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媒體人有沒有賺錢命
2010/05/11 22:29
瀏覽4,193
迴響7
推薦32
引用0
從日本回來後的這幾天,再度回到行走台灣地方基層的訪談行程。
政府正忙著各方下鄉宣傳ECFA,咱們媒體人這裡也應該同步且更深入的去探索ECFA政策前後,在基層流動的「疑慮、影響與變遷」。
尤其最重要的,不是繼續找到ECFA的「疑慮」:疑慮是坐在台北冷氣房裡且不用得憂鬱症,就可以不斷用邏輯推出來的;而應該是去觀察蒐集民間基層的應變智慧,思索出某些「提前破解之道」!
而在國際間來回慣了,也就明白台灣就是那麼「丁點兒大」!只要願意耐著性子,這座美麗的島嶼確實是可以「一村一鎮的走完」,並且在全台灣每個地方與不同的有緣群眾深交成摯友,並且順道埋伏幾個「今後幫忙觀察基層民意變化的線民」。
但我自己這回,在繼續跟蹤ECFA的過程中,倒是率先被「疑慮」了!
一位在中部地區新交的基層好友,比對ECFA還直率、犀利的對我提出兩個問題:
首先他說,「你們媒體人不都是在台北自己用想的、用猜的,來做評論?」
其次他說,「你們媒體人到底會不會賺錢?你們靠什麼賺錢?也沒賣東西、也沒出書?那誰給你們錢?」


倘若這就是基層民間對「媒體人」的直觀印象與疑問,前者,顯然已經透露出「不滿」的預存答案了!但倒是第二個問題,比較引起我的深思!
媒體人有的多的是一種「媒體的尊嚴」!但被這麼問起,回想起以我們這種尚且還涉及許多設備硬體技術的「電視媒體人」,倘若離開了媒體,回到社會各領域的角色常態,我們到底擁有什麼樣的「真正專業」,或者「謀生技能」?
我想起以前我很欣賞的三立新聞主播楊中化,離開電視圈後來捲起袖子,勇敢又努力的去賣魚丸。(可惜我吃素,連他的魚丸我都無法捧場)
台灣確實只有「2300萬人口收視市場」的現實數字,即使每一瞬間的所有台灣民眾都緊盯著在看電視,但有那麼多頻道,仔細算算,還是讓人膽顫心驚!
於是,問題真的來了:
首先,面對這麼樣的「櫻桃小島」之上,有這麼多的電子媒體看似發展蓬勃,但整個以「廣告」為生存命脈的媒體,要如何在整體均分媒體市場中,這麼有限的產業廣告能量份額之後,還能盈餘豐厚的永續經營下去?
其次,所有共同寄生在這棵媒體大樹,且分別在不同幕前幕後、核心與周邊的「媒體人」,究竟要如何定位或努力,才能不去成為,那些率先從傳統媒體一直朝向萎縮方向發展的飄落中的「一葉知秋」?


媒體人的幕前幕後領域範圍甚多,最近許多娛樂事件更頻繁的跨入社會新聞時事,媒體分域角色也更混淆。如今我們常見能自稱為「媒體人」的,大多是「資深新聞人」,尤其是指那些,沒有在特定媒體機構打卡上班的「前新聞工作者」。
當然,每回提到這些「媒體人」引發或面臨的問題,最多的各方質問,是針對新聞評論有關的「立場態度」「道德自律」等大哉問。
不過坦白說,我自己覺得媒體人真正核心的命題,是所謂「到底會不會賺錢」這般庸俗淺層的問題!
媒體的價值與尊嚴感,那是在媒體外面被認定或者被錯判,但會到媒體內部,可是再天大的名人主播也必須脫下假象、摸摸鼻子認命過活的呢!
連眾所批評或羨慕的「媒體名嘴」們,之所以如此各自藍綠鮮明,其中很關鍵的原因便是,倘若「立場發言不夠鮮明 →便沒有通告可上 →便沒有勞務報酬可領」這回事兒而已!
雖然台灣有那麼多媒體,但說實在和「流動攤販、臨時教師、人力派遣」一樣,已經有太多資深的各路媒體人,顯然無法有「良木可棲」,只好周遊在通告之中賺零花。
有時候聽一些媒體朋友們彼此聊起來,常會苦笑自嘲,倘若自己沒有「一家老小嗷嗷待哺」的問題在背,任誰也「腰桿子絕對夠硬」「什麼內幕真話也全給你講透透」!
大家閒聊也和常人一樣,說起「中樂透」無不津津樂道;因為一旦自己成為「家財萬貫的媒體人」~這個假設其實也不會成立,因為:「夠有錢的人,應該沒人要在媒體裡混了啦!」
這些話聽來,確實「雋永又弔詭」!卻也顯示出,媒體人絕大部分的「生涯動機與事業導向」,似乎都沒有更多的能力與行動,朝向「金錢利益」奔去。
難道,媒體人確實對財富沒有興趣,擁有「遠離金錢」的高貴情操?或者媒體這個行業,追求的核心本業,其實是「名」,而非利?


