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浦朗克,與他的光榮頌&雙鋼琴協奏曲(Poulenc Gloria&Concerto for Two Pianos and Orchestra)
2021/11/17 11:29
瀏覽1,595
迴響5
推薦103
引用0

浦朗克(Francis Jean Marcel Poulenc,1899-1963)是法國作曲家,生在巴黎,家裡富有,父母是虔誠的天主教徒。他也是著名的法國六人團成員之一,當初會成立這團體與作曲家薩替有很大的關係,尤其是他的芭蕾舞劇「遊行。這六人多少有理念一致的地方,例如崇尚活潑簡單自然,還帶有某些戲謔,如馬戲團一樣的元素,這可上溯到夏布里耶,我就聽過樂評家荀貝格認為六人團真正的導師應該是夏布里耶才對,浦朗克與他一樣,都是法國主要作曲家中沒讀過音樂院的異數。

然而,這六人各自有各自的發展,很少一起活動,百年後的今天,當初被視為後進者,壞孩子的浦朗克,反而是曲子最常被演出的,超過米堯,奧乃根等人。除了沒寫交響曲外,他的鋼琴曲,協奏曲,室內樂,歌曲都不時有人演出,大型作品如歌劇與合唱曲也很受歡迎,尤其聖衣會修女對話錄(Dialogues des carmélites),與光榮頌(Gloria),都是我很喜歡的。

他雖受史特拉汶斯基,德布西等人很深的影響,但還是以傳統調性為主的作曲家,並且在旋律方面努力尤深,常給人時髦的前衛感覺,主要是由於不落俗套,出人意表。NSO(國家交響樂團)最近要演出他的「光榮頌與「雙鋼琴協奏曲,想趁這個機會聊聊我對這兩部作品的感想。

浦朗克是一位虔誠的天主教徒,宗教音樂佔有他生涯的重要位置。他曾說:「無論是宗教的或世俗的,如果我的合唱曲更被世人所知,那大家就能了解,我不是一位只會寫常動曲的輕音樂作曲家。 「光榮頌於晚年的1959年作曲,歌詞來自天主教彌撒儀式的光榮頌(拉丁文),由美國庫賽維茲基基金會委託,本來是委託交響曲,但被他拒絕,結果是這首三管制的管絃樂,加上四部混聲合唱,女高音獨唱的曲子,1961年在波士頓交響音樂廳首演,指揮正是個人極為喜歡的孟許。

第一樂章 Gloria in excelsis Deo(天主在天受光榮)  剛開始主要動機就出現,雖是G大調,但是在轉位的和弦上,而且弱音音加重音,顯得很有精神(也有點錯亂),帶有劇烈的複點音符:

後來的合唱也有這樣的方式,不斷呼喊著:光榮(Gloria,1:19)!他的特色就是,男高音聲部特別高,或把主音升半音,造成一種特殊,好像越界的效果,並以此來轉調,高潮的下行音階(歌詞:主愛的人在世享平安)甚至是主調的增五度調降D(1:32),配上相當花俏的銅管演奏,後來才用半音升回主調G大調,曲子更加輝煌,最後樂曲突然結束在三度音上(2:42),這也正是合唱剛開始的音。

除了四部合唱和聲寬闊外,管弦樂伴奏也相當華麗,常用比合唱高八度的弦樂或管樂伴奏,效果亮麗,加上短笛的喧囂,豎琴的描寫點綴,也有弦樂與木管的顫音,這方面甚至有點驚悚的效果。

第二樂章 Laudamus te(我們讚美你) C大調 以短小的長號旋律開始(2:48),拍子不斷變動,曲調輕快,雖是明快的C大調,但也不斷轉調,尤其是「我們稱頌你這段(3:24),從C大調三和弦結構,轉到新鮮的降E大調結構,並從之前的弱起,轉為強起,基調也成了主動,但還是天真的轉回了原調...可是有趣的出現了,對屬音G來說不和諧的降A音突然終止(4:07),這個音還被高音的短笛所加強了。

然後是「感謝你」(上圖),出現了好像葛麗果聖歌那樣的曲調(4:12),並大方把剛剛的不速之客降A音放進去,由此展開了一段新的不可思議旅程,弦樂都加上弱音器並分部,表情是「平靜的,只是時間很短,又回到了剛開始的輕快節奏,唱著:「我們為了你無上的光榮(4:54),並由此到降E大調開始的再現(5:24),輕輕的降B音還原,並不再讓降A音出現後,乾脆,甚至有點霸道的直接以C大調結束,但暗藏的B音帶來刺耳與諧謔的感覺,也為下一個有些詭異的樂章鋪陳。

第三樂章 Domine Deus, Rex caelestis(天主,天上的君王) b小調 木管樂器導入(5:52),果然就有b小調結構,由戲劇性的女中音開始(6:09),歌詠著天上的君王,合唱跟隨著,又提升半音,看似要轉調,卻不太符合期待,還出現了不該出現的怪異增四度(7:30)...這上主我看也沒那麼好取悅的....

