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帕德瑪瓦蒂:盧塞爾的芭蕾歌劇/印度三部曲之三(Roussel:Padmâvatî)&改版聲明
2020/03/10 15:21
瀏覽1,257
迴響9
推薦80
引用0

《帕德瑪瓦蒂:愛無所懼》(Padmaavat),是2018年的印度電影,製作費號稱印度影史上最高,票房也是相當亮麗,以印度這樣一個電影大國,並擁有十三億的人口,當時就造成了轟動。

但為什麼電影選擇帕德瑪瓦蒂為主角呢?因為她是十三世紀末印度拉賈斯坦有名的美女&聖女,也可能真有其人,她也是一位公主,深愛著丈夫拉坦辛格國王,但被當時在印度權勢甚大的回教蘇丹阿勞汀看上,她守住貞潔寧死不屈。阿勞汀曾自稱亞歷山大第二,是野心勃勃的君主。

帕德瑪瓦蒂因此被視為女人的典範,在印度永遠受人尊崇,但如此的聖女,在台灣聽過的人很少,大概因為印度文化都被忽略了。但其實,很早就有歐洲人著迷著個故事,並將之寫成歌劇了。


這齣歌劇就是「帕德瑪瓦蒂」(Padmâvatî),是由法國作曲家盧塞爾(Albert Roussel,1869-1937)所作。談到盧塞爾,就不能不說他的海軍資歷,他從小以此為志,音樂只是愛好,但後來也進音樂院學習,1889-1890年他曾在印度近海服勤,並去當地旅遊參訪,這影響了他的一生。

後來在1894年從海軍退伍,才正式學音樂,跟隨著名的作曲家丹第。後來他自己也成為教授,鬼才薩替就曾與他學習,他的作品剛開始是比較受到德布西的影響,後來轉向新古典主義,但他很有自己的風格,音樂充滿強烈節奏感,配器也比一般法國音樂厚重。

他的作品尤以「第三號交響曲」最為著名,常被認為不輸給貝多芬,除此外他的芭蕾舞曲「蜘蛛的宴會」(Le festin de laraignée)也很受歡迎,也是後世電影配樂的範本,奠定他傑出作曲家的地位。而歌劇「帕德瑪瓦蒂」,他稱之為「芭蕾歌劇」,像是巴洛克時期的延續,也有許多歌舞場景,首演於1923年,很可能是歐洲音樂表達印度精神最深入的,因為他實際到過那,拉賈斯坦的風光更給他深刻印象,曲中也用了許多印度民間音樂要素。

樂團編制是三管制,還有四支法國號&小號,三支長號,小鼓,鈸,鈴鼓,鑼,鋼片琴,二台豎琴…等,女主角帕德瑪瓦蒂為女中音,算是少見,還帶有一些身為王后的霸氣,拉坦辛格王(以下當拉坦王)則是男高音,蘇丹阿勞汀是男中音,還有幾位其他歌手,與合唱團,樂譜上寫著獻給他的妻子。

以下範例影片為著名法國指揮普拉頌的版本,被分成了多個段落,為近年來難得的全曲錄音。

第一幕 

前奏(0:01)。剛開始標明「緩慢的」,就展現了這首曲子的特色~就是四度與五度的旋律與和絃,讓調性感變得稀薄。


還一下把所有和弦音降半音(0:08)。速度轉快(3:16),一樣用了四度及五度的跳升下降,節奏銳利。然後是法國號演奏的號聲(3:32),有類似印度塔拉的節奏,以及代表蘇丹王的動機(4:22),注意和聲仍是四度,之前和聲的號聲,突然變得不和諧,象徵和平將變調了(5:10)...

幕啟果然又是四度的旋律,象徵緊張,這樣的旋律與和聲在全曲屢見不鮮。守衛在宮殿叫嚷著蘇丹要來了,已通過第三道門(0:18),女人們叫著不幸(0:36)。但戰士們提醒說他今天是朋友,將領哥拉告訴大家,蘇丹今天來沒帶武器(1:19),他有發過誓,是我們的兄弟,會保護我們。「我們應該心情雀躍走向他(1:42),就像新郎在新娘身邊。」

但許多人還是認為他來者不善,因為他是信回教的,與我們宗教不同。「他殺了我們的兄弟!」但商人們認為應該沒事吧,此時守衛叫道(2:09):「蘇丹通過第四道門了」! 這時使者要來了,大家趕快讓路(2:22),這是巴達王子。但怎麼,他年輕的臉如此嚴肅(2:41)?

