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說評論]胡遷,遠處的拉莫:警報
2020/06/03 23:37
瀏覽720
迴響0
推薦16
引用0
‘’自由是擺脫痛苦的根源。自由是希望的根源。希望是幸福的根源。’’

{
遠處的警報聲,是男孩父親口中的神。就在他找到母親另外一個家,他被趕了出來。也像之前他攆走母親時,一樣無情。警報是拉莫,用的是明喻。但有些東西,作者沒有明說。像穿黃裙的女孩,為何被男孩殺了,他沒說。但現在想想,他已說了。母親口中的大伯,是現在她屋裡男人的翻版。黃裙子女孩-被他說成是蕩婦的,是母親的翻版。男孩看到唯一對他施予憐憫與友情的老人吊死了,直覺是女孩的遊戲殺了老人。老人應該是忍不住羞愧自殺了,少女額頭上的血證明老人對她的排拒,虧他拚了最後一口氣。他終於沒得到平靜,在山洞與初雪中步向死亡。老人最後的時光,是像楢山節考中的老嫗原本帶著尊嚴臨終,被少女的引誘破壞才祭出反擊?男孩殺了女孩,帶著弒母的衝動與悲傷。他畢竟醞釀說辭許久,才能說我的出發點是為了愛妳。
這是個極限的劇場。除了小嬰兒用先知的口吻說話。這是個極限劇場。垂死的植物夾雜在石堆中,後者潛藏的是無限的毒蟲-蜈蚣、蠍子、蜘蛛。它們伺機出動,彼此獵食。植物可以憧憬春天,動物不如植物,它們看不到明天。而男孩所處的世界,更像動物的世界。女孩、女孩的母親、男孩的母親、小姨,全都是蕩婦。高個、沈浩、男孩、女孩的父親,無論受邀與否都是獵食者,或許他自知或不知。女孩的父親與高個爭鬥,高個死了,父親入獄,母親跟人跑了。男孩收容了女孩,沈浩的鬥爭性被挑起,他暗著砸壞小屋的窗戶,又假裝好心送兩人舊鍋,卻在回程搶先一步把小屋燒了。表弟嬰兒說,連沈浩自己都不知道為了什麼。這也預示了男孩殺了懷孕的女孩的無明心境。或許,更像女孩養的狗兒,一不小心接近雞圈裡的禽,就把後者咬死了。只因為他能幹這,就那樣幹。還有另一個理由,男孩說他也是蕩婦,死亡的蕩婦,蕩婦會像女孩敞著身子躺著,而他躺著任憑拉莫的注視,祂只是注視,什麼都不做,死亡甚至不是神,而男孩任憑死亡凌虐、失去自尊。性是痛苦,痛苦成了本能,兩者都必須釋放、渴望釋放。有一解,男孩殺了女孩那一瞬,他太痛苦了,令他不得不釋放。
說到痛苦,與世界交媾就是痛苦。豬是無感的象徵,痛苦的反面。因染病如同遭到母親遺棄的男孩,一到小姨家,立刻決定住進豬圈。但他又無法忍受豬,無法忍受無痛。
文字極度精準、簡約、內斂。像電影的對白、動作指示。但並非場景單純的的串聯。像女孩追憶胎兒的父親被砍死那夜,在被爹拖著回家,途中眼睛所見星光流動線條的錯覺,就是直線中又有重筆、復描。
在極限的世界,痛苦成了個人的選擇、或無法逃避的稟賦-感受痛苦,痛苦不再是耶穌的專利。文中提到生命的過程,從墳塋到墳塋,已接近宗教的沉思。作者為何不能續筆存生,選擇終結生命附帶上文學生涯,是感受太誠,痛苦太真吧。極限的世界,沒有自由沒有明天沒有未來與未來的憧憬,遇到什麼事都能就地取材、絕處存生,不過也僅止於此。那不是另一維度的自由,超乎法律習俗人情的自由、犯罪的自由,那是痛苦的現在式與根源。愛畢竟離不開想望。無想望就無愛,無愛痛苦就無法消失。自由是擺脫痛苦的根源。自由是希望的根源。希望是幸福的根源。沒有未來的幸福只是虛假的幸福。
}
#沒有未來的幸福只是虛假的幸福
#小說評論
#胡遷,<遠處的拉莫:警報>
(收在胡遷著,<<遠處的拉莫>>,台北市,寶瓶文化,2019年)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讀小說
下一則: 感情遊戲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