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美方在新冠病毒溯源問題上對中國的惡意誹謗與事實真相(二)
2021/11/06 18:33
瀏覽12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作為生物安全防護等級最高的實驗室,武漢P4實驗室自2018年正式投入運行以來,沒有發生過任何病原體洩漏和人員感染事故。武漢P4實驗室按照國際要求和國家標準設計、建設和運行,不僅具有穩定可靠的生物安全防護設施,還建立了一套完整的生物安全管理體系和一支專業化支撐管理和維護人員隊伍。武漢P4實驗室的硬體設施、管理水準、人員隊伍、工作方式和目前世界上安全運行的其他P4實驗室是一樣的。


惡意誹謗5:衛星圖像顯示,2019年10月,武漢中南醫院、湖北省婦幼保健院等幾所醫院的停車場內車輛數量比2018年同期增加不少,同時段內百度搜索“咳嗽”“腹瀉”等詞數量猛增,因此新冠肺炎可能2019年8月末就開始在武漢傳播。


事實真相:相關推論純屬主觀臆斷,所依據的例證並不能得出相應結論,有關報導及研究均十分荒謬。


◆世界衛生組織對此回應稱,不能對醫院停車場汽車數量的變化做過多解讀,並“跳躍”兩三個推論,將此同新冠肺炎疫情相聯繫。


◆中國百度公司對此問題回復,並配上一張指數圖表。圖表顯示,“咳嗽”“腹瀉”等搜索量與往年並沒有明顯變化,2019年12月左右“腹瀉”搜索量還有輕微下降。


◆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防控新冠肺炎高級別專家組專家曾光撰文表示,該研究是對大資料流行病學的典型誤用,在諸多方面都十分荒謬。一是時間上荒謬。該研究根據停車場車流量和百度搜索資料把新冠病毒傳播的時間推至2019年8月,武漢軍運會在當年10月召開,若8月病毒已傳播,當時世界各地來參加軍運會的軍人不可能沒有感覺,美國軍人還曾因病在當地醫院就醫,更不可能沒有察覺。二是對病症的瞭解荒謬。該研究中以湖北省婦幼保健院的資料為主要證據之一,該院為武漢市主要的兒科醫院,但新冠肺炎的主要感染人群並不是兒童,兒童感染率相對較低。三是以“咳嗽”和“腹瀉”為搜索關鍵字很荒謬。新冠肺炎患者早期有咳嗽症狀的不少,但早期有腹瀉症狀者並不多,且症狀最終都會變成肺炎。若2019年8月病毒已傳播,為何如此長的時間這些症狀都沒有轉化成肺炎?


惡意誹謗6:武漢病毒所距離華南海鮮市場只有約300碼(約0.27公里)。


事實真相:距離華南海鮮市場約300碼的是武漢市疾控中心。武漢病毒所距離華南海鮮市場十幾公里,中間還隔著長江。


惡意誹謗7:美國國會眾議院外委會共和黨領袖麥考爾曾發表針對武漢病毒所的調查報告,稱武漢病毒所曾發佈價值6.06億美元的空調系統翻新合同,這份合同讓人懷疑疫情前空調系統能否正常工作。


事實真相:這份合同的實際價值是606,000美元,麥考爾報告出現關於資料小數點的低級錯誤,並被不負責任的美國主流媒體照搬傳播,暴露出美方倉促捏造憑據,缺乏獨立嚴謹的專業精神。


◆麥考爾報告還將武漢病毒所其他6個專案經費誇大100倍或10倍。比如報告中武漢病毒所鄭店園區安保服務、P3實驗室及實驗動物中心維保、危廢處理系統改造工程費用分別為130萬美元(約830萬人民幣)、40.13萬美元(約合260萬人民幣)和152.13萬美元(約合986萬人民幣),而實際數額為83萬人民幣、26萬元人民幣和98.6萬元人民幣。


