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龍女
2018/03/31 09:02
瀏覽534
迴響0
推薦19
引用0
  從前從前,有個女學生,白天在學校上課,晚上在水族館裡當店員。她每天下午六點鐘準時到店裡,老闆和她一起在店裡工作,大約七點老闆就回家吃晚餐,留她一個人看店,直到十點打烊。


  這份工作其實還算輕鬆,只要不是假日,水族館的客人不多,大多是自己靜靜看魚的客人,不太需要店員服務。偶爾會有人來問飼養方面的事,她差不多也都能應付。


  比較傷腦筋的是搬貨。有些廠商會在晚上送貨來,比較親切的會幫她搬進店裡,有的就直接擱在門口,她得自己搬進去,還有些東西得挪騰出空間來擺;尤其是大型的魚缸造景,搬起來很是累人。這只是偶爾,大部分時間她都是一個人在櫃檯後面讀書。


  有一天晚上,她一個人靜靜讀書的時候,忽然停電了。水族館停電可是不得了的大事,許多熱帶魚需要控溫,停電太久可能會冷死;還有濾水器太久不運轉,水會變得骯髒混濁,第二天的生意就會變差。


  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照理講這種事是不會發生的,因為店裡備有發電機,只要一停電發電機就會自動運轉。正當她拿起電話的時候,突然瞥見店內一角有個小光點。那光點雖小,發出的藍光卻是那樣奪目懾人,她不由自主地放下電話,走向那光點。


  原來那光點在一個魚缸裡,雖然店裡頗暗,她還是記得那一缸養的是紅尾金龍。她又走近,原來光點在那隻紅尾金龍身上,是牠身上的一片鱗。


  魚鱗怎會在黑暗中發光?她不明白,關於魚類的知識她還算豐富,有些魚的確有夜光性,但紅尾金龍不是,而且夜光魚也不會只亮一片鱗。


  難道是吃了螢光劑,毒素全集中在一片鱗上?她低頭仔細端詳那片魚麟,愈看愈著迷,愈看愈覺得那不是中毒的跡象──中毒怎會顯出這麼美麗炫目的光采?


  她看了好久,忽然電來了,室內又恢復了光亮,那鱗片就不亮了。




  第二天,她一到店裡就忙著問老闆,可是博學多聞的老闆也不知道只亮一片鱗這種事。老板趁著店裡沒客人,把燈關了,兩人一齊去看那隻紅尾金龍。


  她又見到了,還是同一個位置的一片鱗,但這次卻閃耀著紅光,那柔和的紅光簡直要將她吸進去似的誘惑著她。她看的都呆了。老闆卻一臉納悶地說:「沒甚麼嘛,哪來的亮麟?」


  「你沒瞧見嗎?就在這兒阿!」


  「哪兒?沒有阿。妳是不是眼睛有毛病?老跟妳說看書別那麼近。這眼球出毛病阿,也叫作脫窗……」


  老闆看不見。她一點也沒有失望的感覺,反而覺得興奮異常───這是一片只有我看得見的鱗,它只讓我看見哪!


  此後,她每天都想著那片鱗,學校裡也想著,回家也想著。一個人看店的時候書也不讀了,端把椅子坐在那魚缸前,癡癡望著那片鱗,連客人來問事情都愛理不睬的,送來的貨也隨便堆在門口。老板念她也沒用,像著魔似的眼裡只有那片亮麟。


  那片鱗十分神妙,每天都顯出不同的色彩光澤。當它發光時,光芒不是朝一處放射,而是在四周流轉、閃耀,隨著魚兒游動,那鱗光也像有生命一般;甚至,彷彿在她耳邊呢喃彷彿對她說些甚麼。她只要坐在那兒癡望著魚鱗,就甚麼都無所謂了。


  有一天,她放學以後趕到店裡,卻驚訝地發現那條魚不在了。老闆說今天來了個客人,把那條紅尾金龍買走了。她激動地喊道:「你怎麼那麼糊塗!」


  「我糊塗?」


  「你……你不只糊塗,根本是白癡……對,你就是個白癡!你怎能把牠賣掉,你腦子裡到底裝甚麼……」


  「妳是不是瘋了?敢這樣對我講話,給我滾出去!」


  丟了工作她倒不在意,嚴重的是,她還不知道那魚賣給誰,怎麼找呢?如果再也見不到那片鱗,可怎麼辦呢?於是她天天晚上都跑去水族館附近監視,她希望那個買魚的客人回來,她便可以跟蹤那人,找到魚。可是每天都有客人上門,她又怎麼知道是誰買了那隻紅尾金龍?


  被開除以後,晚上都是老闆娘在看店,但是過了不久店裡新來一個男生,應該是老闆找來的工讀生,晚上只有他一個人在。


  他對那個男生撒謊說自己是老闆的女兒,來店裡拿點兒東西。那個男生也不懷疑,讓她進櫃台翻找。


  她知道老闆會留下客人的資料,尤其是買大魚的,有必要與這種客人保持聯繫。她找到了那本簿子,按著那隻紅尾金龍賣出的日期,順利找到那位客人。


  她埋伏在那人家附近好幾天,發現那對夫妻白天都出門上班,傍晚才回家,於是她再度冒充水族館老闆的女兒上門。開門的是個小孩,一個放暑假的小學生。她隨便撒了個謊,也不顧小孩打電話給正在上班的爸爸,就將那隻紅尾金龍帶走了。


  她將金龍魚放進自己房間的小魚缸裡,也不上學,成天都關在黑暗的房裡,呆望著那片魚鱗。她得到莫大的滿足。


  然而,某一天早晨,她悲傷地發現那魚死了。原因是她的魚缸太小,紅尾金龍的體型又太大,牠受不了壓迫就跳出魚缸,乾死在磁磚地板上。她撫摸著魚屍,心裡難過得不得了,一直到天黑。直到整個房間被黑暗籠罩,她卻見到了光明,那片鱗竟然又發出朦朧迷魅的光彩!


