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代風流才子李叔同 ~ 弘一大師
2014/12/12 15:37
瀏覽21,211
迴響4
推薦47
引用0

   

   當代高僧最讓我景仰的兩位,一位是虛雲老和尚,另一位則是弘一大師。高中時期,有一天午休時間偶然中走到圖書館瀏覽,有一雜誌的封面標題〈一代風流才子李叔同〉吸引了我的目光,從此每個月中午休息時間便自動向圖書館報到,流連於李叔同的生命世界。當時年少輕狂、不識愁滋味的我,還心起:「為人當若是」的想法,在生命的巔峰,就此放下所有的一切,是多麼的瀟灑自在啊!

   再讀夏丏尊寫的《索性做了和尚》已開始學佛,距離我高中閱讀的〈一代風流才子李叔同〉也有一、二十年了。出家前的李叔同是一翩翩少年,風流倜儻,才華出眾。而《索性做了和尚》著墨的是出家後的李叔同~弘一法師的修行生活,兩文風格迥然不同,我一樣為其深深吸引,甚至也想有一天可以試試僧侶清苦的生活。

    幾年前,友人借我《一輪明月》DVD,電影中有一幕李叔同為亡母送別的場面,一面彈奏著鋼琴,一面唱著為母親送別的輓歌,很感人。在當時的傳統社會裡,李叔同堅持為母親舉辦這樣別開生面的送別儀式,感動了原本強烈反對的嬸嬸,親口請求他也在其告別時為她唱這首歌。未出家前的李叔同是一位思想前衛的才子,出家後的弘一法師卻是一位持律謹嚴的修行人,當中刻劃著對生命的無常感悟,索性做了和尚。


以下轉貼的內容來自 <http://mypaper.pchome.com.tw/ljmzen/post/1313845285


弘一大師的臨別

 

   弘一法師與李叔同這兩個名字,在辛亥革命前後的中國都留下了聲響;他在僧俗兩界都散發著光和熱。出家前的李叔同是當時蜚聲海內,集繪畫、書法、音樂、金石、篆刻以至詩、戲劇等多種才華于一身的全才藝術家和教育家,是近代中國文化藝術史和藝術教育史上一位不可多得的卓越人物。出家後的弘一法師遍覽諸經,精習律宗,使南宋以來湮沒無傳、中斷700多年的南山律學得以重新恢復並發揚光大,被佛門尊為「重興南山律宗第十一代祖師」。

 

   1942年三月,弘一法師在惠安主持完法事回到泉州。此時,仍有許多聘請弘一法師說法講經的函件從各地飛來,但均被他一一謝絕。農曆五月中旬,為福州怡山長慶寺手書《修建放生園池記》,這是他最後的遺作。

 

 

    ( 按:西元1942年) 農曆9月1日下午,大師用顫抖的雙唇說:

 

   「妙蓮,研些墨,我想寫幾個字……」

 

    隨侍的妙蓮法師把墨備妥,輕輕地將大師扶下床。大師用盡了最後一點力氣,莊嚴地寫下了四個大字:「悲欣交集」。


  

   這是弘一大師一生最後的遺墨。

 

   寫完這四個字後,大師再不做別的事情,只管念佛。「這個世界,我總要來。」他偶爾也會說一兩句這樣的話,「釋迦牟尼與我們這個世界有不盡的因緣,我們與未來的世界亦然。」

 

   大師「悲」什麼?又「欣」什麼?與娑娑世界離別是悲,往生西方是欣。山川草木,宮室樓臺,尊榮富貴,乃至親朋骨肉,在佛教徒看來,如曇花一現,皆為幻象、如夢境。夢中離別,亦有悲情,實乃虛空之悲。而欣則是真欣!涅槃入寂,往生西方,成就正覺,豈非最可欣之事?自古以來,還沒有哪位高僧大德能在往生時道出這四個字。這足以證明弘一大師的無上智慧。

 

