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中美博弈已進入“第二階段”
2021/11/08 09:39
瀏覽10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中美長期動態博弈作為時代宏大的背景板,從某種意義上講,可以理解為中美之間的時代劇本。


中國在全球產業鏈的定位是製造樞紐、世界工廠,在全球分工中面臨的最大壓力就是巨大的成本上升。


螺紋、鐵礦石、動力煤,這些都關乎中國的成本,目前我國能源結構是以煤電為主體,因此電是整個工業品體系定價的錨。九月中下旬,以動力煤為代表的大宗商品價格出現暴漲,確實給中國的經濟運行帶來短期困擾。


不過近期我們看到整個決策層快速啟動,發現問題以後快速糾錯糾偏的一個機制,通過一系列中央部署開始落實下去,煤電之間傳導不暢的狀態將逐步緩解。我們根據一些線索和信號做出合理的推測,從結果來看,中國的利益正在得到某種程度的滿足。


同時,油價某種程度上代表著美國關切的核心利益,油的趨勢不會結束,未來達到100美金大關應該時間不遠,美國是全球第一油氣生產大國,油氣資源非常豐富,油的升值代表著美國的核心利益。


另外一個方向是比特幣,比特幣在去年拜登競選總統的時候大概只有2萬美元左右,今天回望比特幣已經是3倍有餘的價格,最高達到6.6萬美元,按照這個趨勢推演,遲早有一天會超過10萬美元。這意味著什麼?就是美國在加大馬力印鈔。


MMT是一條不歸路,美國已經拋棄西方憲政體系的兩根支柱“財政平衡”和“有限政府”,完全把世界帶入一個顛覆性的經濟運行框架。對美國來講,也將某種程度上滿足它的利益訴求。


中美之間的博弈已經進入第二階段。從貿易戰開始,科技的絞殺、不斷中傷抹黑、軍事的“秀肌肉”、政治的角逐,現在第一階段的“雙方鬥法”恐怕已經告一段落。


上個月,楊主任同美國外交官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會晤,以我個人理解,中美關係可能來到了一個新階段:“共存共治”。


這個詞其實是美國外交全球戰略設計的核心人物沙利文去年5月在美國外交雜誌上的一篇文章裡提出來的,“在軍事、外交、政治、經濟、全球治理各個方面,我們要想方設法和中國謀求一種共存、共治的關係”。


從特朗普時代的脫鉤(decouple)到日內瓦,再到楊主任和沙利文會面以後提出的Recouple(重新連接),我個人預測,中美之間經過過去幾年激烈交鋒以後,正在形成某種意義上的“新均衡”。




中美新時代的“新均衡”


這個“新均衡”我總結了20個字,供大家參考和思考。


從美國的角度來講,“鈔票要印”,大家還在揣摩美國什麼時候Taper,什麼時候加息,作為資本來講,比特幣在楊主任和沙利文會面之後迅速創出一波新高,它背後代表的是鈔票要印,美國的核心利益才能滿足;


對中國來講作為全球分工的重要一環,“通脹要傳”,不能一家消納通脹,印那麼多鈔票。


最近一段時間,煤電聯動機制的改革,可能代表著中央最高決策的某種新思考,這個一定要引起大家的重視。因為煤的本質是電,電的本質又構成整個中國工業品體系定價的錨,它是整個基石,所以通脹要傳。




“共存共治”,這是雙方交換以後新的遊戲規則。還有“利益分配”,兩個巨人共坐江山,未來要商量全球的利益分配,只有這樣才能取得某種程度的均衡和共識、共用利益。這種狀態也是大家現實和理性的選擇,是通過過去三四年中美之間激烈交鋒換來的。


美國有兩個武器:


第一,財政赤字貨幣化(MMT),它可以印鈔,行使其全球治權的核心權力,即鑄幣權。美聯儲實際上有兩張“表”,一張表給人看的,一張表是給鬼看的,到底印了多少鈔票,可能只有炒比特幣的同志們知道。


