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痛都會走的
2009/11/08 21:53
瀏覽5,998
迴響0
推薦30
引用0


她和先生的情人就面對面坐著,兩個小時過去了,該說的話也差不多說完了,凝結緊張的空氣,卻並沒有因為兩個人的坦白、或者,甚還可以說坦誠呢,而放鬆下來。

聽先生的情人說得愈多,她心底愈明白,也愈覺得無力:對她的先生、對她的婚姻,以及,對她自己的人生,她有點慌張失措了。

先生的情人,年齡比先生還大三歲,和先生是同事,嚴格說起來,應該可以算是

他的長官。雖然不在同一部門,但情人在公司的層級比他高,業務上還是有一些互動的地方,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兩個人慢慢就發展出不尋常的情誼來。

雖然這位能幹美麗的女子至今未婚,但是公司裡倒沒有人對他們的關係有太多臆測,一方面,兩人在公司裡有「位差」,女高男低,並非人們所熟悉的模式,另一方面,先生在外面的形象一直是個「愛家、顧家」的好男人,人們相信,世道再亂,這個好好先生也不至於扯進外遇這種事情吧。

偏偏,事情就發生了,而且還持續了三年。

他們的不倫隱藏得很好,卻還是因為一件內褲而被她發現了:有一天,她的先生穿了一件她覺得陌生的內褲上床睡覺,這是一件樣式很普通的褲子,但她不是她買的;她經手的東西,她會有記憶。

和先生的情人見面的時候,這情人絲毫沒有緊張、失措的感覺;當然,想必,這外遇的第三者,「一定也不會有什麼愧疚了。」她心裡痛楚、委屈,好像一個管不好自己先生的女人,先天就是一個失敗者,還有什麼立場可以罵人呢?尤其是先生的情人面對驚慌失措、受辱受氣的她,還氣定神閒地說:「我什麼都沒要求。」頓了一頓,接著說:「妳的先生隨時都可以走,我沒有綁住他。」

這位見過大風大浪的女人顯然有著她所極度欠缺的某種魅力,一種根本無所謂的氣度,她忍不住要問:「妳的條件這麼好,為什麼 …… 為什麼不結婚呢?」本來,還想接著說「幹嘛搶人家的老公。」可是,她覺得對方好像並沒有「搶」,是她老公顧自靠過去的吧?!

果然。這位情人說:「妳先生的單位是我業務的下游,他常常會來『請示』我說什麼案子該怎麼辦、什麼事情又該如何處理,我都會詳細跟他說。他說,我幫了他很多忙──」,於是,請吃飯、聊天 …… 事情就開始了,「而我只是想要有一個談談心、分享一些人生雜感的對象,」這情人毫不忸怩:「我和他,真的各方面都很合,」補充了一句:「當然,也很談得來。」

情人還說,到了這個年紀,她的生活已經固定下來了,不會想要結婚,讓另外一個人進入生活 schedule 的感覺「太可怕了。」,所以她選擇了這樣的感情模式,因為她的先生是個厚道的人,「我知道他不會四處談論我們之間的事,對我──也沒有什麼束縛,兩個人在一起,很輕鬆。」

 她聽著先生的情人描述自己最親密的人,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尤其這情人用了「請示」這兩個字,她想也沒有想過,會有一個女人可以用這種字眼來對待自己向來仰望的這個人,雖然她知道先生在公司裡的層級不高,「但好歹也是我們的一家之主呀。」她心想,這個女人是先生必須恭敬相待的人、又不會逼著先生離婚、也不要錢,她簡直不知道該吵什麼?對方是個比自己更輸得起的人吶。

 於是,到最後,她也只好這樣要求了:「對妳來說,我的先生可能只是一個排遣寂寞的對象,妳隨時都可以失去他,可是──」雖然心裡感覺有點丟臉,她還是決定實話實說了:「我,和我們的家,不能沒有他,如果你們繼續在一起,我們的這個家是一定會毀滅的,所以,請─妳─離─開─他,好嗎?」

 先生的情人似乎毫不遲疑:「喔,我是沒問題的,但是──」

 她站起身來,不想聽那個「可是」之後的話;她知道後面是什麼,而那也將是她即將到來的戰役;她下定決心,一定要好好面對先生這段難以割捨的情愫,「無論如何,我都不會離婚的。」她堅定地說給先生的情人聽;最重要的是,說給自己聽。

 

哭過就好了(by 梁文音)

http://vodpod.com/watch/2430338--cd-with-lyrics

不喜歡懷疑什麼 並不表示我沒有感受
看你微妙的變化 慢慢不同
我不是生氣  只是心痛
最討厭被誤會了 但越解釋越覺得難過
你可以説人會變 但不能説 你會這麼做是我的錯

哭過就好了 傷都會好的
這樣相信所以深呼吸著割捨
愛是為了擁抱 為了牽手
不是為了爭吵 為了調頭
哭過就好了 痛都會走的
記憶有限 所以它會淘汰壞的
失眠聽歌 想念雖然苦澀
還是謝謝你讓我長大了

越多美好堆疊的過往
想忘就得推倒更大的悲傷
要找勇氣卻不在口袋或手上
但它一定在我身上某個地方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歌小說
下一則: 等到風景都看透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