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建築的本質/黃聲遠
2018/05/28 09:26
瀏覽1,218
迴響2
推薦31
引用0

(此文發表於3月份品雜誌)

所謂建築的本質,到底是什麼呢?

如果把建築比擬成一個人,他會有自己的個性,表達著獨特的想法,一如經典的藝術,更會喚醒你的感官,觸動你的靈魂。就像美國建築大師路易斯康Louis Kahn的名言說的“每一塊磚都有自己的意志”,而黃聲遠所建築的意志,就是從“與別人不一樣”開始。

例如,2000年宜蘭縣的礁溪戶政事務所,從外到內有如大型危樓,幾何拼貼混搭各種材質的外觀,裸露的管線與鋼筋,一旁則像是剛經歷過震災,扭曲變形的窗戶與欄杆,上上下下,如遊戲巷的樓梯串連,讓大人也想到處探險。

總之,不管從那個角度看,就是一座玩瘋的房子,幾乎看不到認真的直線;不僅讓路人睜大了眼睛,更讓正經八百的公家機關脫下制服,破格了周圍保守的天際線;也像是個打著泥巴仗,在田野奔跑的野孩子。

左/津梅棧道 右/礁溪戶政事務所)
黃聲遠早期的作品都在宜蘭,他的穿著也呼應著在地的風格:夾腳拖與短褲。

說實在的,關於黃聲遠擁有耶魯碩士的光環;榮獲國際大獎與巡迴展出;如何從一個台北的孩子,到了宜蘭吹響了夢想號角,帶領一群優秀建築師成立田中央事務所,這些履歷與經歷,只要在網路上輸入關鍵字,就會有鉅細彌遺的詳盡資料。

黃聲遠最特別的不僅是才華,更是一種對自由的信仰,對土地的深情。他的心中有一把尺,那是用身體的刻度去丈量整座城市的胸襟,看似不拘小節,卻有獨到的細膩。

同時,你也不得不佩服他的毅力,站在理想這端,用行動改變所有的困難,一年一年,一步一步,溫柔而堅定地踏出巨人的步伐,帶領著田中央團隊,從設計、監工、捲起袖子實作,用完成的每一件作品,證明台灣的建築也有自己的樣子。

宜蘭火車站對面的丟丟礑宕森林,是近年來熱門觀光景點:高14公尺的綠色鋼架,撐起葉脈意象的頂棚,一出車站,就能看見鋼鐵大樹與留下的老樹,兩種不同性格的綠,為城市注入茂盛生命力。

媽媽安心地讓孩子在這裡奔跑遊戲,戀人也選在這裡約會,幾米的飛天火車雕塑橫空穿越,營造出魔幻的童趣;結合劇場,文藝沙龍的咖啡館就在廣場裡,那是作家黃春明經營的百果樹紅磚屋......
旅人,居民,原來不相干的人們,有了共同場所的記憶。廣場成了生活舞台,成功用一座建築翻轉了一座城市。
在黃聲遠心裡,其實從來都沒有“建築”這件事。也許小至一條橋,大到一座城市,他所要說的,都是一種從生命出發,詮釋自由的感動。

也許你可以來拜訪這樣的宜蘭:走在津梅棧道,眼前是兩岸的河濱公園,像一雙綠色的手溫柔而擁抱著宜蘭河,約兩米寬僅容一人半通行的橋面,剛開始只是為了讓小孩與老人可以安全通過,後來,竟然成了沒事也想走一下的另類景點。

就把整座橋想像成五線譜吧!隨興安排的簡單座椅,是留給行人的休止符,享受什麼都不做的慢時光,體會留白最美的遼闊風景,原來不須登高就能望遠。走著走著,還會突然岔出一條貓道引著你,原來在下層還藏有一座秘密基地,可以童心大發玩起搖搖木馬。

黃聲遠以“維管束計劃”改變了宜蘭的城市基因,其中還包括闢建通學綠廊道,拆除圍牆,重開明渠,引河水注入,成為市區新河景,意思是把整座城市想像成一株大型的植物,讓新與舊,自然與人文,互相聯通,彼此共榮......光是完成這個計劃,就細火慢燉了超過十年時間。

