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成瀨巳喜男【乙女ごころ三人娘/淺草三姐妹】(1935)
2017/07/16 16:32
瀏覽495
迴響0
推薦14
引用0
或許這也不是最糟的。比一個乞丐幸運,比一個歌女圓滿
成瀨巳喜男【乙女ごころ三人娘/淺草三姐妹/Three Sisters with Maiden Hearts】(1935)
撰文/蔡瑋

歌女的走唱人生。少女口裡叫母親的老婦,過去也是穿梭在茶室、酒館之間彈唱賣藝。女孩做生意的行頭、三弦都是老女人負責供應,收入則全歸她管理。表面上看似養母與養女組成的家庭,說像一間僅能遮風避雨的工寮還差不多。跟著老二走一圈,便知道做這一行的艱難。奧客多,有時還毛手毛腳,店家不是趕人,就是故意將收音機開得大大的,趕人出門。酒客當少女是特種營業的女子,路過的人不安好心。少女只好將手中的樂器當作身分的表徵與護身符,緊緊的捧在胸前。但一見到街頭賣藝的,先是一陣欣喜,接著少不了一陣心酸。這到底算什麼,是賣花女?還是乞丐?做母親的不答,二姐悲悽的將酒客碰壞的三弦踩個稀爛。母親是故意的,當初誰同情她過,再說現在要心軟,家裡的開銷就無法維持。老大就是在這種情況下逃跑的。她在老女人心中,是等待歸案的逃犯。但在老二、老三眼中,卻是個英雄人物,未來希望的寄託。她又是老三的前世版,因為老三目前也交了一個男友,老媽還因此對她擔心起來。老三在一間遊樂場當伴舞女郎,工作場所固定,拿的是固定薪水,在家裡成了特殊人物,也比較不受老女人的控制。老三最近常看到老大,她與二姊還經常聊起這樣的家人。可,等到老二真的在橋頭遇到老大,才知道老大過得並不好。她與男友雖然如願住在一起,但男人為了讓她脫離過去的營生,將自己累出肺病。人病了,經濟就落在女人身上,但這還不打緊,最讓人難受的莫過於男人的醋勁,只因為女人過去是賣唱女。男人在東京已待不下去,等籌到了車資就要返鄉養病。純真的老三,不敢將老大的情形告訴男友。才認識小開的時候,少女天真的說出自己的未來計畫,只要找到合適的男人,母親就會主動與自己脫離關係,到那時她便是一個真正自由又幸福的女人。但,老大的困境一下沖毀了她的美夢。
故事的高潮,就在老二恰巧目擊老大合作犯案的流氓,將老三的男友騙到一間酒店的閣樓上。男人堅不就範,對方就由拐騙一變成為勒索兼要脅打劫。老二要如何同時保護老大與老三的幸福?她會寧願犧牲自己,也要成全姊妹嗎?劇情走到這裡,一個無形的倒數計時已悄悄的展開。老二命在旦夕,為了不讓離別的手足擔心,卻必須表面上裝做若無其事。她終於送走了老大與男友,而老三與男友正在趕來的路上。此刻,她對生命還有什麼期待?或許,她會以為這一生已經滿足。她會就這樣「消失」在路上嗎,至少還有個相識的人正待前來,或許這也不是最糟的。比一個乞丐幸運,比一個歌女圓滿。照這樣說來,她才是姊妹之中真正的英雄才是。
老大與男友的相處情形,本來是缺少篇幅來表現的,造意者特別將它放在老大與老二兩個女人的談話內容裡。老大回憶說,男人生病之後賦閒在家,有一回兩人決定外出偷瓜,男人卻比女人更膽怯,他不由自主的叨唸聲,果然被守園子的人聽見,此刻男人拔腿就跑,還很不幸的卡在水溝裡。老大笑得燦爛,笑得心酸,笑得慘然。她的男人還純潔的像一張白紙,這叫她倆要如何過活啊。或許,這段正是老大決定挺而走險的預示。
黑白攝影,有聲。為了營造淺草的獨特氛圍,造意者特別模擬業餘攝影的手持風格,暗示遊客觀點的街頭印象。一方面得自原著的潛力,一方面導演的功力了得,觀賞本片猶如看了一齣精采感人的舞台劇演出。飾演三姐妹的演員,外型各具特色,成功的詮釋劇中的腳色,並具有說服力。(蔡瑋,2017 0716淺草三姐妹)

監督:    成瀬巳喜男    
原作:    川端康成    《浅草の姉妹》
脚本:    成瀬巳喜男    
出演:    細川ちか子    おれん
堤真佐子    お染
梅園竜子    千枝子
林千歳    母親
松本千里    お春
三條正子    お島
松本万里代    お絹
大川平八郎    青山
滝沢脩    小杉
伊藤薫    腕白小僧
岸井明    客
藤原釜足    酔っぱらい
三島雅夫    六区の不良
大友純    六区の不良
(allcinema.net)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