我自己這麼多年看下來,歸納出幾個結論:
首先,媒體人大多沒有「數字能力」!
傳統媒體教育乃至如今各大新聞傳播院校,對於「數字、經濟、管理、經營」的相關課程,幾乎等於零。這使得從年輕到資深,幾乎媒體圈子裡擁有「數字思考、推理、管理」能力的人,極其罕見!
造成的結果是,無論「上到公司財務報表、中到部門的預算規劃、下到自己的財產管理」,十個媒體人裡有九個以上,都是寧可舉雙手投降的。
這也是媒體人經常在「創意構想」之餘,面對現實的「數字」便恍若面對眼前巨人,除了妥協或無奈,幾乎很難有掌握或超越的企圖心。
這也特別顯示在,幾乎從沒見過「媒體人自己投資、或能持續經營媒體」,而從來都是「外面的商人」經營媒體,而媒體人再怎麼身手厲害,也只能幫老闆「動腦打工」,而且絕大部分的動腦,也都是只懂得提出「花錢」而絕少是能「賺錢」的主意!

其次,媒體人大多容易「自我安慰」!
媒體工作在每天流程中需要大量協調與銜接,但媒體內基本上很少有「執著爭取到底的人」。
尤其是24小時新聞頻道之後版面大增, 記者和新聞本身都不再希罕;無聊新聞也甚多,因為連記者也無須太過努力,去爭取自己的新聞如何被排上播出。
儘管如此,新聞的殘酷仍在於,每天燃燒生命跑來並播出的新聞,是當日「用過即丟」的!就算擊敗別人的天大獨家新聞,也是幾分鐘之內就會被別台「破局」,天大的英雄也只能當個幾分鐘而已。
於是在這種「成就榮譽,價值導向」都越來越低迷的現況中,媒體人變的確實很難去努力設定「自我超越的目標」,周遭同事之間很容易充滿一種「這麼過日子唄~」的消極氛圍。
至於媒體內的升遷位置,大小主管的空缺也很有限。若無法跳槽他台,幾乎日以繼夜都只好在現職中「沒有目標的,向著下一條新聞、下一節時段拼著命」。
既沒有公務員的福利與輕鬆,也沒有其他民間工作領域的專門與分工,媒體工作「勞心勞力」的比重非常驚人,但最終卻僅能換得「比較見多識廣的感覺」!
而若要能據以繼續下去,不靠大量的「自我安慰」實在也很難撐下去的。

最後,媒體人的待遇確實「縮水驚人」!
忙碌到「內外皆累」的媒體人,很少聽說還有餘力去「經營其他事業」的!頂多是金錢上的「投資」,但就算是股債匯市,也很少聽到有媒體人大賺錢的個案
媒體的薪水從廿年前隨意即動輒「百萬年薪」,到如今初入電視台的記者,可能實際只有不到兩萬的月薪。媒體競爭膨脹所帶來的好處,只集中在少數被挖角或跳槽的對象之上。
於是單純就待遇上,完全是等同「勞工階層」以時間體力付出去換得,「女人當男人用、男人當狗用」是媒體中常無奈調侃的說法。確實由此正顯示出,媒體工作已經不再有過去充滿榮耀尊敬的「權力桂冠」,更多是變成一種讓人又恨又愛的「犬儒角色」。
媒體人的精神待遇與收入待遇,這些年還在繼續縮水中。但如今,由廣大民眾自行製作上傳的「免費內容」,更進一步正在衝擊「媒體工作」各種角色的存在價值。
而未來「個人新媒體」則是會透過強大的軟體技術,連「路人、素人」自己透過網路電視途徑供應個人化的媒體內容,也將會是接下來對所有幕前幕後媒體人的致命一擊!


和ECFA之後的台灣命運相比,我也忍不住先去思索,台灣媒體人之後的命運呢?
於是這幾天,我不禁終於嘆了口氣,鼓起勇氣去歸納總結出,是不是所謂的「媒體人沒有賺錢命」?
所謂「賺錢」,並非是指真正的獲得一張張鈔票去算著;而是一種描述「活在現實」中的某些「概念、態度、能力」。
所以,是不是絕大部分的媒體人,都沒有在現實中賺錢的「概念、態度、能力」?難道媒體中的大多數人,最終必須坦然無奈接受的現實,便是所謂「賺錢混口飯吃」吧!
但相形之下,在工作中又忙又累中的媒體人,賺的辛苦錢有時還確實不見得真能「混」;特別是最近媒體工作的波動裁員常有所聞,想要「有口飯吃」好像也並非「天無風雲,萬無一失」。
於是,在台灣媒體圈放眼望去,還會有多少能依舊保有「夢想創新動力」與「努力實踐機緣」的多少「媒體人」?
特別是在這個「兩岸媒體產業」開始準備相互崢嶸、「新媒體趨勢」正在隱然成形、「雲端行動應用」已然技術完備的潮流之中,會有哪些媒體人有眼光、有能力的投身於全新「內容應用規格制訂」的高度?
甚至除了「幫媒體的商人老闆打工」之外,能夠自己創出一片朝向「複製、擴張」,成就出市場的新版圖與新財富,甚至有機會搞到IPO上市的媒體人?


