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布瑞頓:戰爭安魂曲的歌詞與音樂(War Requiem)
2020/01/06 21:13
瀏覽1,411
迴響3
推薦79
引用0

英國作曲家布瑞頓(Edward Benjamin Britten,1913-1976)的作風一向被認為是比較保守的,但他曾想與十二音列大師貝爾格學習,可惜因為貝爾格驟逝而作罷。他也曾為30年代的紀錄片配樂,頗受好評。1939年德國進攻波蘭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時,他拒服兵役,此時就已展現反戰態度,然後移居美國,到1942年才回英。

他也是優秀的指揮家與鋼琴家,常指揮英國室內管弦樂團,演出自己與巴哈,海頓,莫札特,與其他英國作曲家的作品,他的莫札特鋼琴協奏曲也是有名演奏。

1958年,為了在二次大戰中被破壞的科芬特里大教堂(或名考文垂座堂)重建儀式,他被委託寫一首合唱曲,這就是後來被稱為他的代表作,也是二十世紀做重要合唱作品之一的「戰爭安魂曲」(War Requiem),1962年在開幕式首演。他本來有意邀蘇聯女高音Vishnevskaya,與英國男高音Pears(也是傳聞的布瑞頓同性伴侶),和德國有名男中音費雪狄斯考一起演出的,也代表三國間的和解與真正的和平,這用意很好,但蘇聯當局以Vishnevskaya的老公,也是著名大提琴家Rostropovich生病為藉口不肯放行,此時正是美蘇冷戰時刻,後來的首演只好由北愛爾蘭女高音Heather Harper取代。首演後大成功,各方讚譽不斷,但布列頓並不滿意,後來為求完美自己又指揮了倫敦交響樂團演奏,也錄了音,這次Vishnevskaya終於參加了。此一重要錄音可參見以下影片(但我以為戰爭安魂曲要有演出畫面為佳,所以還是以有現場演出畫面的為範例。)

這首曲子的特殊之處,就是有九首英文詩,混入了傳統的拉丁文安魂曲經文。這些詩由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前一周戰死的年輕詩人歐文(Wilfred Owen)所作,他親身參戰目睹戰爭可怕,表達強烈反戰情緒。所以我們在這曲子中常可聽到一邊是對神祈求安息,一邊卻是赤裸裸的殘酷戰場,猶如一邊是天堂,一邊是地獄,布列頓巧妙的讓兩者交錯交織,這其中有對比,有諷刺,有融合,實際感受必須聆聽曲子才能知道,這當然是很創新的作法。

歐文(1893-1918)

在總譜前,布列頓寫下了要紀念的人名,這四人除一人是1959自殺外,其餘都是戰死,也是布列頓或Pears的朋友,所以寫這首曲子也可能是為了哀悼他們。另外也引用了歐文的詩:

我的主題是戰爭,與因為戰爭的悲憫。詩存在於悲憫之中,今日詩人唯一能做的只有提出警告。

在編制方面,很特別的是分成管絃樂團與室內樂團兩部分,兩者之間的關係微妙,規則是唱拉丁文時用管弦樂團,英文時用室內樂團,直到最後兩者才結合。管弦樂團為三管制,加上六支法國號,四支小號,三支長號,弦五部,還有鋼琴,管風琴(或簧風琴),和定音鼓(規定四個),鐘,小鼓大鼓,鐵琴,三角鐵,鈸,鐵琴,響板,木魚,鑼,樂鞭…等。室內樂則都是一管編制,弦五部,加上一台豎琴,除此外要有混聲合唱團與兒童合唱團,以及三位獨唱家。

見以上影片,女高音與男中音分別都是個人極為喜歡的NetrebkoHampson,當然不能錯過。剛開始是d小調,在安魂似的鐘聲與鑼聲中,合唱唱出(與管弦樂團):

1.永恆的安息

「安息(1:51),安息,(2:00是重要動機,都帶有短-長的節奏)上主,賜他們永遠的安息(2:50,間隔增四度的合唱), 以永恆的光亮照耀他們(3:46)。」

上主,你在錫安當受讚美(5:06,兩組男孩合唱+管風琴,轉F大調,可是句尾常故意升F,拍子變化頻繁,6/4,3/4,4/4,幾乎每一小節都改變), 在耶路撒冷當得尊崇。 垂聽我的懇求,所有生靈都當來到你面前。上主,賜他們永遠的安息(6:05)。」

給不幸喪生的青年之頌歌】(歐文詩,為英文,以下亦同)

