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不只是眼神
2010/05/12 11:51
瀏覽4,683
迴響0
推薦31
引用0

辦公室裡總有一個眼神飄過來,她默默但直接地接收了這曖昧卻又明確的訊息。

眼神是一種奇妙的東西,如果頻道對了,即使驚鴻一瞥,也能夠讓人讀懂許多東西。這些日子來,她就感覺到了他每回彷彿不經意、實則是一個刻意凝視的眼神裡,藏著許多故事 …… 是寂寞吧。她想,孤獨是靈魂的語言,只有另一個孤獨的靈魂才能懂得。

前幾天,辦公室裡年終聚餐、吃尾牙,大大小小的活動一攤接一攤,雖是景氣不算太好,但同事們還是勉力張羅了各種聚會活種,不同單位的人請來請去,無非是想藉著歲末年初,進行辦公室聯誼,讓大家彆久了的心情得到抒緩吧。

她注意到,他幾乎沒有參加任何一場聚會和聚餐,也許是她想得太多了,可是,他的眼神分明透露著他想要和她靠近呀,但是為什麼,他又迴避每一個可以和她說話的可能?

兩人業務沒有直接關聯性,除了茶水間禮貌性的點頭、寒喧之外,他們幾乎不大有深談的必要,她一直認為,辦公室的那些笙歌之宴,最是讓兩人可以不著痕跡交談與靠近的機會,而他,竟一次也不現身,為什麼?

她好奇。

無奈她也是個很ㄍㄧㄥ的人,明明心裡有疑惑,卻總開不了口:「喂,昨晚總務處的尾牙,你怎麼沒去呀?他們應該一定會請你吧?!」如果說出這樣的話,豈不顯得她太注意他的動向──儘管,她的確很注意他,卻寧願羚羊掛角,不露痕跡;或者,她又想到了另一種說法:「嘿,你知道嗎,昨晚聚餐,很多大獎欸,像我就抽中香港來回機票欸,你沒去真可惜!」之類的話。拐彎抹角,只是為了想知道更多、更多的他。

有些人卻一輩子只張望不停留。他用那飽含故事的眼神引誘著她無邊的想像,而女人,無可抑遏的,是一種想像的動物。

他離過婚,惟一的孩子和前妻一起住在美國,每年夏天,他都會請兩個禮拜的年假到美國與兒子相聚,而那兩個星期,前妻就會回台灣來處理一些私人的事,當然是因為不想和他碰面吧;對他,她就知道這麼多,可是,僅僅就這些已經令她對他產生了許多想像:想像在一年的其他五十個星期裡,他是個多麼寂寞而渴愛的男人 

據說,他的前妻從前也是這家公司的老同事,結婚之後才離職的;至於兩人後來為什麼離婚,他從不多談,她當然也無從得知;她進這家公司時,他已經離婚了,在辦公室裡獨來獨往,話很少,也沒什麼朋友;但為什麼卻無端對她放電(這是她的想法)?

落漠而寂寞的男人對她總有致命的吸引力,因為她喜歡一些不可言喻的東西;喜歡在熱鬧的人群中,和和另一個人神祕地交換心事;她覺得辦公室戀情最刺激的地方就在於大家天天見面,卻無人能夠得知一場親密正在開始,那彷彿是在眾人眼底之下進行一場無聲無息的革命,更何況,對象是他──整個辦公室裡最神祕、最讓人不懂的男人。

不能再等待下去了;她決定不要讓自己再繼續嘗受揣測的折磨;不要讓自己的愛情只停留在茶水間裡那令人窒息的窺探與無止境的等待之中──如果,妳覺得他是個令人好奇的男人,那就直接去揭開謎底吧。

愛情有的時候是必須冒險的;即使風險大到 …… 也許她終究會發現一切不過只是自己的琦思幻想,她還是想直接面對、想知道答案。

她看見他遠遠從辦公室的另一端走過來,手裡拿著茶杯,她站起身來,也緩步走向茶水間,預想著,待會兒一定要問他:「過年有沒有什麼活動呀?!」口氣輕鬆一些、輕鬆一些,但一定要讓他感覺到,她對他充滿了好奇──噢,不,是關心。

她要讓他和她之間,不只是眼神交接的悸動而已。德川家康說,鳥若不啼,我就等;織田信長卻說,鳥若不啼,我就讓牠啼──她相信織田信長。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兩性觀察
上一則: 媳婦的反攻
下一則: 以愛為名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