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由罷工看民主自由的未來發展
2019/02/18 01:36
瀏覽1,740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前一陣子的熱點新聞是華航罷工。

而傻蛋剛好最近在重新讀一次金庸傳。

想到的是,民主的發展這回事。

 

工會其實是資本主義的向左修正。

最初是共產主義革命要推翻舊的資本主義。

早期的資本主義在西方興盛了近幾個世紀後,確實有腐朽的趨勢。

過度的貪婪,不平等。

所以被共產主義革命打得很慘。

對現在的西方國家來說,或許該說還好共產主義很快變得教條與獨裁腐敗,進而自取滅亡了。

但上個世紀至少七零年代以前,冷戰還是很緊張的,二戰後,美國是輸多贏少。

資本主義靠著民主與社會主義方向的修正,走出社會福利的那條路,最後贏了。

所以呢,工會活動在民主政治裡頭,也是有其意義的,有民主的象徵。

 

但工會其實並沒有發揮良好的功能。

管理良善的企業,不需要工會。

工會活躍的大企業,多半離陷入困境不遠。

工會的幹部常常不是能力最好的,而且,常常是以對抗的姿態和資方鬥爭。

讓資方損失最大的方案就是最好的方案。

勞工,又很容易受到煽動,會吵有糖吃,大家來要糖吃喔!

管理不善的企業,沒有良好領導的企業,勞資關係不佳,那些活躍的工會不是用來改善勞資關係的,往往只是製造分裂而已。

勞資沒有一起找共贏的機會,而是互相勾心鬥角而已。

 

在競爭不激烈,變化不大,成本相對穩定的工業時代,勞力是成本,而非所謂的人力資源。

在這個環境下,這種工會自然無法發揮作用,產生好的效應。

 

而金庸傳,傻蛋注意到的是大陸文革結束後的香港回歸。

金庸,也就是查大俠本人,在社論上的觀點是,香港需要的是穩定與不變,和經濟繁榮發展。

這和中國政府當時的利益是雙贏。

而中共政權在各個方面,包過經濟與制度上,讓步空間都很大,唯獨民主的政治制度上,也就是保護自身權力上,是不會讓步的。

所以他老人家擬的基本法草案就很保守,是要先做間接民主,適應個卅年,才慢慢轉進到所謂的直接民主。

他的觀察是,包括美國,以及歐洲各國,民主的發展,都是一步一步的前進,而不是一開始就全民直選,一人一票選首長的。

所以他擬的政治制度,配合中共的一國兩制,是很保守的。

被很多香港人罵。

被罵成豺狼鏞,雖然更早之前香港的激進左派在配合文革就已經這樣罵過他了。

喔,香港人的要求是,全民直選,就像後來台灣的總統全民直選那樣的民主。

沒有通過,也引發了不少抗爭。

香港回歸的基本法之後,則是換成大陸內地的民主化浪潮。

同樣,也是激進的民主派要求改革。

最初,倒只是希望處置貪腐官員,要求社會公平那樣。

為胡耀邦抱不平那樣而已。

但後來就變成民主訴求,要消滅共產黨,要求激進的西式民主。

金庸的立場是自由比民主更寶貴,不要為了形式上的民主而失去自由。

貿然的激進民主,不適合中國,他似乎是這樣認為的,政制改革,不宜過激過急。

當年就是被人罵的很兇的,甚至他的報社的年輕員工都不認同要和他吵。

 

而誠如我們所知,像台灣這樣的民主,其實遠比美國更加民主,真的是直選,真的是一人一票一票一值。

但,更完全的民主,社會是否因此變得更進步更有活力?

就台灣的經驗來說,好像,不是這樣。

蔣經國後期的開明專制,大概是台灣最好的年代。

到了民進黨意外執政,政黨開始輪替後,台灣社會風氣就慢慢在走下坡了。

或許不是民主這玩意兒完全行不通,而是條件沒有成熟而已。

有不少大陸人都以台灣人純樸良善,文明守法而覺得台灣人好像有點進步逼格。

但,台灣人的民主素養,究竟如何?

看看台灣的政客,與政壇亂象吧。

具備民主素養的知識份子,佔台灣人口的比例有多少?

這傻蛋不確定,但若要說台灣有一半以上的人民都具備足夠民主素養,是高等知識分子,傻蛋個人的判斷是,這太過高估了。

看看那些政客蹦跳的樣子就知道,台灣人民的平均政治素養不可能高到哪裡去。

畢竟是受到威權專制統治數十年的蹂躪,一朝民主,全民馬上變高等文明知識份子,有那麼容易嗎?

而台式民主的罩門在,會吵有糖吃,所以鼓勵內鬥,看,民進黨派系鬥得不亦樂乎不是?

時機真的很重要。

早年民進黨還在黨外時的風氣確實是清流,沒有足夠執政經驗,但至少專注於選舉技巧,起碼道德上的風評比較好。

然而,太早執政了,沒準備好,就執政了。

執政後又得了大頭症,犯了太多錯。

到現在台灣政黨的惡鬥就是這樣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如果慢一點,多訓練人民的素養一下,緩個幾年,或許台灣的風氣可以有不同可能性。

現在的民進黨,和九零年代相比,完全不像同一個政黨不是?

還有九零年代,傻蛋的小時候,中時和自由,這兩個媒體,也比現在有逼格多了,太民主太自由,反而讓台灣的文明開倒車,是否也值得省思?

 

額,好像,幼稚不成熟的民主,和幼稚不成熟的工會鬥爭,有異曲同工之妙?

民主的目的是公平正義與自由繁榮,還是就是民主這個理想本身而已?

工會活動的目的是讓勞資有良好關係共榮發展,還是有工會活動有對抗資方就好?

求什麼得什麼,連求什麼都沒想清楚,會得到什麼?

沒有足夠民主素養與經營管理能力的員工素質,組出來的工會,很難不成為企業治理的毒瘤不是?

 

其實民主政治說穿了也就是文明勢力的文化角力而已。

美式民主真的優秀嗎?

接受美式民主改造的二三世界國家失敗案例是很慘不忍睹的。

甚至,美國本身也陷入政黨惡鬥,不知道爬不爬得出來。

美國早年獨立的精神,到現在,似乎是變成了維持霸權。

這和民主有個毛的關係?

從另一方面來看,民主要追求的是什麼?

或者說,我們現在這的文明時代,下一個進化階段,到底要追求些什麼?

是美國第一,或中國第一這類霸權嗎?

這不是早就過時的東西了嗎?

 

知識份子有新的理想,建立新的典範,人民的思想水平提升,整個人類文明進化,解放更大的創造力,建立大同幸福的未來,這一直都是過去的理想吧?

不論是什麼主義,謀求文明的發展,自由與和平,都是不會錯的吧?

但實際上呢,表面說是民主自由,骨子裡都還是重商主義的經濟霸權競賽。

政治只是幌子,背後實際運作的是利益的爭奪吧?

所以說,現在是全球化,全人類的派系鬥爭的年代啊,雖然我們已經有了很多崇高的理想,以及好像可行的政治理論,但各國搞的競爭,還是他媽的像宮鬥劇情不是?

民主政治的精神,或許需要重新審視,解析與重構,來個民主政治2.0吧,建立新的政治逼格,不然,資源投放於奢侈享樂的浪費,互相欺騙互相傷害,以及用力的破壞環境耗盡資源,這不是瘋狂的自我毀滅嗎?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