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菲利浦斯博物館( Phillips Collections)」和她的移民相關藝術特展
2019/09/01 00:10
瀏覽724
迴響2
推薦59
引用0

「菲利浦斯博物館」和她的移民相關藝術特展

      華府,是博物館群集的都市,那些博物館不僅僅有名氣,而且多數是國立的和免費開放的。這和許多地方動不動要二三十美元的門票相比,華府真是個博物館愛好者的天堂。

      在華府的博物館群中,也有不少私營的,專題性的,小型博物館,每一間都値得一遊。「阿慶」在華府住久了,看了不少的小型博物館,而最近的這次到「菲利浦斯博物館」,對移民藝術作品特展卻是印象深刻,因而寫下這篇報導。

      對許多覌光客說,「菲利浦斯博物館」或許是很陌生的。說的也是,連愛逛博物館的「阿慶」也是拖到今年才認識它,若不是被兒子邀請去聽一場色彩和聲樂結合的演唱會,或許還要等好久才會去發現她。

      位於「杜邦圓環」附近和印度大使館相望的「菲利浦斯博物館」是美國最早的現代藝術博物館。以鋼鐵事業致富的「菲利浦斯」家族從十八世紀初期就收藏油畫和現代藝術作品。到了1921年,收藏的作品已超過了六百件,那年,家族中的「鄧肯 菲利浦斯 (Duncan Phillips)」先生決定把家族收藏的藝術品向公眾開放。到了1930年,藏品連同「菲利浦斯」家人的任宅,進一步地轉化成「菲利浦斯博物館 (The Phillips Collection)」。

       隨著時間的推移,該博物館的藏品數量不斷增加,今天,館藏的藝術品已超過四千件。這所博物館的藏品是以歐美的印象派和當代的藝術家作品為主,包括了印象派代表人物的梵高,莫奈,德加,塞尚等,以及現代藝術大師如畢加索,馬蒂斯,保羅 克利,等名家的作品。

       「菲利浦斯博物館」的現代藝術收藏當然比不上紐約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可是它的一些藏品卻可說是獨一無二的。比如説,「雷諾阿」的「遊艇上的午餐」,在「阿慶」看來,珍貴到可以稱得上是鎮館之寶了。

      博物館的創辦人,「鄧肯 菲利普斯」先生(1885-1966)極力推薦美國藝術家的作品。他對大規模的人們遷徙特別感到興,在1942年,博物館收藏了「雅各市勞倫斯」的遷徙系列作品。這些作品描述了在兩次世界大戰之間,大批非裔美人從南方的農村遷徙到北方城市的往事。

      或許是這所博物館對人們遷徙有關藝術作品特感興趣的基因,「菲利浦斯博物館」在今年的六月下旬到九月下旬的三個月內,專題展出了七十五位當代藝術家們對人們遷徙,尤其是當今全球所関注的難民危機,所呈現出的藝術創作。它的目的是希望引起人們重視這些問題的嚴重性。

      這項特展是以實物,視頻,畫作,文獻資料等方式把作者對移民在不同文化環境下的感受呈現給觀眾。特展的標題則是取自1946年美國作家「理察來特」作品中的一句話,「異鄉陽光的溫暖」。    

 

     「 我離開了南方,投向茫茫的未知。

         帶著南方的殘枝,種在他鄉的土地,查看成長有否不同。

         倘若它吸取新冷的雨水,隨風搖曳,回應異鄉陽光的溫暖。

         或許,它會枝茂花開。」 

          原文是:

        I was leaving the South,  ...to fling myself into unknown...

        I was taking a part of the South, to transplant in alien soil, to see if it could grow differently.

       If it could drink of new and cold rains,  bend in strange winds,

       Respond to the warmth of other suns, and, perhaps, to bloom.