男高音獨唱(7:59,換了室內樂團,加了豎琴的琶音,低音部分是剛剛的重要動機):

「什麼樣的喪鐘會為了那些如牲畜般的死者敲響,只是怪物般的憤怒,結結巴巴重複的步槍聲(8:12,小鼓打出步槍一樣的聲音),唱著匆促的祈禱。 沒有從祈禱者或鐘聲來的嘲諷(8:26),除了合唱外也沒有哀悼的聲音,那刺耳的,哀嚎砲彈聲的錯亂合唱(8:41),從悲傷的碉堡,號角呼喚著他們。什麼樣的蠟燭會為弔念他們舉起一次(8:59),不是在少年兵手中(9:11),而是在他們眼裡,閃亮著告別的聖光。少女額頭的蒼白會成為他們棺材的覆布(9:31),他們的鮮花是沉思的溫柔,每個慢來的黃昏如百葉窗一樣落下(9:57,有緩慢落下之感)。」

合唱又唱:

「上主,請垂憐(10:24),基督,請垂憐,上主,請垂憐。」

 這個場景的合唱用的仍是曲子開頭沒多久的增四度和聲,喪鐘般的鐘聲又出現了,最後卻突然轉回F大調和絃結束,力度是很弱的PPPP。

2.震怒之日

一支法國號,兩支小號,一支長號,剛開始的音型可稱為號角動機(11:50),是暗示G大調。

「震怒之日(12:18,男聲合唱),這一日世界將被燒成灰燼, 正如大衛與希比拉所預言的。 將會有如何可怕的顫慄(13:09), 當審判來臨時 一切都要詳加盤問,嚴格清算。」

隨著號角動機(13:31),轉成g小調模式,六支法國號,四支小號,三支長號燦爛的合奏。

「號角響起(14:04),絕妙的音響, 穿透了人間的墓, 將世人都帶到我主跟前。死亡降臨(15:04,女聲合唱),世界震撼,人類都甦醒過來,答覆他們的審判者。」

聲音(歐文詩)

在管弦樂團還未完的餘韻中,室內樂團突然進來(15:36)。男中音:

「號角響起 (15:52,號角動機),讓傍晚的天空變的悲悽,號角回答(16:04),聽起來悲傷。號角吹響(16:27,號角動機反向),男孩的聲音在河邊(16:39), 睡眠成了他們的母親,暮色的悲傷依舊,明日的影子重壓在他們身上(16:55)。過去的沮喪已停止(17:25),被明日的影子壓到彎下身,睡吧(17:55)。」

這裡最後審判的號角聲,在曲子中,似乎與戰場上的號角聲結合了,但一個是帶人到天堂,另一個卻是帶人到地獄。拉丁文與英文歌詞的交錯,像是天堂地獄的交織。

「判書即將呈上(18:09,女高音獨唱,又回到管弦樂團,運用短-長動機), 其中載著一切記錄, 世界將如此受審。審判者就位以後(18:35),每一項隱藏的行跡都將遭到揭發, 也就不再有未得賞罰之事了。我這可憐的人該乞求什麼呢(19:11,合唱)? 連正直的人也幾乎無法倖免之時, 我又能向誰申訴呢(19:34)? 無比輝耀的國王(19:50,女高音獨唱,有許多大跳音程,和急促附點音符),他慷慨地拯救那些能得救贖的人(20:04,合唱,與獨唱配合),憐憫之泉,請善待我吧!」

下一次的戰爭(歐文詩)

有趣的男高音與中音二重唱,常常是男高音先唱,男中音接續,完成一個句子。 

「在戰場上(21:01,男高音與男中音,背景是像機關槍的小鼓聲),我們友好的走向死亡。坐在一起吃在一起(21:15),冷靜而沉穩。我們的手接著他們飯盒掉下來的剩菜,我們聞到他們呼吸的濃重氣味,我們眼眶濕了(21:30),但勇氣不能難堪,他們的口水像子彈吐到我們身上,他們的咳嗽是子彈的「碎片」(21:40,重複)。當他們在高聲歌唱時,我們唱和。當他們用鐮刀割我們時,我們吹著口哨。 噢,死亡絕不是我們的敵人(21:56),我們一同歡笑,我們聯合他們,老戰友,沒有士兵能抵抗他們,我們笑著(22:09,花腔),知道更好的人將來到,還有更偉大的戰爭,當每個驕傲的戰士吹噓著(22:28),他是為了生存而戰,不是為了旗幟(22:39,低音)。」

