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西貝流士:第二號交響曲&唯一歌劇「塔之少女」(jungfrun i tornet)
2019/03/23 11:52
瀏覽1,986
迴響5
推薦81
引用0

這可能是西貝流士最通俗,最受歡迎的交響曲,寫於1901年,那時他在義大利,受到當地溫暖氣候及深厚歷史傳統所影響,似乎因為這樣比較少了他的作品中常有的芬蘭的嚴寒氣氛,1902年在赫爾辛基首演,大獲成功。而因為最後樂章的頌歌形式,也有人認為是芬蘭推翻了俄羅斯暴政獨立的精神,但西貝流士並不認可,我覺得最後樂章多少有此味道。

相反的,若拿這首曲子與史克里亞賓所寫的第二號交響曲相比,可發現許多相似點,例如都是「第二號」,都寫於1901年首演於1902年,都有大規模的慢樂章,最後樂章也是頌歌風格,還都是從快板的樂章不停止直接連接來的,讓人覺得他們是不是講好的?得意音樂史上此種巧合還真不少。



見以上影片,這是芬蘭指揮家Berglund指揮赫爾辛基愛樂的版本,我很喜歡他輕靈的風格。第一樂章稍快板,4/6拍子,第一小節最後兩拍開始,由弦樂奏出持續音(0:02),是簡單樸素的D大調和聲,卻是我非常喜歡的樂段,極為清新。

雙簧管在其上,斷音奏出可愛的第一主題(0:16),雖經過模進但都以屬和弦結束,平和但始終沒再出現D大調和弦終止,反而出現了長笛的震音(1:11),還將第六第七級音都降半音,走向e小調(1:37),氣氛好像有點走掉,雖經一番清澈的洗滌,仍無法找回D大調和弦,又開始了撥絃(2:18),在一連串的上升後反而接到升C大調的第二主題(2:28),完全出奇不意,畢竟這是離D大調最遠的東西...西貝流士這招讓人驚奇:

六個八分音符圓滑奏是他作品中常出現的,非常活潑輕巧(2:32),有趣的是小提琴所奏出的節奏,正是那個清新的前奏,再又奏了一次後(2:50),就轉到D大調的屬調A大調,就這樣結束呈示部。

發展部以第二主題開始,剛開始把A大調第六音F還原(3:17),配和絃樂的沙沙聲,聽起來有點詭異,管樂不斷奏出來自第二主題的活潑音符(3:41),以及上升音階(3:52),在定音鼓的微弱持續音中,豎笛又吹出第二主題(4:23),暗示B大調,帶著神秘感,清新的前奏也變得怪異(4:28),可愛的第一主題也顯得慌張(4:34),把呈示部的氣氛翻轉,第二主題以降E音上的轉位七和弦展開(5:23),甚至可用"嬌媚"來形容也不為過,這無論對呈示部的D大調或A大調來說都很遙遠,也要注意定音鼓滾奏與前奏相同的節奏。

隨後是這主題不斷的模進(5:39),也是這樂章愛用的,藉此轉調,才終於有了轉回D大調的曙光(6:09),可說是盼了好久...再現部開始,小號終於開始慶祝(6:17),第一主題才很合理的出現(6:59)。 第二主題則由小號展示(7:58),是升F大調,並以弦樂的上升轉到隔半音的G大調(8:20),第二主題再隆重宣告一次,就進入了屬調D大調,也就是本樂章的主調,清新的前奏終於得以本調出現,回覆本來面貌,結束樂章。

第二樂章有彈性速度的行板,剛開始是d小調,定音鼓先打出主音d音(8:57),然後是一堆大提琴&低音大提琴靜靜的,八分音符的三拍子節奏。低音管吹出第一主題(9:45),在孤獨歌唱,法國號好像空曠的回聲(10:18),據說這是西貝流士看到唐璜與石像見面故事所得的靈感:

然後其他樂器才紛紛加入,小提琴開始用第一主題的變奏熱情傾訴(11:05),速度漸漸加快,出現用ff的力度,像是敲擊的音型(11:45),有點捶胸頓足的味道,還帶有一堆漸強漸,是表現石像的威脅性嗎?...

轉回d小調後,這種感覺更悲憤(12:17),但這樣漂亮的銅管合奏仍帶著些許光輝。隨後把e音與g音都降半音(12:37),低音的c音卻升半音,接到了升F大調的第二主題(12:56),這調性與第一主題的d小調已很遙遠,又是一個好像被孤立的感覺,不過這主題與第一主題的孤獨不同,好像發著平和的聖光:

只是這個主題畢竟是大調,雙簧管與豎笛也向著陽光(13:31),頂點時第二主題的光明型態出現(13:47),後來又故意把第五級音升c降半音成為c(14:18),又升半音接到小號獨奏的第一主題(14:31),仍然有獨自傾訴感,此時轉為升f小調,又加了很多弦樂上上下下的裝飾,接下來那捶胸頓足的主題聽來比前段急促(15:49)。

