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蕭斯塔科維契第十一號交響曲(1905)/革命‧追悼
2018/05/10 12:08
瀏覽1,475
迴響0
推薦73
引用0

血腥星期日

這雖是1957年的作品,但描寫的卻是在蕭斯塔科維契出生前一年,1905年的事情。當時俄羅斯還是由沙皇所統治,但勞工與農民受到資產階級與地主剝削,生活困苦,在該年1月9日,數以萬計的勞工,向著沙皇的冬宮集結,主要的訴求是要求制憲,保障勞工,停止日俄戰爭等。

由於大家當時對沙皇還有信任,所以只是一場和平請願。但當局以為群眾是被煽動的,還違反警察命令,就要求軍隊向群眾開火驅趕,情況慘烈,死傷者達千人以上,被稱為「血腥星期日」。

從此後,大家對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希望破滅,反政府運動如火燎原,最終造成共產革命,沙皇遭到推翻。這首標題為「1905」的交響曲就是在描寫此事件,首演後得到了俄共當局的讚賞,蕭士塔高維契獲得了列寧獎,如今聽來,也是他最寫實與驚心動魄的音樂,每個樂章都有副題,並引用了革命歌曲和自己的作品,最後樂章還敲響警鐘,預示了之後的革命,我聽的時候,都會去想像當時場景,除了悲涼,還有不屈不撓的反抗精神。

但除了第三樂章直接有個副題「追悼」外,其他樂章聽來也有很濃的追悼意味,追悼那時死去的群眾,追悼那些在專制政權下被屠殺的人們,或是追悼那些無法再挽回的往事...總之,還是想起老蕭講的那句話:「我的交響曲是墓碑」...

見以上影片,這是我非常喜歡的,由孔德拉辛指揮莫斯科愛樂的演奏。第一樂章標題是「宮殿的廣場」,剛開始是弦樂與豎琴g音上的空心五度和絃(0:01),又升了第六級音e,產生了多利安調式的感覺,充滿古風,好像是描述宮殿,前奏就是以此開始的,然後又是七度和絃(0:14),不和諧的經過音(0:17),好像有什麼在潛伏一樣...

回到空心五度和弦後,定音鼓打出連續的,像號角聲的三連音(0:44),開始暗示g小調,隨後就真的由小號奏出(1:03),稱為「號聲動機」,與前奏主題一再交替,轉到關係調降B大調(3:00),但只有曇花一現,長笛吹出第一主題,革命歌曲「聽吧!」(4:12):

周圍是衛兵們懶散的腳步聲,在寂靜的夜裡,但…在那有個像是晨鐘的聲音,持續著,渴望著,迴響著~聽吧!



這也是有三連音,與號聲動機類似,配合定音鼓的號聲動機(4:17),這歌曲聽來是降A大調,但低音始終在g小調第三級音降b,讓這軍歌聲聽來是如此孤寂,可怕... 

這時降A大調第五音降E響起(4:57),好像比較能鞏固調性,這短-長的節奏也很重要,最後樂章會再現。但降b仍固執不走,還升了半音到b造成更大混亂(5:00),並接回第一主題,此時好像是降A音上的空心五度,比剛開始的g音升了半音,號聲動機也是(5:32),直到第一主題革命歌曲「聽吧!」由小號奏出 (5:53),更增加軍樂的氣氛,並在許多聲部上出現,第二主題是革命歌曲「夜色已深」(8:04),由長笛奏出:

「夜色已深,掌握這時機!但監獄的牆是如此堅固,門也掛著兩個鐵鎖...」

這是升F小調,但有一個不和諧的增五度音程(8:11),和聲一樣是奇奇怪怪,各行其是,號聲動機在其中不斷出現,讓這首軍歌聽來更是詭異,甚至升了個半音,在g小調上開始(8:53),但突然降第五音d,等音變換為升c,號聲吹著升f音,又是那短-長動機,但定音鼓打出的號聲動機主音降b,剛好等音變換為升a,反而成為升f大調了,這真是魔術般的轉調(9:09)...