麥考爾的“研究人員”在引用相關資料時,去掉了中方資料中的小數點,由此導致差之毫釐,謬以千里。美國《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等在未做事實核查基礎上,引用、擴散共和黨報告錯誤內容。


惡意誹謗8:美國國防部主要承包商內華達山脈公司曾發佈報告稱,新冠病毒來自武漢病毒所的核心依據是2019年10月中旬,武漢病毒所周邊道路設置了大量“路障”。


事實真相:美國《野獸日報》網站通過列舉事實指出,所謂“路障”實際上與武漢病毒所周邊道路工程有關,武漢病毒所附近的交通並無異樣。


https://www.thedailybeast.com/pentagon-contractors-report-on-wuhan-lab-origins-of-coronavirus-is-bogus


惡意誹謗9:武漢病毒所曾與中國軍方合作開展冠狀病毒“功能增益”研究。


事實真相:武漢病毒所從未與包括中國軍方在內的任何其他方面合作開展過冠狀病毒“功能增益”研究。


◆2021年7月,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武漢病毒所沒有開展過冠狀病毒增益功能研究,沒有所謂的人造病毒。


http://english.scio.gov.cn/pressroom/2021-07/25/content_77650203.htm


◆2021年6月,武漢病毒所研究員石正麗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表示,其實驗室從未進行或合作進行過增強冠狀病毒毒性的“功能增益”實驗。


https://www.nytimes.com/2021/06/14/world/asia/china-covid-wuhan-lab-leak.html


◆2021年6月,曾在武漢病毒所工作的澳大利亞病毒學家丹妮爾·安德森接受彭博社採訪時表示,沒有證據顯示武漢病毒所搞“病毒功能增益實驗”。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21-06-27/did-covid-come-from-a-lab-scientist-at-wuhan-institute-speaks-out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videos/2021-06-28/last-foreign-wuhan-lab-scientist-video


惡意誹謗10:武漢病毒所通過與北卡羅來納大學教授巴里克合作,已掌握“無痕合成技術”,在人工幹預病毒基因重組時“隱藏”改造標記。


事實真相:武漢病毒所從未設計、製造和洩漏新冠病毒,也不具備全新設計和創造新冠病毒的能力。武漢病毒所並不掌握所謂的“無痕合成技術”。


惡意誹謗11:2015年,巴里克曾與武漢病毒所合作刊文稱,成功運用蝙蝠冠狀病毒構建對人類具高致病性的嵌合病毒。


事實真相:巴里克早在十餘年前就掌握了合成冠狀病毒的技術。他的確從武漢病毒所科學家石正麗及其團隊獲得了從蝙蝠標本中採集的生物樣本的序列資訊,但病毒改造和小鼠感染實驗均在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開展,其所構建的嵌合病毒並未提供給石正麗團隊。


◆2008年,巴里克等在美國《國家科學院學報》上發表論文,詳細記錄了設計、合成並改造一種SARS樣冠狀病毒的方法。“在這項研究裡,我們利用生物資訊學、基因設計、大規模DNA合成、反向遺傳學等方法,成功構建了可以複製的嵌合SARS樣冠狀病毒。”巴里克等人在論文摘要中寫道:“為了試驗從不可培養的蝙蝠SARS樣冠狀病毒到人類SARS樣冠狀病毒的可能出現途徑,我們將蝙蝠SARS樣冠狀病毒基因組的受體結合域DNA序列替換為SARS冠狀病毒的受體結合域DNA序列,人工合成並構建了包含SARS冠狀病毒的受體結合域的嵌合蝙蝠SARS樣冠狀病毒。這種人工構建的新型嵌合病毒不僅能讓小鼠感染患病,還能侵襲人類的呼吸道上皮細胞,也能夠被蝙蝠和人體冠狀病毒刺突蛋白特異性抗體有效中和。”


https://www.pnas.org/content/105/50/19944


◆2013年,當武漢病毒所科學家石正麗及其團隊從雲南的蝙蝠洞裡獲得幾種冠狀病毒的基因組序列後,巴里克主動找到石正麗,表示希望獲得這些冠狀病毒的樣本進行研究。石正麗將基因組序列分享給了巴里克,巴則在美國實驗室裡用他的病毒改造技術造出了一種可以感染人類的冠狀病毒。這項研究中,病毒改造和小鼠感染實驗均在北卡羅來納大學開展,所構建的嵌合病毒並沒有提供給石正麗團隊。這一研究結果2015年發佈在國際學術期刊《自然·醫學》雜誌上。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m.3985