巴達說他看到蘇丹,是有帶武器的(3:16,蘇丹王的動機出現),還閃閃發光…大家大驚,「應該通知國王!」這時守衛大叫(3:33):「蘇丹通過第五道門了」!但侍女們還在討論花園的花(4:21),用的是開頭象徵緊張動機的變奏,用的是印度拉格中常用的降第六&第七音,變的柔美婀娜,還說他們的臉看不到,似乎帶著金色面具...

此時在「啊~」的一片驚愕聲中(降第二&第六&第七音,仍是拉格常用音階),蘇丹與護衛隊來到了。他向拉坦王打招呼(2:10),拉坦知道他來意不善(3:10),他卻說(3:32):「我的話語比夜鶯歌唱更甜。」拉坦王拿了杯子來(3:50),希望能結盟,但哥拉覺得此時不應該(4:13)。蘇丹則嘻皮笑臉說(4:35):「不要急啦,讓我慢慢參觀這裡。」

拉坦王問他想要看什麼(4:50)?不然看看我們戰士的敏捷和威武好了(5:50)!戰士之舞開始,這是有名的段落,亦被他放在組曲裡面。

跳完後,蘇丹說(3:39):「看這些迅猛的戰士,哪個敵人能不害怕?但在這的是一個朋友,我想要溫柔點的。」於是拉坦王又要女舞者出來。

先是一堆女奴,再來是一個女奴之舞(1:18),這是我相當喜歡的段落,也終於有比較穩定調性。豎琴的伴奏點描細如小珠,群奴之舞又回來(2:29)。跳完舞之後,蘇丹問怎都是些外國的奴隸(3:00)?拉坦王說他們不能和我們通婚。蘇丹:「是怕他們不忠心嗎?看來,我不是最不忠心的了,婆羅門僧可作證。」僧侶(3:32):「蘇丹已經接受我的提議,崇奉我教了!」(騙人的啦),拉坦王稱讚他。

蘇丹也稱讚女舞者的美(0:20),隨後又是一堆啊~啊~的聲音(1:05),由慢舞逐漸到快舞,是極為豐富精彩的段落,相當有異教感,仍用拉格式的音階。直到他們跳舞完後下去。蘇丹說這些舞者,裡面有帕德瑪瓦蒂嗎(7:41)?拉坦王大驚。「她是我的妻子啊(8:29)!」蘇丹;「她不值得她的名聲吧?僧侶,難道你在騙我?」 拉坦王只好讓帕德瑪瓦蒂出來,僧侶頌讚著她的美麗與純潔(8:59)...

不久她的侍女那卡姆提也出來了,一樣頌讚著她。 但阿勞汀粗野的要她移去面紗(3:18),拉坦王照辦,帕德瑪瓦蒂只好遵命,看到臉後,蘇丹也驚訝於她的美(4:04),不敢相信。

「大人,我們該走了吧?」僧侶對蘇丹說(4:21)。哥拉:「那結盟呢?」「是逗你們玩的啦(4:26)!當心亂時,怎能結盟…」拉坦王想留住蘇丹,但他說要走了,「明天(4:49),我的衛隊將帶足夠的謝禮來。」隨後就撐著僧侶的肩膀,推擠群眾匆匆離開。

群眾見他逃了,但僧侶卻留在那裏。大家跑去問他到底是誰(5:31)?好像有看過他,為何要留下來?僧侶本來一句話不說只是登上階梯,但被問了,他就說(6:01):「我有帶一個口信來。我是歸屬於蘇丹的婆羅門(6:35),我告訴你們這些主人的兄弟,為了友情,他希望要求一樣珍寶,是活的(7:15),」拉坦王已知是帕德瑪瓦蒂了。「若被拒絕(7:26,序曲動機又出現了,可知是代表蘇丹的武器),他會再回來的。」

