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救救孩子
2018/05/07 10:59
瀏覽430
迴響1
推薦9
引用0

  亞伯拉罕帶著兒子和兩個僕役,走在黃沙滾滾的道上。道旁稀稀疏疏有幾株無花果樹,活不久的樣子。亞伯拉罕心裡鬱悶,他很想一拍驢屁股就調頭回家,把這整件事忘個一乾二淨。


  可他不能忘,這事兒比啥都重要,把他所有的牛羊、帳篷、僕人,連他所有的土地算進去也沒這事兒重要。他已經活了一百多歲,在世上不曉得還剩多少日子。他爹死的時候是兩百零五歲,沒準他也能活到那歲數吧。可這事兒要是沒辦成,就是想多活一天也難。


  「爹呀,前面那山頭,就是了吧?」


  以撒今年十七歲,是個乖巧孝順的小伙子。三天前,他爹說要去摩利亞祭天,他皮球似地蹦到跟前,拉著亞伯拉罕那隻老皺皮的手,「爹呀!帶我一塊兒去好不好?您年歲大了,這活就讓孩兒來幹吧。」亞伯拉罕心裡憂鬱,想你小子要是知道祭天是怎麼檔子事兒,還不立馬躲到天邊去。


  亞伯拉罕瞧瞧前方,「噯!是那地方了。」他使喚兩個僕役將驢子拴在樹下,然後架鍋子生火,煮麵條吃。四人在樹下吃飽了,亞伯拉罕說:「你們倆在這兒等,看好驢,我帶少爺過去祭天,天黑前就回來。記住,不管出甚麼事兒都不許過來,也不許走開了。你倆就守在這條道上,有人來就給我擋下,不許放過來一個。」


  「是勒,老爺。」


  於是亞伯拉罕就帶著以撒望那山頭繼續前進。他的包袱裡備妥祭祀要焚燒的清香、水酒和一條短刀,以撒背著大捆柴火。亞伯拉罕瞥了那柴一眼,心裡難過了。


  亞伯拉罕是個老好人,一輩子沒幹過甚麼壞事兒;雖然個性懦弱,不過這年頭兇狠惡霸的人多了去,像他這樣懦弱的人反倒有福氣。以前他到埃及打天下的時候,那裡的人兇,見人家老婆漂亮就要搶,搶走女人倒無所謂,他們還要把男人弄死,以絕後患,所以他到哪兒都告訴人說這是他妹子,這樣就算搶了去也不至於殺人。他就是這樣一個孬種。


  幾年前,他剛到基拉耳的時候也來這一套,把自己女人當親妹子,結果那裡的大王亞比米勒就把他所謂「親妹子」強要了去,他也不說甚麼。沒想到,兩人洞房花燭夜還沒來得及行那周公之禮,突然從天上來了個大神撞在亞比米勒面前,嚇得他屁滾尿流。


  那大神劈頭就罵:「你喵的是個死人哪?別人的老婆妹子都弄不清楚,往後你連雞蛋鴨蛋都分不出來了!快把那女人退回去,否則教你全家死光光!」


  這下子,亞比米勒明白亞伯拉罕不是普通人,是有大神作靠山的,於是在那之後就時常奉承他,贈送他許多錢和牛羊奴婢。兩人後來結成把兄弟。


  說起這個大神,誰也不敢得罪他,自古以來得罪過他的沒一個好下場。亞比米勒是個聰明人,識時務,過去也有不識時務的,就像當年的索多瑪人,硬是不信邪,結果呢,大神舉手之間、翻餅似的就將他們全滅了。


  其實,甭說索多瑪人那樣明目張膽不給大神面子,就是大神平日眷顧的人,只要稍不聽話,毛不順,也要倒他八輩子楣。亞伯拉罕想起他姪子羅得,當年也住在索多瑪城裡。大神要屠城,又不想連累亞伯拉罕的親戚,於是差人去把羅得領出來。羅得一家子趁夜出走,他媳婦兒捨不得家園回頭瞅了一眼──就這麼一眼──整個人立馬成了一根兒銀閃閃的鹽柱子!這事兒大家都曉得的。


  所以說呢,大神說話人要聽,不但要聽,還不許打折扣。你得按著他的意思去辦,連懷疑都不許,要是心不誠意不堅,那苦頭是吃不了的。亞伯拉罕十分懂事。他一向心虔,凡事都不自個兒拿主意,都得問神,神說了才算數。就拿以撒這孩子來說唄,那年他老婆都九十歲了,咋可能生兒子呢?誰想到,大神說有就有,打個響指就有,就這麼老蚌生珠懷了以撒這娃兒。


