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民國一百年第一篇碎碎念
2011/01/09 21:00
瀏覽1,436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剝雞說】很久沒寫網誌了,一晃眼,就是民國一百年了!在沒寫BLOG的這段時間裡,發生了很多事情,我就不一一贅述了,僅就其中一些事件表達一下個人看法,沒辦法,本格到了一百年還是要碎碎念啊!

首先,請原諒我竊取《給我報報》的梗,因為中華民國是在1911年10月10日的辛亥革命推翻滿清,而在隔年1912年元旦創立,成為民國元年,如果真的是民國滿一百年,應該是今年十月十日再來好好慶祝,前幾天那個據說花了一億的跨年煙火與慶典,到底是在HIGH什麼呢?(更何況,還讓人失望了.....真想對蔡國強說:「公海到了,可以殺人了!」)

先回溯到去年十二月底,我第一次發現,原來我是全國校園霸凌最嚴重的國中畢業的學生,是的,我是八德國中畢業的校友。而巧合的是,我還在立院聽蕾神爆料,因此處理了這一則新聞。談到校園霸凌,真的是話匣子停不下來,不過,我不是什麼教育專家、教師團體、家長會,所以我沒什麼好建議的,只是想起我的國中生涯,不禁欷噓而已。

話說,國二的時候,有一天我走在校園裡,外號「小黑」的生輔組長看到我,就問我說:「你看起來很壞喔!午休過來訓導處報到。」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被說「壞」,但是我很聽話地去訓導處報到,小黑和我說:「你以後就來當糾察隊,放學前十五分鐘就可以來報到。」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壞可以和當糾察隊劃上等號。總之,對於一個不愛上課的小孩而言,能提早離開教室真是太妙了!而且當糾察隊指揮交通也蠻神氣的,所以我就乖乖地去做了糾察隊。

就在我第一次值勤的時候,我們導師出現在我面前,說:「你來做這個做什麼,都是壞學生才來做的!回去,不用做了。」我很疑惑,畢竟訓導處叫我做,導師叫我不要做,我倒底該怎麼辦呢?我問導師:「可是訓導處那邊.....」她說:「我會去講。」於是,我的一日糾察隊生涯就這樣結束了。

現在母校成了全國最會霸凌的國中,當那一群參與連署要求下台的老師來到立法院,我認出了其中一位身影,並且還記得她姓什麼,她當初在學校的時候是同學眼中公認的美女老師,我記得畢業的時候我們一群臭男生還硬著頭皮拿著畢業紀念冊去給她簽名,想想還真丟臉,也真是蠻妙的。

說到母校,沒隔幾天,我回大學母校和學弟妹分享一些職場的心得,我應該畢業校友當中常回南華的一人,那天最經典的,就是溫大哥的辦公室多了一支國旗,我問他為何要放國旗,他說:「因為陸生快來了,陸委會有說,國旗原本在哪裡,就在哪裡。到時候就不能移動了!」我還真想按「讚」啊!

當然,在分享當中,我推薦學弟妹去看黃哲斌的BLOG,如果真的想進這個職場,提早看到殘酷的一面,倒也不見得是壞事。過了一個禮拜,看到黃的業配人生第X集,提到他在台大演講時,有三個南華學生從嘉義搭車北上去拍攝,為的是把演講內容帶回嘉義。聽到這一段,我真是覺得:「學弟妹!GOOD JOB!」

說到業配人生,黃哲斌肯定沒想到,他一篇文章居然能引起蝴蝶效應,不但馬金吳都表態,朝野黨團也都立即提出修法對策,搞不好,這幾天就會完成修法手續,不過,業配人生真的到此結束嗎?大家等著看吧!我只覺得,能夠在這段業配人生故事中,貢獻我採訪的新聞內容,是身為線上記者很棒的一件事。

阻擋中指蕭,莫名地成為一個「話題人物」,安迪沃荷的「十五分鐘」論,在中指蕭身上發酵已經超過十五天,網友人肉搜索力量之強,能量遠超過具有公權力的檢警調,這真的是一個耐人尋味的事件。不過,在行車記錄器越來越普遍的時代,未來每台車可能都代表一台行動監視器,所謂「全民公敵」的時代真正來臨,我們就這樣整天被電幕監視著,到底是好或不好?恐怕很難論斷。

不過,李家同伯伯與九把刀最近又搶佔不少新聞版面,李伯伯因為接受YAHOO專訪,說出「看PTT的是笨蛋、上臉書的人不會成功」這些被我斷章取義的內容,引起網友眾怒(包括我)。不過,如果李伯伯說出:「看PTT的人最聰明,上臉書的人一定成功。」那麼.....又有何意義呢?鄉民最可怕的特質就是「排他性」,一旦某種價值觀被確立為主流,其他價值一律論斷為異端訛語,這又何嘗不是一種霸凌呢?

從霸凌講起,又回到霸凌,哈哈,我真是太佩服我自己了(誤)。總之,民國一百年,要繼續地碎碎念下去!

下圖說一:國三的時候,在八德國中校園與同學、老師合照。

下圖說二:這是我今年的第一餐,大家有沒有發現,原來百年LOGO的兩個圓圈和馬皇愛吃的紅豆餅相似度高達百分之九十五啊!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