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特洛伊人」歌劇第二部:特洛伊人在迦太基(完結篇)
2019/04/17 12:15
瀏覽2,143
迴響5
推薦83
引用0

在前兩幕,祖國被滅而成為海上難民的特洛伊人,會去哪裡呢?

第三幕

非洲迦太基女王笛朵的宮殿大廳,後面有一個圓型的階梯劇場,聚集了許多人們。

17.合唱:「天空似乎在慶祝節日(1:25:59),在恐怖的風暴後,是和煦的微風(1:26:19)。熱力的太陽,平息了暴力。

18.國歌。分為領唱(女高音,女中音,男高音,男低音各二名)與合唱(坐在花園的男女,小孩,要兩三百人守口如瓶)。女王笛朵登場,大家稱頌她,領唱先唱後(1:27:22),合唱再跟著。她的姊妹坐在她的右邊,左邊是大臣納巴爾。

19.笛朵(1:29:47):「已經快七年了,當初我為了躲那個殺死我夫君的暴君,與你們一起,從提爾(在腓尼基,今天的中東黎巴嫩)來到這非洲海岸。現在迦太基已然繁盛(1:30:26),艦隊強大,物資充足,只缺藝術品。

詠嘆調(1:31:39&1:34:35):「我感到非常驕傲,在和平時我們是偉大的(1:33:14),在戰爭時我們應該成為英雄。殘暴的亞爾巴斯想要用婚姻鎖住我,這是沒用的(群眾:這是沒用的,1:33:46)。」群眾:「驅趕這些無禮的努米迪亞人去沙漠!」 笛朵:「請建設者(1:36:25),水手,農夫們,來接受我的褒揚。」

20.建設者進場(1:37:08) 3/4拍子,充滿附點音符,定音鼓棒用了海綿,笛朵給他們捲尺與斧頭。

21.水手進場(1:38:16) 2/2拍子,短笛與獨奏巴松管交替,相當特別。笛朵給他們舵和槳。

22.農夫進場(1:39:19) 6/8拍子,農夫人數比前兩者更多,笛朵給他們一把黃金鐮刀。這首曲子木管樂器接續演出,搭配加了弱音器的小提琴,到最後才把弱音器取掉。

23.笛朵手舉起由花朵與麥子編成的王冠(1:41:13),將榮譽給予技藝出眾者,大家頌讚女王,領唱與合唱合而為一(1:42:47),氣勢更加磅礡。

24.二重唱  大家退場後,只留下笛朵與姊妹安娜,氣氛一轉為略帶憂愁的b小調。笛朵受節日的氣氛鼓舞(1:45:10),很是欣慰。但安娜卻看出了她心中的不安(1:46:07)。笛朵也承認(1:47:06),明明現在就很美好了,為何還是有一種無來由的悲傷,讓她常暗自流淚。

安娜(1:48:11):「我想妳是要戀愛了。」笛朵說不能背叛死去的夫君,她要守寡。安娜勸她說,妳還是如此年輕美麗(1:48:50),而且迦太基也需要一位國王。笛朵雖然嘴上不肯,心中已掀起陣陣漣漪(1:50:58)。安娜:「我的話引起了她的溫柔夢幻」。笛朵已無力抵抗(1:51:21)…她請求亡夫希舍原諒(1:52:03),萬一犯下"過錯",去談了戀愛…

圖片來源:tous-a-lopera

25.宮廷詩人伊奧帕斯前來,報告有一個艦隊逃脫了洶湧海洋(1:54:57),到這裡請求庇護。笛朵應允(1:55:11),因為她自己也經歷過海上的漂流,知道那種痛苦,背景也充滿了小提琴,中提琴的波滔起伏。「我很容易同情不幸者(1:56:09)。」

26.特洛伊進行曲(1:57:13),用了兩支短號主奏,旋律與第一幕終曲相似。特洛伊人準備進場,笛朵又期盼,又心裡不安:

27.埃涅阿斯穿著水手服假裝成水手,他的兒子阿斯卡涅進來(1:59:35),請求女王收留,並奉獻珍貴禮物。笛朵問他的名字與家系,阿斯卡涅說我們從弗里吉雅的山巒來(2:00:34),這是伊利雍的權杖,您應該知道我們是特洛伊人了...我的父親是埃涅阿斯。