女聲合唱(22:51,號角動機反向),分成四部,一部一部加入的賦格曲形式,每次主題加入時就有其他聲部反向,常有二度和聲,加上逐步的轉調,有種呻吟懇求之感。

「請記得(23:28,主題,剛開始是c小調),良善的耶穌,我的救贖是你降臨人世的緣由。 請別在審判日遺棄我!尋覓著我(23:57,主題,轉成e小調),你疲累地坐下來, 你承受十字架的刑罰來救贖我,希望這樣的苦難沒有白擔。 公正的賞罰判決者, 在判罪日之前,請以寬恕之心對待我們。我呻吟著,因為我是罪人(24:26,主題,轉成a小調), 罪惡感漲紅了我的臉,天主,請寬容一名哀求者吧!你,寬恕了有罪的婦人(25:00,主題,這次調性詭異),並警告了竊盜,也請賜予我希望。我的禱告雖然卑賤, 然而和善慈悲的你,將免我燃燒於永恆之火中。在綿羊群中賜給我一席之地(25:45) 並將我與山羊隔開,讓我站在你的右手邊上(26:09)。」

男聲合唱:「當該下地獄者都被驅逐(26:45,男低音),並趕進烈焰中之後,請讓我和得恩寵的人為伍(27:37)。叩首哀求的我懇請你(27:05&27:20,男高音),我的心已成灰燼(27:43),請在我最後的一刻裡幫助我(27:32)。」

【戰鬥中看到我們槍砲的一部分】(歐文詩)

慢慢的舉起(27:58),你這長而黑的手臂(28:09,號角動機),向著天的大砲,將發出詛咒。伸出你那能造成危害的傲慢之手(28:31),在罪惡增長之前打擊它(28:47)。但當你的魔力完全遍及之時(29:07),也許神會詛咒你,把你從我們的靈魂「切離」(29:32)。

合唱:「震怒之日(29:43),這一日 世界將被燒成灰燼, 正如大衛與希比拉所預言的(30:21)。 將會有如何可怕的顫慄(30:56), 當審判來臨時 一切都要詳加盤問 嚴格清算。 (30:50,號角動機,成為減五度)當那痛哭之日(31:10,女高音) 罪人從灰燼中 復活受審判(32:08)。 主呀,以慈愛對待他們(32:45)。」

 【徒然】(歐文詩)

男高音獨唱,配樂有許多木管震音,包括英國管的,似乎要表現那種「低語」。

「將他移動到太陽下(33:04),那陽光曾經安穩的讓他們甦醒,在故鄉(33:24),未播種田野的低語,總是喚醒他。甚至在法蘭西,直到早上(33:46)下雪前,那古老親切的太陽才知道,有什麼能喚醒他。 當那痛哭之日(24:20,女高音&合唱)... 男高音:想想(34:35),太陽如何孕育種子,曾喚醒冷酷星球的土壤,精心打造四肢,讓軀體神經貫通(35:12),給予溫暖,卻沒法動了?是為了(死亡)土壤才成長的嗎?」

合唱:罪人從灰燼中(35:41)...

男高音:是為了(死亡)土壤才成長的嗎(35:57)?

合唱:復活受審判(36:10)...

男高音:到底是怎樣愚昧的辛勞(36:26),破壞了大地的沉睡?」 (這裡男高音與女高音及合唱的聲音交錯,男高音控訴死亡,女高音及合唱則要罪人復活受審判,感覺根本是各玩各的不相關,但也對比了天上人間之異)

合唱:「耶穌慈悲的主,賜他們安息,阿們。」 (36:59,又出現增四度的和聲,喪鐘般的鐘聲又出現了,最後又突然轉回F大調結束,力度是很弱的PPPP,簡直是第一樂章結束的翻版。)

3.奉獻經

「主耶穌基督(38:57,只有風琴伴奏,在遠處的男孩合唱,第一音都加重音),榮耀之王, 讓虔誠者的靈魂(39:10), 遠離地獄之苦痛與無底的深淵。 從獅子的口中拯救他們出來(39:36), 以免地獄吞噬了他們, 以免他們被擲入黑暗中: 但是讓神聖的大天使米加列(40:13), 將他們領入聖靈之光中(40:24), 如同你給予亞伯拉罕(40:41),與其後裔的承諾。」

從這開始四聲部的賦格曲,是遵照歷史上安魂曲的往例,但這首主題與倒影(40:50)常接連出現,相當有趣的現代賦格曲。剛開始是G大調,直到後來才改變調性(41:13,F大調),但最後又轉回G大調,拍子變化也自由,從6/8拍子最後成9/8拍子。

