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不安的日子不遠矣!(內憂篇 3/3)
2021/07/23 14:29
瀏覽531
迴響3
推薦0
引用0

「黨」是尚字頭下加個黑字。「尚黑」就是一群因利害關係而結成的"團夥",共同幹著不可告人的邪惡勾當。 下面那個"黑"字,直接挑明了「結黨」的形式和目的。

自古以來,有關於「黨」的詞句如:黨同伐異、結黨營私、朋黨比周、植黨營私、狐群狗黨、群而不黨、「眾邪群聚,私門成黨」、「無偏無黨,王道蕩蕩 」、君子不黨。由此可見,古人對「黨」的貶義可見一斑了!

縱觀中國歷史,以「朋黨」結盟為組織,因為「黨爭」而導致朝綱大亂的總共有五次(註)。這些所謂的「黨爭」全都是爾虞我詐、互相傾軋、禍國殃民之舉。黨尚黑,其來有自矣!

註:五次黨爭:東漢的"黨錮之禍"、唐朝的"牛、李黨爭"、宋朝的"新、舊黨爭"、明朝的"東林、閹黨之爭”,清朝的“帝、后黨爭”(戊戌變法)。



反觀近代中國式民主,政黨們從未以「相互尊重」兼「彼此制衡」的態度競爭,總是絞盡腦汁地欲致對方於死地,進而達成永遠執(專)政的野心。昔日兩黨就是出於這種心態造成。

今天台灣走的是畸形式的民主政治;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明明是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宣誓執政的蔡英文民進黨)政府,領的高薪是來自中華民國全民納稅的錢,卻無時無刻地不想掏空中華民國,無所不用其極地進行毁滅「中華民國」這塊招牌。同時,這個黨也假借「反中共」為名,進行否定中華文化傳統的勾當。

這幫人滿腦子「寧做日本犬、不做中國人」的心態和作為,實已非奪權專政如此簡單,而是已達數典忘祖、天理難容的地步!

⨂⨂⨂

⨂⨂⨂

「黑金政治」,簡稱「黑金」,是政壇的異象。 「黑金」代表某些人利用暴力和賄選等不當的手段,以取得官職或民意代表之職,進而控制地方政治勢力,以謀取更大的利潤,是一種典型的犯罪行為。「黑金」出身的政治人物,藉著從政的過程,以「貪污、濫權」等非法的方式,撈回當初在選舉時所投下的巨資,或回饋地方黑道的支援。

說到「黑金政治」,就得回溯它的源頭,究竟它是在何種背景之下產生?又是何人所主導?

⨂⨂⨂

⨂⨂⨂

1988年,李登輝繼任中國國民黨黨主席與中華民國總統後,面臨著:

(1)黨內有「主流」與「非主流」兩派之政爭(註)

(2)民進黨國民黨執政權的挑戰。

註:1993年,以李登輝為首的本土派系,取得國民黨的領導權,稱為「主流派」。而原先佔據領導地位的國民黨其他派系,主要即以外省人為主的派系,被普遍稱為「非主流派」(部分外省籍、非主流派人士,以「新國民黨連線」成員為主,日後退出國民黨,另成立新黨

基於既要鬥垮國民黨內的「非主流派」(亦即逼走政治理念不同的黨內精英),又要在反對黨競爭的壓力下,保持其政權不墜;李登輝不惜飲鴆止渴,一改「蔣經國時代」對資本家排斥的態度,與其建立龐大的政商關係,並引進「黑道勢力」參與地方選舉,以鞏固其政權。此舉乃導致「黑道勢力」日漸坐大,並順利進入權力結構而一發不可收拾。與此同時,李登輝也將台灣勤儉樸實的道德價值觀徹底破壞。

「黑金政治氾濫」以及「台灣地方派系」得以迅速地在當時政壇發展成形,李登輝即是始作俑者。

當初被李登輝引進政壇的這些人,一般都沒有什麼政治理念,只知循人情管道,追逐個人或其家族的私利。這種赤裸裸的擴大私有利益的政治操作(註),極其嚴重地戕害了民主政治所強調的「公平與正義」。

即使這幫人觸犯了法網,遭到法院起訴,依循「一審依法判,二審減一半,三審都不算」的常規慣例,最後統統都變成「無罪」釋放。

註:(一)金牛、地方派系左右政府的政策,大搞特權貸款,工程轉包、政治獻金、貪瀆不法等。(二)黑道治鄉、縣,「黑、黃、毒、賭」日熾,道德風氣逐漸淪喪,社會治安日趨惡化。