笛朵一聽是特洛伊人(2:01:25),滿驚訝,因為離那裡有點遠了,而且,她早就聽過勇敢的埃涅阿斯的名號(2:02:12),她答應打開港口,讓特洛伊的艦隊進來。

28.終場  納巴爾突然進來,帶來不好的消息(2:03:06)。原來前述的努米迪亞人背叛了,由亞爾巴斯率領,向迦太基進軍。迦太基軍隊一聽,急忙喊著:「要武器(2:03:23),要武器!」但納巴爾說武器不夠,可能會打輸。埃涅阿斯一聽馬上卸下水手服(2:04:07),本尊在這啦。他要與笛朵聯合,結盟抵抗叛軍,真是一場及時雨。笛朵喜出望外,「他多麼英姿煥發(2:05:07),這女神的兒子。」

埃涅阿斯喊著讓特洛伊人與提爾人聯合前進,趕走努米迪亞人。笛朵與安娜(2:05:50),還有潘托奧斯,納巴爾,伊奧帕斯,阿斯卡涅等都被激勵,決心殲滅叛軍。埃涅阿斯把兒子阿斯卡涅託付給笛朵(2:06:34),笛朵答應視如己出。阿斯卡涅難過得哭了,埃涅阿斯說我只能教你信仰與美德(2:07:26),別人卻可以教你如何幸福快樂。最後就在大家高喊「給武器!提爾人與特洛伊人前進吧!」的聲音中結束。

第四幕

開始是啞劇(2:10:57),王室狩獵與暴風雨,大概是全劇最有名的一段,有大量的舞台指示。在清晨的非洲森林,舞台深處有一個懸崖,下面有山洞,小溪圍繞著。兩個水仙女出現一下就消失(2:12:34),其實是跳到池子裡游泳(2:12:57),又從水裡出來(2:13:53)。遠方的狩鹿號角聲在迴盪,水仙女受到驚嚇躲進蘆葦叢中。提爾的獵人們領著獵犬(2:14:35),阿斯卡涅騎著馬(2:17:03),然後天色轉暗,刮起暴風雨,閃電雷鳴,獵號聲不斷反覆,笛朵穿著戴安娜女神的獵裝,埃涅阿斯則穿的一半像戰士,兩人步行進了山洞(2:17:44)。林中女神出現,不斷奔跑,叫著「A-O,A-O!義大利!」風暴平息,雲朵出現。

除了一般的管弦樂編制外,在舞台裡還加入了四支高音薩克管(可聽2:13:34),三支小號,以及兩個拉丁鼓(可聽2:13:14),似乎有些爵士味道,主要是由於降第七級音的關係。似乎林中女神是提醒埃涅阿斯,「你要去的是義大利,不是這裡啦!」

30.宣敘調  納巴爾顯得愁眉苦臉,安娜問他是怎麼回事(2:20:46),努米迪亞人不是已經被趕走了?納巴爾:「女王不像過去勵精圖治了(2:21:15),整天就狩獵(2:21:58),宴會,工程也不做了,工地荒廢。特洛伊人也留下不走,百姓都滿憂慮。」安娜:「你不知道女王戀愛了(2:22:35)?她愛那英勇的埃涅阿斯...」納巴爾無法置信。安娜認為女王應該要有個丈夫,迦太基也應該要有個國王了(2:23:08),但納巴爾看出埃涅阿斯的天命是要到義大利才對啊...

31.詠嘆調與二重唱  納巴爾覺得有不祥徵兆(2:24:02),安娜認為他擔心過多了(2:25:45),兩人可能很快就會結婚了…但納巴爾仍是十分憂慮,兩人形成一個樂觀,一個憂慮的二重唱。這段讓人想到第一幕,特洛伊人與命運的對抗,以失敗告終,那笛朵與埃涅阿斯呢?

32.女王登場進行曲  用先前國歌的主題(2:28:05),還用了三台豎琴,奏出美妙的泛音,加上加弱音器的弦樂。女王笛朵與姊妹安娜在寶座上,埃涅阿斯與納巴爾在她身邊。

33.芭蕾(大歌劇的必備品)

a.埃及舞女舞曲(2:29:30) 6/8拍子,如同慢板的緩版,相當甜美的曲子。

b.奴隸之舞(2:33:47) 還是6/8拍子,中快板,大規模且華麗的群舞。

c.努比亞女奴之舞92(2:38:08),2/4拍子,活潑的快板。樂器編制特殊,除了短笛,長笛,英國管,弦樂外,還要小鈸,埃及鈴,以及在樂團中的鈴鼓,舞台上的非洲鼓,兩者幾乎從頭到尾滾奏。還有坐在地上的四個女奴合唱,相當有非洲風情,女奴唱著一堆聽不懂的語言。


