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最短暫的一夜
2016/06/21 10:51
瀏覽525
迴響0
推薦24
引用0

  貳零壹陸年陸月貳拾日凌晨一點,媽因為累了想先休息,要我負責等姊姊從機場回來。躺在床上滑手機,好不容易等到姊姊開門的聲音,但媽竟然也醒了。還在覺得奇怪的時候,媽進了門,要我準備一下,說在加護病房的外婆快不行了。

  路邊攔了一輛計程車,全家就往醫院奔去了。車速很快,但我想在媽的心中肯定還是不夠快吧。

  到醫院時,外婆已經走了,醫院正在為他洗澡更衣,所有的人都沒有趕上真正的最後一面。我們只能静靜的站在病房外,等著護理人員處理好的通知,用沉默相互安慰。

  對於那些吵架而許久未見的親戚來說,這樣的場面到底有多諷刺。外婆在世的時候曾經淚眼汪汪的對我說:「話不可以亂講,尤其是那些會傷害到人的話,我的兒子就是因為亂講話,現在他們姊弟倆都不願意見面了。」我想外婆一定很希望大家都可以和好吧,希望身體不好的這幾年,那些節日的飯局上沒有一個人缺席吧。

  醫院將遺體處理好的時候,大家也都陸續到了,獨缺外婆的小女兒,怎麼也連絡不上。所有的人圍在床邊,一旁的氧氣罩還不停的滋滋作響。我彷彿還看到外婆因呼吸而起伏的身體,但那也只能是彷彿了。在床上,外婆看起來是那麼的小。

  外婆被移到助念室後,媽一直守在旁邊念著阿密陀佛,任憑其他人在外面談論著後續需要走的程序和應辦的手續流程,媽只是坐在那,不斷著念著、一遍又一遍,即使音樂停頓下休息的部分也不曾停下。

  爺爺死的時候媽曾說過:「助念除了可以迴向給死者外,也讓還活著的人藉此得到平靜。」但我知道,今天、以及往後的好幾個春天,媽的心都暫時無法再度獲得平靜。因為那個讓他風雨無阻、無怨無悔、付出和守護的家,如今也敵不過時間的洪流,消失殆盡了。即便我們都很清楚這個不變的法則,仍無法強迫自己不去感到失落。

  四點,師傅來了。按照一般民間的儀式招了魂、安了靈。一直聯繫不上的小阿姨也在這之後趕到了,紅著眼睛隊著外婆說:「媽,對不起我來晚了」除了這句,其他混合著眼淚和悲傷的句子,我什麼也沒聽懂。

  天亮時我們為外婆侍奉了弟一次的盥洗,然後各自離開了。回家後我疲憊的只想倒在床鋪上,睡了四小時仍感覺頭隱隱作痛,但我知道媽的心更痛,而他依然沒怎麼睡,媽說,她睡不著。我和姊姊都不知道怎麼安慰,只好在晚上就寢前為他用精油按摩了一下背,希望他能好睡點。

 

 

 

世間需要害怕的事情並不太多,只怕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生活
上一則: 電視上的保養品我家也有!
下一則: 幾間台北的芭蕾教室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