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位法國朋友
2019/08/18 22:25
瀏覽80
迴響1
推薦1
引用0

一位法國朋友

要不要命,他瞧不起實話實說的人! 在春季轉來的副所長,你漸次讀懂這位法國佬,他名字的發音似「膨吞」。膨吞的吞吐低磁,宛如電台的深夜節目主持人兼 DJ 彈彈講講,他常說女生是超強力的大磁場,所以他老邀你當鐵粉。揚一字眉,蘭指頤使、擠弄笑眼,膨吞篤信深長的皺紋是絕佳陷阱,可誘引女生掉入。

介於法國佬和天使之間的,就是一般人眾。謊言,乃法國佬的終極美德,說滿是絕技,圓謊是藝術,必使動魄催魂。膨吞熱競職場,談話技術高竿,求疵優質謊話,舌燦蓮花周延精釆,迷湯矇人亳不厭詐,擅長拿破崙的聲東擊西,全為謊言撐場。他強打邏輯,掃射詭辯,攻堅申論,防禦旁白。他造句包藏倒鉤,詞藻羅織多分叉的細刺,偶發稀珍的真話、配上靜默的留白,但目標單一,只為補壯謊話的亮度和賣相。將不入流的吹捧成二流,法文叫客觀定位,把一流的貶價成三流,法文稱正義還原。

「Mr. Kirk, 您知道 Bonjure! 的真意嗎?」他倒來兩杯伯根蒂。

「不就日安,こんにちは 的玩意兒?」你說,少不了臺巴子的文化優越感。

「Bonjure! 的真意,是你今天戴哪一副的面具?」他自答,皮笑的肉丸罩上面具。

「54088。」你抬他槓。

他頓了兩秒,接著作勢要撥電話: 「哦,這個得跟我媽求證確認。」

朝九晚五的時段,言必冠冕堂皇的大話。加完班後的垃圾時間,煙幕彈猶然橫飛。使你懷疑往後當他彌留之際,他會質問魔鬼怎麼洞穿他細密佈下的謊言,仍逮他個正著。一季不到,你的耳朵已被訓練的精乖。雖然有時令你難捱,你暗練昇級厚黑學的竅門,每挑他拉法葉一番。

這法國佬的隨寫,像是常鬧脾氣的意大利人,甚而伙食較好的德國人。

「晚餐如何?」你客套一下。

膨吞擱下刀叉停吞,緩道:「噎住,腸笑,胃哭,以上皆非。」

「口感、鮮度、份量喏?」你沒好氣的問。

「不很多人不都評論過了?」他法式的否定語法層出;麻的 … …

「你剛啃過,旁人牙慧歸旁人。」你也耍蚱蜢。

「我還沒決定呢,明天或後年。」膨肚短命,吼塞雷哩!

任何好系統、對的事都屬法蘭西的級別,你另群倭友則認為,凡事皆不對軌不對勁、除非引進純東洋風。實驗室上工,膨吞工作到恰適的中點就休憩,倭友們則假裝工作到再也撐不下去時才罷手。同鍋攪和,聽察巴黎腔在在修理東京便,面不露猙獰,話柄手榴彈,秒間沉默仍是暗器,你掛免戰牌壁上觀,不免失笑。

就上週五,這法國佬同你講起話,首次、嚴肅、正式地從單數語法 tu 變換複數語法的 vous,「咱們去撩妹! 」「一塊兒化緣去。」隨著信賴感和熟稔度的累進,膨吞將你納入胳臂範圍內的同儕,vous 是錯不了的訊息,他決意喜歡你這號人物,以至提昇人稱的位階。之前的 tu 的虛與委蛇,你不追他不趕的死相, Au revoir 啦。當你假處分地回敬他的複式禮數的同時,你反而想念那些單數人稱時期的相撲擒拿!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靈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Only
下一則: Last Train Home
迴響(1) :
1樓. 意樵~
2019/09/01 21:05
虛偽嗎??

偽裝有時是不得不的行為。

偽裝的做事手法,我一向做得很失敗。

我該檢討!!


塵!! 細細的飄飛每個地方 ~ 緣!! 淡淡的遊移無所不在~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