低音管吹出第一主題(9:18),回到前奏(10:00),聽起來又是g音上的多利安調式,但已不是空心五度,又與號聲動機交替,反而在下面加個三度音降e(11:53),成為降e小調,正當以為會以此調結束時,突然大鑼一敲(12:03),第三音,也就是小號不斷強調的升f音,反而與b音成為空心五度,加上那陰魂不散的短-長動機(12:19),很荒涼,甚至有點荒謬的結束了此樂章,與開頭情境似同非異,沒有休息直接進入第二樂章(12:30)。

第二樂章的標題是「1月9日」,也就是群眾被沙皇軍隊射殺的當日,是整首交響曲最中心的樂章。剛開始雖是g小調,但降了第二及第四級音,感覺更是蒼涼,這就是第一主題(12:30),在整個樂章常常出現,引用自他所作的無伴奏合唱曲「根據革命詩人的十首詩」中的第六首「1月9日」,唱著「沙皇我的父親」的段落: 

「沙皇,我的父親!看看您的周圍,我們已經活不下去!...」


豎笛把音程拉長了三倍吹出此主題(12:41,但沒有降第二及第四級音),與之搭配的弦樂則奏出原主題,然後越來越灰暗,低音樂器回到原調奏出第一主題(13:29),在總奏中參雜小號的獨奏號聲(14:11),長笛短笛等則演奏快速的第一主題加以搭配,有一度聽來像是轉到光明的大調(15:19),但和聲不對…小號奏出第二主題(15:34),這是剛剛那首「1月9日」開始的旋律,歌詞是「脫帽吧!」,但還是g小調:

「脫帽吧!脫帽吧!在這苦難的一天,長夜的陰影在地上顫抖著...」

這主題與低音樂器的第一主題相合,法國號又接力演奏(16:00),轉到降b小調,可聽到三連音,三短一長的小鼓聲(17:17,17:25,17:29…),明顯與第一樂章的號聲動機有關連。速度加快後,又與法國號的第二主題結合(18:10),加強後又第二次結合(19:06),只是這次第二主題用的是小號,兩主題精彩的交替與結合,第二主題也不時加上三短一長的鼓聲(20:11),待第一主題第二主題都漸平靜時,這鼓聲反而活躍起來,還加了小鼓與大鼓(21:27),第一主題反而簡化為一堆弦樂撥奏。

然後聽到的音樂有點耳熟(22:02)...這不是第一樂章前奏的音樂嗎?我們又到了冬宮前面。剛開始又是空心五度,只是比先前多一個全音,不意外,三連音的號聲動機又出現了(22:41),然後又由小號演奏(22:55)。

隨著小鼓的三連音,第一主題開了賦格(23:12),主題在弦樂各部出現(第二小提琴23:29&第一小提琴23:36),木管也加入,還有定音鼓也演奏主題(24:21),隨後是小鼓,大鼓,鈸,鑼與定音鼓的樂段(25:23),這樣的打擊樂他在早年歌劇「鼻子」中,就已展現過了,好像沙皇軍隊開始鎮壓,射擊,這張照片是當時的狀況,軍隊已經瞄準了...

定音鼓狂打,彷彿聽到轟隆聲,小鼓則好像射擊聲,可以想像有許多群眾被屠殺。直到變成慢板,弦樂與鋼片琴又奏出第一樂章前奏的空心五度和絃(26:48),這次是回到g音上的了,號聲動機又出現一如往常(27:18),第一樂章第二主題的革命歌曲「聽吧!」也來了(28:39),像是表現屠殺後一片死寂的氛圍,帶著靜靜的豎琴撥奏(29:23),以及潛伏的號聲動機(29:30),樂章就在g音上空心五度和絃結束,又不間斷到第三樂章。


第三樂章標題是「悼念」,剛開始又是g音上空心五度和絃(29:54),弦樂的撥奏聽來有些耳熟(29:59),其實就是號聲動機中,各取第一個音形成的:



然後中提琴帶著弱音器(30:40),第一主題是g小調的革命歌曲「你成為犧牲者」,這是列寧喜歡的歌,:


「在命運的鬥爭中,被擊斃的你啊,無私的愛著人們的你啊,你盡一切能力奉獻,為了光榮,為了生命,為了自由!有時,必須在潮濕陰暗的監獄受折磨,忍受殘酷的判決,有時還要被迫害者們辱罵,腳上銬著枷鎖的你啊!」

歌詞是非常悲壯的,這個樂章也是紀念那些在1905年死去的人們。g小調直接降半音為升f小調(34:21),豎笛與低音豎笛等以三連音往下,又往上(34:47),再加上大提琴,低音提琴等低音樂器,聽來真的就像送葬進行曲,這其實是第二主題的前奏。