「媒體人沒有賺錢命」,看來已經是「檢驗之後的事實」,並且正在朝向「真理」發展之中。
尤其是想繼續往上爬的媒體人,「連財報都不會看、連預算都沒力編、連理財都沒概念」的媒體人,要如何能在自身飄搖的媒體產業中真正「屹立不搖」?
一如無法證明自己「能賺錢」的人,如何指望有能力在現實社會中「過日子」?
無論外界其他領域的人們或路人素人怎麼想,我們自己媒體人,終究應該要好好的、仔細的想一想呢!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7) :
7樓. 大海(穿新衣)
2010/05/15 09:54
市場
台灣收視市場小是重點.
一樣的努力, 提供給三億人(美國)跟提供給兩千萬人(台灣), 價值自然不同.
很有內容的文章.謝謝分享.
6樓.
2010/05/15 04:35
AGC尼爾森的收視樣本數

如果沒有記錯,AGC尼爾森的收視樣本數好像是2500個,但是分布?不知道!

5樓.
2010/05/15 04:32
垃圾吃垃圾肥

您說得真是真切,以前就跟同事聊過,

新聞記者(尤其是電視新聞)寫稿作帶子,分析檢驗罵時政很厲害,

坐上主任經理等位子時,之前的"理想"被每天收視率的數字淹沒,

公司一級主管會議時,那個最賠錢,最讓老闆頭大的單位就是新聞部,

還"財報"哩,連年度計畫近程,中程,遠程組織發展目標都搞不出來,

廣告時段又被業務部門控制,於是只好自斷手腳,拼命樽節開支來討老闆歡欣;

全台灣的新聞頻道目前都這麼幹,五個英文字母的也一樣!

還是只有那句話,要奪回主導權,只有去"學"!缺啥就去學啥!

台灣電視新聞頻道內容的品質,不要去怪老闆怪業務員,

自己把自己專業丟盔棄甲,從服務特定政治團體,到仰企業財團鼻息,

有人去逼我們嗎?可嘆的是,目前這些電視台新聞部門的大小主管,

深陷政,商,收視率的漩渦中難以自拔,遑論對未來組織發展的想像,

最後還是過一天算一天,只要每天18小時的LIVE播出,有東西塞就好了,

垃圾吃垃圾肥,遲早把自己毒死!

4樓. 政橄大頭
2010/05/12 11:54
這算是
這算是對媒體人非常血淋淋的剖解了!


3樓. Luna小主萬福金安
2010/05/12 09:24
處於多元化媒體環境
還記得前CBS主播Connie Chung嗎? 鍾毓華幾次採訪不得體(尤其是訪問金瑞奇母親的bxxxx說更引眾怒: "just whisper it to me"及Oklahoma bombing問到"Can .......handle this?"被認定insensitive to situations)在1990年代中期後被CBS趕出門. 之後一路並不順遂, 一路轉到ABC, CNN........ short-lived個人新聞性談話節目也終因低收視率而草草收場. 高知名度的Connie Chung仍舊無法在其專業領域找出「獨特性」, 尤其在美國的diversified media environment.


央視的邢女士處於那個"非常時代"四平八穩, 無人能取代其地位, 好比台灣老三台的主播們. 現在21世紀多元化媒體時代可就不是那回事了. 李濤先生算是厲害, 雖然跟他站一邊兒的, 但是少看他的節目, 或是Mr. Cheng兩個完全不同風格的節目也看到他完全不同表達之風格及性格(一非政治性節目, 一政治性節目, 尤其後邊兒那個, 哇, 嚇人!). Miss Yu每天傍晚6點的談話性節目, 整體深度並不高, 對她而言a piece of cake. 她廣結人緣性格讓她找到一條出路, 節目風格也合一般觀眾口味, 只能這麼說. 昨個也看到另一台傍晚美到不行的女主播, 即便已當女主播, 畢竟還得規畫一下未來的出路: 找出自己的獨特性, 幹到像5年3班Miss Chang一樣, 即便她多年來好幾次播報風波, 幾經波折, 地位仍穩.
2樓. 瞎摸 (或?) 著象
2010/05/12 08:44
灣確實只有「2300萬人口收視市場」的現實數字,
2300萬 ?

忘了和 瞎摸象 相似的 6,000 萬華僑 ?

瞎摸象每天都看東森,台視,中視,華視,也偶看民視,鳳凰,CCTV,天下,..... 

可惜 付了 Cable, Satellite 錢,還如此 廣告太多,內容貧乏,.....

真 #%&@ !


1樓. 黃郁棋(灰狼)
2010/05/12 01:08
 
  這個話題一直在大學生裡面流傳呀,媒體人不缺、會計師不缺、老師不缺、什麼都不缺,只缺錢。不過我想喜歡媒體的人,儘管會受到現實環境影響,但還是會選擇繼續走下去吧!不過在媒體媒介的背後,有多少油水一般的專業能力可以使用,也真是個好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