在12年(1988年元月-2000年5月)的總統任期內,李登輝不停地搞政治鬥爭。因與各式各類的「黑金」掛鉤,謗亦隨之。 當然,控制下的國民黨也跟著日益黑金化、惡質化、分裂化。

20世紀90年代的台灣,發生了一系列震動社會的"黑金"案件,其中最駭人聽聞的是屏東縣黑道議長「鄭太吉殺人案」。鄭太吉台灣第一位因重大犯罪而遭槍決的地方議長。他曾狂言道:「過高屏溪,殺人無罪」。因頻頻從事賄選與行使議會暴力,遂成為「黑金政治」的代表人物。不遑多讓的李登輝則被冠上「黑金教父」之名。

鄭太吉殺人案擴及的影響力,在於突顯台灣自解除戒嚴令後,「台灣黑金政治」滲入民意代表及公職人員選舉,導致「社會治安」及「政治生態」惡化。亦代表著自「一清專案」後,地方流氓(刑滿出獄)為求安身立命,遂大舉介入各類選舉,窩於立法院及各級地方議會為其最上選,也因此為90年代「黑道治國」種下了惡因。

為了鞏固自己的政權,李登輝毫無顧忌地把效忠於他的黑道人物納入他的政治體系內,於是一堆人藉此漂白、壯大,且在政治保護傘下幹盡壞事。

90年代中後期,李登輝主政下的台灣,擾亂社會治安的案件不斷,「尹清楓命案」、「劉邦友官邸血案」及「彭婉如命案」並列為台灣三大懸案(註)沿至今日仍未能偵破。

就在「劉邦友官邸血案」發生後的半年內,台灣又接連發生「彭婉如亂刀被殺慘案」、「白曉燕被撕票棄屍命案」(註),這三大刑案不僅被視為台灣治安嚴重敗壞的開端,也劃下了治安史上一道不可磨滅的傷痕, 更加引起全民對社會治安的恐懼與不安。

註:                            (1)尹清楓命案

尹清楓中華民國海軍上校。 在擔任「海軍總司令部」-「武器系統獲得管理室(簡稱武獲室)」執行長期間,為他人所殺害。1993年12月10日,尹清楓的屍體被漁民發現於宜蘭縣東澳車站附近烏岩角外約四至五百公尺處外海。

1991年8月底,簽訂拉法葉艦採購案合約。1993年5月,尹清楓調任海軍武獲室,於同年12月遇害。尹清楓生前負責執行二代艦採購相關業務,包含拉法葉艦在內的四件艦艇軍購案,總預算達新台幣1152億元。案發後,海軍總司令部軍法處一開始僅簡單判定尹清楓為自殺,並未仔細調查此案;然而隨著尹清楓家屬抗議以及媒體開始關注,加上尹清楓的死亡過程疑點重重,中華民國政府的許多採購問題與弊端在死後亦陸續曝光。台灣社會普遍相信尹清楓命案與軍購案中的龐大利益有關,而尹清楓極有可能遭幕後主使者殺害滅口。

法國方面有六個與此案相關者亦陸續死亡,而前總統李登輝、前參謀總長上將郝柏村也因此案於2006年接受偵訊。對於此案,時任總統陳水扁曾宣示「不惜動搖國本辦到底」,最後仍不了了之。

(2)劉邦友官邸血案

「劉邦友血案」發生於1996年11月21日早晨,桃園縣縣長官邸的一起震驚台灣社會的槍擊殺人案件,造成八死一重傷,死者包括縣長劉邦友劉邦友因而成為台灣地方自治史上第一位於任內遇害的縣市首長。

因為「劉邦友血案」使人民對李登輝政府處理治安的不信任,導致隔年的桃園縣長補選,國民黨候選人方力脩重大挫敗,由民主進步黨候選人呂秀蓮當選縣長。

(3)彭婉如命案

民進黨婦女部主任彭婉如於1996年11月30日晚間(在高雄參加民進黨全代會前一晚),搭乘計程車回圓山飯店後,即離奇失蹤,3天後被人發現,全身赤裸陳屍於高雄縣鳥松鄉一處果園裡,死時才47歲。