34. 場景與伊奧帕斯之歌  笛朵從寶座上下來,躺在床上,把她的左側艷姿呈現給觀眾看,她覺得厭煩(2:39:29),安娜要演員退場。笛朵想要宮廷詩人伊奧帕斯唱首簡單的田園歌曲(2:40:26),豎琴就位準備伴奏,伊奧帕斯隨即唱:「金髮的席瑞絲(2:41:48),到田野裡來,帶來一片新綠,幸福。害羞的小鳥(2:44:09),嬉戲的小羊,都在歌頌妳的恩惠。」

35.宣敘調與五重唱  笛朵突然打斷他(2:46:09),她還是不開心,感到不安。埃涅阿斯到她身邊(2:46:26),笛朵要他繼續講赫克托遺孀安德洛馬克的故事。埃涅阿斯(2:46:58):「她成為奴隸後,希臘王子皮胡斯希望能與她結婚,剛開始雖抵死不從,但經不起王子的殷勤,最後答應了,她也因此成為王后。」笛朵(2:47:53):「真是可恥!安德洛馬克居然嫁給了殺他夫君的兇手之子(2:48:21)!」埃涅阿斯:「她愛上了勝利者!」

(笛朵靠在阿斯卡涅的肩膀,手垂在他胸前。孩子的手開玩笑的取下了笛朵的戒指,笛朵把戒指又拿回去,放在床上,表現了一種慵懶。)安娜:「看這孩子(2:49:59),多像愛神,他溫柔的拿走了妳珍愛的戒指。」笛朵與安娜:「這讓我的心情好轉了(2:50:49)。」埃涅阿斯:「笛朵雖在嘆息(2:51:09),但看得出來,笛朵對往事已不再悔恨,選擇寬恕了。」然後又加上伊奧帕斯與納巴爾認為女王心情已好轉,形成和煦的五重唱。

36.宣敘調與七重唱 埃涅阿斯(2:52:35):「讓我們拋開些悲傷的過往,這燦爛又迷人的夜晚!來吧!親愛的笛朵!」眾人(最高音是阿斯卡涅,唱花腔的是笛朵,低音部分是特洛伊的首領):「和平與喜悅圍繞在我們身邊(2:23:25)!夜晚揭開了她的面紗!安睡的大海在竊竊絮語。」白遼士靠突然的半音變化,來製造一種愛情的氣氛(除了笛朵與埃涅阿斯以外的人離去)。

37.二重唱 (在月光下)  兩人打情罵俏。笛朵&埃涅阿斯:「這無限銷魂與狂喜之夜(2:58:00&3:00:51)!金髮的佛碧(黛安娜女神小名),將你祝福的光芒注入我們。天堂的花朵(2:58:55),向永恆的愛情微笑。」笛朵:「這樣的夜晚(2:59:26),妳的母親維納斯跟隨著英俊的安奇瑟斯(埃涅阿斯的父親),來到伊達的樹叢。」埃涅阿斯:「在這樣的夜晚(3:00:08),陶醉在愛情與歡樂中。」笛朵:「在這樣的夜晚(3:03:03),希特蕾(宙斯的女兒,愛與美的女神)的兒子,冷冰冰拒絕了笛朵女王的愛!」埃涅阿斯:「在這樣的夜晚,不公正的女王指責他的情人,又毫不費力得到他的原諒。」兩人:「這無限銷魂與狂喜之夜(3:03:51)!向著愛情微笑(3:05:07)。」兩人彼此擁抱,唱著二重唱退場。

但編號第二的急促音符又出現(3:06:49),只是這次是三十二分音符,又有人像卡珊卓那樣發出警告了…摩丘力神(就是水星)在月光中出現,他用他的雙蛇拐杖敲了埃涅阿斯的盾牌,發出了陰森的聲音(3:07:00,鑼聲)。 他神情嚴肅,指著大海(3:07:08):「義大利!義大利!」三個定音鼓連敲(3:07:33),結束此幕。


第五幕

38.希拉斯之歌  海岸有很多特洛伊人的帳棚及戰船。一位年輕水手攀上桅桿唱著歌,兩個哨兵在警衛。這其實是首搖籃曲,甚至用了巴哈聖誕神劇「睡吧,我所愛的,安歇吧!」中的旋律 (3:08:12),想念母親的懷抱,他們已經來迦太基很久了。。

