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符號的迷宮
2011/03/24 10:01
瀏覽1,274
迴響0
推薦254
引用1

引用文章:名銜與名相 

淡淡三月天,東瀛災難,牽繫多少人心。海嘯、地震、核爆……怵目驚心的新聞畫面幾似隆重宣告:人間,並非有無盡的可能性供人玩索。即或窮盡人類的慾望,放任想像力無盡馳騁,形質世界總有其自然律則與條件,人只能凜然以對。哪怕是極盡煽惑能事的視覺影音符號,可以無際無涯地激發想像、煽動慾望,承載眾生的大地,顯然有其負荷的極限。

無盡的符號可能性,並不等於無盡的可能性。

淡淡三月天,杜鵑形貌的符號可能性之一。

*             *           *

把玩符號,藉精挑細選、排列組合,探索影音文字所能極致的各種可能性,是這世界的重要遊戲。藉定名以道斷,猶如藉影像以鮮化銳化知覺意識,都能形塑心理與社會的真實。語言符號之用與困,盡在其間。

群眾語言,最彰顯此亦用亦困的雙面性。群眾,時空的一時聚合,尋求彼此的體溫遠勝於清冷的腦袋。於是最宜擅以簡化激化的言辭恣意煽惑的梟雄。

讀過希特勒一些講辭,其實沒啥內容。但特定時空,特定的情緒醞釀激發,居然有翻雲覆雨的威力:

……我不悲傷。我聽見警告聲。我不怕打擊,但我隨時準備接受打擊。在選擇時,我不會顫抖。但我要你看見,而且我要更強壯………。當那一刻來臨,你將站在我身邊。……並且在我的掌管中,而且我們將一起帶著我們的旗幟迎接勝利……

近乎無厘頭的煽情,連抄錄轉譯都嫌費事。但畢竟,希特勒深諳群眾語言所格外需要的針對性與個人化。

尋尋覓覓於更明確、更精準的針對性與個人化,原是眾生習性。懂得揣摩拿捏、巧妙運用,應足藉之興革肇建。然而證諸歷史,此眾生習性通常更易於造就懂得翻雲覆雨的梟雄。何其不幸!

淡淡三月天,杜鵑形貌的符號可能性之二。

*         *        *

再臨 Lesson 183, 184,再聆 J 對人類語言的批判,仍深感激盪。自問何以然?有關名與實、詞與物關聯的種種論辯,難道還沒聽夠聽膩?

原因其實簡單。批判名實詭辯的思維固然甚多且還算值得一聽,卻並不真正具有創新的動能。世間大師看似很多,但曾帶來感動者,大抵屬批判型。可感動歸感動,隔一陣子很快便不新鮮,於是又另覓感動。總之是一連串感動、索然、迷惘的循環過程。恍若一山翻過一山,但從來沒哪一山能真正帶來煥然一新且經久彌新的風景。為此曾感疲憊,未覺有畝堪堪久耕的田畦。

也曾撞入一些看似兼具創新與批評雙向思維的領域。每當筆端梳理所謂「結構-能動性」,不禁慨然有志,覺得無常人間起碼可試探較佳的論述可能。然而「能動」到哪兒?哪回不是像孫悟空那樣,翻騰縱躍一番,自以為得意,卻翻不出語言符號的迷宮?知識終歸是語言所織就。而語言,用來欺瞞,比用來溝通,原不遑多讓。縱然鼎心力所之,耙梳意識形態的語法、揭露操控欺瞞的陷阱,甚或探尋論述觀點的可能性,卻終竟不算風景。

淡淡三月天,杜鵑形貌的符號可能性之三。

Lesson184 直接點得明白且犀利。是尋找可能性而非確定性的心靈,才會來到人間,大搞分殊化、專門化、具象具體化且客製化的語言遊戲。一切有意搏取認同的影像言說背後,不都是一個個如是尋索可能性的心靈?在永遠可以無盡細分的符號差異中,只要存心區隔,總不愁擠不出新的殊異,來滿足期待更精準對焦的心理。潛意識裏的渴望有多幽深,語言符號便有多精微,正好讓政商梟雄有可趁之機。

眾生原就尋尋覓覓於更明確、更精準的針對性與個人化。政商廣告於是能大肆煽惑。無窮的符號可能性於焉滋生。無盡的語言遊戲也羅織了無數的假風景。但不論用之於創新或用之於批判,終歸是一再複製翻拍的、有時而窮百無聊賴的符號遊戲。

自問悲觀嗎?不。其實正因不悲觀,才繼續在無常不測與可能性之間拿捏語言符號的分寸。只是,得承認總不無迷惘。

而此際,ACIM 似乎啟迪了另一種屬於語言符號本身的可能性。──不是名實關聯的可能性,而是語言符號運用的可能性。J 明白點出這可能性對吾,只是暫玩而已 (a little while) 。而玩的目的,不是在名實詞物之間大搞玄虛、窮究真假。反正那些論辯也搞不出什麼名堂。更重要的是,正視內蘊於語言中的,價值意義的揭露或遮蔽。這點,卻使得語言符號的運用能由茲對症下藥。

God has no name. And yet
His Name becomes the final lesson
that all things are one,
and at this lesson does all learning end.
All names are unified;
all space is filled with truth's reflection.
上主沒有名諱。然而其名諱
終成為啟示萬有歸一的最後一課
一切學習,終結於此課。
諸般名銜,在此統攝。
八方六合,無非真理的映射。

從有言邁向無言,從有學邁向無學,這是語言符號最大的作用。凡尋求意義──終極意義──的心靈,絕不落空。從哪兒跌倒,便從哪兒爬起站起。在語言符號的迷宮中失落,便由語言符號迷宮中辨析找方向。……不會沒方向可找,也不會沒確定的意義供漂泊的心靈歸依。只因:

The name of God is my inheritance。(Lesson: 184)
上主之名,我所繼承。

淡淡三月天,杜鵑形貌的符號可能性之四。


*        *       *

人心的嚮往無窮,於是總有可供撩撥煽動的情感隙縫,於是總羅織成無際無涯、極目窮奢的符號迷宮。但承載眾生的大地,原有其負荷的極限。這明示吾人,理當簡樸善待大地蒼生,也暗示吾人另有依歸。語言符號之困與用,俱在此人心人性的無窮嚮往與另有依歸中。

自問若猶能承擔些什麼,理應與此相關,而且此道不孤。

___________________

引用文章:名銜與名相 


http://www.youmaker.com/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靈
自訂分類:ACIM 修持手札
上一則: 言為心聲,俱足三昧
下一則: 名銜與名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