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韓建國進學|第 8 回
2010/10/01 23:44
瀏覽484
迴響4
推薦26
引用0

8.

一早,躲在遠山背後,原只探出半個頭來的那塊烏雲,現已霸占了整片天空;躲著的風,也不知從哪個方向出來,若有若無的吹。慢吞吞踱出了機場大廳,老韓在停車場上抬眼望望天色,心想這怕是又要落雨了。

剛送了許教授上機回國;這三兩個月來,虧了他的義助,老韓過了幾天輕鬆日子。雖說早有他人安排許教授交通,這道理上他不能不做回送往迎來。許教授其實沒有完成學業,連博士論文都沒寫妥,可是他台北事情牽腸掛肚,學分一待修畢,資料收齊,迫不及待就回台灣看望妻小學生去了──這論文可在家裡細細磨蹭,隔個一年半載再回來口試,不急。

許教授一走,那個資料統計的工作自然沒了,然而老韓倒也不怕,上學期成績已經下來,他讀得半通不通,似懂非懂,成績單上卻是全A,煞是好看,拿了同系裡申請intern,經已有了著落,下學期開學就能醫學院上工去了。 

大學城裡的這個小機場,離學校不過幾里路,車輛流量不大,並沒建條高速公路接通市區。老韓慢慢開著車,心裡東西南北亂想,這系主任倒也老實,三不兩時的上辦公室煩嘈他下,就得了工作。人說:「男怕纏女怕磨」,看來不錯,只是我這本事有限,那intern工作應付過來嗎?
「莫怕!莫怕!」,老韓拍拍方向盤,喃喃的道:「『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俗話也說,『船到橋頭自然直』;……怕什麼怕,『哪裡有虎?人自怕了』」。

駕駛座上,老韓哪樣的無厘頭瞎給自己壯膽,車就右拐出了機場前的大道,開上通往學校的快速道路(expressway)。駛了也沒多久,眼角裡見路肩停一輛福特草綠色pinto舊車,一個東方女子俏生生立在旁邊,十分的手足無措,他那烏龜車都開過了老遠,老韓猛然驚覺,這不是程念慈嗎?

老韓路邊停好車,往回小步跑了過去,果然程念慈站在那裡,一付欲哭無淚表情,那蒼白小臉,看去更小更白了幾分。
「沒事!沒事!只是個flat tire,我馬上幫你換了。」踢了踢那破胎,老韓讓程念慈將車後艙開了,取出了千斤頂、扳手、還有備胎,蹲下身子,即就開始揭那右後輪的車輪蓋(hub cap)。

這輪胎的螺絲才鬆了兩個下來,老韓就覺了臉上起三兩點涼意;下意識裡覺得不好,天老爺要落雨了。他抬眼上觀,淺灰天色下,見著了的卻是立一旁程念慈那張慌亂蒼白小臉。車旁植了的行道樹,開了一串串紫花,一陣急風正好走過,將花瓣撲簌簌的亂落了兩人一身──他望著她那漆黑的頭髮、眉毛、深五官輪廓,還有髮上的幾朵紫花,有點失神。

「糟糕,要下雨了呢!」,她著急的說;邊拂掉了那些花瓣,邊側走幾步,避開了花樹。
老韓收回心,手腳不由快了起來,然而那雨這時放開了顧及,雖不大,淅淅嗦嗦的直落,不一會兒兩人的上半身就都快濕透了。
「你進車裡去吧!站在這兒也幫不上忙,白淋了雨。」
程念慈倒聽話,默不作聲進了車內,坐了還沒半晌,起身又開了車門,後車廂裡翻出了柄綠色花傘,撐著立在老韓背後遮雨。這陽傘實在小了些,勉勉強強剛好管一個人,程念慈這樣子打傘,罩前不罩後,罩左不罩右的,兩個人就都濕了半個身子。

老韓一把搶過了傘,將她又勸進了車內,自己手全不得閒,只得用肩頂著傘柄遮雨。然而這樣子倒底不落力,礙手礙腳的,顧了扳手,顧不了傘,顧了傘,卻又顧不了扳手,幾分鐘下來,沒幹上事,身子反倒更濕了些;他心一橫,手一辣,將傘往旁一扔,心想,不過就是全身濕了吧!死不了人。