隨著合唱男高音聲部的嚎叫(7:36),是陷入了困局,甚至有些頹廢,但回到第一段時(8:45),卻是那麼的若無其事,連想轉到大調,都是那樣虛晃一招,懶洋洋的,把四拍子換為五拍子更讓人腦袋充滿問號,卻突然...轉到B大調由皮卡第三度結束(9:35),最後加上的A音,不在這大調音階裡,顯得突兀,但用奇特手法結束,早就是浦朗克的習慣,也能為下一個樂章做準備。

第四樂章 Domine Fili unigenite(天主的獨生子) 很活潑的短樂章(9:55),清新充滿律動,不斷呼喊著耶穌基督(10:23),最後也是以簡短突兀的方式結束,調性是G大調,當然啦,他一定要摻一些別的音進去的。

第五樂章 Domine Deus, Agnus Dei(天主,天主的羔羊) 降b小調的前奏(11:45),突然就攀上高音,第一次聽的時候,真的覺得有點瘋狂:

配上低音走路似的斷音節奏,接到詭異的女高音獨唱,頌讚著天主,與天主的羔羊,這旋律是從導音開始,以增四度的方式揚昇一個八度,七度的和聲,低音管與豎笛的弱音,更製造出一種洪荒的感覺,到「除免世罪者,求你俯聽我們的祈禱這裡成為大調(13:35),並一直往上轉調,表達升到天聽的祈求,到達降B大調後,又突然回返剛開始的降b小調(15:05),這種大小調突然的變換,也是浦朗克有趣的地方,有種奇特的失落感。最後又返回剛開始的女高音的獨唱,並由此接到降e小調的結尾。

第六樂章 Qui sedes ad dexteram Patris(坐在聖父之右者) 回到G大調,由強力的無伴奏合唱導入:

全曲剛開始的短小輝煌動機又出現(18:06),以屬音D到達半終止,「阿門做出期待的效果(18:42),快板,具有明確頌歌形式的音樂終於到來,開始進行一系列轉調,基本上都是往上四度,主要動機每次都把主音升半音,來當作橋接及分段,直到轉回原調G才停止(20:02),再次用了附加音帶來不和諧的效果。

女高音唱出了長長的「阿門(20:16),節奏不停變化,短短三小節從四拍到三拍到五拍,接下來的音樂卻呈現出G大調與降B大調的混淆感,弄得和聲怪怪的,但也有種夕陽般的朦朧美,晚星慢慢升起,這兩調性的D以及升F是共同音,最後還用這兩音(又以小提琴獨奏強化),轉到b小調的附加六音G結束,原本是主音的G,到此竟成了附加音,浦朗克作曲之千變萬化,實讓人意外。

另外,這段結尾經文本是以強調耶穌基督,與天主,聖神三位一體的,但竟然只出現一次而已(22:10),反而是前面的經文「求祢垂憐我們(23:05)不斷被強調,可見這還是一首以向上主祈禱的曲子,而非頌讚神性。

浦朗克的「雙鋼琴協奏曲寫作於1932年,首演是由他自己與另一位鋼琴家,有趣的是在米蘭史卡拉歌劇院,編制除了兩台鋼琴外,也用了二管編制的管弦樂團(但有短笛與英國管),但第一第二小提琴都指定為八支,中提琴,大提琴,低音提琴則各為四支,打擊樂器有用到響板,鈴鼓,小鼓等。



第一樂章不過份的快板,剛開始的兩個d小調和弦後,鋼琴彈出一堆快速的十六分音符(0:34):

隨之而來是第一主題華麗的下降音階(1:00),算是這樂章很容易識別的特色,當然低音部的跳躍音型也是(1:04),由此導引出快活的旋律,配合響板,讓人想起他崇敬的夏布里耶~帶有馬戲團或小丑的可愛風格,當然也有一樣刺耳的二度和聲,鼓聲密集響起(2:21),又好像到了叢林一樣。

第二主題速度變慢(2:45),且抒情很多,不像前面張牙舞爪,但幾乎沒有穩定的調性,好像在漫遊,隨後發展部出現(4:33),下降音階,跳躍音型都回來了,只是這次多由管弦樂演奏,產生變化,但在停止後,兩個降B音把曲子轉為降B大調,出現了一個聽似全新的主題,有點像是李斯特浮士德交響曲第二樂章葛麗卿的主題,同樣充滿夢幻,但那些十六分音符的伴奏(5:49)~其實是由樂章剛開始來的,所以,不是全新的東西,我們在這裡很容易被騙...雖說第二鋼琴帶有一個A音,所以並不是那麼和諧,隨後的緩慢,氣息悠長的下降音階則預言了下個樂章(6:30)。