警方發現她的身上有35處傷口,左眼珠也遭挖去,兇手下手極為慘忍。驗屍時更在其下體處,發現疑似分泌物。這顯示她很可能是在途中,被計程車司機性侵後殺害了。

警方多年來過濾上萬名嫌疑人士,更調閱通聯記錄數百萬筆,終究無法找出兇手,至今仍成為一樁歷史懸案。

(4)白曉燕命案

「白曉燕命案」,簡稱「白案」,發生於1997年4月14日,為台灣司法史上最重大的刑案之一,當時帶給台灣社會巨大的震撼,導致人心惶惶。

由於被害人之一為知名藝人白冰冰之女,3名加害人,陳進興高天民林春生,不僅擁有槍械彈藥的高度危險份子,且作案手法殘酷,逃亡途中與警方發生數次槍戰並犯下更多刑案,對當時台灣的社會大眾造成相當大的震撼。該案件不但為當年度影響台灣最大的單一事件,也是中華民國政府遷以來最重大的治安事件之一。

1997年5月14日,「人本教育基金會」與100多個社會團體走上街頭抗議;5月18日,「人本教育基金會」又結合500多個民間團體,舉行「五一八用腳愛台灣」遊行,高喊「總統認錯、撤換內閣」「認錯、認錯、認錯」等口號,並以雷射光束投影「認錯」「腳丫」圖案在總統府的塔樓牆上,用各種形式以表達對治安敗壞的不滿。

而「白案」的發生,影響到人民對當時李登輝政府的信心,在野的民進黨新黨找到了批判李登輝政府的著力點。兩黨不僅要求李登輝政府限期破案,民進黨還在立法院發動倒閣,要求行政院院長連戰為治安敗壞下台負責。最後,內政部部長林豐正為此引咎辭職。

【「天人感應」就是大家熟知的「人在做,天在看」】

「身在公門好修行」。「公門」的特點,就是容易接觸更多的人和事,同時也面對更多的誘惑,無論是行善或行惡,都比一般人掌握較多及便利的條件。如果身在公門是領導的話,就有許多跟隨者聽其指揮行事,職位越高,徒眾越多。不管領導是為善還是為惡,其齊聚的氣場相當大,所行使的善業或惡業就是「善共業」或「惡共業」,當大到能感應到天地,介於其間的人就受到果報了!

在「黑金教父」李登輝下台的前一年,1999年9月21日,台灣中部發生大地震(稱921大地震或集集大地震)(註)。根據內政部消防署的資料顯示,此次地震已造成 2,434 人死亡,11,306 人受傷,近11萬戶房屋全倒或半倒。這是台灣自二戰後傷亡損失最大的「自然災害」。

註:「集集大地震」是一百年來台灣最嚴重的一次地震(震央:南投縣集集,規模:7.3)。台灣全島均感受到嚴重搖晃,共持續約 102 秒,乃台灣自二戰後傷亡損失最大的自然災害。不但人員傷亡慘重,也震毀許多道路與橋樑等交通設施、堰壩及堤防等水利設施,以及電力設備、維生管線、工業設施、醫院設施、學校等公共設施,更引發大規模的山崩與土壤液化災害,其中又以台灣中部受災最為嚴重。台鐵西部幹線一度全面停駛,亦有多數客運公司暫時停駛。

大地震發生整整八個月後,也就是2000年5月20日,國民黨的政權易手,李登輝下台,同時也被逐出國民黨

⨂⨂⨂

⨂⨂⨂

民主進步黨(簡稱民進黨、DPP),成立於1986年9月28日,由黨外運動各團體於台灣戒嚴與黨禁解除前整合而成。2000~2008年,民進黨首度執政,實現中華民國歷史上首次政黨輪替;2016年起再度執政,並同時掌握行政及立法部門的「完全執政」。現任黨主席由總統蔡英文兼任。


【民進黨-黑道之亂】

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拉新黨員-赫見天道盟】

中國時報 (2013/04/18)

民進黨「染黑」?《新新聞》周刊爆料指出,為因應明年(2014)五月民進黨主席改選,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近期大量引介新黨員入黨,準備要在五月底前達到一萬人的目標,但其中竟赫見「天道盟-太陽會」成員,且入黨申請書的「介紹人」就蓋著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印章,引爆外界對黑道滲入民進黨的疑慮。