第二主題又出現(17:22),但竟用了剛開始的d小調,也就是從前面的大調轉到了小調,捶胸頓足的主題竟也來參一腳(17:36),隨後又向著光明,久盼的D大調終於出現(19:45),但也只是一下下,很快又轉回d小調(20:23),弱奏的小號則是吹出讓人想到第二主題的旋律,只是這裡也已是小調(20:23),然後一堆震音(20:47),這個有趣,讓人想到唐璜對石像的嘻皮笑臉...但石像還是懲罰了唐璜,最後悲壯結束。 

第三樂章非常活潑的,曲式簡單,大致是ABAB形式,A部分剛開始就是一堆降B大調的快速音階(21:44),B部分轉到降G大調(23:18),速度也變成「柔和,緩慢地」,對比相當強烈,豎笛吹出讓人想到第一樂章前奏的持續音,充滿田園氣氛,但最後卻將第五音D還原(24:36),成為所謂的「增三和絃」,帶有懸疑氣氛,這其實是方便轉到開頭的降B大調。

果然,A部分很快就回來了,還用小號的連奏(24:38),那些快速的弦樂忙個不停,但法國號突然吹出一個自我意識滿濃,不跟前面融和的旋律(25:15)…這,其實就是最後樂章的先聲啦。

B部分也回來,用了雙簧管更有田園氣氛(26:08),隨後速度開始加快,並且向上(27:12),甩掉降G大調的一堆降記號,第一小提琴的持續音升騰動態也很像第一樂章的前奏,由此直接接到最後樂章。


最後樂章開始,第一主題正是剛剛那法國號旋律的輝煌變體(27:34),也正是我們所一直期待的D大調這交響曲調性中心,小號則吹出勝利的聲響(27:40)。這輝煌勝利的第一主題後來在低音(28:39),更巧妙的發揮了上升沸騰的走勢。

副主題是由木管開始(28:53),並沒轉調還是在D大調。 隨後是他作品裡常出現的一堆快速中提琴&大提琴音群(29:38),雙簧管奏出第二主題,並轉到關係小調b小調(29:49),這是個高昂悲壯的主題,其實與第二樂章的尾聲是有相關的,細聽也與舒曼鋼琴五重奏第二樂章的主題神似:

突然出現強烈暗示f小調的號聲(30:47),這其實是從樂章開始時那勝利的小號聲變來的,但這裡甚至有點凶兆的感覺,第一主題才勉強以長笛現身(31:15),進入發展部,弦樂顫音逐漸上升,在又是持續音的第一主題的背景下,低音管吹出號聲的旋律 (32:16),長笛隨後吹出(32:34),與第一主題就這樣結合在一起,好像變成精靈般轉到各種調性。

第一主題最後以D大調盛大再現(33:38)。 只是這次副主題就有趣了(34:56),竟然把D大調第五音A升了半音到降B,轉到降B大調,本來是調性中心的D音一下成了第三音,有點脫線的感覺,但也造成特殊的美感,但這樣的調性當然只是裝飾,不能維持很久的。

隨著一堆弦樂快速音型(這似乎是西貝流士的轉調利器啦),第二主題出現(35:50),又轉回d小調,只是這個悲壯的主題到此也必須成為凱歌,並開始轉為D大調(37:41),長號又吹出號聲 (38:10),想把曲子變陰暗成為d小調,但全然失敗,第一主題以主調D大調在低音出現(38:41),終於到達凱旋般的結尾。 

也難怪有人說這是對暴政反抗的勝利,這個樂章相當有這種感覺,雖然剛開始就十分威武,但仍要歷經千辛萬苦,才能凱旋回到家鄉,享受交響曲開頭的那種清新吧。

塔之少女(Jungfrun i tornet),是西貝流士唯一的歌劇,寫於1896年,為獨幕劇,演奏時間大概30分很短,劇本是瑞典文,雖首演受到歡迎,但日後漸被掩沒,滿可惜的,這是一個農民反抗地主不公不義的故事,聲樂及器樂部分常用很激烈的表達方式,管絃樂也相當貼切。由於You Tube無法找到全曲連結,所以請用以下spotify的網址連結欣賞

https://open.spotify.com/album/5MfumxujSBdC4FY5IjZq2u#_=_

序曲(第一軌)   

第一景(第二軌) 

幕啟,岸邊有摘花的少女。領主(男中音)走過來,說少女是他最美的星星。少女要他放開,他卻不放,還說要一起生活,「請聽我愛的告白!我給妳財寶與黃金!」

少女(女高音)說:「愛是不能用錢買的!」但領主說:「妳必須要聽我的,這裏我就是老大!」於是就強把她抱走。少女低聲咒罵:「好過分!怎可對一個女生這樣!惡棍!」終於失去力氣倒在領主懷裡。領主把她擄走。

