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令高級挺扁知識份子啞口無言的「實質正義」
2009/09/14 18:21
瀏覽4,135
迴響24
推薦41
引用0

引用文章:談扁呂落淚 蘇嘆犯錯民意會淘汰

引用文章:扁案判決自始無效

就在昨天,我又再一次體會到綠營支持民眾的愚與痴。令人扼腕的是,這些挺扁的支持群眾不單是目不識丁深受深綠媒體洗腦毒害之苦的愚民,其成員竟仍充斥循常理應是高級知識份子的法官及老師。或許這就是多元文化的價值,因為多元所以有善惡、有正派、有異端並存於同一個社會;而貪汙沒有錯、明鏡高懸的法官罪孽深重;就連顛倒是非、混淆對錯的價值觀念也是多元文化的一環。

儘管某群挺扁法官心中那個生鏽的天秤已極端明顯的傾斜,但這種人依然能任職地院乃至高院之法官,並受法律終身職的保障;而應當在社會上扮演教化人心、傳道授業的老師,則是無端捲入政治塵囂,深陷於挺扁情節中久久不能自拔;難道這就是台灣人引以為傲的多元文化嗎?

其實昨日在呂前副總統舉辦「扁案是否公平審判」的記者會上,那位自稱為人師表的老師,在記者會上講的內容不只是:「我是一個老師耶,可是我看都看不下去。」印象中記得她不僅說過她看不下去,還扯到蔡守訓法官的家人,並認為蔡守訓法官的判決清算了整個扁家;蔡法官與其家人若是有如阿扁被抄家滅族般的遭遇,蔡法官做何感想?

當然,她是沒說到抄家滅族這麼嚴重,只不過聽起來像是諸如此類的話,而且沒記錯的話,她的用辭好像不太恰當(若有錯,煩請大家幫個忙,指正一下,我才能修改更正及道歉,順便還當事人一個公道)。而我想說的是,一位身負教育重責大任的老師,不苦心孤詣該如何教好學生,而是沉醉於民進黨的政治鬥爭;甚至還對法官口出惡言。這樣的行為,不啻讓老師春風化雨的風範蕩然無存。

當挺扁法官投書深綠報社,整篇文章從頭到尾對於扁案的實質正義隻字不提,只敢夸夸談其司法人權及程序正義時;所顯露的,不過就是法匠式的思維。對於扁案的實質正義不敢吭半聲,只敢窮追猛打司法程序上的瑕疵。其實這種行為就像是一位律師在替自已的被告客戶辯護,想把黑的講成白的,極力找法律漏洞鑽一樣。

有人或許會產生疑惑,不過就是法官更替的問題而已,有這麼嚴重嗎?確實,這問題還蠻嚴重的;由於蔡守訓法官不像周占春法官會關心陳水扁,也不會問陳水扁,你瘦或胖了的健康問題;所以被綠營的「公正人士」譏為扁案審判「缺乏人性化關懷」。

其實「缺乏人性化關懷」這一詞,只能適用在達官顯要的身上,一般市井小民是無福消受的。倘若,今日前國家總統陳水扁沒被押,我不知道因重案被法院羈押還能理直氣壯地講人權。而且還是那個平常不關心司法人權的政黨以不求回報的方式,幫忙奔走乃至開一大堆大大小小號稱「保障人權」的座談會、研討會、記者會。

民進黨能牽拖政治迫害的事務範圍無遠弗屆,其與挺綠的學者、法官及那些高級知識份子們,總喜歡把扁案牽拖為司法黃牛或政治迫害;舉凡綠營政客遭法院判處重刑的案件就是政治迫害司法、辦綠不辦藍;而一旦藍營政客遭法院判處重刑就是法官英明,台灣司法進步;對自已有利的就是司法進步,對自已不利的則是司法黃牛;如此雙重標準,怎麼能以理服人?

民進黨不講理是公開的事實,但挺扁的高級知識份子也不講理,則是令人遺憾;尤其像扁案這種違反法律實質正義在前,方遭檢方起訴乃至法院審判的案件也要拗。程序正義固然重要,但沒有實質的「不正義」且加上兇手自已亦公然坦承做了法律所不允許的行為,會陷入後續的司法程序爭議嗎?況且,這種因為犯了案才會遭檢方起訴乃至法院判決的簡單邏輯並不像雞生蛋或蛋生雞般的難以理解。

不過不管再怎麼拗,綠營終究只能在扁案司法程序瑕疵的議題上打轉;除非,那些挺扁的高級知識份子們能公開昭告天下,阿扁「開高舉改革大旗,私下行貪汙之實」、「上從假借國家經濟科技發展政策,下至公股投資職位,均能以金錢交易牟利私囊」全都是法律所允許並為社會觀感普遍接受的範圍,否則再怎麼辯也只會徒留笑柄。

別再拗了,因為很難看,替自已留點顏面吧;尤其是那些法律人。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4) :
24樓. 逍遙人
2009/09/26 22:02
老師算啥?