笨手笨腳的,老韓將輪胎總算卸了下來,抹了把臉上的雨水,他起身要上備胎,車窗裡見程念慈一頭黑髮濕答答貼在脖子上,另有兩綹黏在臉頰耳畔,那件濕透了的夏季白色薄上衣,就是隔了霧濛濛的右後窗子,也能看出透露了的內胸衣。

老韓果真傻唧唧的,都這個節骨眼了,正事不幹,卻放下備胎,往自家車那裡跑。開了車門,車後座一陣亂翻,扒出了二條舊浴巾,選了條髒的先搽搽自己那雙油污黑手,將一條乾淨點的抓在鼻上聞聞,有汗酸味也顧不著,胸前抱牢,倒將髒些的那條虛遮了頭,雨中又跑了回來。

原來老韓有個小毛病,開車時肩上一定搭條大浴巾,不說長程旅路上了,就是平日開車也時常將個毛巾角咬在嘴裡;這樣做著,他就有安心感覺。林清順坐他的車,見了笑倒,有回就說:「這是成人版的security blanket syndrome,患這病的,心智尚未成熟。」老韓聽了,一點沒在意,開車依舊咬著毛巾角,自得其樂。

他敲敲程念慈的車窗門,也不顧人家女孩子嫌棄,把條浴巾從半開的窗縫裡硬遞給了她,這裡自己頭上頂了哪條髒的,低下身子,繼續那上輪胎工作。這方程念慈接了浴巾過來,拿在手裡,只躊躇一會,倒底身子濕透了,用力的就搽起了濕髮。

斜風密雨下,老韓終於換好了備胎;他把破胎、洋傘、其它的雜七雜八,一股腦丟進了車後艙,用力關上艙門,趴在窗口和程念慈說:「這備胎氣壓看來有些不足,……前頭你慢慢開,放心,我在你後頭跟著。」 
雨更大了些,雨點落在街面上,濺起一陣霧。將哪條髒浴巾用右手按在頭上,老韓往自家的烏龜車跑,雨死咬他的後背,他躓跌了下,似乎要摔倒,然而倒底沒有。從車窗裡望去,程念慈的心,揪緊又放鬆,還有些感動。

雨裡,兩部車,一前一後的往學校方向慢慢開去了。

正是:

拙拙澀澀,韓建國路肩為程念慈換胎;裊裊娜那,程念慈車旁替韓建國撐傘。


2010.09.30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愛情.2.2
上一則: 韓建國進學|第 9 回
下一則: 韓建國進學|第 7 回
迴響(3) :
3樓. 悅己
2010/11/04 14:02
what?
拜託, 那有甚麼好笑, 人家楊振寧八十二還在演橋段呢

悅己小姐早!

有才氣名氣的人, 做什麼事都是對的, 都是逸事!

老老離那個水準還有段距離,

所以....

呵呵! 只要大家不雞皮疙瘩掉一地就好!

鈴聲(老老)2010/11/05 00:38回覆

2樓. 莫大小說 「存在的背面」連載
2010/10/03 01:12

且看下回分解
新作「乖蹇」連載中

...聽老老慢慢道來,

呵呵! 可惜老頭子動作太慢了喔!

鈴聲(老老)2010/10/04 08:49回覆
1樓. Apple *
2010/10/02 04:26
開竅

韓建國好像開竅了; 很有希望哩.

這比瓊瑤式的故事有看頭, 至少真實!

Apple

PS. 沒忘記那Pinto車給咱公司的名譽損了一角.

那PINTO車出了什麼狀況?寫下來吧,讓大家知其端詳!

阿彌陀佛,老老和瓊瑤小姐怎得比--呵呵!她在天,我在地;她是雲,我是泥。

說正經的,關於小說,我一直抱著要寫得愈真實愈是;憑空捏造的,讀來空洞。後來看了篇李家同寫得文章,他說中國人的小說幻想力不夠,不像西洋文學,天馬行空,讀來有趣。他特別取了基督山恩仇記作證。要大家異想天開的寫。

我想想,他說得也有道理。 不過幻想出來的還是要寫得真實才行,所以似真似假最妙。

這男主角就姓上韓了呢!

是為緣起。

鈴聲(老老)2010/10/04 09:0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