   九月四日晚7時許,弘一法師的呼吸開始有些急促,面色忽紅忽白。蓮師知道這是圓寂前的徵兆,於是走到他的身邊,在他耳邊輕聲說:「弟子妙蓮來助念!」于是,蓮師那抑揚而緩慢的佛號在弘一法師的靈魂裏起落了,接著幾個出家人和在家的居士也參加了念誦。聲調和緩、舒徐,像一曲安魂曲:「南……無……阿…… 彌……陀……佛……」弘一法師臉上沒有一點兒痛苦的表情,他平靜地右肋臥在床上,好像在假寐,靜聽一曲美好的音樂。助念的週期,遵守著他自己安排的程式,先念《普賢行願品》,而後是正文,再後一點是「佛號」,末了便是「回向文」。當助念的人齊聲念到「普利一切諸舍識」時,弘一法師的眼角沁出了點點淚光。

 

   待8時敲過,蓮師走到床邊,看到弘一法師已經圓寂。他強忍悲痛,虔誠念佛,直到深夜。他讓助念的人休息去了,自己這才輕輕關上晚晴室的窗戶,然後鎖上大師的房門。第二天天剛亮,整個寺院哭聲、念佛聲、呼嚎聲,響作一團,驚動了整個泉州城。

 

   弘一法師圓寂前,曾寄給相交30多年的老友夏丏尊先生一封信。信很簡單:「丏尊居士:朽人已於九月初四遷化,現在附上偈言一首,附錄於後:「君子之交,其淡如水;執象而求,咫尺千里。問余何適,廓而忘言;華枝春滿,天心月圓。」

 

   法師畢竟是一代高僧,「走」得無痛無苦,了無牽掛。不過,令人稱奇的是,從他給夏丏尊先生以及弟子劉質平等人的信中可以看出,弘一法師在生前即已知道了自己圓寂的日子。

 

 

 

   弘一法師圓寂後,按照他的遺言,遺體以舊短褲遮覆,在泉州承天寺化身窯荼毗。是年農曆九月十一日下午7時,舉火大會開始,眾僧念誦《普賢行願品》,後起《贊佛偈》念佛。8時舉火,火化用了約1小時,眾人圍繞恭候。此時悠然異彩如虹,從窯門沖射而出,火焰猛烈而逼人。眾皆大驚,厲聲念佛。待異彩傾射完畢,大師色身便快捷地化盡。此後100天中,妙蓮法師從骨灰中陸續撿出了七彩舍利子1800粒。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orv0MTTrkM  (一輪明月)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372047

  (【人物百家】從風流才子到一代高僧——弘一大師李叔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佛法學習札記
下一則: 十善巧~淺談華嚴經淨行品
迴響(4) :
4樓. 一畝桑田
2015/01/16 16:33

送別一曲膾炙人口,

弘一紀念館就在杭州西湖附近,

未入佛門的李叔同風流倜儻,

入佛門後的弘一專心向佛心無二用。

感謝來賞文

遲至今日才回覆

實在很抱歉

弘一大師紀念館有幾處

您所說的杭州西湖附近

可能是虎跑寺

李叔同在此斷食、出家

另一次則在泉州的開元寺

曾經去過

看到弘一大師的簡陋用物

很感動

peaceland2015/01/20 22:29回覆
3樓. 浮生
2014/12/17 20:50

許久不見了

寒夜裡特來問候

這文也讓我想起送別這首歌


好友寒夜送來溫情

十分感動

這學期由於課業很重

雖然掛念udn格園

只好暫且放下

待明年課業減輕後

再來跟大家敘舊

peaceland2014/12/18 09:36回覆
2樓. 不信邪
2014/12/15 07:29
初中(1951)音樂課,學會了"送別"及"憶兒時"兩首歌,成了我終身喜愛的歌曲,至今我還把它們錄上CD,放在車上百聽不厭,可惜今日很少在公眾場合聽到。一輪明月在網上看過,個人修養身性,李叔同應是我們的規範! 

謝謝您的來訪

留下這麼美好的迴響

1951的初中音樂課

那是好早的年代了

您說的這兩首歌

都很能吸引人們的想像空間

他出家後

也寫了幾首

讀了弘一大師的一生

再看看現代人

差太多

好像再也找不到了

peaceland2014/12/15 19:37回覆
1樓. 寧靜姐
2014/12/13 15:21

我曾買過李叔同傳,上下兩冊,(現在不知收到哪裡了)。我很欣賞他的才華!

對於他往生前的記述這是第一次看到。

寧靜姐早安

我也很欣賞他的才華

尤其是他寫的一手好字

還有從小唱到大的<送別>

長亭外

古道邊

芳草碧連天

⋯⋯

總給人無盡的想像空間

peaceland2014/12/14 08:06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