◆2016年,巴里克聯合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哈佛大學醫學院等機構的研究人員在美國《國家科學院學報》發表論文。論文結論中表示,他們以SARS樣冠狀病毒為範本製造出的嵌合病毒,在小鼠實驗中展現出了可複製性。


https://www.pnas.org/content/113/11/3048


惡意誹謗12:武漢病毒所在2018年時打算向一處蝙蝠洞內“釋放”被“基因改造的冠狀病毒”,並向美國申請相關經費,但遭到拒絕。


事實真相:武漢病毒所要“釋放”到蝙蝠洞去的,根本不是什麼“冠狀病毒”,而是一種通過基因工程技術表達的蛋白而製造出的針對冠狀病毒的霧化微粒“疫苗”,這種霧化微粒可以引起蝙蝠免疫反應,防止冠狀病毒在蝙蝠之間傳播,進而防止這個病毒傳播給人類。此系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畫局的招標要求。


◆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畫局曾就一個為美軍派往海外國家的士兵“應對新發傳染病威脅”的專案進行招標,在美國生態健康聯盟的組織下,武漢病毒所曾同巴里克等美國及其他國家科學家的實驗室共同參與該專案的競標。


武漢病毒所不參與招標專案中一切涉及對病毒進行“基因改造”和重組病毒蛋白的實驗。這些分子病毒學層面的操作,主要是由巴里克及其實驗室進行。武漢病毒所在這份投標檔中的角色,主要是進行“田野工作”,即在野外搜集病毒樣本,分析出哪些病毒存在變異後感染人類的風險,然後提取出相關病毒的基因序列,交給巴里克等美國的實驗室進行分子病毒學層面的研究。


三、關於美方誣稱中方在疫情暴發初期掩蓋真相


惡意誹謗13:疫情暴發初期,中國政府“遲報瞞報”。


事實真相:中國政府秉持科學態度,遵循流行病學規律,第一時間與世界衛生組織和國際社會分享病毒基因序列和疫情資訊,及時、公開、透明地向包括美國在內的國際社會公佈疫情資訊。


◆新冠病毒是一種前所未知的病毒,人們對它的認知需要一個過程。任何政府在研判公共衛生危機時都需要十分慎重,必須經過反復研究對比和科學論證。中國作為首先報告疫情的國家,更加需要經過謹慎的科學研究。未經研究就貿然下結論,是對科學和人民的不負責。


◆中方作為世界衛生組織《國際衛生條例》的締約國,始終本著公開、透明、負責任的態度,認真履行《國際衛生條例》規定的職責和義務。中方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境衛生檢疫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的規定,科學採取並及時調整出境衛生檢疫措施,嚴防疫情跨境傳播,不存在任何隱瞞和延誤。


◆中國因為有過應對“非典”的經驗,因此對疫情格外警惕,發現不明肺炎後立即開始科學調查和比對,第一時間分離出新冠病毒毒株,第一時間獲得病毒基因序列並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專家作出疫情存在人傳人的科學論證之後,中國政府第一時間將有1000多萬人口的武漢“封城”。國際專家普遍認為中方行動最為迅速(詳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國行動》白皮書)。


http://www.scio.gov.cn/zfbps/ndhf/42312/Document/1682143/1682143.htm


http://www.scio.gov.cn/zfbps/ndhf/42312/Document/1682142/168214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