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微笑背後的刀鋒
2017/12/03 15:52
瀏覽2,211
迴響7
推薦115
引用0


  有時候,人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就是一些相遇相識的過程,銘記一些人,

淡忘一些人,然後在銘記和淡忘中慢慢老去。

  宿命的安排總叫人難以捉摸,我出身在一個貧困的鄉下人家,卻擁有著

超乎平凡的天賦,那就是對數字異常的理解能力。小時候,鄰家的孩子都嬉

鬧地在田野玩成一團,而我卻愛獨自一人在地上塗塗寫寫,全都是一些數字

和符號。旁人都對我投以異樣的目光,包括撫養我長大的雙親,他們都不理

解為何我會有這樣怪異的行為,甚至還以為我的精神出現了問題。

  小小年紀的我學會了用微笑來應對:親人的冷漠,朋友的疏離,還有許

許多多因為與正常生活脫軌而招惹的流言蜚語。直到上了學堂,我的天賦漸

漸地嶄露頭角,引起了老師們的注意。後來,經過一輪專家的測試,意外的

發現我的智商竟然高達兩百以上。“天才兒童” 的消息很快傳遍了各個角落,

不久國外一家著名的大學邀請我去深造,那年我才十二歲。

  我第一次感覺到幸運之神的眷顧,最重要是祂給了我一個平反的機會。

就在夢想離我最近的時候,父親的一句話毀滅了這一切。他說沒有什麼力量

可以讓這個家的人分開,他不會讓我離開這個家的。我知道父親的決定是不

會改變的,表面上我微笑地接受了這殘酷的決定,心底卻充滿了絕望和苦澀,

從此心情也開始一點一點地沉淪下去。

  生活又像平時一樣繼續著,只是我變得比以前更沉默,房間裡塞滿密密

麻麻跟數學有關的書籍,全都是我精神唯一的寄託。私底下,我從沒放棄追

逐自己的理想,經過多年的嘗試和努力,機會再次眷顧在我身上。這次我收

到了英國皇家學會的通知,他們發給了我獎學金,邀請我去學院進行更專業

的學習。我告訴自己,不能再讓這機會溜掉了,一定要堅決地捍衛自己的想

法。

  當我把自己的決定告知父親時,他依然堅決的拒絕。那一次,我義無反

顧的走出家門,頭也不回地告別了故鄉,選擇了這趟不歸的旅程,儘管我看

到了父親眼裡的失望和淚水,儘管我的微笑已經僵化在冷冷的空寂中.....

  離鄉背井,我開始一個人在國外獨立生活。在教授的教導下,我對數學

的理解越來越深刻,但也在不知不覺中越來越沉迷。因為長期活在虛擬的數

字世界,我開始迷失在現實的生活裡,情緒變得很不穩定,常常會做出異樣

的動作舉止。後來,我被醫生判斷為精神患者,從此就在精神病院開始了往

後的生活。

  所有人都把我當成精神病患看待,醫生甚至不許我再碰數字,理由是怕

我的情緒會再次不穩定而引發病情。真是可笑,我一直不認為自己有病,我

只是表現得和正常人有些不同罷了。慢慢的,我也習慣了,唯一不變的我還

是會臉帶微笑,還是會在牆上用數字塗寫千奇百怪的方程式。

  印像中,父親曾經有一次來醫院探望過我。當時氣氛昏暗低靡,他用嚴

肅中藏著溫情的語氣要我好好養病,等到情況好些才帶我回家去。當他擁抱

著我的時候,我微笑著想哭卻哭不出來,然後看著他蒼老的背影冉冉地消失

在模糊視線裡。那一刻,我知道,父親已經原諒我了。從此以後,他再也沒

有出現過了。

  生命就像九宮格的魔方陣,任你怎樣填寫結果都是一樣,一切最終還是

回到原點。



 【寫作最難的是題材,接下來就是想要表達的內容。這一次,嘗試用一個

  天才數學家的角色去詮釋分裂的性格,微笑不一定是內心光明,也許是

  代表著黑暗的一面.....】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自創文章
上一則: 將心比心
下一則: 部落格,伴我歡喜伴我憂。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7) :
7樓. 月光邊境
2017/12/07 20:44

我覺得書寫別人的故事非常困難

寫自傳還有當事人可以指導

我們只消潤筆即可

書寫一個別人的故事難免用自己的想法來寫

我蠻推崇阿德勒的心理學說

與榮格和佛洛依德很不同微笑

6樓. 環保阿嬤
2017/12/07 19:17
晚安

晚安祝福您平安幸福 喜樂好心情唷^


5樓. 子平老師。父剛過世,就搶著要遺產的青年。
2017/12/06 06:59
有人說過
天下與神經病只在一線之隔。
4樓. 飛雪
2017/12/05 22:41
..

從古自今

許多天才者

精神往往異於常人

想是他們將所有的腦力用在某些方面

加上失去人際的互動

終究成為人們口中的精神患者

其實他們沒有瘋

只是和我們不一樣而已

這是篇很好的創作

很感人

3樓. tzi
2017/12/05 11:35
選擇
我遇到憂鬱症的朋友,終身都 必需服藥,最後,那個小朋友 選擇 死亡!

這是最不好的選擇,留下傷痛的家人!
2樓. 季非
2017/12/04 22:43
大部分人都會有創作慾望,大量精神投入才能累積成果,但過分投入又可能會部分喪失生活機能,倒底該投入到何種程度?這是個難題!基本生活仍需顧到才能走得長遠。
1樓. 冬雪
2017/12/03 18:48

看著這篇文章

我第一個聯想到的

就是A Beautiful Mind裡面的John Nash

他是一個患有嚴重思覺失調症的數學天才

即便到死前

他的病 從來沒有被治癒過

而他

學會了與疾病共存



這部美麗境界

倒是值得一看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