老人與年輕人的寓言】(歐文詩)

樂團的木管分別吹出剛剛賦格曲的主題(42:19),男中音唱:

「所以亞伯拉罕起來(42:24),去伐木,他拿著火把,和刀子,當他們一起休息時,(男高音)長子以撒說:「父親,讓我看看你準備的東西。火和鐵器,但用來祭神的羔羊在何處?」(男中音,43:27)於是亞伯拉罕把兒子給綁起來,築祭壇和壕溝(末日經的號角動機&軍樂又出現了),伸出刀子要把兒子殺了來獻祭神。那時!天使從天空呼叫他(男中音與高音一起,44:16,豎琴象徵天使),說:不要這樣對那個少年人,他什麼也沒做,看!公羊,被叢林鉤住了角,應該改用驕傲的公羊奉獻。(男中音,45:28)但老人不這麼做,殺了自己的兒子,將歐洲種子的一半(45:50&46:06&46:26&46:41),一個一個消滅。」 (這裡跟聖經的典故不同。聖經中亞伯拉罕是聽從了天使的勸告,不殺自己的兒子來獻祭,神因此知道了他的堅定信仰。但在歐文的詩裡,他卻變成了不聽勸告,造成慘重後果,把這首詩放在出現神對亞伯拉罕後代承諾的”奉獻經”,實是一大諷刺。)

在男高音&低音還唱著”將歐洲的種子的一半,一個一個消滅”時,男孩輕聲合唱:

「天主,請接納我們為讚美你(45:54), 而獻上的奉獻與禱告。請為了我們今天所追念的靈魂 而接受它們。天主(46:28),請讓他們死而再生。」(這段把上面所說的諷刺更加深了,因為是同時出現的,而這種插入時的手法好像天堂走自己的路,與人間無關)

合唱:「如同你的承諾給予亞柏拉罕,與其代代子孫
(47:04)賦格曲又出現,這次一開始的主題,是與上一個賦格曲反向,氣氛也不再像上一個堅定了...

4.聖哉經

顫音琴,鐵琴,銅鈸,鐘,鋼琴等發出漸強的震音(48:34),自由拍子,女高音唱著:

「聖(48:40),聖,聖,上主萬有的主(49:20),你的光榮充滿天地」(49:57,把四聲合唱各分兩部成為八部),唱法是吟唱,即是在同一音高用吟的方式唱出,使用罕見的1/2拍子,並把句尾拉長到結束,配上木管樂的大規模震音,好像大地都甦醒顫動著,要讚美上主。

號角響起,大鼓與鑼敲響,合唱將「歡呼之聲響徹雲霄!」這句與前面女高音唱的"聖聖聖”的旋律(這裡是男低音)組合起來(50:47),形成二重賦格,第二主題真的幾乎都在男低音聲部,相當有趣,另外特色是弱起&強調弱拍,多少有點辛苦的感覺...

「奉主名而來的當受讚美」(51:59,女高音),有趣的是,在女高音不斷讚美”奉主名而來的人”時,合唱卻有些無精打采的重複同樣的歌詞,最後連女高音都有無疾而終之感,還常用空虛五度和聲,更讓人覺得空泛。 「歡呼之聲響徹雲霄」(54:02),又是一次二重賦格,這樣的做法其實是滿符合傳統模式的。但在狂熱的頌讚還沒結束時,室內樂團竟然悄悄的進來了,自顧自的要開始演奏悲慘的音樂了,這樣的作法是有點無禮,但似乎是天上與人間的一種對立。

【結束】(歐文詩)

「東方有一道閃電發光(54:43),風起雲湧,乘車的寶座出現,報時的大鼓擊響(55:09),停止後,乘著青銅色的西風,撤退的號角吹響(55:32),生命應該讓這些肉體甦醒嗎?他真的能將所有的死亡廢除,緩和所有的眼淚(55:55)?將生命空乏的血管再度注滿青春,用不死之水能洗淨老年嗎? 我問歲月 (56:18),他說不行,「我的頭因積雪而垂下(56:29)」當我傾聽大地(56:50,4/4拍子轉2/2拍子,變得急促),大地說:「我火熱的心萎縮了(57:05,注意豎琴的泛音撥奏,又安靜的轉到4/2拍子),疼痛了,那就是死。我過去的傷痕不會被讚揚,我的淚成了海,也不會乾枯的。」最後以一個很低的豎琴與低音提琴的升F音結束。