水手希拉斯(3:08:21):「歌聲迴盪山谷,每當黎明,我都要去那歌唱。他是否還在那森林裡(3:08:59),可憐的希拉斯,用你有力的懷抱輕柔的搖他吧。涼爽的樹蔭(3:09:56),我愛的幽靜...簡陋的茅屋(3:11:31),我在那與我母親永別。」第一個哨兵:「他夢見了家園…(3:11:59)」第二個哨兵:「卻看不到...」

39.宣敘調與合唱 潘托奧斯與特洛伊的首領們上場。潘托奧斯:「我們應該要啟程了(3:13:34)。埃涅阿斯對女王的苦惱也無計可施,大家:「每天都看神的憤怒在加劇(3:04:01),海與山都在呻吟(3:14:11),發出警告,赫克托的眼睛也充滿怒火(3:14:29),幽靈合唱團跟隨他,這些死者在夜晚還怒吼了三次…」 幽靈(3:14:41)義大利!義大利!義大利~」(這是女中音與男高音,男低音三聲部合唱,前面卻都是男聲合唱)

大家:「這是復仇者的聲音,我們違抗太久了(3:14:52,賦格曲),必須立刻離開這不祥的地方!做好準備,我們終要離開。」

40.二重唱 兩名哨兵偷聽到了,他們竊竊私語…第一個:「以巴庫斯之名(酒神,3:15:35),他們說啥義大利真是瘋了。」另一個也贊同。他們都在迦太基落地生根了,甚至娶了當地的女人,怎樣也不想離開了,又要到海上再經歷挨餓的日子(3:17:04),「都是這義大利害的(3:17:16)!」埃涅阿斯來了,兩人趕緊閉嘴。這首二重唱使用英國管,豎笛,低音管,法國號的組合伴奏,滿有特色。

41.宣敘調與詠嘆調  埃涅阿斯極其不安的登場:「我應該離開迦太基(3:17:46)!在我告訴笛朵時,她的恐懼與驚訝,讓我的勇氣都粉碎,死亡打擊了她的美麗(3:18:16)…(詠嘆調)當最後的永別來臨時(3:19:29),那痛苦淚水,我該如何承受?我只能求妳寬恕(3:21:24)…(跑馬歌)我還想握緊妳顫抖的雙手(3:22:15),灑著熱淚在妳的雙膝,即使我會因絕望而毀滅(3:23:49)。」這首算是滿典型的義大利歌劇模式,宣敘調-詠嘆調-跑馬歌。

42.場景  幽靈合唱:「埃涅阿斯(3:24:25)!」 四個幽靈,一個從觀眾席上場,一個從右邊,這倒是很有意思。其他兩個從舞台裡出來,每個頭頂都戴王冠,上面有小小的閃光。埃涅阿斯:「又是你們(3:24:29)!是誰讓你們從那黑暗之家來的?(注意獨奏小提琴的高音)」 這四個幽靈是特洛伊國王普萊姆(3:25:24),科羅波斯(3:25:46),卡珊卓&赫克托(3:26:12)。他們都用輕聲(sotto voce)唱,催促埃涅阿斯要快點實踐天命,離開迦太基去義大利。

他們消失後,王冠上的火光也熄滅。埃涅阿斯知道不能再拖了(3:26:24),決定服從。

43.場景與合唱  埃涅阿斯叫大家醒來(3:26:54),要在日出前揚帆離開。又要一個首領把命令給阿斯卡涅(3:27:19),要他立刻起床來到岸邊。「大家注意了!砍斷纜繩,準備出海,義大利!」大家(3:27:49):「砍斷纜繩,準備出海,義大利!」埃涅阿斯:「希望笛朵能原諒我(3:28:18)!」此時,遠處閃電雷鳴。

44.二重唱與合唱  笛朵:「你真的要走嗎(3:28:52)?」埃涅阿斯:「我很難過(3:29:06)。讓我走吧!」笛朵:「你毫不憐惜我嗎?你不要王位,又奪走了我的心,卻要去義大利?」 埃涅阿斯(3:29:31):「這是諸神的命令…」笛朵:「你對我的痛苦視而不見!」他看到有特洛伊人看著她在笑。「你們竟然嘲笑我(3:29:56)!」對埃涅阿斯(3:30:13):「妳不是維納斯的兒子,是被醜惡的母狼養大的!」但埃涅阿斯還是要走。笛朵最後說:「那你就走吧(3:30:46)!」舞台後響起了銅管信號樂(3:32:02),與第一幕終曲的音樂相似。