位自稱為人師表的老師,在記者會上講的內容不只是:「我是一個老師耶,可是我看都看不下去。」

趙玉柱==小學校長

李鴻禧==台灣大學教授

李遠哲==中研院院長

這些人好像也不怎樣

別忘了婊起芳那句名言:【老師都是王八蛋】


http://diamond03228.jeunesseglobal2.com/default.aspx

原來,原來婊起芳是先知...........

不過也不能一桿子打翻一船人,我想,應該是說:少數極端政治傾向的老師...........

太陽獅子餅2009/09/27 12:16回覆
23樓. tboxcase
2009/09/16 09:51
再忍耐一下!已經等很久了,台灣重生的時候快要到了!

台灣沒救了!台灣死好!台灣必亡!台灣必垮!

努力打拼不讓台灣滅絕的人們,還是早點覺悟吧!


太陽獅子餅2009/09/16 15:02回覆
22樓. 啥啊?
2009/09/15 22:01
又一隻各打五十大板的烏賊
這種烏賊很容易辨認。各打五十大板還不簡單:張三殺人放火被抓到,張三的姘頭就鬼叫「教宗也一樣殺人放火,為什麼不抓教宗?」好啊。沒人說教宗殺人放火不該抓,但是你也該提出具體證據吧。或者至少提出一個抓壞人的標準。

=========

我看過很多不入流的學院法學家,抓起一本半生不熟的法律哲學就賣。雞毛也可以當令箭。最簡單的例子就是無限上綱程序正義。

很不幸,法律剛好是最泯滅程序正義的一個行業。

跟法律比起來,醫學才叫做真的程序正義。三十年前,你還看得到醫院把用過的玻璃針頭、針筒用高溫蒸氣消毒,然後一再重複使用。今天呢?針筒絕對是用過就丟,就連打針的地方,都要用酒精跟優碘重複消毒。第一次是來回搓,第二次是由中心往外推出去。為什麼?因為只有這樣做,才能把細菌污染的風險降到最低。護士在打針以前可以消毒手指,也可以戴手套。總之這才叫做一絲不苟的「程序正義」。

但是法律呢?法律的「程序正義」是騙小孩的。法官不迴避,難道法官真的公平?美國有陪審團。難道陪審團真的毫無成見?其實我們心知肚明,人必然有偏見,人也不可能免於邏輯謬誤。法律的程序正義是做給人看的。如果真的每個案子都用程序正義死抓到底,全世界的每個法院大概都要關門。

醫院裡的程序可不是做給人看的。醫院裡的程序真的可以殺死細菌。

就說美國的聯邦證據法好了。稍微懂一點證據法的人都知道,傳言證據原則上不能使用,但是不准的例外多如牛毛。如果傳言證據真的不好,是不是該完全排除?但是為什麼法官還會採用(例外)?很簡單啊。證據很少。如果剛好有傳聞,法官會不會考慮使用(採納證據不代表就相信這個證據,可能採納以後又不相信)?

所以學法律的人最沒資格講「程序正義」。除非能做出一個完全無枉無縱、我心如秤的機器人當法官。要不然「程序正義」是騙人的。

假設我要到醫院開刀。醫院裡有兩個醫師:

(A) 21 世紀的清潔程序,19 世紀的醫學知識。
(B) 19 世紀的清潔程序,21 世紀的醫學知識。

只有兩個醫師可以挑,也只能挑一個。你會找誰?

如果兩者不可得兼,我會要實質正義,不要程序正義。我相信只會叫「程序正義」的,如果真的有一天要在程序跟實體之間二選一,牠們大概也會跟我的選擇相同。

所以我有真知灼見,牠們全都是偽君子。

偏偏他們都提不出具體證據...

太陽獅子餅2009/09/16 15:02回覆
21樓.
2009/09/15 16:41
老師算啥

教育部長及主秘都可以搞一堆與教育無關的事情--區區一個老師算啥?

爾且---誤人子弟的老師也不是沒有--有一個諾x爾的得主不是也說過--政見不一定要對現--學歷這麼高知識這麼高不是也說一些沒常識的話

最重要諾x爾先生說過:學歷高不代表人品高--剛好呼應一下了!!!