最新一期《新新聞》周刊報導指出,今(2013)年三、四月,民進黨基隆市黨部陸續收到四、五百份集體入黨的申請書,其中寄件人都署名來自柯建銘辦公室,所有申請表格的入黨「介紹人」,則都是柯建銘

報導提到,五百多份申請書裡面出現「太陽會」成員;且「太陽會」近半年來都在動員會眾、家屬、親友,要趕在五月一日前加入民進黨「綠色的民進黨正緩緩升起一顆黑色的太陽」

報導指出,「天道盟」精神領袖吳桐潭的弟弟吳桐茂,有意參選2014年的基隆市議員,並有意在基隆市每個選區支持一位議員候選人;所以,近期「太陽會」積極幫民進黨拉人入黨,但令人意外的是,入黨表格上頭寫的介紹人就是柯建銘

報導提到,除了基隆市之外,民進黨桃園縣黨部也收到柯建銘助理送去的五百多份入黨申請書;而新竹縣黨部、台中市黨部也都有類似情況。黨內甚至傳出,柯建銘準備在五月底前要介紹一萬人入黨。

民進黨北市黨部高層子涉毒遭聲押 - 奪「筆錄」向警問罪】

TVBS報導 發佈時間:2021/04/27

刑事局因民進黨台北市黨部評委召集人趙映光之子趙介佑,涉嫌詐欺及毒品案,今(2021)年4月20日搜索趙映光住處,並逮捕其子等4嫌,訊後依違反詐欺及毒品等罪嫌,將趙介佑移送地檢署,經檢方複訊後聲押獲准,不過離譜的是,傳出其曾拿到羈押庭筆錄,從中發現供出他的人。

趙映光民進黨台北市黨部第11-17屆執行委員,曾代理主委的他,是現任評議委員會召集人,同樣為民進黨黨員的兒子趙介佑,曾有毒品、槍砲、竊盜等前科,為警方註記的「北聯幫」成員。警方去(2020)年偵破一起電信詐欺案時,查獲姓嫌犯等6人充當車手,在北投淡水金融行庫提領贓款,其中一名嫌犯甚至化身「小蜜蜂」送毒品,檢警向上追查後,揪出集團幕後主謀為趙介佑陳威宇等6人。

據《風傳媒》報導,6人並無委任律師因此獲法院指定律師辯護,然而裁准羈押禁見後不久,趙介佑竟拿到案件羈押庭筆錄,甚至從中發現供出他的人,直接向警方興師問罪,此舉也讓專案小組行動大費周章,全案由刑事局交給北檢指揮偵辦,日前獲法官同意核發監聽票後,立刻於北投中山區進行搜索,並在陳威宇趙介佑家中查獲600多包毒咖啡及K他命。

警方指出,陳威宇主要負責與詐騙集團接洽,趙介佑則是招募車手提領贓款,並從中抽取13%當作酬勞,短短1年經手金額高達500多萬元,不過對於販毒一事,趙介佑仍矢口否認,檢方訊後向台北地方法院依販毒、詐欺罪嫌及有串證、逃亡之虞裁准羈押陳威宇趙介佑等2人,至於另外2人則交保候傳。

對此,趙映光透過聲明回應,「本人因教子無方,兒子趙介佑涉及刑事案件遭到檢方聲押,深感自責與抱歉。」他表示,對於孩子嚴重影響本黨之名譽及形象,造成社會觀感不佳痛心疾首、難辭其咎,期望兒子深刻反省,接受法律制裁後能痛改前非,也呈請嚴懲,勿枉勿縱。民進黨台北市黨部稍早也發表聲明,「黨員嚴重影響本黨之名譽及形象,將依黨章及紀律評議裁決條例規定,予以處分」。

29歲的趙介佑,為民進黨員,有毒品、槍砲等前科,是警方註記的「北聯幫」分子,因涉嫌詐欺及毒品案遭臺北地院裁定羈押。民進黨雖火速開除趙介佑之黨籍,不過已引起外界一片譁然之聲。隨後,的父親趙映光、姑姑趙心瑜分別請辭民進黨台北市黨部評委召集人及台北市黨部執行長職務。而趙映光的好友,前任黨部主委、現任國策顧問黃承國也被指是「天道盟」精神領袖;這一連串事件導致民進黨形象受創。

