野的娛樂(40:51),說很煩,要魔鬼帶他去別的地方。魔鬼說你不喜歡啊(41:10)?沒關係,還有很多地方好玩呢~走吧!


第七景  艾爾貝河邊的森林與草原(42:02)

在充滿鳥語花香的過場音樂後,魔鬼輕輕的唱出(43:44):「今夜,玫瑰在這裏盛開,在這充滿芳香的床上,我親愛的浮士德在安睡...桃紅色的吻在他臉上滑過,你的耳朵聽到神的聲音(45:12),聽吧聽吧!大地和空氣的精靈,開始為你奏出甜美的音樂。」這段的伴奏是用短號與長號,兩種銅管樂器使背景隱隱發光,這樣的效果是很罕見的。

隨後是魔鬼變出來的精靈們的合唱(46:08):「睡吧!睡吧!(Dors)」,並歌頌美景,白遼士喜歡的長笛點描音響在此有一種輕盈的效果(47:32),浮士德說著夢話(48:14):啊!我眼睛好像有一層紗覆蓋著...魔鬼搭配六聲部的妖精合唱,又告訴浮士德說:「有看到那一對對的戀人(48:29),沿著山谷,來到綠色的樹蔭?有個美麗的女孩跟著她們(不是紅衣小女孩啦~尖叫),她光輝的臉上有著不為人知的淚...浮士德,你愛上她吧!」

沉醉在夢中的浮士德突然喊出(48:58):「瑪格麗特!」,我想就是那女孩的名字吧~魔鬼與妖精高興的唱出(49:02):「湖水溢滿在山的周圍,成為蜿蜒的小河流過青山。」這應該是說愛已經成熟了~這些誘惑人的傢伙才會那麼開心。隨後他們繼續歌頌愛的歡喜,浮士德則一直呻吟著:「瑪格麗特!瑪格麗特!(49:51)」,妖精的合唱化為片片,唱著:處處(Partout,50:29)...膽小的鳥兒(l’oiseau timide)...找尋著(Cherchant,50:35)...影子與陰涼(l’ombre et le frais)...長笛的點描很值得一聽。魔鬼認為引誘已經奏效了,要妖精們退場(51:55),她們跳著芭蕾,一個一個的消失了,這首曲子可能是為了符合當時歌劇中要有芭蕾舞曲的時尚,但也真的太短了,不夠那些貴族社交的時間,而且白遼士也不認為這「浮士德的天譴」是歌劇啊!

浮士德此時卻突然醒來,大叫瑪格麗特在哪裡(54:48)?為何我看到那麼美麗的臉龐如同遺容一樣?我到底要到哪個祭壇,才能伏到她的腳旁頂禮膜拜呢?魔鬼說:沒問題沒問題~我帶你來去(55:09),她正在香閨裡休息,這是只屬於你的,神賜的寶物。只是等下有一堆調皮搗蛋活蹦亂跳的學生會經過她門前(55:41),你合著他們唱歌的聲音,到美人那裏,但不要太得意忘形了(55:54),一切聽我的指示!

第八景 學生和士兵的合唱 踏過大街(56:02)

剛開始是半音下降的旋律,白遼士很愛用這樣的手法,士兵合唱:「不管是被城牆所圍的市民(56:21),或聰慧的可愛女孩們,都等待著我們的勝利,雖然打仗很辛苦,但戰果一直在擴大(56:43),勇敢的士兵們,讓我們與喇叭聲一起前進...」然後學生們唱的歌詞很像是拉丁文,不通此文的我只好找唱片解說的英文對照來翻譯了,「夜幕已然降臨(57:26),飲酒和抱女人的時間到了!人生苦短,讓我們享樂吧(57:44)!...來吧!看吧!勝利(Veni, vidi, vici)一起享樂吧!」,這曲子很有中世紀學生歌的調調,已在為第三部分作伏筆。

 

隨後兩組合唱合在一起(58:28),音響相當立體,真的就好像兩隊人馬從分列式後合在一起,小號與短號的軍樂聲響也加以助陣,浮士德與魔鬼也跟著唱和,不停唱出「享樂吧!(Gaudeamus igitur,59:34)」,結束了第二部分。

白遼士本來不認為「浮士德的天譴」要有什麼劇情的連續性,更將歌德「浮士德」裡面的哲理對話棄之不用,看來他只是想寫關於各個場景的音樂,不管是描寫風景,還是人物的心理,只是在初演失敗後,他也想嘗試改為歌劇,但無疾而終。依小弟之見,接下來的第三第四部分由於有談情說愛及墜入地獄等場景,戲劇性強,許多地方逼真到有點可怕,反而與傳統歌劇類似,也是比較為一般聽眾能接受的部分,沒能成為常演曲目實在可惜(待續)。

下一篇:白遼士:浮士德的天譴(下)/短暫的甜蜜,永恆的破滅

延伸閱讀:魔笛,莫札特的共濟會歌劇(The Magic Flute, Masonic Opera)

文/劇本翻譯/總譜註解:夏爾克

有誰推薦more
迴響(8) :
8樓. 愛馬
2016/05/17 13:07

夏爾克介紹的很多都是我沒接觸過的,這浮士德也是。

來來回回了幾次沒有留言,今天來蓋個腳印:到此一遊!