5.羔羊經

先是室內樂團的弦樂齊奏,輕輕奏出特殊的五拍子(58:33),是一個先下後上的鐘擺般旋律,最後都以b小調的屬音升f結束。

靠近Ancre的各各他】 男高音唱:

「有人停留在被砲擊路面上的岔路上(58:40),在這場戰役他也失去了手足,但他的使徒們紛紛離開隱藏起來(59:10),如今士兵們留下與他共苦。 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59:32,合唱),求你讓他們安息。」

男高音:「靠近各各他的山丘(59:52),許多僧侶步行著,他們因被拒絕耶穌基督的暴徒所留下的印記而驕傲。」

合唱:「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1:00:15,),求你讓他們安息。」

男高音:法律學家要所有人民對國家忠誠(1:00:32,豎琴的近共鳴板奏)。

合唱:「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1:00:44)…

男高音:但那些更有大愛的人(1:00:49,男高音),即使付出生命,也不會怨恨(出現了陰暗的增四度音程)。

合唱:「求你讓他們安息(1:01:16,),求你賜給我們平安」(1:01:31,男高音),最後也是以升F音結束。

另外為紀念剛去世的男高音Schreier,特把最後樂章改成他與沙瓦利希指揮NHK交響樂團的版本,獨唱陣容還有參予首演的費雪狄斯考,和他的夫人女高音julia varady(目前尚健在),當然是很有紀念價值的。

6.釋放我

先是大鼓滾奏與高音鼓的輕敲(0:08),低音大提琴奏出類似全曲剛開始的旋律(0:37),拍子也回到第一樂章的4/4拍,但特殊之處是常強調最後一拍,非常有切分音,那種衝刺然後無力的效果。

「釋放我(0:39),天主,請從永恆的死亡中將我拯救出來(1:03) 在那可怕的一天裡(1:24),屆時天地都將震撼(2:17),而你將以地獄之火來審判人世(3:32)。(火,3:48&4:08),驚懼與顫抖遍佈我身(4:27,女高音,音型就有顫抖之感),我極度害怕(將害怕這字唱到高音c後(5:15),合唱一堆「釋放我」蜂湧而出,並奏出第二樂章的號角動機(5:21))即將來臨的審判與神怒,屆時天地都將震撼(5:39)。 那一天(5:58,女高音與合唱),神怒之日,充滿深刻的絕望與無限的悲慘,那將會是偉大而極其痛苦的一天(6:34)」

隨後又是一堆合唱的"釋放我,天主”,注意弦樂的短-長音型,讓人想到第一樂章。

【奇怪的相遇】(歐文詩)

男高音(Peter Schreier):

「我像是從戰場上逃出了(7:56,在冷靜的五部弦樂g小調和弦持續音下,為自由拍子,有吟誦風格)。走下這些深而暗的坑道,那是以前幾次大戰當作戰壕挖掘的花崗岩洞穴。那裏被呻吟的睡眠的人所充斥(8:38),不知是沉思或是死亡了。當我探查他們時(9:08),一個人跳起來,用哀怨的眼神注視辨認著,舉起苦難的雙手似乎要祝福我(9:37)。」

「已沒有槍聲(9:57),煙囪中的呻吟也沉靜了,我說:「陌生的朋友(10:15,可怕的增四度),這裡沒有什麼好哀悼的。」 男中音:「不(10:39),另一個人說,只有無謂的歲月,以及失望,希望屬於你的(11:18),也曾經是我的,我也曾追著世上最狂野的美人去狩獵(11:41,狩獵加重音)。當我快樂時,很多人嘲笑著(12:09靠近豎琴共鳴板的撥奏),我為了那離開的而流淚(12:25),現在必須死,我說的是沒說出的真相。這戰爭的悲憫(12:57,然後是一堆號角動機的反向與正向,由於譜最前面有這句,因此可能是全曲的精義),戰爭造成的悲憫,現在人類滿足於毀壞,或不滿意就狂怒發洩(13:25),他們如母老虎一樣敏捷迅速(13:47)。」

「沒人會阻礙軍隊,儘管國家由進步走向泥淖,我們避開這倒退世界的進行(14:05),進入了沒有圍牆的空城(14:25),當洶湧的血止住了戰車的輪子時(14:50),我會用香甜的井水將之洗淨,即使為了戰爭我們要沉到井水的深處(15:38),即使為了曾有過最甜美的泉水(15:58)。」