早在2016年趙介佑就曾因毒駕被法院判刑,但民進黨不僅未處理,還讓他在黨內的勢力不斷坐大。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擔任蔡英文台北市競選總部顧問,同年6月並當選民進黨北市黨部黨代表。「趙氏家族」與民進黨前主委黃承國友好人盡皆知,當時趙介佑參選黨代表時就是「黃承國一票,趙介佑一票」

民進黨早在2013年就在「黨員入黨辦法」中明訂,凡涉及組織犯罪、毒品危害、《槍炮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等犯罪者,都不准申請入黨。 這次事件顯示,民進黨雖有規範在前,卻無查核與落實,條文形同虛設。

民進黨訂定「黨員入黨辦法」後迄今,絕大部分的時間,總統都為民進黨黨主席。蔡英文有縱容「黑道入黨」之嫌不說自明。

民進黨染黑,總統道歉。為了「排黑」問題,今天 (5/7) 還親自主持全國黨部主委會議,但國民黨立委直指,黑幫就在總統府,並出示國策顧問黃承國,出席「北聯幫」六十週年畫面,黃承國還坐在主桌,在野黨痛批,只要黃承國不辭國策顧問,所謂掃黑宣示都是假的!

民進黨日前鬧出「染黑」風波,對此,「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臉書發文,蔡英文真的要負責,應該主動請辭黨主席,施正鋒教授也分析,民進黨人頭黨員一直是問題,這次找了「黑道」讓大家覺得相當不齒,總統不下台,好歹"秘書長"也得下台負責

趙介佑案件持續延燒,讓民進黨陷入染黑風暴。黨主席蔡英文召開全國黨部主委會議,宣示排黑。而嘉義市黨部主委黃露慧,也在會中提出立委王美惠,在短時間內推薦上千人入黨,擔心會有人頭黨會和黑道入黨疑慮,讓會內氣氛一度火爆。

&

&

從綠營政治人物方面來看,牽扯到黑道事件的有:北市黨部主委吳怡農(英系)、黨主席蔡英文、立委王美惠(英系)、內政部長徐國勇(英系)、國策顧問黃承國(英系),可清楚地看出這次事件確實直指總統兼黨主席蔡英文,逼得不得不做出大動作,包括召開全國主委會議、宣示查核新入黨黨員、開鍘趙介佑,以免負面效應繼續擴大。與此同時,也使得民進黨蔡英文所屬「英系」成了這次風暴的政治重災戶。

由於黑道問題鬧得沸沸揚揚,社會觀感極差,民進黨名譽掃地,可說是重大危機已現,黨主席必須面對及處理。5月7日,蔡英文主席煞有介事地把各地方黨部叫來台北黨中央開會,自己卻因「另有行程」先離席落跑。這足以彰顯了蔡英文的誠意不足,僅僅是一副虛應故事的模樣,做做樣子罷了!當時被留下的各地方主委除了面面相覷外,還彼此對嗆,新仇舊恨一併爆發,主題完全失焦。

雖然外界不斷地爆出黃承國與「天道盟」關係密切,甚至已經有了法院認證,但是蔡英文自始至終保持沉默,不置一詞,遑論拿掉的「國策顧問」,甚至開除他的黨籍!在蔡英文的心裡,她根本不甩外界的批判與期待。這又是為什麼呢? 蔡英文的總統任期已不到三年,她應該還有更大的事需借重黃承國的人脈關係。今春嘉義立委王美惠(英系)引千人(內有黑道身份)入黨,表面看起來與北市黃承國似不相牽連,在蔡英文心中又是如何盤算的呢?小子倒可指出一個方向 ↦ 國立故宮博物院南部院區(故宮南院):嘉義縣太保市故宮大道888號

⨅⨅⨅⨅⨅⨅⨅ 

⨆⨆⨆⨆⨆⨆⨆





迴響(3) :
3樓. 摸 象 或 (不?) 著 木目
2021/08/26 02:19
哦 ? ! My two cents worth ?
二樓 所言﹐未必吧 ?

以 戲夢人生 的 角度 看, 既然 是戲是夢﹐反正都不是真的﹐因果未必報應 or 無髮無天 也無妨 ? !   http://classic-blog.udn.com/mbr8879576/33068523


三條線 哦 想 什麼
懇請不吝賜教?
2樓. 天在看
2021/08/23 00:34
自做虐,不可活

最近台灣虐牛、虐馬、虐貓;自8月23日起,開始虐人了!