笛朵:「走吧!我詛咒你和你的神(3:33:00)!」埃涅阿斯&特洛伊人登上了戰船,特洛伊進行曲的雄壯樂聲又響起(3:33:42)。

45.場景,在黎明,笛朵要安娜幫忙去懇求埃涅阿斯不要離開(3:34:28),安娜認為當初是她鼓勵笛朵去戀愛的(3:35:01),自己要負最大責任,但神的旨意難以違抗,雖然她知道埃涅阿斯深愛笛朵。笛朵卻不認為,「我懂愛情(3:35:49)...快和納巴爾去懇求他吧!再給我幾天的時光(3:36:29),我想看在我們的情份,他未必會拒絕。」

46.場景 水手大叫(3:37:20):「在海上,在海上,有戰船!」伊奧帕斯:「特洛伊人走了!」笛朵:「快拿起武器,去追他們!焚燒他們的戰艦!他們背信忘義,我最後要向埃涅阿斯復仇(3:39:09),用他兒子的身體舉辦醜陋的宴席!幫助我吧,冥神普魯托(3:40:03),來舉辦祭典吧!我將奉獻貢品,給黑暗之神們!讓負心漢被烈火吞沒,讓可恨的回憶消失,滾開!」納巴爾被嚇壞(3:41:14),笛朵要姊妹安娜跟著納巴爾離開,安娜捨不得,笛朵卻說這是女王的命令。

47.獨白 笛朵抓著頭髮在舞台上奔跑,手敲打胸部。「啊~啊~~我就要死了(3:42:04)…我被無盡的痛苦淹沒,卻還沒有報仇。」這裡白遼士安排了許多"行板更慢一點””中版更快一點”…之類的速度術語,而且每小節皆有變化,是為了要表達笛朵心中的糾結。

笛朵:「或許他遠遠看到我的柴堆大火時,會喚醒他的良知,會為我的可怕命運而哭泣。埃涅阿斯,我的靈魂將追隨你(3:43:06,要女鬼纏身了天啊),帶去永恆的夜...我只能等待死亡。」

48.詠嘆調  在法國號低音不安的半音上,笛朵:「再見(3:44:57),驕傲的城市,那為了繁華的努力。再見,我的百姓,再見,我尊敬的海岸,在我懇求你時歡迎了我。再見了,非洲美麗天空,這無限銷魂與狂喜之夜(3:46:53,這是呼應上一幕尾聲的二重唱,如今更讓人心碎)我再也看不到妳們了,我的一生已經結束。」

49.葬禮  在一個笛朵的花園,堆起了高大的柴堆,上面有個平台放了一張床,放著長袍,頭盔,劍,還有埃涅阿斯的半身像。普魯托的祭司們列隊,祭壇旁燃起綠色火苗,安娜,納巴爾隨行,最後是笛朵,她帶著王冠。祭司合唱(3:48:29):「專管忘記的諸神,給予受傷的心靈力量與休息,從塔塔爾(希臘神話宇宙最底部)的深淵(3:49:23)。」 安娜與納巴爾(3:50:06):「如果埃涅阿斯在義大利上岸,就讓他慘死!萬箭穿心!倒地不起,眾鳥爭食(夠狠)!眾神啊,聽我們的祈禱。」合唱則呼喚眾神的名字(3:50:55)。

50.場景  笛朵(像在說夢話,3:53:07):「普魯托冥神,似乎在護持我,讓我們完成這虔誠的祭典,我的心感到寧靜。」她上了柴堆的床(3:54:09),抓住埃涅阿斯的長袍。「這是不幸愛情的紀念品(3:55:11),讓烈焰和我的痛苦一起帶走吧!」她親吻著床,「有天的人民將實現使命(3:56:14),一位復仇者將在非洲大地上誕生,阿尼巴爾(千年後對羅馬發動布匿戰爭的迦太基名將),我聽到了你的名字,我充滿驕傲,沒有痛苦的回憶了,這樣適合去地獄(3:57:11)!」 她自刎,倒在床上。

