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河內 Ha Noi 老外歷險記
2018/10/27 08:44
瀏覽6,282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越南軍事歷史博物館,1972年12月18日,越南戰爭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轟炸行動「後衛-2」,129架B-52轟炸機三波攻擊撲向北越的河內,其中被擊落代號ROSE1(玫瑰一號B-52轟炸機。)

 

(越南軍事歷史博物館)

 

河內在網路最被討論和困擾背包客的是:〝海關會索取咖啡小費〞、〝叫車會被以各種方式訛詐〞、〝街頭走路會被搶包及搶手機〞、〝車水馬龍的街口,常讓觀光客猶豫不決〞。

越南雖然多次被外族侵擾,及近代法國的殖民,仍能一直保有其特殊的民族風味,就像那百褶裙豔麗令人炫目的色彩,讓觀光客深深著迷,希望能一窺堂奧。

 

(越南河粉(越南語:Phở),以米製成佐以生芽菜、香葉,並配上切片牛肉或雞絲食用,為越南菜的代表。)

 

(中越邊境苗族繽紛美麗的百褶裙。)

 

說到海關,多年前我們去吳哥窟,那位海關壓著我們的護照好久,東摸西翻,也不吭聲,我們雖心知肚明,但硬就傻傻看著他。

等到同班機旅客幾乎都通關了,心裡著實有點忐忑不安時,他老兄才一副心不干情不願蓋章還給我們,雖然也沒事,但心情極不愉悅。

近日臉友的河內通關,又遇到類似情況,大肆討論,還害我看了後那夜竟作了惡夢,想來好笑,真要也並不多丫

 

(河內火車站到三十六古街及還劍湖的火車道,一條像泰國美功市場超現實的鐵道景色,記得小時候台北的火車也是貼著屋簷牆角而過。)

 

 

(龍邊橋Long Bien Bridge,一座百年橫跨紅河的懸臂橋,河內第一座鋼鐵橋。著名的埃菲爾鐵塔設計者「亞歷山大‧居斯塔夫‧艾菲爾」的作品)

 

後來我們入出境通關,還刻意找女性海關。仔細觀察,這一道排的隊伍也較長,也大多東方人,可見也有人如我聰明者。

但西方老外就比較隨興,可見索取的對象也有選擇性。團客據稱領隊為避免麻煩都直接要團員在Passport內夾錢

這趟入出境不僅是我們,就連排在前面幾位看來也 "都沒事"

 

(聖若瑟主教座堂,是羅馬天主教河內總教區的主教座堂,於1884年開始興建,1888年完工。)

 

(河內大劇院於1901年動工,1911年完成。設計上融合了羅馬式建築、法國式建築,特別是法國城堡和巴黎歌劇院等各種建築風格,成為一座融貫歐陸的獨特工程。)

 

(一柱寺建於1049年李朝,因在靈沼池中一根大石柱上建造而得名。一柱寺為方形木結構,每邊三米,四面帶廊。直徑1.25米、高4米的石柱象徵花梗,石柱四周的四根木支架如同花,寺身及四邊微翹的屋檐,構成花瓣,又名蓮花臺。)

 

我們飛機落地當晚,預估會太晚沒有進城的巴士,臨時叫車又怕被敲詐,為了別一入境就得繃緊神經作戰,預請旅館找車來接,安全當然也付出比較貴的車資,花甲背包客偶爾奢侈不為過吧。

 

(還劍湖河內市中心主要湖泊之一,湖不大,但環湖周邊綠地濃蔭,幽雅閑靜,是市民和觀光客休憩之所也是我們逛街的方向指引和問路座標。)

 

但在SAPA我們嚐試用Grap APP叫車類似UbarCAT CAT,系統告知的車資是4萬越南盾(約台幣60,結果司機硬要8台幣120,在他的車內為了免除爭執,我們給錢了事。

其實這段路有人用走或摩托車的,但因塵土飛揚,我們放棄步行。

但後來在河內也叫過Grap及路邊攔車,都沒事!〞,但談價錢都堅持筆寫。

我想偶爾遇到,算是個案吧,就當在台北早年的司機偶爾也會繞路吧。

 

(玉山寺護牆上的剪黏,是中國南方廟宇特有的鑲嵌工藝。)

 

Bac Ha要回河內的長途巴士,旅館報價要30萬越南盾,但Lillie曾搜尋資料有人25萬,最後交涉以25萬成交。

看來因大多地區缺乏完善的公共大眾交通工具,故而野雞車與旅館業聯手漫天要價。我想本地人與老外必然不同價,甚至你我同車極可能不同價,想來有趣。

 

(北越諒山同登靈祠的龍形剪黏。)

 

防搶乙節,臉友提醒在河內別在街頭拿手機照相,逛街包包要揹在靠內那一側。

但我們在河內的日子,像好奇小小孩,玩得不亦樂乎,也都沒事。大概只有第一 二天會注意這一節,但滿街的觀光客,到第三天幾乎忘了這檔事,後來的行程中也〝都沒事!〞

 