拉坦王急忙備戰(7:51),並要婆羅門回去答覆,說他如果不崇奉神(8:13),就是劊子手。然後從哥拉開始,大家備戰(8:19)。哥拉:「僧侶,你要帶給我們戰爭?」僧侶(8:47):「你給我讓開!這是褻瀆!」然後無視群眾,狂熱頌讚(8:52):「勝利將屬於毀滅的濕婆神!將帶死亡給你們!夜晚將充滿白天,戰士將在平原被割喉,小孩將驚恐的哭泣,女人將在痛哭中慘叫。至於女王,她的美麗將在煙硝中失色(9:38),因為她侮辱了不祥的力量!」

大家大叫:「他在侮辱女王,死亡!」 群眾開始推擠僧侶,他消失在漩渦中。但沒一會又出現,臉上帶著血(10:05):「死亡將降臨你們,死亡!



群眾大喊著:啊~啊~,並開始備戰。但帕德瑪瓦蒂(0:54,終於出聲了):「太遲了,我沒法防止這種褻瀆…神不再聽我們的了(2:14)!就像海岸波浪通過一般的消失了!男人遭到鋒利的劍攻擊(3:08),女人在室內深處哀嘆…喔神(4:31),不要讓我與他分離,接受我,即使死亡。不管生或死,讓我與主人同在。」最後出現的是增三和絃,滿有全音階風格,收在C音上,第一幕完。



第二幕,在濕婆神廟的入口,深處有巨大的神像,在柱腳下,是一個地道的入口。帕德瑪瓦蒂靠著柱子,做出懇求的樣子,祭司們在地道中。

帕德瑪瓦蒂與大家一同向濕婆神祈禱,「濕婆神啊(1:24),讓我的聲音連結這些地底的聲音,我們的戰士就像收割般被砍倒(2:00)。」他們戰敗了,只好逃到這裡。「統率殘餘的武力(2:37),拉坦王做最後的努力。我聽到遠方的戰場聲音(2:47,激動的弦樂),這是解救,還是災難?」(背景是一堆群眾向濕婆神祈禱,非常恐懼的感覺)「在石頭上流血了(5:28),死亡…夜晚充滿火光,生命被死亡引領(5:57)!」

「你們說什麼(6:37)?回答我,這是你的女王!」帕德瑪瓦蒂說。祭司從左邊出來,「我們看到了微笑在恐懼的臉上(7:01),我們向濕婆的女兒們祈禱,她們要我們拿供品。」「什麼供品(7:38)?是我嗎?看,我把武器準備好了。」她把匕首拉了一半。
祭司說。「供品不只一個(8:11)!」



此時拉坦王叫帕德瑪瓦蒂(0:11),他流著血。「你受傷了嗎?我的祈禱都無用!」拉坦王(0:30):「到黎明前是休戰的,蘇丹定了期限,若拒絕他,就要對整個城市報復。」帕德瑪瓦蒂(0:53):「這是我在人間最後的瞬間了」。

帕德瑪瓦蒂!城市要消滅了(2:04),我們一起死吧!」 「要死也要在戰場上光榮的死!

「我不是害怕這樣死(2:36)。」 「我想和你一起,在柴堆上!」

「帕德瑪瓦蒂!你有聽到死亡的喧聲(2:58),和血光染紅大地?」

「我就要死了(3:18)」

拉坦王:「不!你應該要活著!」 (變很慢) 帕德瑪瓦蒂:「你要我活著(3:39)?」

「帕德瑪瓦蒂!想像母親看他們的孩子互相殘殺(3:53),想像妻子不再捍衛自己的丈夫,新娘婚禮的歌聲是末日的喧鬧聲!」

帕德瑪瓦蒂安慰他(4:29),兩人談情說愛一番,並想起過去一起穿過海洋(6:04),受到人民歡迎,兩人幸福在宮殿生活的事情

拉坦王(8:18):「太陽不久將再升起,我有答應濕婆神拯救我的人民。」 帕德瑪瓦蒂:「這是褻瀆(8:30)!在純潔的火之前,你將把手放我心上,劃過我的前額,作為你擁有的象徵!」

「我要拿我自己來贖罪(9:08)!」 「我不能讓你負擔這樣的罪!」「妳要服從我(9:18)!」 「保護我們(9:30),濕婆神!」帕德瑪瓦蒂推倒了拉坦王。 「你做什麼(9:49)?」拉坦王說。

