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陳光標有什麽不對?
2011/01/28 23:41
瀏覽7,240
迴響0
推薦65
引用1
大陸標哥高調來台行善﹐激起社會一陣撻伐。民進黨趁機把標哥的行善活動政治化﹐硬說標哥是來台灣搞統戰。經歷過台灣錢淹腳目時代的部份人士﹐對大陸標哥的高調行為特別反感﹔更有些自尊心因此受到傷害的人﹐在媒體上持續對標哥破口大罵,說他不文明,不值得尊敬。

坦白說,當我第一次看到標哥這號人物,心理也是極其不爽的。但是經過數日的沉澱,我倒覺得我們應該把握這個機會,讓台灣與大陸相互瞭解。很多人說標哥不瞭解台灣,但台灣又何嘗瞭解大陸呢?

首先,標哥是個出身以及教育水平都不高的大陸人,他的確可能不知道什麼叫做「優雅」與「文明」。一九六八年七月,陳光標生不逢時地出生在文革時期貧窮的蘇北(江蘇北部的泗洪縣天崗湖鄉),兩歲時一個哥哥和一個姐姐先後被餓死。小時候陳光標從來沒有吃過肉,甚至沒吃過一片完整的饃、一塊完整的餅。十歲那年,他利用中午放學時間用兩隻小木桶從三十多米深的井中取水,用小扁擔挑到離家一點五公里的集鎮上叫賣,
十四歲就輟學,早年就遊走於社會底層,稍大時在泗洪縣曾賣過老鼠藥維生。因此,有著悲慘童年的標哥不但出身窮人、當過窮人,也瞭解窮人,絕對跟自稱「沒見過窮人」的前監察院長錢復的基因是完全不同的。對「真正的窮人」來說,能吃上一碗飯生存下去,才是最真實而有意義的。

有人說他花錢買尊敬,那,又何妨?總強過哪些拿鉑金包換尊敬的名媛貴婦。說不定在標哥幼年的心中曾想過:如果那時候有他在路上撿到、或有個人在路上發幾元甚至幾毛人民幣,他的哥哥姐姐不會餓死,他的家庭可能不會經歷如此的困頓。經過這樣極端生命歷程的標哥,不但沒有變成反社會、或充滿仇恨的變態人格,也沒有變成整天鬧場要政府道歉、國賠的受害者家屬。標哥還能事業成功,成為行善家,其實,我心理是尊敬他的。

其次,還有名嘴說「假捐」是傷害台灣人感情的指控(陳揮文),台灣人才不會那麼X,他說「捐款給慈善單位被扣起來才叫假捐」,還反批「你們中國人才會假捐」。其實,這個名嘴陳揮文在批評大陸的時候,顯現了他自己不但毫無信仰,也顯露出自己的無知與膚淺。在川震的時候,很多大陸的影視明星名人口頭說捐了多少多少(例如余秋雨等),後來經好事的網友追查,才發現根本沒有捐款,或是實際捐款的數額明顯不符短少,這些人既要面子又不想傷裡子,這就是驚爆大陸的「假捐門」。假捐門之後,陳光標真金白銀的擺出來捐款窮人,杜絕了大陸浮誇的「假捐」風氣,這樣何罪之有?

還有,還有名嘴、媒體質疑標哥為何不捐款給民間單位?非要要自己發錢?

問題是:在共黨一黨專政的社會,哪裡來真正的「民間單位」?我在英國唸書的時候碰到個「類似」的民間團體——大陸的YMCA。我劈頭就問:你們是屬於「團」的還是「黨」的,他們很靦腆的告訴我是「團」的,也就是共青團的。連YMCA這種單位都是共產黨的外圍組織,那別的還用說嗎?事實上在大陸的宗教團體裡面,處級和尚、喇嘛、局級阿訇、科級道士都是不是假的,下次碰到少林寺來的和尚,也可以問問他的「政治級別」是什麼。東歐共黨政權瓦解的時候,報紙的標題是「Civil society is reborn」就是這個道理。換言之,民間社會是我們這種可以自由結社的社會的產物,不適用於共產社會。那些批評標哥不捐款給民間單位的人,去幫標哥找一找真正的大陸民間單位在哪裡再來批評吧!

事實上標哥在新竹就是捐款給新竹的婦團再代轉給貧民。這證明只要有可靠的民間社會團體,標哥還是可以「與時俱進」的。

最後,誰傷害了台灣人的尊嚴?

看到那些民代與追隨者在機場抗議陳光標來台捐款的叫囂場面,再看到電視民嘴陳揮文批判陳光標高調捐款的狂妄嘴臉,還有
染著金髮、好手好腳卻戴著帽子口罩到處追著下跪的台灣年輕人,我看不出來這些台灣人身上有哪些「優雅」與「文明」的特質?再看看陳光標自己與其妻子與兒子的在台言行,大度真誠而不做作,我只能替這些台灣人感到慚愧。如果標哥有什麼不對,我想是因為標哥在台灣是一面照妖鏡,映照出那些自以為高大陸人一等的台灣人其實醜陋與無地自容的一面。這才真正傷害了我們某些人自己想像的優越感與尊嚴。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