第二景(第三軌)

少女向聖母祈禱,祈求聖母能救她,不要拋棄她。

第三景(第四軌)

少女聽到很熟悉的聲音,合唱唱著春天到了,少女以為是父親,但合唱卻唱:「我的女兒已經不在了,她為了虛榮以及金錢出賣自己。」少女否認,要父親不要拋棄她。

間奏 (第五軌)

第四景(第六軌)

少女的男友(男高音):「我看到妳的臉,就像小鳥一樣開心,啊何時可以看見妳?妳怎麼還不來?都要天黑了。我想著妳,一個人在黃昏中走著。」

第五景(第七軌)

少女(從塔上):燃燒的痛苦快把我燒盡,大家都要拋棄我嗎?

男友:「我聽到的聲音是她嗎(小號)?就是她!但怎麼可能和領主在一起,她應該只愛我的。」

少女終於聽到男友的聲音,她爬到陽台上,男友要她到這裡來,兩人隔空談情說愛。少女說自己是被領主強擄的,男友痛罵那領主,並安慰她,兩人最後唱:「愛和誠實,住在我們心裡。」

第六景(第八軌)

領主突然出現,大罵少女的男友,「你這下賤的農民,憑甚麼對我說三道四?」男友也不甘示弱:「你沒有欺負弱者的權利!」

領主:「我是你的主人!叫你怎麼做就怎麼做!不然就把你關進大牢。」男友:「她是我的女友,我不害怕你。」領主拔劍。

第七景(第九軌)

女城主出現(女中音,比領主大,領主只是代她管理):「你們在幹嘛?怎可在我的領地開戰?趕快放下武器。」領主說被這農夫威脅,男友則說領主要拆散他們戀人。

女城主:「我知道這少女是純真的,快點把她放掉!」合唱:「萬歲!公平正義得到聲張。您是我們的女主人,也是我們的母親。」領主不滿:「您已經把統治的權利給我了不是嗎?」

女城主:「但我沒叫你拿來做壞事!來人啊,把這傢伙拿下!」左右將他拿下。

第八景(第十軌)

少女:「我自由了!」隨後奔向男友的懷抱。

領主:「我會報仇的!」 隨後他就被帶走了。

男友要她忘記痛苦,女城主:「帶你的新娘走吧,幸福正在對你微笑。」

大家喜悅的讚美女城主,「萬歲,這高貴的女性,我們來歌頌愛,歌頌信仰,歌頌幸福的春天,歌頌青春。」男友:「請大家一起來參加我們的婚禮吧!在歡樂中度過每一天。」

合唱:「大家一起去祝福他們吧!」 幕落。

西貝流士這齣唯一歌劇雖然簡短,情節也簡單,但帶給受壓迫的人們,滿滿的光明與希望,頌讚世間公義與美好的愛情,幾乎不演出十分可惜。

文/總譜註解:夏爾克

有誰推薦more
迴響(5) :
5樓. 悅己
2019/04/07 11:43
夏爾克對音樂這般有造詣
好佩服啊!
謝謝悅己姊,興趣使然,就會去研究研究。 夏爾克2019/04/09 12:42回覆
4樓. 環保阿嬤
2019/04/02 14:00
午安
祝福麻吉ㄟ好友 身體健康
阿嬤身體健康,連假玩的愉快。 夏爾克2019/04/07 08:45回覆
3樓. 環保阿嬤
2019/03/31 16:51
午安

認真為民服務的人,也要為議員說一些文雅的推銷言詞真是累人阿!現在就很多人不敢為國為民做事,還是像前前總統ㄟ錢樣子最偉大  韓也是一樣辛苦

晚安,是的,政黨惡鬥,台灣真正亂源。 夏爾克2019/04/01 21:23回覆
2樓. 好希望
2019/03/23 23:31
喜歡二號交響樂最後樂章,33分鐘開始到結尾,層層交疊壯麗的D大調,再轉入第二主題的結尾,充滿希望的澎湃!也喜歡開始笛聲的輕快,那種田園的感覺,似乎是昔日故鄉的感覺!
其實我最喜歡的,就是這首交響曲的開頭,聽了就一直聽下去了,這其實是很現代的田園風。我喜歡的流行歌曲也有用過,只是找不到全曲連結,找到了再貼上來,這才是我們真正嚮往的吧,所有的勝利與失敗的交織,都是為了回到這樣的頃刻。 夏爾克2019/03/24 12:22回覆
1樓. lillian
2019/03/23 12:31

北歐的音樂,總是多了幾許理性和冷豔的美.......

即便是通俗的流行音樂,也有這樣的特性,

常常不知不覺的被吸引。     謝謝分享,周末愉快!

最近也超偏愛北歐的作曲家,自然的風情加上冷冽的空氣,還有如飄雪&疾風一樣的節奏。 夏爾克2019/03/23 13:0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