   

       特展再度強調了在两次世界大戰之間,六百多萬美國南部非裔,為了掙脫暴力和歧視向北部遷移時那種前途茫茫的心情。

       五十七位現代藝術家的作品在博物館東端的三層建築內展示,每件作品似乎都在提醒著人們對日益嚴重嚴重的人口遷徙,尤其是國際難民問題的嚴重性。當然,作品的詮釋因人而異。

      人們常常為了某種原因而遷徙,比如說是為了工作,求學,婚姻,環境,逃避迫害,戰爭等等,新的地方或許是在一國之內或是超越了國界。在人類文明史上有許多可歌可泣的遷徙故事,它已成了歷史的一部份。

       我們可以不討論一些志願性的遷徙如台灣南部年軽人的北漂,或是中國鄕村農民工的都市發展,但我們不能不重視當今世上因內亂和戰爭所產生難民問題。

       有一項文獻指出,在2017年,全球共有六千八百五十萬人被迫遷徙,其中有两千五百四十萬的跨國難民和三百萬的政治避難尋求者。這些數字實在令人觸目驚心。去年,2018年,聯合國的統計數字更高,全球高達七千零八十萬人。

      這幾年,世界上沒有什麼大戰爭,那來那麼多的難民?「阿慶」做了些功課,原來近年世界上的難民主要來自敘利亞(六百七十萬人),阿富汗(两百三十萬人),南蘇丹(一百一十萬人),緬甸(一百一十萬人),和索馬利(九十萬人)。這些難民多是逃到鄰近的國家,包括了土耳其(收留了三百七十萬),巴基斯坦(收留了一百四十萬)烏干達(收留了一百一十萬和德國(收留了一百一十萬)。越戰期間,南越的船民避難問題記憶尤新,但願遠東地區不再有戰亂,不添加世界上的難民數目。

       和「異鄉陽光的溫暖」特展的同時,「菲利浦斯博物館」還有另外一個名為「夜空的大地之歌(Earth Songs for a Night Sky)」的特展。那是一位1977年生於印度「班加洛」的兿術家,以柚木及錠藍色像是薄片的材質所創造的大型藝術作品個展。其中有一幅好像是用好幾個短圓柱型木捧釘在牆上的作品,「阿慶」看了許久,實在沒能引起共鳴。

       説是博物館有好幾千件館藏品,然後展出的並不多。「阿慶」曾經以為沒有找到對的展室,特別到服務台詢問。服務人員説特展使用了許多的空間,加上博物館就那麼大,因而許多藏品無法展出。

      這次展出的館藏品中,除了「雷諾阿」的「遊艇上的午餐」外,「阿慶」對另外两幅都題名為「彼得的懺悔」畫作非常喜歡。同様的標題,「果亜」和「格利哥」两位名家,因為感覺不同,呈現出不同的作品風格。

      

       「菲利浦斯博物館」和馬里蘭大學」的藝術系有着緊密的合作,共同致力於藝術教育的研究和推廣。博物館經常舉辦演講,研討會,和音樂會之流的活動。這些活動多是和藝術有関的。「阿慶」有幸,能欣賞到館內舉辦的「色彩藝術和聲樂相遇(vocal color)」的演唱會,著實開了眼界。

      像是一棵隱藏在華府博物館群中的珍珠,「菲利浦斯博物館」是一所私立的博物館,平常經營靠門票的收入和私人基金會的捐贈。在有特展期間,參覌的門票為十二美元。沒有特展時門票為十美元,會員,學生和老人免費。演唱會的門票通常是二十美元,它包含了當天的博物館參觀許可。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黃彥琳~~《西葡之旅》行前點滴事
2019/09/12 09:30

「菲利浦斯博物館」我也是第一次聽到,

謝謝介紹。


謝謝! 阿慶哥2019/09/13 10:37回覆
1樓. Sir Norton 9/13新文-雲角
2019/09/08 21:17
您的部落有格!

週日偶然逛到這兒,發現內容精實解說生動,涵蓋多元趣味性高。

好格,不應寂寞。崇拜

謝謝光臨! 阿慶哥2019/09/08 22:3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