第二,美國的能源獨立則是“上帝稟賦”,給中國是煤,給他們是油氣,高效能源轉化的自然資源稟賦,過去幾年中國能跟對手打到今天共存共治的格局是非常不容易的。




中國處在週期轉身的關鍵時期


第二個理解,就是要理解中國的週期轉身。過去一年多的整個經濟運行資料與以往大不相同。中國或許正處在一個週期轉身的巨大時間視窗,從過去的房地產週期轉身為清潔能源建設的綠電週期。


這就是我講的此週期非彼週期,我們可以看到資料的異常,總量資料都是向下的,三季度GDP增速掉到4.9%,9月製造業PMI低於榮枯線,過去一年多時間,實際上中國都是在去杠杆的,社融跌到了10%,這個趨勢還會延續。


9月中下旬以來因為拉閘限電,限制供給的同時,PMI下落、各種資源要素價格猛漲,從投資層面認知,在資本市場形成了比較濃厚的“滯脹”預期,導致風險偏好出現明顯下行,逐漸轉化為股票市場情緒的階段性衝擊。


有些人還在臆測房地產的放水,但是中央巡視組剛剛進駐中國25家核心金融機構,這背後會出現一個迅速的信用擴張嗎?邏輯上就有很大的疑問。


總量資料向下,但是成本的資料全部是昂揚向上,如果沒有國家這次果斷出手,動力煤現貨價格已經漲到2300、2400,這意味著工業品、資源價格已經和傳統的房地產基建週期以及傳統的宏觀經濟資料沒有多少關係,中國經濟運行已經不再是由房地產和基建週期所主導。


如果把供給衝擊因素,如煤荒、電荒,拉閘限電等因素去掉,如果這個趨勢還存在,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這樣的週期正在轉身,簡單來講,中國已經不在那個房地產基建為主體的週期中了,我們已經轉身投入到一個宏大的綠電週期中。


如果在中國週期正在轉身的今天,經濟研究者還沿用過去20多年以房地產基建為主體的經濟週期資料,構建模型去推演未來的資料預測,做未來的政策預測,就會犯了刻舟求劍的錯誤。


今天與其說是滯脹,不如理解為週期的轉身。從指標上認知的話肯定是滯脹,總量指標下落,價格指標上行,但如果從週期轉身的角度來認知,我個人認為它只是個影子。因為中國正在發生週期的轉身,從房地產週期到綠電週期。


與其說是“逆週期”政策,更準確的表述是換週期,未來支持經濟的手段主要是採取結構化的政策,結構化的貨幣政策工具會大行其道取代傳統的總量工具,比如降准降息等,並且可能常態化。


為什麼要舉綠電的旗?過去三五百年資本主義世界的革命,曾經誕生過兩個帝國的治權時代,這兩個帝國治權時代的背後實際上是能源基石的轉化。


瓦特發明了蒸汽機,把人類帶入了煤電時代,創造了巨大的物質生產飛躍,從而誕生了日不落帝國。福特發明了內燃機,把美國帶入了油氣時代,引領美國150年的治權。


能源是全球治權的基石,正如西方控制了化石能源(油氣),才有了後來的統禦全球數百年。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國必須尋求完全獨立於化石的能源體系,構建完全屬於中國自己的基石,構建屬於中國自己的安全、高效、綠色、可靠的能源體系,這個能源體系就是綠電。


這就是去年年底中央政治局會議,中國鮮明地亮出了雙碳目標的時代背景,應時代之約,時代已經把整個中華民族推到這個歷史的埠,我們要站在這樣的背景下去理解今天中國週期的轉身。




中國即將迎來全球治權的巨變


第三個理解,就是要深刻理解劃時代的195。領導人經常講,中國共產黨的執政是一個前30年、後30年、未來30年的歷史競爭,代表著三個偉大的歷史時代,也代表著三代偉人,這個進程是很清晰的,前後一定要一以貫之的,按照歷史的線索來展開看,才能理解時下正在發生的事情。