  以撒出生的時候,他老婆九十歲,他一百歲。能不高興嗎?能不滿意嗎?他這輩子啥都不缺,乏嗣無後是他唯一的遺憾,一個人要是沒後代多大的家業又有啥意思,他此番對大神是五體投地了。


  可就在那晚,大神拔蔥似地在他面前顯靈:「亞伯拉罕!」


  「小的在。」亞伯拉罕恭恭順順拜倒在地。


  「你這老兒,日子過得挺痛快的哈?」


  「托您的福,日子還過得去。」


  「豈止過得去,你老小子福氣大了,有本大神給你庇蔭著,你尾巴還不成天高高翹。今兒來是要向你討樣東西。」


  「大神儘管開口,小的今日所有一切都是您的恩賜,別說討東西了,只要您開口就是腦袋瓜子小的也立馬切下來獻上。」


  「嗯嗯,孝順!我不要你的腦袋,我要的東西比你的腦袋還捨不得勒。你家大房生的那個娃娃,今年多大啦?是不是捧在掌心上疼阿?」


  「您說……以撒?今年十七了。」亞伯拉罕心中頓時飄來一朵不降的烏雲。大神笑著說:「他,是不是你的最愛?對你而言,他是不是最重要的東西?甚至於,你願不願意為他付出一切?」


  「是。」


  「你的意思是,他比我還重要嘍?」大神的聲音漸漸瀰漫出一波嚴峻之意。


  「不,不,這世上誰能比您更重要。您是至高無上的天神,就是全天下的人加起來還沒您一根手指頭重要勒!」


  「你明白就好。為了證明這一點,明日帶著你那孩兒到摩利亞,那兒有一座山,你在山頂上將他燒了,獻給我。」


  「這………」


  亞伯拉罕滿心惶恐,豆大的汗珠兒滴滴落在土裡。


  「怎麼?不願意阿?」


  「不是,這……這孩兒算得上啥貨色,一身毛病,沒的降低您品味。這樣好麼,小的給您多燒些祭品,一連四十天,天天選用最上等羊羔。再給您起一座神廟……」


  「少廢話!教你幹啥你就幹啥。本大神指定你家孩兒是看得起你,別人要燒爹娘我還不樂意收呢。就這樣。」


  說完,那大神一溜煙就不見了,只留下亞伯拉罕暗自垂淚,一宿未眠。




  「爹,爹!」以撒喚回沉思中的亞伯拉罕。


  「嗯?」


  「您這三天來老是愁眉深鎖的,是有甚麼不痛快嗎?」


  「沒事。」亞伯拉罕瞅著兒子天真爛漫的模樣,渾不知自己命懸一線,不禁悲從中來。


  「爹,您要是有事就告訴孩兒,就算我年紀小幫不上,也夠分擔一些煩惱,別一個人擱在心頭頂著。」


  「孩子,爹知道你孝順,希望來世咱們還有緣當父子……」說著亞伯拉罕忍不住老淚縱橫。


  「您別這樣,我永遠是您的乖兒子。」


  以撒攙著亞伯拉罕蹬上了山頂。青天白日,四周一片開闊地,遠遠還能望見鹽海。亞伯拉罕讓兒子搭好柴火,自己佈置祭壇。等一切安頓停當,以撒問:「這不是燔祭嗎?怎麼不預備牲口呢?」亞伯拉罕指著一旁說:「牲口就在那兒。」以撒一回頭,亞伯拉罕拿起石塊迅猛地砸暈了以撒。