每個人頭上三尺有神明,這些在台灣為惡助惡的傢伙等著老天收拾吧!快了!

1樓. Cendy
2021/07/25 23:46
李燈輝主政下的確治安敗壞.

我最後服務的學校, 就有一位工友, 她的姐姐是劉邦友血案的被害者之一, 在劉宅幫傭, 也遇上血劫. 那種行刑式的槍決, 真的引發天怒人怨.

我女兒的案子發生在1995/03/15, 凶手當天就抓到, 將近三年後三審定讞, 凶手伏法. 消息見報時我不知道(只收到最高法院三審定讞通知, 但行刑日期不會提前曝光). 也是到了最後服務的學校, 碰到以前在建國國中任教的老同事才知道. 她為我保留了當年報紙.

我在大專時期加入國民黨(當時是政治白痴, 因為班代的邀約而加入, 她是小組長), 我只是每個月交黨費, 但對例行的開會完全沒進入狀況. 對那些政治語言很排斥. 唯一的好處可能是在畢業後登記國中教師代課時因為具有黨員身份, 所以順利分發了(這只是我的猜測, 因為登記地點在民眾服務分社). 對沒有絲毫人脈的我而言, 是畢業一年以後最穩定的工作. 在此之前的一年裡, 做過蘆竹鄉農會總務主任助理, 泰山電子公司裝配員, 和台北社子一家大理石進出口公司會計).

畢業後劃入家中附近的小組, 小組長是轉角一家雜貨店的老闆. 從我小六搬家到那邊以後, 大家都稱呼他 "老闆". 也一樣是每月交黨費, 只是少了例行開會, 清靜多了.

在國中任教的將近三十年日子裡, 下課後有一大堆作業和週記, 家庭聯絡簿...改不完的作業都是帶回家批改, 這是每天吃完晚飯後的例行工作. 根本沒有時間看電視. 在校時間也很少有時間看報紙, 因為經常有突發狀況要處理, 或是跟家長聯絡(大部份是用學校的公務電話, 實在聯絡不上的才在回家後通知), 還要備課, 製作教具. 連出遊都是參加政府部門在假日舉辦的親子活動. 或是學生的春秋季旅行(每班除了導師, 還會加派一位專任教師隨行, 教職員都可帶家眷, 孩子未滿2歲就成了單親家庭, 旅行時多半是同事幫忙照顧)、畢業前的參觀(私立高中職), 這是在正常上課時間實施. 這就是我將近三十年教學生涯的全部.

因為經常搬家, 都沒有再到戶籍地的黨部分支報到. 就成了失聯黨員. 一直到今天. 已超過三十年了, 算是自動退黨了吧.

期間社會亂象層出不窮. 但所知有限, 因為早期資訊不發達. 北部的報紙幾乎看不到中, 南部的消息. 很長一段時間, 中央, 中時, 聯合都是黨報. 還有一家小報, 民眾日報, 徵信新聞報, 和軍系的青年日報. 小朋友看的國語日報. 記得的大概就是這些.

民進黨剛崛起時, 看到的都是暴民式的拿磚塊, 木棍打軍警的畫面, 一些國民黨員想參選但沒得到提名, 就退黨, 或加入民進黨, 或自行參選. 其中加入民進黨的一些參選者的文宣對老蔣總統的祖宗十八代不遺餘力的清算, 在我看來跟大陸的文革差不了多少, 歐憲瑜對上許信良那次的選舉, 學校還受命發動全體教師去作家庭訪問, 我當時還在代課, 不是導師, 但也被分派任務, 學生家長一個也不認識, 卻要實地作家訪, 任務是鼓吹家長票投歐憲瑜, 但最後許信良當選了桃園縣長. 那種要老師參與政治活動的作法實在不敢苟同. 這些只是我對政黨淺薄的認識. 所以後來很長一段時間, 對政治相當排斥.

感謝您對這篇文章的回應及對90年代李登輝執政亂象的共鳴。

您自敘大半生往事兼及痛失愛女的感受,令閱者動容。

當逐字逐句細讀完您的整篇回文,除了百感交集外,心中尤其是增添了萬分的感動及對您的感激。

炎黃子 2021/07/26 02:2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