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高危險藥物的安全管理
2010/04/12 09:03
瀏覽4,323
迴響1
推薦1
引用0

所謂高風險/高危險藥物(High Risk 或稱為High Hazard Medications),並沒有較ISMP所訂出的高警訊藥物(High Alert Drugs)清單為人所知。

但基本上,可定義為「當給藥劑量過高時,有可能導致死亡或嚴重危害健康的藥物」。

這些藥物作用包括心跳停止、呼吸停止、降低供給養分給腦部細胞、細菌或病毒感染及出血。

根據日文教科書,舉例如下:
KCL、Dopamine、Lidocaine、Digoxin、Theophylline、Insulin、
Oral Hypoglycemic(口服降血糖藥)、
Propofol(直接害死Michael Jackson的藥)、
抗腫瘤化療針劑、Heparin、Warfarin、Morphine、Fentanyl.......等。

日本的厚勞省(相當於國內的衛生署),曾經為了這些藥品的安全使用特別編印了一本作業手冊,其中把總稱為「High Risk藥物」清楚界定如以下9種:

1.必需特別留意劑量的藥物:
e.g.Anticonvulsant、Cyclosporin、Digoxin、
Oral hypoglycemic、Theophylline、Haloperidol

2.有必要設定停藥或服用期間的藥物:
e.g. Methotrexate

3.有很多禁忌或與很多藥有交互作用的藥物:
e.g. Itraconazol,Warfarin

4.對特定疾病或孕婦是禁忌的藥物:
e.g. Gatifloxacin 

5.為迴避嚴重的副作用而需定期做檢查的藥物:
e.g. Urinorm、Mercazol、Panaldin

6.可能引發心跳停止的藥物:
e.g. Digoxin、KCL、Lidocaine、Beta-blocker(i.v.)

7.可能抑制呼吸的藥物:
e.g.  Morphine、Fentanyl、Muscle relaxants(i.v.)

8.給藥劑量設定為「單位(Unit)」的針劑:
e.g. Insulin、Heparin

9.萬一注射液漏出血管外時(Extravasation)可能傷及皮膚的針劑
e.g. Vincristin、Adriamycin、Diphenylhydantoin、Sodium Bicarbonate、Calcium Chloride、Thiopental、Gabexate

此外,在英文文獻中,早年就享有名氣的"The Beers' List",是針對65歲以上的老年病人,經評估後,如果不是"利大於弊"即應該避免的的藥物,這在文獻考察時,也有被列為"High Risk" Medication的情形。

Reuters News估算,美國每年有150萬人遭受給藥錯誤的傷害,其中至少有7000人不幸死亡,損失至少3.5億美元。

給藥錯誤,是各類病安通報案件當中屬於最大宗的一種(佔50-60%),但並不代表最常發生在這些高警訊及高危險藥物。

為了預防給藥錯誤,理論上可以有一大堆策略但醫師、藥師、護士及病人個別需要扮演不同的角色,也因此應該分擔部分責任。

根據統計,醫師開立處方(第一關)及護士實際給藥(第四關),是最常犯錯的時刻!

學者建議,軟硬體的加強都可從人因工程的概念去做Approach,反正邁向High Reliability Organizations(高信度機構)的特色就沒錯了!

在此再三強調,病安文化尤其是Error reporting及Systems thinking的重要性,最根本的先決條件,還是要請負責最後把關的護理人員徹底執行「三讀五對」,其他可以考慮補強的策略如下:

先要訂定「高警訊藥物管理辦法」,尤其是Independent Double Check的稽核一定要做,口頭醫囑的管理含Read-back等標準化的溝通模式必需徹底執行。

CPOE搭配Bar Coding(日本已很普遍)及劑量的自動Check,或有提示Warning的IT 功能 ,Look-alike and Sound-alike (LASA)藥物的清單必需公告周知。

處方劑量縮寫的統一,過敏史的確實登錄,注重病人及家屬的參與,病人衛教,及積極改善健康知能不足的任何問題,還有改善工作環境的安全問題,規劃一個不易受干擾的備藥環境等等。

此外,使用市販產品=已經"泡好"的如Dopamine,或"抽好"的如Pre-filled syringe(危險藥物),及 "Smart"型的輸液幫浦,養成抽好針劑後隨手貼上標籤的習慣!

以上是希望能做到的「高危險藥物安全管理策略」!我們應有的認知是藥物的副作用(ADR)雖然無法避免,但給藥錯誤理論上應該可以預防才對(Preventable)。

很多藥師都認為,他們的人力吃緊,調劑作業的負荷過重,不但無法加入病安巡察(Walkrounds)的行列,也無法掌握病人經常服用藥物的清單以做好Medication Reconciliation,所以距離能為全民用藥安全把關的理想體制甚遠。

因此,在護理及藥事人力的合理配置問題,未受重視與解決之前,台灣的病人仍將面臨,給藥過程各個環節可能發生的危險,而High Risk 藥物的安全管理正是需要社會的關切,請大家提高警覺,好好戒備!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小均
2011/08/23 16:57
參考文獻
您好
想請問一下
這篇的參考文獻為何
我想多了解~~
感謝您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