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歌劇「霍夫曼的故事」全本首演感想(2017/10/9)
2017/10/11 20:25
瀏覽1,632
迴響3
推薦69
引用0

看完歌劇「霍夫曼的故事」首演後,興奮仍然不減,想說應該寫點東西作為紀錄。

這次的演出雖然是在國家音樂廳,但並不是一個音樂會形式的歌劇演出,而是有道具,燈光,以及屏幕的,只是這些與交響樂團,都一起在舞台上,而且是「一邊一國」。這樣的優點是充分利用空間,連樂團團員都可以當成演出者;而缺點是,歌者的聲音容易被管弦樂掩蓋,尤其是坐在交響樂團那一側的觀眾。

我很喜歡「霍夫曼的故事」的一個理由,就是裡面有「惡魔」這個角色。西方歌劇中有惡魔並不太稀奇,舉個例子,只要與「浮士德」相關的歌劇,就會有魔鬼梅菲斯特。但能將惡魔描寫得淋漓盡致的歌劇不多,「霍夫曼的故事」我以為是其中的佼佼者,惡魔在此的表現絕不是華麗的,或是什麼群魔亂舞,而是真正的「凶兆」。奧芬巴哈常用幾個法國號的低音,加上其他低音樂器,那種灰黑色調,一下就把惡魔描寫出來~原來惡魔不是惡鬼或大恐龍,而是我們心靈的一部分,它是人性的黑暗面,是一道陰影,與光明面成為對比。人最大的敵人,其實就是自己心中的這個部分…. 


長榮交響樂團在邱君強指揮下,表現這種陰影非常成功,雖然與歌手「一邊一國」,有時難免與歌手之間搭配不是完全合拍。序幕開始,演唱繆思女神的次女高音張筑均扮相絕美,讓人驚豔,相當適合這個角色,後來她換上男裝,成了霍夫曼的好友尼克勞斯,但若作為男生,聲音若更渾厚點更好。參議員林道夫是由男中音李增銘演唱,在兇惡中帶點諷刺的唱法都相當精彩,他除了是霍夫曼的情敵外,也是之後幾個惡魔的「原型」,演唱霍夫曼的男高音孔孝誠也表現稱職,高音都滿穩定的。可惜序幕是在小酒館,雖然吧檯啦酒瓶啦些道具都出現了,但燈光非常亮,與夜裡小酒館的氣氛似乎不太搭調,也讓序幕的頹廢,失敗主義瀰漫的氣息打折扣。

從序幕看來,台北愛樂這次首演用的版本,似乎是Oeser版樂譜,因為奧芬巴哈生前並沒能將此劇完成,所以版本眾多,原本大家都習慣用一九0七年版,但後來又在奧芬巴哈住處發現大批樂譜,Oeser版樂譜正是據此編輯出版的,與風行已久的一九0七年版不相同之處甚多,咸認是比較接近奧芬巴哈原意的,我也很開心台灣首演用此版本。但聽了聽發現沒有Oeser版樂譜招牌的「眼珠三重唱」,看來又不完全是此版樂譜…說不定是混合版吧,此外有些小段落也被刪除,例如霍夫曼與尼克勞斯的二重唱。

第一幕的高潮毫無疑問是在奧林匹亞的花腔歌曲,女高音羅心汝扮成娃娃模樣,屏幕也出現了像是娃娃的宣傳片,畢竟娃娃的製作者是希望能賣錢的,導演這方面相當用心。羅心汝雖然有一兩個高音部分音準有點不夠,但整體相當精采,動作也很「機械」。相較於國外有時很熱情的「娃娃」(熱情到常有限制級演出),羅心汝是比較有個性且冷酷的「娃娃」,在中間唱到沒力,需要上緊發條後,又馬上像僵屍一樣要抓人也滿恐怖的,總之這應該是「鬼娃娃」等級的~~

後來柯沛流斯(第一位魔鬼)因為支票跳票,衝進來要破壞娃娃,但毀壞動作並不是很清楚,就只拿著看似是娃娃的「假腿」走出來了,如果多個假頭或假手,我想對觀眾的衝擊性會更強吧~一個漂亮會唱歌的「女孩」,就此成了一堆冰冷的殘骸,原來早在十九世紀,就有愛上機器人這樣的事了... 