讀了,也聽了一些,感想是創作者的目的只是“創作”。至於觀眾怎麼想怎麼看,完全是另一回事。

如同我們也都是為了寫而寫,哈。

題外話,剛剛轉到臉書看到小公主的照片,很像爸爸呢!

謝謝愛馬姐,剛剛才發現妳的回應,很開心,這些創作就由這些大藝術家寫定了,後人能做的,大概就是讓這些作品更易為人了解,好壞再交由大家各自評定,我也真的是為了寫而寫,雖現在有了一些實質的鼓勵,但仍然改變不了這個情形,我都不太好意思放女兒的照片上來~真是的。

夏爾克2016/05/20 11:56回覆
7樓. 好希望
2016/05/07 14:51
最近下定決心接觸法國歌劇,去圖書館借了幾片歌劇回來聽聽,恰好夏兄這邊提供最佳的導聆與介紹。我還停留在第二幕的中間,你已經圓滿落幕了,看來得再加把勁!哈,其實寫完梅鬼後應該休息一陣子的,休息夠了再繼續努力吧!
你似乎最近工作比較繁忙,多休息是好的,我因為學法文的關係,翻譯劇本就一邊復習,所以不知不覺就完成了~覺得最難是第二部分,後面反而稍為好翻一點。很開心你也對法國歌劇感到興趣,尤其就音色變換,氣氛塑造方面,是義大利或德國歌劇無法相比的。 夏爾克2016/05/08 19:22回覆
6樓. blue phoenix韓粉與韓黑的故事
2016/04/28 10:51
小金你好厉害啊
blue phoenix

鳳凰姐過獎,只是興趣罷了。 夏爾克2016/04/30 12:32回覆
5樓. Bianca
2016/04/22 11:05

經過歲月的淬煉、經過人生閱歷的累積之後,回頭再重新聆聽一首音樂、或再次閱讀一部文學作品,往往會發現有著全新的體會與感受,就如夏爾克之於白遼士的《浮士德的天譴》的重新定位。

這中間,文學、音樂、戲劇...交互作用所產生的化學效應功不可沒!《浮士德的天譴》在您心中的敗部復活,我們才有機會去認識欣賞...得意

Bianca午安~真的以前聽到這部作品時覺得超無聊,完全不懂在寫什麼,想說有歌詞翻譯就解決了吧,結果買了書後仍然沒法理解,書也送人了,最後還是要靠自己翻譯及看舞台版演出才了解,算是一波多折吧,但現在一切都過去了,這部作品現在已經是我的最愛之一了... 夏爾克2016/04/22 12:57回覆
4樓. 盹龜雞~ 凱撒琳宮
2016/04/21 22:42

法國真是重視自己的音樂家白遼士 , 戲劇風格和義大利大大不同, 倒有些馬歇馬叟的影子 。

白遼士的音樂 好聽, 語言難懂, 感謝你翻譯 。

盹姐午安~白遼士的戲劇風格與義大利確實差異很大,他擅長寫景,義大利作曲家擅長寫情,魔鬼及酒鬼在劇中的塑造確實有幾分馬歇馬叟的影子。我還在努力學法文中,浮士德的天譴劇本滿文學的,確實翻譯困難,但也是個很棒的挑戰。 夏爾克2016/04/22 12:53回覆
3樓. 飛雪(好風如水)
2016/04/21 22:28

金紡哥

你可以考慮出書了

這麼專業又具深度的古典樂評

相信很多專業人士都還不如你

浮士德為了欲望而出賣了自己的靈魂

這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故事

白遼士那種挑戰傳統的方式在當時的確很難被認同

但這些挑戰傳統的藝術家在幾十年幾百年後多成了巨匠

 

金紡哥還會法文啊~好厲害~

 

飛雪午安~我沒想出書喔,因為用部落格寫看的人比較多,而且我的文章有影音部分,在紙上就沒辦法了,白遼士的創新與違反傳統主要在曲式上面,自他之後的作曲家有更多寫作的自由,他的作品也被奉為開創性的經典。至於法文是我這一兩年才學的,還要加油啦。 夏爾克2016/04/22 12:48回覆
2樓. 瑀璇心語udn(礦山上的布達拉宮)
2016/04/21 11:14

謝謝夏爾克分享

但是點入影音 是無法觀看的

會再來觀看的

瑀璇午安,其實可以啦,只是要按「在YouTube上觀看這部影片」,去YouTube看就好了。 夏爾克2016/04/21 13:17回覆
1樓. 浮生
2016/04/20 22:44
有您和好希望所在的udn就不會寂寞
每次讀您的音樂紀事與相關導讀
就好像在上音樂課一樣
潛移默化中
帶領著我們這群讀者享受音樂的幻妙
浮生大哥午安~有浮生大哥在的地方也是處處飄飄仙樂啊,這些只是個人感想不是上課啦,疏漏之處難免,倒是很開心能以好希望弟為榜樣而前進。 夏爾克2016/04/21 13:1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