說到包包,在我們剛到SAPA第二天,有位臉友發出求救訊息,他剛到SAPA下車時發覺放在下層的行李,不知在哪站被先下車的拿走了,所有細軟全沒了。

後來即使乘坐長程巴士,我的行李大背包就拎上車擠在座位身旁,絕不離開視線。

回台灣坐巴士,每一站有人下車取行李,我的眼睛透著玻璃窗,盯著每一個拿下車的行李,看來我養出一個好習慣了。

 

(河內街頭有許多法式雅緻木造老窗建築)

 

車多〞是河內街頭另一個特殊現象,整白天轎車摩拖車如過江之大小鯽,且交錯往來,幾乎沒停過。尤其喇叭聲此起彼落,像在合奏一曲沒有指揮,各樂手任意隨興發揮,毫無韻律節拍的交響樂有人回到台灣還很懐念呢

 

(河內東門寺前的電線桿,纏繞著實嚇人的電纜線,下面一個個方型物似乎是電錶之類,曾經看過一桿有將近20個。)

 

上下班時段更甚,直向橫向隨時有車穿梭,加上許多街口沒紅綠燈,有人真的愣在街口過不去。

因而我們被Thank You好幾次,憑著在台灣練就穿越車道的技術,帶過好多老外過街。

我發覺只要妳踏進車道,那看似雜亂的車流也會閃妳,因為車輛擁擠,車速並不快,所謂亂中有序〞,有如街頭電桿上串聯的線,總能讓妳〝驚奇但不驚心〞。

 

 

七百多萬人的河內街頭人潮多得嚇人,每條街上,當地人多在店鋪路旁小凳上喝茶水咖啡嗑瓜子或吃飯,路上穿梭行走的更多觀光客,尤其在黃昏後每條街區都像假日的台北信義區士林夜市或西門町,摩肩擦踵萬頭攢動。

在地人看每日穿梭不停的觀光客,也是一種風光吧。

 

(假日市集繞一圈包妳腿酸,封街暢飲,好想也坐下來喝一杯,〝可口可樂〞!)

 

我們住的聖若瑟主教座堂和老街區Ma May附近大街小巷及河內各街上,旅館民宿、旅遊商店櫛比鱗次,比我們街上的飲料店還要密集,就可以知道這兒觀光業非常驚人。

台北市前幾年如雨後春筍的旅館業,相較起來差之百里。

 

街上一眼望去都是相似的店,更混的是相同店名的招牌居然可以相鄰或轉角出現很多家妳指名要買的店家,一定得再對一下門牌號碼,看得妳眼花撩亂,東南西北分不清,很不好認路,當然越文的路名不好認,也是主要原因吧!

 

(玉山祠位于河内還劍湖北端中的玉山島上,主殿供奉關帝、興道王陳國峻和文昌帝君三聖,還造有一條紅色旭橋,一路上門牆都有極為有力道的繁體中文書法。)

 

河內的老外當然包括我,越南人形貌和台灣人相似度極高有一回在咖啡館裡Lillie就被誤認是在地人。)就連街樹都相近,我們民宿二樓陽台旁就有一顆大花紫薇,還開著花一眼就認得,但耳際響起的話,你就是聽不懂

 

尤其在河內,還有一座佔地極廣的孔廟(正式名稱文廟—國子監)和許多散佈街坊的大小廟宇,門聯橫匾全是繁體中文,時空有時還真感覺虛幻不真實。

因此任何交易的錢數,我一定要靠筆寫或計算機確認有的老闆直接拿錢給你看,但對那很多0,顏色又相近的鈔票,還是常搞錯(因為曾經被像我一樣善良的老闆給退回來)

 

(河內文廟—國子監,一座傳統孔廟建築,正門兩側前立有下馬碑石亭,大成殿內供奉著孔子聖像,堂上掛著「萬世師表」的金字紅匾。)

 

在台灣自從知道有了麩質過敏症,我的麵食偏執主義只好改成米粉和河粉。來到河內我愛死了河粉,早也河粉,晚也河粉,有牛肉雞肉豬肉下水隨妳選配,每一家都有一大桶香醇料湯,有一次還看到數條牛尾巴,引起老外非常好奇猜測。

從餐廳每碗6萬越南盾台幣90,到蹲坐街旁小凳每碗2台幣30,都好吃,絕不會踩到地雷,但想我血液裡的普林值也香醇得日日昇高吧

 

(百嚐不厭的河粉,坐在路邊小凳吃,更有味道。)

 

河內 Ha Noi,我要說有趣好玩 好吃~,有種似曾相識熟悉的台味。

妳真不放心也可以申請大學生中文導遊,而且 Free。我們陰錯陽差沒申請到,其實到第三天幾乎就熟門熟路了。

河內的最後一日,還奢侈的去享受了一家網路名氣的法國餐廳,1928年老洋房的《Green Tangerine》綠橘子法式料理,法式料理在台北實在踏不進去ㄚ!

 

 

1928年老洋房的《Green Tangerine》綠橘子法式料理。)

 

旅遊不就是要脫離慣性日常,每日的驚喜讓心更柔軟。

妳看每一班機幾乎裝滿喜悅的遊客和滿街觀光客就知道越南有其特殊迷人風光,奇怪!怎的一點都沒有歷險的感覺,題目得改一改

秋風宜人,敞開心靈整理行囊出門吧。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