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泳氣
2020/02/03 23:24
瀏覽355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泳氣

    敲著白杖走下樓,重新檢查了遍袋裡的物品,確認都齊了,緩步走向停在路口等我的計程車,開門坐了進去。

    運將問:「今天要去哪?」態度親切,他是常叫車行的小黃司機,聽說還是行長,為人十分熱心。

    「仁武的焚化爐回饋泳池,謝謝。」我簡單表示;他沒再多問,轉動方向盤,將車開上社區外的大路。雖是暑假剛過的九月,六點後天也漸暗,窗外街燈陸續燃亮,繽紛中竟有絲孤寂;搖搖頭,儘量放鬆身體埋進後座椅背,想想今晚的行動,不禁又想到父親…

    「你眼睛看不見,要想維持身材,一定得想辦法運動。」父親提醒說:「我帶你去爬山,不但可以鍛鍊,還能試著挑戰百嶽…」全世界大概也只有他,人稱「登山怪傑」,曾登頂聖母峰的他,有這樣的決心和能力引導自己眼盲的兒子如此瘋狂,也的確帶我成功完成數座雄嶺;然則便在五月,洛子峰返程時,他永遠留在了風雪深處。

    「一定得想辦法運動…」他走了,他的話卻言猶在耳。按了按膝上提袋,自己曾請視佐員陪同去過一次,印象中動線明確、環境單純,加之公家經營,隻身前往應該不成問題;雖是這麼想,心底仍覺不安,覺得自己是否過於大膽。

    「到囉!」他說。我從沈思中回神,發現車已靜止,只聽運將又問:「你是來游泳吧!需不需要我牽你進去?」

    我欣喜道:「好哇!謝謝你。」本就打算請他協助,沒想他竟主動提出,內心一陣暖意,似乎更有信心了。

    停車處到臺階還有一段距離,中央是片高起的廣場。他引著我穿過廣場走上樓梯,從邊門來到體育館內,一樓是羽球場,二樓是撞球間,右斜前方有扇小門,進去便是室內泳池所在。

    我請他帶我到小門前,表示這樣就行了,約好回程還要叫車。憑著前次印象,滑著白杖我尋到售票窗口,亮出手冊,付了十元取了收條,隨口問了句:「男更衣室門口是不是在這邊?」我比了個方向,不待人回答,杖尖輕輕探出;我對位置其實略有概念,發問說是詢問,不如說為了壯膽。一個男職員走來,引我到了入口。

    「這裡就行了,我自己來吧!謝謝您。」放好拖鞋,換上泳褲,手握白杖順著隔門一間間輕敲過去,拐過轉角,直走後憑記憶摸到置物櫃,選定易於辨尋的櫃匣,收妥手杖提袋。

    由於清楚方位,跨過淨腳池,便直直邁向池畔,沒拿白杖,我放慢步伐,打算踩至邊緣蹲下後輕輕入水;池中游動的水響提醒我已接近目標,乍到時的緊繃逐漸舒展,想著下水後獨自前來的挑戰便算成功一半。

    「你沒有家人陪,這樣很危險,我們沒辦法照顧你!」一個男人粗著嗓子說。

    我冷靜道:「下泳池後我會自己注意,請您不必擔心。」

    「下次你再自己來,我們不會讓你進來的!」說著似乎伸手要來拉我;我一緊張,腳步稍大了些,噗通!掉進了水裡,幸而落水處並無泳客,我迅速游開,摸索到水道線。

    泳池深度一致,我的身高綽綽有餘;沿著水道線小心游著,用它定位蛙式便不會游歪,一有人靠近,我就停下,確保不撞到別人,我曉得現下惟有實際行動,方能證明自己真能做到安全無虞。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當我預備起身,忽然意識到剛才落水後急著游開,竟忘了先定位…

    「你要起來了嗎?我帶你到更衣室。」

    我聽後如蒙大赦:「謝謝你,麻煩您了。」對方姓胡,是位年輕泳客,我趁機請他再幫我定向一遍,弄清幾處位置。

    「我看你在水裡沒什麼問題呀!」他說,引我走到玄關:「我會去跟那些救生員解釋。」

    兩日後我又來到回饋泳池,躊躇片刻,仍決定勇敢入內。我將錢放在櫃臺,窗內的人沒接,走出一位職員小姐:「先生您好,我們有把你的狀況向上面反應,他們還是希望家人陪同你來。」

    我耐住性子道:「我已經自己來過一次,方位大致都曉得,動作慢點就行。」比了比更衣室的位置:「像男更衣室就在那裡。」

    「是在那裡沒錯啦!只是…」她思考著措辭:「水的東西還是很危險,萬一你滑跤…」

    「我想滑跤跟視障並無絕對關係,應該是地板的材質,材質不好,明眼人也會滑跤的。最重要,如果我一定要有人陪才能來游泳,那意思不就是說沒人陪我就不能搭臺鐵?應該沒這個道理吧!我相信鐵路的危險程度絕不下於泳池。」她似乎被我說動,我忙又補上一句:「而且『瞎』子本來就生活在水裡,我一定得常來才能活下去。」她乾澀笑笑收了錢,我連聲稱謝。

    獨立游完泳,滑著白杖出來時,女職員再次走來:「真的不好意思,我們負責人還是希望家人陪你。」

    我沈默半晌,道:「我本想大家都在公家單位服務,講情講理好好溝通就能達成共識,既然沒辦法,請您將負責人電話給我,我請協會方面幫忙處理。」

    反應後沒多久,社會局便有人來電。她說:「主要是那裡的救生員會抱怨,他們會很擔心你,一直注意你,這樣對其他泳客不公平。」

    「我明白他們的好意,但現在要思考的,是我的出現是否真會造成困擾,是我真的有問題,或者其實是他們自己認為的;假如真有問題,應該是思考如何解決,而不是因為覺得很麻煩,就消極地不准我自己來,私人單位尚且不能這樣,公家單位更不應存有這樣的心態吧!」我放緩語調:「沒有人會故意讓自己受傷,請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證明自己可以做到,好嗎?」

    現在我每週固定去游一次,和那兒的職員成了朋友,他們會主動告知我休館時間;環境改動時提醒我多出的擺設,我也從不忘真摯說句「謝謝你們」。某次,我游經一位救生員大哥身畔,只聽他對學員說:「這位先生眼睛看不見,摸著線一樣游得又直又穩,你也一定可以的…」

    我笑了,內心暖暖都是感謝,也感謝那時的自己;或許,每位身障者其實都需要一點這樣的勇氣,勇敢告訴那些只是不知道卻是善意的心靈,讓他們曉得,他們的理解對我們何等寶貴。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短篇小說
下一則: 絕望的盡頭是永遠的愛(真實案例)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