「我不能走(10:17),死亡將連結我們。」 




她站起來,跑去左邊的門右邊的門,「祭司們(0:02),我是神的祭品,在等著你們!」 祭司們在門的左邊,他們舉起了火把,低著頭而靜默,把拉坦王帶到左邊,右邊則是一堆女人們焦急帕德瑪瓦蒂身邊。 隨後是這些女人們「啊~啊~」的哭聲(1:56),帕德瑪瓦蒂(3:00):「我忠實的姊妹們,不要我為哭泣,我的眼睛看到了光芒(3:38),沒有害怕,這偉大的時刻,迦梨(黑暗女神)的熱情目光!」

女人們拿給她梳子,鏡子,項鍊,婚禮的面紗等(4:11),「太陽將死亡(5:06),我將獨自在黑暗的夜,聽著星星模糊的聲音,我的靈魂,已放棄了我。」祭司們完成了葬禮的打扮,開始念咒(6:30),「石頭上流血了(6:44),死亡!」女人仍在帕德瑪瓦蒂身旁,悲鳴著。

濕婆的女兒,神女,妳,讓死亡滿足,找尋他的犧牲者。

祭司們點了爐火,冒著濃煙,當濃煙消散,可看到吸血蝙蝠在探頭聞著血味。兩個人的第一個在祭司前面旋轉,一推,他們跌到左邊深處,在祭司的行列後,另一個人模仿他,帕德瑪瓦蒂和女人們移轉了目光。 「濕婆,迦梨,欲望的傷痕,杜爾迦,甜美不忠的蛇,誘惑的試探!


幻影

在煙消散時,祭司又把火藥丟進去,迦梨衝過去地道,活潑的拿著三叉戟,做出貪婪的舞蹈飄在杜爾迦上面。杜爾迦假裝要找尋避難所,到女人們的後面,圍繞在帕德瑪瓦蒂旁(2:52),她想抵抗,當迦梨接近時,杜爾迦護住她的肚子(3:52),她覺得害怕,跳到一側,伸手念著咒語,杜爾迦與迦梨仍互相追逐扭打。



少女與祭司們唱:「啊(0:13),在這火光之夜,生命要被帶到死亡,白色少女,黑色少女,甜蜜與神聖的安息吧,在永恆的婚禮灑花!」, 四個白色少女與兩個黑色少女出現(2:39),她們為仙女所化,守護著國王與帕德瑪瓦蒂。

她被帶到拉坦王旁,她一手放在他心上,一手在他前額比一個手勢,這葬禮的婚禮儀式伴隨著火光。可聽到外面的哭聲(3:02)。 「曙光出現(3:49),屠殺來到,解脫!」 祭司們將拉坦王的身體推入地道(5:39),帕德瑪瓦蒂被仙女守護著,當她進入柴堆時(8:30),做了一個恐懼的動作,但仙女們溫柔的扶著她。

大家在念一堆咒語(盡可能在舞台後),並將柴堆點火。大門打開,蘇丹出現(9:33),那些跪在地上的女人起來,找尋避難所,他看著那些煙,呆住不動,最後到安寧的F大調,幕慢慢落下,帕德瑪瓦蒂以這種方式表現了她的貞節,讓蘇丹雖勝利但一無獲,永遠被後人稱頌。以真正的印度故事,又用印度風格的音樂來結束我的印度三部曲,是最適合不過的,雖然全無劇本要直接用譜上的法文來翻譯,我也甘願了,在此謝謝各位來訪的朋友們。

改版聲明:最近因疫情關係,多場音樂會皆遭取消,說實話若沒音樂會,我寫文就沒有動力,剛好這樣寫也幾年了,也該換個方式。以後寫文不會變少,但像這類很純粹的古典音樂文章會變少,會多些其他方面,包括看書,看劇看電影,或旅遊等心得,但其中一定會有音樂,這是堅持,也是為了渡過目前這樣灰心的時間。

文/劇本翻譯:夏爾克

有誰推薦more
迴響(9) :
9樓. 雲大少爺
2020/03/22 23:01

我喜歡印度電影

找來看!