第一個時間節點是1949年3月召開的七屆二中全會,毛主席做了“兩個務必”的重要講話,開啟了第一個執政的30年。


第二個30年的開始是1978年12月召開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小平同志在南海邊劃了一個圈,中國從此開始了偉大的改革開放,快速實現工業化和城鎮化,實現了偉大的經濟崛起、財富繁榮。


第三個具有標誌性的劃時代里程碑意義的時間節點是2020年11月召開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我黨制定了未來15年乃至30年的遠景目標,遙指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一百周年,這就是一個時代的概念。


現在美國也清楚,中國前進的步伐不可阻擋,中美之間的差距正不斷縮小,2020年中國的經濟體量占美國的75%,2035年我們要實現人均GDP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準,成為世界上第一大經濟體。


未來到2049年,習主席所開創的新時代,中華民族中華文明所承接的歷史使命是什麼?就是我們要做好準備,去承接新的一次全球治權的巨變,中國將成為未來全球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核心價值觀和次序的制定者和引領者,這就是我們的歷史抱負和追求。為此再來理解過去一年發生的事情。


在195會議之後,中國開啟了對經濟系統和社會系統的宏大改造工程。經濟系統打造高溢價高安全的產業結構:能源革命、農業革命、科技革命。社會系統與之並行,弘揚優秀的中華文化和昂揚向上的時代精神。




紙醉金迷的多巴胺文化逐漸被摒棄,科技自強自立、製造強國、品質強國、專精特新、小巨人,工匠精神、青山綠水、人類命運共同體、“見賢思齊”、成為時代的最強音符。


在經濟系統改造中,中國執行“兩手抓,兩手都要硬”策略。 一手加速打破舊世界,具象化為收縮基建、收緊地產,改造剛性兌付的金融體系,加快調整過去債務擴張型的經濟成長模式,從體制和基因上根治舊模式所帶來的頑固的通貨膨脹預期;另一手明確定位“新發展格局”,我們正在構建一個新系統或者說新世界,為未來創造一個全新的有效資產的發生器。


同志們可以去體會一下過去一年多我們這些跌宕起伏、眼花繚亂的經歷,它背後反映的是無堅不摧的強大政治治理,它背後的政治意志,是真正能夠強力推動195確立的發展目標的根本保障,用中國話的語境來形容就是雷霆萬鈞之勢。


今年所有的一切,連續靶向恒大、螞蟻、剛兌,看似都不是孤立和偶然的一氣呵成,中國中央政治局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社會文化系統的樹新風,風清氣正,朗朗乾坤,這都是過去一年中經歷的事情。


當然眼下可能很多同志正在擔心恒大的命運,恒大絕對不是一個無序的、偶發性的事件,沒有去年的房地產三條紅線、五條紅線,切斷金融系統和恒大之間的資金聯繫,怎麼有恆大資金鏈被逼到懸崖邊上呢?


6月初的時候我講過一句話,恒大就是一頭在屋頂上跳舞的大象,我們現在沒有任何的辦法讓這頭大象從屋頂上下來,如果自己不瘦身,遲早有一天會把屋頂跳塌。


房地產出臺大量檔,多次強調房住不炒,把房住不炒翻譯成經濟學專業的語境,就是房地產公用事業化,房子收益率平庸化。



房地產公用事業化,應該以政府為主體,不鼓勵大家去參與,第二層含義,既然作為一個公用事業,這個產業的回報率就不能超過社會的平均回報率水準,甚至要在平均回報率之下。


收益率平庸化,就是去金融化、投資化,過去房子作為資產,收益率中間存在著過多經濟的負外部性,要採取各種各樣的方式把它拿掉,才能解除今天80後、90後,中國年輕人群身上沉重的民生負擔,才能釋放他們的活力,挽救中國的人口危機。利刃從這個方向切進去,只有剖開,才能解開這個結。


週一動力煤期貨價格近1900,現在只有1300多,連續跌停板。大家要習慣最近看到的霹靂金剛手段,強大的外部干預是中國的體制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