「我是你殺的敵人(16:26),朋友,我在黑暗中也認的出你,因為你皺眉頭的表情,是與你昨天刺殺我時一樣的(16:55)。我閃開(17:10),但我的手冷酷且反感,讓我們睡吧(17:40,男中音&男高音,終於轉到2/2拍子,低音大提琴奏泛音d,全體很安靜的直到結束)(18:03)。

(原詩「奇怪的相遇」相當長,但布列頓只擷取了一部分作為歌詞,相當難翻譯。例如原詩在”舉起苦難的雙手似乎要祝福我”之後,還有”我看著微笑的他,不明白這黑暗的地方是那裏,微笑的他死了,我們原來是在地獄。像木紋一樣,他的臉出現千萬恐怖線條,但和在人世不同,並未流血。在” 即使是曾有過最甜美的井水”後,也有”用血到不了的深處的真理來清洗,雖然沒有要獻出靈魂,但討厭因死亡靈魂出竅,也討厭戰爭稅這樣的東西,連戰場上沒負傷的人,額頭都要流血”。以上譯出來供大家參考。看來這「奇怪的相遇」是指英國與德國兩個敵國的士兵,布列頓會安排一個男高音一個男中音的用意應也在此)

豎琴奏起分散和絃(17:38),男中音&男高音唱繼續”讓我們睡吧”的二重唱,用的是e小調的五聲音階,讓人聯想到中國,或多少有些佛教風味,男孩合唱又加入,與二重唱交錯

「願天使引導你進入天堂」(17:53,聽來是A大調,但和絃不對,這是一個以EDBA組成的和絃,彼此是相距大二度但是與對方相距五度,剛剛豎琴的分散和絃用的是此和音),「殉教者到你身旁接引你(18:13),將你帶往耶路薩冷的聖城(18:37)。」

然後加入合唱(18:59),然後管弦樂團加入(19:09),兩個樂團終於實現了結合,還有管風琴,女高音的加入(19:59),形成大合奏的場面,其實是一種相當大的賦格形式,主題是先上後下的音階,與先下後上的倒影形式結合糾纏,天上與人間在此終於完美融入,沒有之前的對立了,大家唱著:「那兒有天使們的合唱迎接你。」(這裡所用的和弦就是剛剛那奇怪的和絃,再加個升F,而男高音&男中音與弦樂部分卻有曲子剛開頭重要的短-長動機)

男孩合唱:「賜他們永遠的安息(21:01,但還原了CF,所以怪異),以永恆的光亮照耀他們(21:32)。」

女高音:「讓你與曾經貧苦的拉撒路(21:52),同享永恆的安息。」(與男中音&男高音”讓我們睡吧”的二重唱交錯)

合唱:「 安息吧(22:14),阿門。不意外,最後是仍是曲子開頭沒多久的增四度和聲,鐘聲又出現了,F又回去升F,最後卻突然降回F大調結束,彷彿在悲憫中,有了最後的希望...


這首大曲就在天地融合的平靜結束,一切哀怨殘酷都平復了,只剩”安息”的祈禱聲,祈願戰場上的英魂,在安眠中踏上升天的路程,戰爭安魂曲至此名符其實,原本的喪鐘將成為開啟天國之宏音。


文/歌詞翻譯:夏爾克
有誰推薦more
迴響(3) :
3樓. 茉上盛開。泉
2020/01/26 00:49

好聽耶.... 感謝夏大哥的分享!

新年到了,祝福您鼠年吉祥如意、闔家平安、喜樂!

謝謝泉,祝妳新年快樂,鼠年行大運喔。 夏爾克2020/01/28 13:21回覆
2樓. 盹龜雞~ 登七星山迎新年
2020/01/09 22:31

蒐集那麼齊全 , 講解這麼仔細, 太感謝了 。

還能看到聽到剛過世的費雪與妻子 與妻子 日本NHK的表演,太有眼福了 。

謝謝盹姐,很棒的或有紀念性的表演很多,就看我們如何收集欣賞,若再加上一些講解,就會更明白了。 夏爾克2020/01/13 15:23回覆
不過戰爭安魂曲的詞真的不好翻,須費一些心力。 夏爾克2020/01/13 15:24回覆
1樓. 環保阿嬤
2020/01/08 15:44
午安
真正的緣,不只是瞬間吸引對方的目光,而是對方熟悉你後依然欣賞你真正的緣,
真正的顏色,在心裡不會只在眼裡,阿嬤午安。 夏爾克2020/01/13 15:2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