 

大少爺晚安~我也想找可是還沒找到,超想看的。 夏爾克2020/03/25 20:35回覆
8樓. 四妹
2020/03/20 13:08

寫什麼我都讀...讀懂開心,讀不懂長知識!一個大門加上好幾扇窗,只有更亮、空氣更好......還可以順便防疫!得意 

準備長板凳等你。

謝謝好姐妹,現在最需要這樣的鼓勵了啦,現在恢復了點寫作本能了,多開窗多看多寫的意思啦。 夏爾克2020/03/21 10:49回覆
7樓. 水 羚
2020/03/15 03:50
很棒
讚
謝謝水羚,好久不見,周末愉快, 夏爾克2020/03/21 10:48回覆
6樓. 巴拿巴
2020/03/13 21:59

夏兄,

你真是罕見曲目大師耶

連這麼稀罕的曲目都找得出來

能不能請問你這修罕見曲目都是在哪裡看到的啊?

然後夏兄要改版了

期待另一種不同風格的文章!

周末愉快!

巴拿巴敬筆+_+

巴兄早安,這部歌劇其實我是從一套古典音樂叢書,有介紹盧塞爾這位作曲家時看到的,當時就因為文字的描述而對這部劇有了興趣,當時是二十年前了,但錄音與樂譜都找不到,直到幾年前這兩者都有了,但劇本又看不懂,直到學了法文後,才得以完成這文章,也算是終於完成我多年的心願了。文章要改版恐怕是不得不為了,因為我先前寫文有一重要原因是為了音樂會預習,如今因疫情音樂會幾乎停擺,也很難寫下去了,但還在想新的形式,謝謝巴兄來打氣,周末愉快! 夏爾克2020/03/14 10:40回覆
5樓. 好希望
2020/03/11 19:32
病毒來臨,始料未及,我們這邊也有7個案例了。夏兄信手拈來其他領域,精彩可期。

病毒太可怕了,希望你一切平安,我其實也不知道這樣要怎麼寫,以前有寫過,但現在要研究了唉。

夏爾克2020/03/12 18:36回覆
4樓. Charles Lin
2020/03/11 17:06
謝謝夏爾克,分享許多歌劇,和背後的很多故事,獲益良多,尤其像我們理工背景的,歌劇大概都一竅不通。
謝謝大哥,歌劇是綜合藝術,可從很多地方去理解,可探討的地方也不少。 夏爾克2020/03/12 18:35回覆
3樓. 瑀璇心語udn(新世界交響曲 )
2020/03/11 08:21

感謝夏爾克的分享

歌劇的吸引力,與音樂的魅力

有時真讓人沉醉其中

感謝瑀璇來,我覺得聽歌劇的好,除了音樂外,就是可了解很多歷史,文學,還有各地風土民情。 夏爾克2020/03/11 11:49回覆
2樓. Bianca
2020/03/10 22:54

夏爾克的古典音樂分享真的非常精闢,不過換換寫作題材確實可以重新燃起動力,都期待~

捨不得放棄,硬著頭皮去聽 NSO 2/28 那場音樂會,後來得知澳洲音樂家確診新冠肺炎,小小驚嚇了一下!幸好我坐在三樓,距離舞台八丈遠...烏雲飄過

好險妳坐的遠,那天我在衛武營聽戰爭安魂曲,如今NSO的事鬧得滿城風雨,也是讓我覺得灰心之處,謝謝妳鼓勵喔,真的好難再有寫文的動力了... 夏爾克2020/03/11 11:47回覆
1樓. the flying kite
2020/03/10 18:04

多謝夏爾克先生的用心。

這場瘟疫真的讓人心難安,人與人的距離被迫拉遠,生活的步調不再閒適...

音樂具有最大的撫慰力量,可惜我們門外漢音樂素養還有待提升;您若提供我們讀書心得、歌劇電影賞析、各地旅遊民土風情再加上音樂,相信很有助於大家紓解疫情鬱悶。真的拭目以待喔!

啊音樂只要好聽就好,我也是記錄聆聽心得而已沒什麼,這次讓我深覺得音樂已沒那麼重要,也是那麼脆弱,以後應該多寫些自己其他的興趣才是。 夏爾克2020/03/11 11:45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