第一鋼琴的主旋律(上圖),配上大提琴的泛音(7:12),第二鋼琴也加入十六分音符的行列,重複彈奏相同音型,完全沒有低音部,曲子變得更單純與晶瑩剔透,也消除了不和諧因素,那我們的再現部呢?對不起,沒有,就這樣突然以開頭的d小調和弦結束,相當令人錯愕。怎麼說呢,這是有點惡搞,卻又調皮可愛的奏鳴曲式。

第二樂章 稍緩慢的,又同樣是降B大調,又同樣是個夢幻的主題(8:08),旋律每次都以兩小節為一句,簡單甚至到有些可愛,伴奏也讓人想到莫札特的音樂,脫胎自上個樂章第二主題,在平穩地進行後,卻接到蒼茫的下行(9:18),與上個樂章悠長的下降音階很有關係,並以此降e小調開展樂曲,經過靠著模進,相當激動卻短暫的樂段,兩台鋼琴常隔著八度競奏,又聽到第一樂章招牌的華麗下降音階(10:14),轉回第一主題後(12:14),把蒼茫的下行音階轉到降b小調,但還是小小的執著回到降B大調,留下平靜的結束,這是個相當精緻唯美的樂章。

第三樂章 終曲 剛開始是d小調和弦,隨後鋼琴就快速的,如觸技曲彈奏的第一主題(13:43),也出現第一樂章的華麗下降音階(14:18),分兩次,決定性的到上個樂章後來出現的降b小調,如同否定其精緻的結尾,有種諧謔的效果:

隨後的第二主題是A大調(15:17),與上個樂章的主要主題都是二小節的單位,經過喧鬧卻沒啥作為的發展後,又接回降b小調第一主題(15:58),然後順理成章接上降B大調第二主題的發展(16:10),這裡與先前不同,完全大有可為,樂章就這樣流暢地下去,到標示「更平靜的地方才慢下來(17:56),一度以為要出現C大調,但突然出現曲子剛開始的十六分音符(19:0),就急轉直下,以曲子剛開始的d小調結束,極為出人意外,好像小丑消失退場。

這作品有極為夢幻浪漫的旋律,卻也有生龍活虎的節奏,還有變調的奏鳴曲式,難怪有人說浦朗克是「教士與頑童的結合,若要體會悅耳動聽,生動活潑的法國音樂,他大概是最好的選擇,我很少聽現代音樂,但他,是永遠的例外。

延伸閱讀:聖桑第三號交響曲「管風琴」的奧妙

文:夏爾克

有誰推薦more
迴響(5) :
5樓. 心念
2021/11/30 08:35
太厲害了
以前從未特別喜愛過浦朗克的作品

經您的詳細精彩解說後

真的是饒富趣味啊 大笑

謝謝心念,這是為了去聽兩場音樂會而寫的,明天又有NSO的浦朗克雙鋼琴協奏曲,到時的感想我再寫出來。 夏爾克2021/12/02 11:13回覆
4樓. 四妹
2021/11/29 11:19

還出現了不該出現的怪異增四度(7:30)...這上主我看也沒那麼好取悅的....

<---  我讀著讀著就大笑了~~  天主要遇到我這種,也要暈倒了,互看不順眼,互不取悅!大笑

厲害的女人,連神都怕,男人只能拜倒了,還好我們是姐妹 得意 夏爾克2021/12/02 11:11回覆
3樓. 巴拿巴
2021/11/27 15:06
歌劇!
我也喜歡"聖衣會修女對話錄(Dialogues des carmélites)"!
英雄所見略同:P

敬祝周末愉快
主內巴拿巴敬筆+_+
這陣子很忙,不知不覺又快到另一個周末,謝謝巴兄來,有空再寫關於這齣歌劇的文章,天氣冷了要多加衣服喔。 夏爾克2021/12/02 11:10回覆
2樓. 環保阿嬤
2021/11/18 16:32
午安
光榮頌真是作曲家取之不盡的題材,
阿嬤早安,謝謝問候喔。 夏爾克2021/11/19 08:35回覆
1樓. 龍公主 我的這一天- 難忘的回憶 20
2021/11/17 19:49

好巧呀 

我們最近的教材之一 也是 Gloria  是聖誕節要演唱的歌曲

不過是巴西作曲家 Jose Mauricio 的作品

不一樣的風格 但都很雄偉

光榮頌真是作曲家取之不盡的題材,現代還一直有新的曲目,謝謝龍公主的告知。

夏爾克2021/11/18 08:4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