  不久,以撒轉醒了。面前是亞伯拉罕淚眼汪汪,自己則被五花大綁擺置在柴堆上。


  「爹!這怎麼回事兒,幹嘛綁著我?」以撒慌了,在柴上扭來扭去。


  「兒子呀,你別怨爹,能獻給大神也算是你的福氣。」


  「不……爹,您怎能……我是您的兒呀!您不愛兒子了嗎?是不是兒子犯了甚麼錯誤?求您別這樣……」


  「爹何嘗願意這樣。可大神說得明白,就要拿你獻祭,我有啥辦法?大神說一不二,沒商量的。」


  「不會的!咱大神是神聖的正道,是最最良善的,又不是妖魔鬼怪,哪裡會教人殺兒獻祭?」


  「大神親自在爹面前顯聖,當面交代妥妥的,咋會搞錯。」


  「也許是妖魔扮成大神的模樣,來欺騙您也說不定阿!」


  「傻孩子,大神的模樣爹從來是看慣了的,沒錯的。孩子,你就認命吧,別再掙扎了。」


  「也許那妖魔神通廣大,扮得像極了,以至於您瞧不出破綻……不能排除這可能性吧?」


  「爹這輩子,噯,受到大神的眷顧已久。無論去哪裡,交甚麼朋友,搞點甚麼行當,大神都在暗中庇佑,因此活到這把歲數還沒幹過一件錯事。是我聰明嗎?不,我笨到家了,我又笨又膽小,所以我不靠自己,就像風中的蒲公英那樣沒了自主權。只因我凡事都交給大神決定,才有今日的局面。你想,像爹這樣的人,大神能容許甚麼妖魔來誘騙爹嗎?他能不動聲色看著我把兒子獻給妖魔嗎?」


  「大神是希望您有智慧,能判斷真神假神。您要是受了欺騙把孩兒殺了,大神會失望的。」


  「錯了,大神從來不要我的智慧,因為無論你再有智慧,人總會犯錯;唯有拋棄人的智慧,去信靠神,讓神作主,那就等於借用了神的智慧。大神是不會犯錯的,所以我不判斷,我讓神判斷。」


  「就算真是這樣,真是大神要拿孩兒獻祭……我………我就不明白!神通廣大的大神,要啥有啥,為何非要奪去您最愛的兒子呢!他不是最眷顧您的嗎?您對大神不是死心踏地崇拜嗎?難道善人不應該有善報?我真不明白!」


  「甭說你了,爹也不明白。但咱們不必也不能明白大神的心意,神有神的想法,咱們凡人只要照辦就對了。」


  「死的可是我呀!」


  「兒子你別煩惱,你死了以後一定能到天上,住在仙樂飄飄的宮殿裡侍奉大神……多少人夢寐以求哪!」


  「那咱們換個位置,你到天上侍奉大神,我回家侍奉我娘。」


  「別鬧了。來,讓爹捅你一刀,疼一疼就沒事了。」


  亞伯拉罕舉刀就要捅以撒,以撒急了,滿口子亂嚷:「馬的你個瘋老頭!快住手!操你大爺………喂!別捅阿,要出人命啦……救命哪!殺人啦………嗚嗚嗚………求求你別這樣!爹!求你了………」


  以撒在柴堆上滾來滾去,讓亞伯拉罕抓不著準頭,撲空了好幾下。亞伯拉罕用左手摁住以撒,將他牢牢壓制住,然後舉起明晃晃的尖刀,瞅準了正要落下,天空忽然一聲霹靂,傳來大神歡喜的聲音───


  「亞伯拉罕!」


  亞伯拉罕立即撲地跪倒,口稱:「阿里路亞!小的在此!」


  「不必殺你兒子了,我現在知道你真是個虔誠的信徒,你沒有把兒子留下來不給我。很好!你連兒子都願意為我宰了,我想,天底下沒有誰是你不敢去殺的。既然你這麼忠心耿耿,我也不能虧待你。我現在指著自己向你發誓,我要賜給你天下最大的福份,你的子孫將要多如天上的繁星,海邊的砂。你的子孫與敵人戰鬥一定會得勝,許多國家都因為你的子孫而得到祝福或者滅亡。這些,都是聽我話乖乖辦事的好處。哈哈哈哈!」


  亞伯拉罕五體投地,心中澎湃的感激讓他的雙肩劇烈顫抖,一勁兒山呼:「謝……感謝!感謝主!」


  死裡逃生的以撒,睜大眼看著趴在地上的他的爹,不明白究竟發生甚麼事兒。他只知道,如果這次能活著下山,以後絕對要與這瘋老頭保持相當距離,以策安全。至於上教堂做禮拜啥的,提也甭提,那就是噩夢一場。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故事
上一則: 愛上吊
下一則: 雪鄉之夜
迴響(1) :
1樓. 馮紀游陸游:語蓮
2018/05/08 17:44
哈哈哈,這個不是七夜怪譚,而是千年怪譚了。亞伯拉罕的子子孫孫(基督徒和回教徒)互殺,不知誰會勝?
亞伯拉罕子孫還有猶太教徒。只怪他們祖宗信錯了神,禍延子孫哪。 韓非非2018/05/09 09:46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