第二主題引用自革命歌曲「午安,自由」(35:24),由小提琴拿掉弱音器演奏,轉為A大調,氣氛明亮不少,但走一走又跑去關係調升f小調(36:01),剛剛那送葬氣氛又跑出來了… 隨著更熱烈的上升音階,雙簧管吹出好像警鐘般的和弦(36:28),第二樂章剛開始的「噢沙皇我的父親!」好像又在激烈的嚎叫(36:40),終於鈸一敲(36:57),法國號與小號以三個f的強度吹出上個樂章的第二主題「脫帽吧!」(37:15),定音鼓與小號不斷敲著2+3的節奏(37:35),樂章開始弦樂的撥奏那三個音此時大喇喇以拉奏出現(37:43),讓人戰慄,後來這三個音又交由木管強力演奏,平靜下來後第一主題出現(39:19),剛剛變成強烈的三個音動機又返回撥奏形式,平靜結束此樂章,不間斷到第四樂章。

第四樂章「警鐘」,第一主題是D大調,由銅管雄壯吹出,引用自一首革命歌「憤怒吧,暴君」(40:28):

「憤怒吧,暴君,嘲笑我們吧,用監獄及鎖鏈威脅我們, 我們在精神上比你更強大,即使你踐踏我們的身體。可恥!可恥!你這暴君!」



這旋律用他愛的滾動式節奏開展(40:42),又重複(40:47),銅管好像在放砲(40:56),這聽來有點耳熟,原來就是第一樂章中陰魂不散的短-長動機啦,這裡只是比較短促而已。然後木管樂開始喧囂往上,配合小鼓(41:16),造成一陣旋風,定音鼓連打(42:23),轉到降B大調, 突然轉入F大調(42:32),在與第一主題同樣節奏的弦樂上,慢慢轉回降B大調的關係調g小調,奏出第二主題(43:32),這是有名的華沙勞動歌的旋律: 

「我們受到惡毒而猛烈的打擊,黑暗的力量用仇恨壓迫我們,我們與敵人進行命定的拼鬥。」



這旋律一再重複,給人像是勞動者遊行的感覺,並發展出一個新的旋律(44:48),氣氛光明不少,稱為「光明的第二主題」,但仍是小調,開始了發展部,先是第一主題在木管(45:19),然後是第一樂章的號聲動機(45:31),第一主題由長號奏出(45:40),配合管樂的喧囂,法國號的號聲動機(45:43),短-長動機&像機關槍的小鼓聲(45:58),「光明的第二主題」也來加入(46:19),開始凱旋式的行進,又配合小號吹出的第一主題(46:38),相當精彩。

法國號與小號接力奏出號聲動機(46:44),又聽到放炮式的聲響(46:51),再現部開始,短-長音型簡直像是爆破(47:10),然後出現的,卻是第二樂章第一主題似的音型(47:18),轉至詭異的升g小調,反而帶來了悲壯,以及連續短-長節奏鼓聲的震撼力(48:06)… 大鑼一敲(48:15),好像時光反轉一樣,升g小調的升f升至g,我們回到了交響曲剛開始的g音上空心五度,「宮殿的廣場」又出現了(48:23),只是這次有英國管吹出的「脫帽吧!」(48:45),如今已完全成為一首哀歌,讓人想到橫屍遍地的情景。

隨後空心五度和弦成為極不和諧的增四和絃(51:20),還加上了鑼與大鼓,不祥的意味十足。低音豎笛吹出第二樂章第一主題「沙皇我的父親」(51:27),一堆詭異的三連音,配上法國號吹出的第二樂章第二主題「脫帽吧!」(51:50),第二樂章的殺戮場景致此用較平靜的方式再現,但「沙皇我的父親」再度激烈起來,弦樂則奏出「脫帽吧!」的變形旋律(52:44),豎琴常以同音伴奏,感覺好像是光劍在飛舞:

由此帶出了最後的警鐘(52:53),弦樂以前奏主題與之配合,好像宮殿敲出的警鐘,但鐘聲最後一下b,一下降b,連帶也一下G大調(53:43),一下g小調,小鼓與大鼓打出頭也不甩的狂烈節奏,無比懸疑且可怕的結束了此一交響曲。


四個樂章不中斷一氣呵成,「山雨欲來風滿樓」,鐘聲如風鈴般鈴響不止,就像蒼涼悲壯的革命歌曲,沙皇政權也將在風雨中飄搖。

文/總譜註解:夏爾克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