有人說,黃聲遠的建築不夠好看,細節材質過於粗糙。風格的本質,預算與政策,也許都是原因。經過多年耕耘,可以看見不同時期的田中央作品的成果。尤其近期同樣位於宜蘭的櫻花陵園,見山又是山的人生態度,歷練之後的圓融,不同於一般公共墓園的陰森雜亂。


櫻花陵園像是一座後山公園,“櫻花橋,遊客中心,塔位區,渭水之丘”四個設計主題依高度區分,其實就是一整座大型建築作品,在七百多米海拔的山坡上,將生命之冬蟬蛻為春天的新生。

一走進櫻花橋,大片弧形的牆面緊緊挨著身體,一路沿著彎曲,流動,高低的動線,像被空間擠壓著緩步前行,連呼吸的聲音都有著回音。到了盡頭,才發現這座橋並沒有要通往何處,想出去就只能往回走,真的就這樣停止在荒煙蔓草的河谷上,連景色都凝固了似的。

(以下照片為手機拍攝)

出口處的遊客中心就不同了,以“迴游”概念所規劃的路線,從天窗微微透光的地下層,到以綠草覆蓋的頂部平台,時而幽閉,忽而開闊,各種表情的風景,索引前進的方向。就在一個轉彎的角落,幾片屋簷的中間所露出的天空,甚至拼貼出一座台灣島嶼的形狀,令人大呼驚喜。

散步到上方的塔位區時,如梯田般的地形上,整座山坡都向著蘭陽平原敞開,一幢一幢水平延伸的納骨塔,就像用筆劃了七道長長的線條。等到在四周種下的樹長高後,連線條都會慢慢融入自然中。

建築是為了消失,隱藏本身是為了展現一切 - 在興建之初,就這樣定義著。

幾乎每座黃聲遠的作品,都留了一座眺望位置,用不同的高度看世界。

其實從2015年開始,黃聲遠就已至東京間美術館TOTO Gallery MA,成為第一位被邀約的台灣建築師,隔年更獲邀到歐洲巡迴演講與展出作品,首站是芬蘭建築界最知名的阿爾托博物館(Alvar Aalto Museum),緊接著到愛沙尼亞,捷克,巴黎等地。

2017年年9月,黃聲遠更獲得日本“吉坂隆正賞”文化獎,同樣也是 - 設獎以來的首位外國得獎人以二十幾個人的建築團隊,黃聲遠始終堅持踩在台灣的土地上,卻能受到國際關注,實在是不容易做到的事。

路易斯康說過這樣一段話:“我聯想起太空人在太空觀察地球時,像個藍色,綠色與玫瑰色的美麗球體,那時巴黎,羅馬,所有的城市都消失了,所有人為的部分也都隱形了,但貝多芬的第五號交響曲依然存在,這些不可度量而接近心靈的東西是永恆的“。

一次次重訪黃聲遠的作品,那些所謂空間,材質,量體,所有可以用語言表達出來的物質,似乎也都漸漸消失了。原來建築真正的本質,是喚醒內在的感動,重新與外在萬物的連結 - 那些風光雨露透過窗子甦醒過來,那些童年的記憶活靈活現了起來,感官重新被打開。

看見,也許是在閉上眼睛的寧靜時刻。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碧潭釣客
2018/06/29 17:11

很澄淨的文字圖片

讓人靜靜觀照著生命、當下

^^

謝謝你喜歡,黃聲遠的建築是狂野的靜心^^ 古魯斯2018/07/01 18:59回覆
1樓. 胡 嘶
2018/06/04 00:08
黃聲遠的雲門舞集

他被評為 "台灣最有國際觀的建築師"

另一重要作品 "淡水雲門舞集"

點~ 雲門新家

淡水雲門舞集的建築,被形容為天邊的一朵雲,台北離我較近,剛落成就去過,是跟其他作品截然不同的風格,溫柔許多,外觀就像舞者的裙擺 古魯斯2018/06/04 10:2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