  死神也不能阻止那片鱗的光彩。她仔細將那鱗片剝了下來,放在桌上,欣賞不已。它散發的光芒一如在魚身上,迷幻且炫目。她無可抑制地、恍惚地、狂喜地將那片魚鱗用強力膠黏在自己手背上,她要占有這片鱗,就像占有自己的身體一樣。


  當這片鱗在魚的身上,放在桌上,她都感到莫大的滿足,因為她將全副思想靈魂都交託給那片鱗。可現在這片鱗在自己身上,變成身體的一部分,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她開始幻想全身都能被這樣的鱗片覆蓋,讓鱗取代她的皮膚。


  她到處尋找水族館,一家一家地找,一缸一缸地看,每隻魚她都細心觀察,想找出第二片神奇的鱗。不久,她找到了。


  接下來的問題是,怎樣把第二片鱗據為己有?那是一條紅龍,訂價二十萬,她哪有這麼多錢。


  於是她蒐集了各種資料,備妥了各種工具,擬訂潛入水族館的計畫。某個夜深人靜,她潛入水族館偷走了那片鱗──在黑暗的水族館的地板上,她粗暴地壓制那隻狂跳的紅龍,撕下牠的鱗,然後就棄之不顧走了。


  她為甚麼不將魚放回缸裡呢?可能是因為那隻魚占有鱗片的時光太久,令她嫉恨;可能她將四處奔波尋覓的辛苦遷怒於牠;也可能她當時一心只在魚鱗上,完全忘了魚。


  她將第二片鱗也貼在身上,繼續展開尋鱗的旅程。


  她闖入了不知道多少家水族館,不知道害死了多少魚,身上也貼了愈來愈多鱗片,最後終於被警察抓到了。在警局的訊問室裡,一位兩鬢斑白的老刑警坐在她的對面,一臉高深莫測地抽著菸。良久,他開口道:「脫衣服吧!」


  她嚇了一跳,難道他想在這種地方侵犯少女?


  「不要想歪了,我只想看看妳身上的鱗。貼了那麼多龍鱗,難道不想讓人欣賞嗎?」


  她心裡更驚訝了,這位刑警怎麼知道她把鱗都貼在自己身上?但她忍不住炫耀的衝動,立刻將全身衣服脫光光。


  老刑警瞪著牛鈴大的眼,仔細瀏覽她那身美麗鱗片;她也配合他的目光,緩緩轉身讓他看遍全部的鱗。看了半晌,老刑警無限讚嘆地說:「噯,真是美極了!能一次見到這麼多龍鱗,也不枉此生。把衣服穿上吧。」


  她穿好衣服,刑警再次點菸,兩人深邃地互望,彷彿有了某種超越現實的理解。刑警的話和著菸徐徐流出:「從前從前,有一隻叫作龍的生物。他獨一無二,沒有同類。他極其美麗,長生不死,又能騰雲駕霧,偶爾被人看見就當作神物崇拜。由於他太過美麗,又擁有偉大的力量,於是飛升到九天之上,要與天神並駕齊驅。這下可得罪了天神。因為天神是很善妒的,嫉妒世上一切美好的東西,容不下一切偉大的事物。天神怒殺了龍,又將他最引以為傲的美麗龍鱗,打散到世界各地,那些鱗就附在魚的身上,而龍的靈魂就轉世為凡人。轉世的龍,忘了前世為龍,只有看見自己的鱗片才會漸漸想起來;而那些龍鱗的光彩,也只有龍自己才看的見。」


  「我……我就是龍的轉世嗎?」


  「不錯!」


  「那你為甚麼也看得見我身上的鱗光?難道你也是龍的轉世?」


  「那些龍鱗在魚的身上,確實晦暗不明,只有龍或者龍的轉世才認得出;一旦回到龍的身上,它的光彩就沒有阻礙,凡人也看得見了。」


  老刑警趁沒有人注意的時候,將女學生放走了。


  離開警局之後,她趕緊回家收拾行囊,離開這座城市。她到處旅行,尋找其他失落的龍鱗,她相信自己就是龍的轉世,只要收回所有的鱗就能重現龍形,騰雲駕霧,恢復她原有的榮耀。


  好多年過去了,她走過許多城市,許多國家,最後她終於將鱗片貼滿全身。就在一個大雷雨的夜晚,天空響起一聲霹靂,她便攀著雷電奔向天際。在那瞬間,她轉化為龍形。


  她吞雲吐霧,遨遊四海,身上的龍鱗在狂風白雲之間隱隱作響,綻放著華麗的光芒!


  不過這只是一種說法。也有人說,這個女人最後全身貼滿鱗片,幻想自己是龍,在大雨滂沱中跳進河裡,結果淹死了。


  事實究竟是怎樣?沒人知道。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故事
上一則: 柳下怪談
下一則: 愛的刺殺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