是阿,李遠哲─台灣教改界的大聖人...... 太陽獅子餅2009/09/16 15:01回覆
20樓. 居士
2009/09/15 13:30
看到大家口水那麼多 其實 馬+扁=騙

23歲而已;看事情太淺了

政治豈止是藍綠分類的表象那麼簡單?

民進黨都是壞人? 國民黨都是好人?

多看少說吧

以免造口業傷害自己的阿賴耶識

你更淺,我上面設定23歲,你就真的認為我23歲嗎?

多看少說吧...

太陽獅子餅2009/09/15 14:27回覆

民進黨不見得都是壞人,國民黨也不見得都是好人。

只不過民進黨一直與混帳地下電台掛勾,就連深綠媒體也老是以不公正、不客觀的態度進行報導。我問你,你要我怎麼對這個政黨產生好印象?

鄭新助民進黨的

婊啟芳民進黨的

陳水扁民進黨的

王定宇民進黨的

黃慶林民進黨的

他們好在哪?你告訴我。

太陽獅子餅2009/09/15 14:36回覆
19樓. 啥啊?
2009/09/15 10:58
格調就是誠實
不管是幹還是操,誠實重於一切。誠實的人就可以得到對方尊重,不管是幹還是操。

不誠實的就等著被幹或被操。
..........這樣,可能政壇上的很多人都會被x或被x.... 太陽獅子餅2009/09/15 11:09回覆
18樓. kevin
2009/09/15 09:42
甚麼叫台灣人
在上初中之前,我沒聽過台語.從上初中以後,天天聽台語講台語.上高中以後同學都跟我學外省國語.初中一句幹或操,就打架打到變成一家人,因為那兩字是一國的.打甚麼呢?就像藍綠表面各有格調,晚上就臭味相投.曖呀!搞清楚,政客們:小心後代有缺點的,別讓後代還你造的業障吧!ㄚ扁的孫不就是現世活例子嗎?
還好啦....慢慢報應中 太陽獅子餅2009/09/15 10:39回覆
17樓. kevin
2009/09/15 09:21
說得好
台灣已經被泛綠之輩攪得天翻地覆是似乎他們永遠樂此不彼真是悲哀呀黑硬要坳成白合乎他們的道理才是道理不合乎他們反而變歪理這是甚麼玩意兒忍不住想說巴格厊路

一句話:禍國殃民。

太陽獅子餅2009/09/15 10:38回覆
16樓. 啥啊?
2009/09/15 09:14
這就是綠畜生的邏輯
我的考卷被老師打零分。所以我到系主任辦公室痛罵老師跟我有仇,故意害我當掉。系主任是要我換個老師重修、重考,還是請另一個老師重新閱卷?

綠畜生叫個屁不能換法官,其實解決的方法很簡單,就是二審審查一審的文書紀錄。如果一審法官故意不採納有效且有利被告的證據,曲解法條以不利被告,二審會看到的。就像是我的考卷被蔡老師打零分,但是換個公平的老師,也許就是九十分。考卷已經保留了所有公平閱卷的資訊。

但是如果不管換那個老師,我都是零分呢?

是所有的老師都是王八蛋,還是我活該被死當?

我能不能跟系主任說,蔡老師跟我有仇,所以害我當掉。請系主任解僱蔡老師,並且無條件給我滿分?

這就是綠畜生的邏輯。

嗯,是阿,綠營的邏輯的確是如此。

明明繳白卷還怪老師改得不認真;明明繳白卷還想換老師改。

太陽獅子餅2009/09/15 10:37回覆
15樓. 福氣
2009/09/15 09:07
要扭轉既得利益的『藍』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學校本身就是一個藍大綠小的族群(即使在綠執政的高雄也是如此),所以對於敢表達自己政治傾向的老師,基本上我還蠻佩服的。

我是偏綠(把挺綠歸為挺扁是依你某種目的的說法),但從未在課堂上講政治(宗教也是一樣),在我的部落格,更是嚴禁討論政治(所以請勿回應,我會刪文,嘻!)。

PS:我常反思,為什麼我要偏綠?不知版主是否想過,為何你要偏藍?哈:)


嗯...,這才是老師。

不管是藍是綠都不會把政治帶到課堂上,才是好老師。

我死也不偏綠,因為綠超爛。看看那個連貪汙犯都不敢切割的民進黨,還不夠爛嗎?

太陽獅子餅2009/09/15 10:3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