第二幕的女主角安東妮亞同樣由女高音羅心汝演唱,劇中她明明因為身體不好,被禁止唱歌,但還是拼命地唱,觀眾或許覺得奇怪~其實根據劇情的設定,她死去的媽媽是德國最會唱歌的女人,所以她遺傳到媽媽愛唱歌就不足為奇了,另外她以為自己唱歌時,死去的媽媽就像「復活」也是原因….羅心汝唱此角色當然不輕鬆,但仍足夠應付,只是有點聲音過分宏亮了,需要溫柔的地方表情不夠,也很容易在重唱時蓋過別人的聲音,還好在安東妮亞斷氣時的顫音表現恰如其分。尼克勞斯在這一幕的戲份仍被刪除了一些,尤其是他模仿上一幕奧林匹亞的花腔,來勸告霍夫曼別再談戀愛的段落。

而安東妮亞父親克里斯佩,家裡僕人法蘭茲的歌曲也是本幕亮點之一,男高音林佳田顯然有備而來,唱的快活而行雲流水,翻譯的字幕更是有趣,完全是古詞新譯,常出現「哥」怎麼樣,「人帥」就怎麼樣的現代用語,在歌劇演出安插這樣的段落很新鮮,偶爾出現的話也不會讓人覺得太離經叛道。唯一不太搭調的是這位法蘭茲在劇情的設定,似乎不是一位年輕人啦…奸笑


第三幕從屏幕出現了威尼斯的運河與街景,賓客們拿著五顏六色的氣球,再加上漫天的紙片,明亮的燈光,成功表現出紙醉金迷的氣氛,威尼斯當時是個充滿酒色財氣的城市。女主角茱麗葉塔,並沒繼續由羅心汝演唱,而是換成了女高音蔡澐宣,她表現雖中規中矩,但扮演一位惡女仍顯得不夠「壞」,對霍夫曼的誘惑亦有不足,而連演了兩幕惡魔的男中音李增銘才正是「壞」的開始,他唱的鑽石詠嘆調絕對比茱麗葉塔有魅惑力多了,這場演出他要演出三個惡魔及林道夫,有些地方音域過高或過低,對男中音來說並不容易,真的滿辛
苦。


六重唱的一部分

霍夫曼後來影子被茱麗葉塔奪走,但從舞台演出是看不太出來的,只能從唱詞得知。而霍夫曼與大家唱的「六重唱」可能因為管弦樂的音量問題,幾個聲部已被掩蓋無法聽清楚,其實到後段的重唱常有這個問題,就算歌手們如何努力也沒辦法,幸運的是~這可能並非奧芬巴哈的原作啦。。 得意

終幕算是被大量刪減,原來風行的一九0七年版,序幕的飲酒歌,小丑克萊因沙的歌曲都重現了,而這次演出是完全刪掉。甚至霍夫曼喝醉,把目前狂戀的史黛拉,當成奧林匹亞,安東妮亞,茱麗葉塔的唱段都刪除了,全聚焦在變回了「女兒身」的尼克勞斯身上,她又回復繆思女神姿態,燈光打在她的身上,同樣絕美登場,唱著繆思女神的歌曲,要霍夫曼放棄愛情,好好專心當個詩人發揮藝術天分,能在現場聽到這首歌讓人覺得滿滿幸福~最後劇中出現的人物大合唱:「人因愛而偉大,因眼淚而成長」,奧林匹亞&茱麗葉塔好像老師一樣發著考卷,似乎告訴在地上撿考卷的霍夫曼說:「你已經從愛情中死當啦!補考無用~~」,原來尼克勞斯與惡魔,惡女等人都是一夥的,目的是要製造滿滿挫折,讓霍夫曼放棄愛情,好全力投入藝術,投入繆思女神的懷抱~全劇就在合唱盛大的氣氛中結束。

由此觀之,真正的壞蛋應該是繆思女神,因為她要霍夫曼只能去專心藝術,不能談戀愛,等於限定霍夫曼只能愛上她…這位霍夫曼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壞的敵人,所有的痛苦,所有的安慰,根本就全來自這位朋友,我認為這「朋友」就是所謂的「現實」~看似矛盾弔詭,卻無法逃避,讓人幻滅;原來奧芬巴哈的歌劇,在哲學性上也不會輸給華格納的,這就是在現場觀賞的收穫,非常感謝台北愛樂歌劇坊在台灣首演這齣重要法語歌劇喔。


文/夏爾克
有誰推薦more
迴響(3) :
3樓.    白 塔
2017/10/15 11:28

給格主掌聲, 掌聲 !

介紹+短評, 讀者也有臨場感,

一篇好文章.

謝謝,小弟寫樂評除了評論外,也希望為演出做個記錄,都是很棒的回憶。

夏爾克2017/10/19 11:15回覆
2樓. 雁~《莊子。人間世》補註下
2017/10/12 17:30

謝謝雁大哥喜歡。 夏爾克2017/10/13 10:01回覆
1樓. lillian
2017/10/12 13:06
船歌,非常喜歡奧芬巴哈的“霍夫曼船歌”.......
這次能在歌劇現場聽到船歌意義更是不同喔。 夏爾克2017/10/13 10:0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