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民粹時代 敵我難辨 警察難爲
2019/12/25 17:01
瀏覽1,645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幾天前罷韓與挺韓大遊行分別在高雄南北拚場。由於預期聲勢浩大,外界擔心敵對雙方群眾可能擦槍走火,美國在台協會(AIT)日前更罕見地於官網示警,敦促美國僑民避開這些衝突地區。為防止外界憂心的雙方衝突,警政署署長陳家欽如臨大敵南下坐鎮,強調絕不容許挑釁滋事的暴力行為,若有暴力現行犯就立即逮捕送辦。除調度大量警力支援,各個主要的交通路口可見荷槍實彈的員警部署。

所幸這兩場民粹高漲的群眾活動均展現了高度的民主素養,在和平理性的氛圍下落幕,並未像近來香港遊行一樣,往往最後肆意破壞公用設施、攻擊員警,朝反對者臉上噴黑漆,甚或痛毆反對者等。甚至是攻擊撐警的商店,這是台灣民主運動中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低級畫面。

近年民粹主義興起,對所在地的政治、經濟與社會環境均有著重大的影響。民粹訴求針對人們面對不確定狀態的被剝奪感,容易觸動普遍的人性,因而容易造成時勢風潮。參與民粹讓人重新找回尊嚴與歸屬感,但極易成為政客或狂人所操控的運動。民粹主義與民族主義或宗教極端主義的相結合,往往變異成恐怖主義的活動,透過網路與科技,又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動員能量,彈指間往往輕易地就掃平某個反應不及的政府。

如何解決民粹問題?傳統方式是透過民主機制,但歐洲夙來以民主自由人權著稱,但近年卻發生多次恐怖襲擊,可見所謂的自由民主人權與恐怖主義的發生沒有任何關係,而是因為這些恐怖主義團體為了遂行其戰略目的,強行加諸於特定國家社會的危害,目的是製造大量傷亡與成本,來逼迫該國家或社會屈服。英國是自由及人權思想的重要發源地,但是英國是個長期飽受恐怖主義威脅的國家,雖然現在主要來自於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的恐怖主義威脅,但在上個世紀,則是受到自家內部愛爾蘭分離運動的威脅。對皇家愛爾蘭警察隊(Royal Irish Constabulary,RIC)而言,面對內部自己國民、分離分子的叛變與攻擊,如何識別敵我與維持正當公民權利是個極爲困難的工作。特別是位於愛爾蘭西南部偏遠的警察小站,陷入「人民海洋」式的戰爭,往往遇到分離分子的武裝包圍攻擊或伏擊。最終英國也不得不進行直接軍事管制及武裝鎮壓。

綠色三葉草與豎琴都是愛爾蘭傳統的象徵,只不過RUC警徽上面多了一頂效忠英王的皇冠

隨著英國決定放棄南愛爾蘭,讓愛爾蘭進行南北分治,皇家愛爾蘭警察隊絕大部分的轄區以及隊員都在已經獨立的愛爾蘭自由邦邊境之內。因此皇家愛爾蘭警察隊就此解散,成立了由北愛爾蘭阿斯特省的皇家厄斯特警察隊 ( Royal Ulster Constabulary,RUC),但是北愛爾蘭的分離派分子(以天主教徒為主)仍然成立了組織嚴密的準軍事化組織—愛爾蘭共和軍,繼續追求南北愛統一的分離運動。他們擁有宗教及民族主義的狂熱,擁有眾多海外愛爾蘭社區及南部人民的支持,得以擁有殺傷力強大的制式軍火,因此南愛爾蘭獨立出去之後的英屬北愛爾蘭,並沒有得到應有的平靜,反而掀起一波一波的動亂高潮。

愛爾蘭共和軍的攻擊不限於北愛爾蘭,為了最大化震懾效果,他們還曾多次攻擊倫敦密集的地鐵站。在1979年8月27日的遊艇爆炸案中殺死英國女王的叔父,曾任英國海軍元帥、東南亞盟軍總司令、印度總督的蒙巴頓勛爵,同日更攻擊英國在北愛爾蘭的駐軍,造成18名英軍士兵喪生、6人重傷。北愛的皇家厄斯特員警隊訓練有素、專業克制,但在北愛激烈動亂期間,因暗殺或恐怖襲擊導致了319名員警被殺,近9000人次受傷,這在人口不到200萬的北愛爾蘭無疑是個驚人的數字。因工業化及城市化發展,曾是全愛爾蘭最富裕的北愛地區,卻因長期的社會衝突與動盪,淪為全英國最貧窮的地區。現今國民所得甚至還不如獨立出去的南愛爾蘭的一半。

一個接一個北愛爾蘭RUC警員的葬禮,上面覆蓋英國國旗

所幸台灣民主轉型的過程相對順利,並沒有累積過大的社會矛盾與衝突壓力,擁有權力的一方相對克制,並且順應民意發展,經濟也得以持續正常運轉而成為亞洲小龍。但西方國家媒體往往認為:獨裁專制的政權對國家社會的傷害更大,人民因而有反抗獨裁的正當性,因此,往往鼓勵了尖銳的街頭對抗而毫無對話交集。

近來越常看見網絡龐大的動員,與曠日持久的社會分裂對抗,例如香港。香港會不會變成北愛爾蘭的貝爾法斯特我們不知道,這是香港人自己必須決定的。我們應當慶幸我們自己走過了誤區。人道與悲憫才是最高的普世價值,大家也應對香港警方採取措施保護生命財產的安全,維持經濟正常運行的努力表示理解與支持。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