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霎間的希望
2018/11/16 16:46
瀏覽73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溫暖的春陽,微涼的風輕輕的卷起落葉,孩子的嬉鬧聲、婦人的談笑聲活潑了這個小公園。

       

        「爸爸,我要吃霜淇淋。」一個紮著馬尾的小女孩跑到獨自坐在長椅上看書的男子旁邊,撒嬌的喊著她小小的願望。

 

        男子寵溺的看著自己的孩子,這是他唯一的財產了,他起身抱起孩子漫步離去。

 

 

『現在為您播報新聞快報,今晨有一起自殺案件,發現一成年男子與一名年約六歲的小女孩陳屍家中,另外有一則位於國道上的死亡車禍……

 

SOGO案近日不斷延燒,不過目前已經確定不起訴第一夫人。今日台股重挫

 

        拿著電視遙控器轉著各台的新聞,不論怎麼轉電視中平穩的主播怎麼說都只有悲劇,沒有好的消息,世界的經濟衰退讓許多人走上絕路,股市崩盤、工廠倒閉,連鎖的骨牌效應,造成了眾多的社會問題。

 

        「阿益啊,把電視關一關來吃飯了喔!順便叫你那些兄嫂一起出來吃飯啦。」一個洪亮的聲音從廚房傳出,要所有人出來吃飯,這是個標準的大家庭,許久未曾聽到的母親大嗓門的聲音。

 

郭世益將電視關掉喊醒在沙發熟睡的女兒,叫他去洗洗臉準備吃飯,自從娶了老婆開了工廠之後,就鮮少回到老家,一方面是忙到沒有辦法撥出時間,一方面是老婆不喜歡鄉下的生活,這次回來,只是單純的懷念母親的一切想回來看看。

 

一如平常的,所有人都坐定後,大家邊吃邊聊,孩子則是都再另一個小桌吃飯。

 

「阿益,淑賢怎麼沒跟你回來?」自己的媳婦沒跟著兒子回來,總覺得心裏有疙瘩。

 

「她工作忙,沒時間陪我們一起回來。」

 

「喔!我還以為她不喜歡我這個婆婆咧。」

 

「媽,怎麼會有人不喜歡你咧?只怕是別有原因才無法回來。」

 

「嘿阿!聽說小叔的工廠出了點問題耶!」郭世益的兩個嫂嫂你一言我一語

諷刺著郭世益。

 

「小弟!你怎麼都沒跟我們說,公司處理好了嗎?需要哥哥們幫忙嗎?」

 

「對阿,有需要儘管開口,我跟大哥會幫你的」畢竟是兄弟,總是一家人。

 

「幫?妳們拿什麼幫?人家阿益才看不上你們的幫助!一個是種田的,一個是做土木的!要幫人家自己都不用吃穿喔?」

 

「嘿咩,說的很容易啦,你們難不成要當褲子去幫人家嗎?人家自己會有辦法啦」

 

一口氣就將話給咬死,連留點活路都沒有。

 

「哥,沒關係。我公司的部分已經處理好了!別擔心。」原本想要回家尋求幫助的郭世益明白兩個勢利的嫂嫂是不可能會伸出援手的,不過他兩位哥哥的話卻讓他溫暖不已。

 

        結婚之後與妻子共同開了間小工廠,雖說規模不大,但生活也算優渥,近年受景氣影響,工廠大量外移,他卻不願放棄臺灣的工廠接受工廠外移的命運,就在接連的幾間上游公司倒閉,使自己眾多已出貨的貨款無法收回,幾次之後,在無法負擔的狀況下公司開始出現了危機,頓時幾千萬的債務席捲而來,近幾日夫妻倆不停的跑銀行和朋友那,卻仍無法填補這個破洞,才想到要帶著孩子回老家看看,一方面是自己太久沒回家了,一方面是想尋求哥哥們的幫助,豈知,嫂嫂如此勢利。

 

        抱著熟睡的孩子回到家中,將孩子抱回房間讓她安穩的睡,累了一天的郭世益走回了自己的房間,卻發現餐桌上擺了一張紙和一份文件夾,他將紙跟文件夾拿起,看完了之後,無力的癱坐在地上,無聲的抽泣著。

 

        文件夾內的離婚協議書攤在眼前,紙上所寫的則是妻子叮嚀的事情,包括孩子的未來。

 

        「為什麼連妳都要棄我而去...」債務的壓力、朋友的眼光還有親戚的冷言冷語,在在打擊著自己,可是能夠堅強的一路走來就是因為妻子的扶持與對孩子的放不下,可是她卻選在這個時候離自己而去,這讓郭世益徹底的崩潰。

 

        「哈哈哈哈哈哈哈!什麼一生一世、什麼不離不棄,哈哈,假的妳為什麼要拋下我跟曉婷。」

 

        癱坐在地上的郭世益不停的哭著埋怨著,但他也知道這是現實的,上千萬的債務,不是讓他痛苦的原因,真正讓他心痛不已的是妻子的叛離,或許她是真的受不了才下的決定,但在這種時機她卻不能與自己共同支持走下去,進而逃跑,他真的心寒了。

 

        過了許久,郭世益擦幹眼淚,走到孩子的房裏,幫孩子蓋好被子後,他拿了鑰匙開車出門。

 

        到底該怎麼走下去,他真的不知道,已經到了絕境了,沒有銀行願意伸出援手,沒有朋友可以幫助他,就連妻子都放棄了自己離去,到底該怎麼辦?

 

        瞬間,一個念頭從腦海閃過。

 

        『死吧!死了就什麼都解脫了。沒有痛苦的人生,這就是自己唯一的希望了不是嗎?就這樣死了吧!開著車撞上去,就什麼也沒有了。』

 

        這一閃而逝的念頭,促使他油門越踩越底,車速不停的攀升,就這樣死了就什麼也沒有了,沒有痛苦、沒有難受、沒有背叛,沒有債權人,沒有任何的不快樂。

 

        這就是他所希望的不是嗎?

 

 

 

        「爸爸,你下次再帶我回阿嬤家玩好不好?」

       

        「爸爸,Lili老師誇我的圖畫的漂亮喔!」

 

        「爸爸,爸爸。」

 

        女兒的聲音,不斷的竄入自己的耳裡,突然,他踩下煞車,車子從疾駛的狀態停了下來。

 

        他自責的趴在方向盤上,他到底在幹麻!自己如果走了那女兒怎麼辦,要變成親戚的皮球嗎?死真的是唯一的希望嗎?真的是最好的結果嗎?這到底是絕望還是希望?

 

        那他的女兒呢?他寶貝的女兒起床之後找不到爸爸會哭吧!媽媽已經離她遠去了,還要狠心的剝奪他的父親嗎?不行,為了她女兒!不能就這樣走了。

 

        他開著車回到家裡,不管怎樣,事情都會過去的,他也會好好的將女兒養大,給她一個不虞匱乏的人生,或許她的生命裡會少了一個母親,但他會給她更多,因為她是他唯一的財產。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墨焚堂
下一則: 小小說-下雨天,殺龍天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