51.合唱 大家(3:57:26):「救命啊!女王自殺了!」安娜呼喚笛朵(3:58:00):「我的姊妹!」笛朵:「天意啊!迦太基要滅亡了!」

52.詛咒   離開舞台有小薩克號,小號,短號,長號等開始奏響(3:58:37),遠望未來義大利卡皮托利山上寫著大字:羅馬。可看見特洛伊人凱旋前進,但迦太基其他人都無法看到:

笛朵:「羅馬(3:58:37)…羅馬…永垂不朽的!」她倒下死去,安娜也昏過去,迦太基百姓對著柴堆,發出詛咒,那是布匿戰爭的第一聲吶喊。四部合唱(3:58:52):「對埃涅阿斯後代永遠的恨!我們將與之抗爭!無論在陸地或海洋,有天我們將消滅他們,讓世界驚訝!」這用的卻是第一幕終曲的特洛伊進行曲,全劇就在雄壯的降B大調和弦中落幕。值得一提的是,埃涅阿斯後來去義大利,成為羅馬帝國的先祖,布匿戰爭也以迦太基人失敗告終。


在整齣劇,「命運」與「預言」的味道濃厚,例如卡珊卓預言了特洛伊的滅亡,而赫克托又預言了特洛伊人將要去義大利,最後笛朵也來摻一腳,預言千年後迦太基與羅馬的布匿戰爭。我想這是因為在劇中,希臘的神與人類是息息相關的,他們互相影響,甚至相互通婚,所以凡人擁有某種「預言能力」也不足為奇。這種「宿命論」,其實與華格納在指環中第一部,就借火神洛格之口說出「諸神的滅亡」有異曲同工之妙,若妄圖改變,只會帶來災難,無論勝利或失敗,都是枉然。「特洛伊人」第一部分與第二部分,都以卡珊卓與笛朵兩個堅貞女性的死而告終,如同指環最後布倫希爾德的犧牲,而死亡,是悲劇的核心力量,也是人類無法違逆的宿命。

文/總譜註解:夏爾克

前文: 「特洛伊人」第一部:特洛伊的陷落

有誰推薦more
迴響(5) :
5樓. ■♀醫楊曉萍
2019/05/05 20:05
令人感動/感佩的恆心毅力...."默默紡紗"的"真金"....^^
只是每晚睡前寫習慣了,一篇篇慢慢寫,謝謝女醫姊還記得我的舊名,感動&親切喔。 夏爾克2019/05/07 13:10回覆
4樓. 環保阿嬤
2019/04/22 19:43
晚安

與一個美好的人在一起,你會感覺,

如手握一盞清茶可以滌盪靈魂,滋養身心。

謝謝阿嬤,周末愉快喔。 夏爾克2019/04/27 15:29回覆
3樓. 環保阿嬤
2019/04/19 19:47
晚安
如果對必須付出的努力自我設限 也就限制了未來的成就
很喜歡一句話:心有多寬,路就有多寬。阿嬤周末愉快。 夏爾克2019/04/20 08:31回覆
2樓. 好希望
2019/04/18 16:54

法國歌劇在白遼士的手裡達到一個巔峰,隨著管絃針對各種場景氣氛,張馳在神的天命定數與人的努力奮鬥之間。以前讀荷馬及維及爾的時候,記得課堂上一直強調 FATE 這個概念,或許古代歐洲文明是宿命論的吧,人類英雄不論轟轟烈烈,終歸神的指引,羅馬建立是神的神聖旨意,之後羅馬大捷帝國興盛再統治希臘城邦,算是遲來的勝利吧!恭喜夏兄完成今年偉大的目標,我也要加油囉!

看了希臘羅馬神話故事後,也是覺得宿命論在其中的重要性,也是悲劇的來源,說實在的,如果人都可以靠己力去改變一切,那又哪來的悲劇呢,就是因為無可改變。謝謝好希望弟,間年的大計畫就只剩指環最後一部諸神黃昏了,其實也滿難搞的,眾多的動機和哲學意涵不是那麼好懂,但好處是我以前劇本就很熟悉了。 夏爾克2019/04/20 08:29回覆
也為你加油,大歌劇真的都是又長又難纏,但譯出來也是無可言喻的成就感。 夏爾克2019/04/20 08:30回覆
1樓. 茶花小屋
2019/04/17 16:56

好久不見了,還記得以前去騎過一次單車,哈

現在還有騎車嗎?

茶花大哥早安。現在只有和在假日女兒騎親子車玩玩,久沒騎遠程了,希望將來有機會和大哥再一起騎車。 夏爾克2019/04/18 08:36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